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回归

第一百五十六章 回归

  在那一刻,我紧张到了极限,只因为师祖说过,城主醒来的那一刻,就是最危险的一刻,我也不知道将要面临什么。

  而另外一件事情,则是来自那蛟龙,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在它眼中看到的不是仇恨,而是巨大的痛苦,和一丝渴望解脱的迫切。

  “承一,退!”师祖仿佛是洞彻了一切,声音从外间传来,师祖是为什么知道城主已经醒来了?

  此刻,城主的眼皮动了几下,已经微微睁开了一条小缝,动作很慢,如果不是仔细观察,根本难以察觉它是在睁开眼睛。

  不过,我也不能等到它完全睁开眼睛了,既然师祖喊了退,说明情况已经是危险之极,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的展开翅膀,就朝着外面疯狂的冲去。

  而穿过那道帘子以后,我才知道师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叫我退!

  因为外面已经一片大乱!

  就如我们此刻身处的这一片大殿,此刻已经起了大道大道的裂缝,而且这些裂缝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的破裂着,而天花板上,不停的有瓦砾,砖石落下,落到半空中就已经消失不见。

  通过那几条极大的裂缝,我还能看见外面,外面的情况更加的震撼,大片大片的建筑在消失,大地就如地震了一般的,忽然就起了大道大道的裂缝,然后这一切都化为了灰蒙蒙的雾气....

  内城是如此!由于我飞的高,还能看见外城,那情形就如同世界末日一般,外城直接就是山崩地裂,灰色的雾气不停的升腾,连天空都破碎了,露出了原本的紫红色天空...

  这就是梦境破碎的场景吗?我的内心都忍不住在颤抖,就算知道是梦,这场景也太像末日来临的场景,在自然面前,任何强悍的存在都会觉得心惊吧,何况是我?

  “既然你唤醒了我,那你就付出代价吧?”在我离师祖还有百来米的时候,一个声音突兀的在我身后响起,那声音充斥着无边的愤怒,带着让人绝望的力量,只是一听,我全身一紧,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连反抗的想法都没有。

  “糟糕!”一直闭目在燃烧灵魂力的师祖突然的睁开了眼睛,我第一次在师祖面前看到了着急的神色,可是师祖的话刚落音,一股绝强的力量就笼罩了我,让我动弹不得。

  接着,我感觉到了头顶上的阴影,抬头一看,一只灰色的大手出现在了我的头顶,带着一种直接镇压的气势朝着我抓来。

  没想到我陈承一活了三十几年,经历过不少的大风大浪,最终竟然落得个孙猴子的下场,是啊,孙猴子不也是这样被如来佛祖抓在了手心吗?

  我承认我光棍,但这个时候,想到的竟然是这样不靠谱的事情,可事实上,就算是在梦境中,我也不是孙悟空,那城主更不会是如来佛祖,在这一瞬间,四道金色的光芒冲天而起!

  这是我见过的,最刺眼,最盛大的金色光柱,超过了之前我见过的任何一道金色光柱,那气势之盛,不,是超过了那十八道金色光柱的总和。

  在这时,我的脑中忽然传来了师祖急切的意念,在这个时候说话已经是太浪费时间了,只有意念能够瞬间让你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瞬间就表达清楚要表达的意思。

  “承一,它还没有彻底的醒来,速速解除合魂!快!”这就是师祖意念表达的意思。

  于是,在那只大手握住我的瞬间,我一下子就解除了和傻虎的合魂,同时也感觉到了那绝大的挤压的力量从我的灵魂四面八方传来。

  到底是被抓住了,但让我欣慰又奇怪的是,傻虎这一次并没有回归到我的灵魂,而是朝着一道金色的光柱跑去,我奇怪傻虎这样的行为,同时也欣慰傻虎逃脱了。

  我以为这一次我会死了,但傻虎速度快的就像突然之间被吸入了金色的光柱,随着傻虎的进入,那道金色光柱周围的金光就像忽然燃烧起来了一般,一下子发出异样耀眼的光芒,那光芒所过之处,灰色的雾气一下子都被剿灭干净!

  一声蛟龙痛苦的嘶吼也在这个时候从王座那边传来,我感觉到那只抓住我的灰色大手猛然一颤,然后忽然异常用力的朝我狠狠的捏来....

  “承一,撑过这一刻。”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听见了师祖说这句话,模糊中也看见师祖的眼中竟然有泪光。

  我是要死了吗?就算是一个道士,我也从来没有这样体会过死亡的滋味,我用尽最后的意志在支撑着自己,只是告诉自己不要破碎...不过,我的眼前开始快速的略过一幕一幕。

  那一年,师父出现在小院门口,大手朝着我的脸色捏来,他说要收我做徒弟,他还打了我的屁股.....

  那一年的竹林小筑,我在水潭中玩闹,师父则在岸边笑吟吟的看着...

  那一年的饿鬼墓,如月,我,酥肉...

  那一年的荒村,那一双伸出的手,握住了水中的老村长...

  那一年初见如雪,流光飞舞....

  那一年,师父离去,烟花易冷人事易分....

  所有的往事就像爆炸般的涌现在我的脑海,就像我在重新度过我的一生,也像是我自己在观看我的一生,在这种模糊之中,我心里还在想,是要死了吧?人说临死之际,是可以看见所有的往事的,我这不就是吗?

  可我好像还听见师祖急喝的声音:“承清,借寿之术,趁它还没有完全醒来,不需要付出代价的时候,快!”

  借寿之术?借寿给谁?我模糊说听见了承清哥大吼:“承一,我不会让你死的。”

  难道是借寿给我吗?我的脑中刚过过这个念头,眼前的回忆就嘎然而止,停留在了师父离去的竹林小筑,接着我感觉到一股带着天地间最强悍力量的能量朝我冲来。

  什么能量是最强悍的?当然是生的力量!不见那破土而出的种子,可以顶开最坚硬的头盖骨吗?这力量我没有办法拒绝,我感觉生命在重新的回到我身上!

  借寿之术,承清哥竟然动用起了那逆天之术!原来师祖早已经算好了我有这一劫!

  在迷茫中,我睁开了双眼,我看见师祖的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倒是承清哥,一头头发已经变得全白,一张容颜竟已到了中年的沧桑,还在快速的老去...

  而在他的头顶,一个大大的龟甲不停的旋转,上面刻着‘寿’字,他在借自己的寿与我!我忽然就想哭!

  在道家,有着借人一年寿,自己折寿十年的说法,总之借寿之人所处的情况越是凶险危急,代价也就越加的翻倍。

  我这个情况几乎是必死的局面,承清哥又借了几年寿给我?

  在那边,蛟龙的惨嚎声不停的响起,连大地都开始真正的震动起来,在我的泪眼模糊中,那只灰色的大手终于醒悟了,我已经被借寿,看来是杀不死我了,哼了一声,迅速的褪去,我此刻心里清楚异常,它的褪去应该是因为那条蛟龙的原因吧。

  “承清哥,谢谢。”我在心里呼喊了一句,随着那只大手的褪去,我的身体在急速的下坠,而我看见整个新城也在急速的分解,城市在转眼之间,就只剩下了断壁残垣....

  接着,我看见了弘忍大师,原来就在这大殿的地下,周围全是深黑色的阴气,我竟然还看见了远处的湖水....

  嗯?湖水!城主已经彻底醒来了吗?

  我却来不及思考,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拉扯力拉扯着我,快速的朝着一个方向略去,不止是我,还有我所有的同伴们,都是如此...

  我们在这快速的后退中,交换着彼此惊疑不定的眼神,更离奇的是,我看见二懒龟,卖萌蛇,承愿的蛟,还有陶柏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飞去,是怎么了?

  我还来不及思考,就感觉大脑出现了短暂的空白,然后一股冰冷就将我们包围。

  是冰冷吗?我感觉全身都有一种僵硬的感觉,只有心口在散发着微微的温暖,在察觉到我的意识以后,这股温暖迅速的扩大,瞬间就遍及了全身。

  我的脑中快速的回忆了一遍在城中的一切,就像我是真的在做梦,当梦定格在了我从空中坠落的时候,我方才有一种大梦初醒的感觉。

  我睁开了眼睛,下意识的抬起手,第一个出现在我眼前的,就是手腕上的沉香串珠!

  原来,我们在这个时候,已经回归了自己的身体,而城中连番发生的大事,玄幻一般的事情,全部都是出现在梦中,是真的在梦中。

  “哼,败局已定,不甘心吗?”我的身边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我抬头一看——摆渡人!

(好了,今天的三更完毕,大家觉得拖沓的,可能是我啰嗦了吧,我只是想着放到一整本书来看,这样描写画面感要强烈一些,是像发生在眼前一般。说声抱歉了,没体谅到大家是每日等更,想知道后续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