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冲过去

第一百五十二章 冲过去

  “承一,变幻手诀,以你的灵魂力应该同时可控两道天雷,抓紧时间。”在这般剧变以后,师祖的声音终于有了一丝急切。

  我虽然很好奇身后发生了什么,也很好奇那紫色的人影到底是什么,但我一点儿也不能分神,赶紧依言变幻手诀,接引了两道天雷,劈向那紫色的人影。

  “天呐。”我的身后响起了承愿惊呼的声音,而那紫色的人影挣扎的厉害,甚至有一丝和天雷硬抗的本事,我尽管听见了承真的惊呼,仍旧不能回头看看发生了什么。

  可我仍然感觉的到,大地被无数的脚步踏动的震动,听得见身后千军万马咆哮的声音。

  是被包围了吗?我只能这样猜测,可是刚一分神,却差点让紫色的人影挣脱了去。

  “现在还能战斗的全力出手。承心,还不收术?承清暂且不要出手,承愿,承清,可还记得我传你们的秘法?不合魂之下,用自己的灵魂力支撑妖魂恢复巅峰状态片刻那个术法,就用那个。”师祖的声音响彻在大殿,很快的就安排好了一切。

  接着,厮杀的声音就在我身后传来,伴随着无数的惨叫声,其中还有微弱的觉远的诵经声。

  我相信觉远绝对不是在这个时候要超度什么,他应该是在做别的事情吧。

  “承一,用你的灵魂力操控,加快落雷的速度,只要在你的承受范围以内。”师祖的声音再次响彻在我的耳边。

  我点头,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有如此强悍之物,至今为止,已经落下了七道天雷,竟让只是它的身形稍微虚幻了一些。

  师祖要我把这个术法施到极限,也就是我个人能力的极限,我知道我的身后应该已经是一片水深火热,哪里又敢保留?

  ‘轰’‘轰’‘轰’,天雷一道接着一道接连不断的落下,我的大脑开始一阵一阵的眩晕,刺痛感渐渐传来,此刻我哪里还是在操纵两道天雷,分明已经到了四道。

  紫色人影终于开始有了变淡,破碎的迹象,天雷之力也稍许弱了一些,看来终于是起到了决定性的效果,但是我的内心已经是震撼到翻江倒海。

  这是真正的天罚之雷,而不是普通的雷电啊,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可以硬抗天雷到如此的地步?

  我的状态并不是很好,毕竟是在极限的状态中,谁又能坚持多久?虽然这并不是太耗费灵魂力,却是相当的消耗精神力。

  偏偏在这时,师祖的话又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承一,你要坚持住,我传你几大秘术,最厉害的那个要等到最后才用,知道吗?如果不阻止这个城主,于世间也是一场大难。”

  我咬着牙,强行分神,对师祖说到:“那个紫色到底..到底是什么?”

  “是什么?它是昆仑之魂,简单的说,就是因为某次劫难,坠入这世间死掉的真正昆仑人,残留的魂魄之力!意志已经消散,但灵魂力却因为太过强悍,还留在这世间了,你懂了吗?”师祖的脸色此刻也变得难看。

  我手中的天雷渐渐变为了三道,两道...那个紫色的人影已经越来越淡,再有几下,也就破碎了。

  这时,我根本无法震撼,更无法思考,师祖这些话重点的意义在于哪儿,我只感觉我的脑后传来了一声劲风,一股危险的感觉刹那传遍了我的全身,也就在这时,一只强壮的手臂突兀的出现在我跟前,一下子抓住了一个鬼物,刚才是那个鬼物在我的身后袭击我?

  “不许伤害我哥!”是慧根儿的声音,在恍惚中,我觉得慧根儿好像变了一个模样,可惜我也没有办法去感动,去思考,精神力消耗过甚,让我的意识也有点儿迷迷糊糊。

  “承一,现在什么也不要想,你只需要记得,郁翠子之所以那么强悍,就是因为它融入了一部分昆仑之魂,而这昆仑之魂的大部分被这个城主所融合了。你记得,接下来你要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叫醒那个城主。”师祖的话语还响彻在我的耳边。

  我只能麻木的下意识的死死记住了那句话,天雷渐渐的变为了两道,一道...我的双眼都变得黑沉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了,什么也听不见了,可是我感觉到还有那最后的一道天雷。

  ‘轰’,随着那道天雷的落下,我的意识也彻底的陷入了迷糊,那一瞬间,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昏倒了?死去了?还是继续在站着...我的整个世界都陷入了一片黑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一股清凉从我的灵台处散发开来,渐渐针刺般的头疼感又朝我袭来,这是精神力几乎枯竭之后,产生新的灵魂力所造成的必然结果。

  “承一,快醒,快醒来啊。”听见到这声召唤,我忽然就想起了自己身处的环境,一下子觉得异常的可怕,我怎么能在这种环境下失去意识。

  这样想着,我猛然睁开了眼睛,却发现是觉远站在我的面前,不停的在叫唤我。

  “我这样多久了?”我下意识的就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一分钟不到,承心成了这个样子,连对你用药都没办法做到,我怕你也..”觉远的神色沉重,简单的对我说到。

  承心哥怎么了?随着觉远的话,我转头打量了一下,然后看见承心哥已经恢复了本来的模样,在地上脸色苍白,昏沉沉的昏迷着。

  “承心儿身上一定会带有刺激恢复精神力的秘药的,那药是我传下的,已经产生了药灵,我让觉远对你用药。至于承心你不用担心,他只是消耗太多,暂时灵魂虚弱了。在这梦中的世界,不需要付出代价,只要破了梦,他又能恢复巅峰状态,灵魂虚弱不会持续。”师祖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这时,我的灵台持续的传来清凉的感觉,经过了最初的不适后,我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舒服的清凉,那药灵真的像有灵似的,仿佛是感应到了我的适应,衍生的精神力忽然如同奔涌的河流一般滋润着我,而我却已经能够承受,而且想起了所有的事情。

  师祖说的昆仑之魂,师祖说的叫醒城主,难道城主一直是在睡着的吗?

  我一下子望向了师祖,师祖好像明白我要问什么,颇具深意的看着我,说到:“是的,就是唤醒它!用喊魂的办法,强行的唤醒它!不过,一旦唤醒以后,也就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你明白吗?”

  “比在梦中还危险?”说话的时候,我转头望向了我的身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和我猜测的一模一样,我们已经被包围了。

  不,就如古时的战场一样,我们被千军万马给包围了!

  这大殿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扇大门,一扇异常巨大的大门,从大门之外,源源不断的涌入了各种鬼物,而一眼透过大门望去,外面的鬼物更是密密麻麻望不到尽头。

  “是的,比梦中还要危险,可是也就有了契机!能够破这个局的契机,你不要忘记了,那个城主融合了大半的昆仑之魂,如果不用能力来维持这场梦境,它其它的能力依旧是可怕无比的,到时候因为某些原因它会疯狂的攻击你们。另外旧城的鬼物也来了,现在新城,旧城的鬼物联合在了一起,在刻意的指挥,操控之下开始朝着这边进攻了,不剩下最后一个,它们是不会停止的。”师祖淡淡的说到,语气一丝沉重也感觉不到。

  可我的脸色却一下子变得惨白,是啊,师祖刚才不就对我说了,它融合了大半的昆仑之魂吗?旧城也参与进来了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还有比这还糟糕的情况吗?

  而且它们要攻击我们到剩下最后一个为止!

  “不用担心,我还在这里,尽管现在我不能出手,可我可以指引,是时候了。”师祖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指着城主那边对我说:“承一,就是那里,朝那边冲吧,把城主唤醒。虽然它沉睡着,我们暂时没有那么危险,但这是在它的梦境中,它还是有随时颠倒乾坤的能力,最重要的是,它不醒,契机不现!”

  冲过去吗?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