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决战——七星斗步(下)

第一百五十九章 决战——七星斗步(下)

  随着那一步离落点越来越近,那颗在思感之中旋转的星球也就越来越大,完全是压迫性的朝着我旋转而来!

  这就是天地禹步最难承受的地方,如果说承受不住那星球之力的碾压,存思世界就会完全的破碎,这意味着施术之人的思维也完全破碎,轻则变成傻子,重则会变成植物人,而且是那种完全没有思想的植物人。

  在一刻,我调动起了身上的天地之力,而身体的天地之地也和周围无处不在的天地之力之间起了共鸣,周围的天地之地缓缓的涌动,将我包围,有如此的力量支撑,这一步的碾压我完全可以承受。

  所以,我重重的落下了这一步。

  ‘轰’的一声,天枢星在离我最近,就快要将我压碎的瞬间,一下子旋转着远去,挂在了我存思世界里的远方,在一片黑暗的世界里,第一颗星亮起,而北斗七星的轮廓也终于出现在我的存思世界里。

  随着第一步关键之步的落下,我终于又恢复了视觉,也感觉到了在这一步的位置,一股星力自天而降,笼罩了我踏过步罡的空间。

  还好,完全的承受范围以内,我面无表情,继续踏动着步罡。

  而在那边,我看见了摆渡人临空而站,以右脚为支点,整个身子狠狠的朝后仰去,缠绕着龙型纹身的那只手臂托甩在身后,正在疯狂的咆哮....

  在他身前,那只鬼王已经伸出了巨大的脚,也在同时咆哮着,身上纠结的肌肉之下,力量如同潮水般的朝着那只扬起的大脚涌去,而在他身上端坐着的那个新城城主,此刻脸上也流露出严肃的表情。

  虽然在这种状态下的我,不会有任何的想法,可是拥有了天地之力,方圆空间内的变化我是如此的敏感,我能感觉到新城城主在不停给那个鬼王灌输力量。

  在我的感觉中,如果不是新城城主力量的支撑,那个鬼王受不住摆渡人的三拳,而且是前三拳。

  我不停的踏动着步罡,这一切的战斗虽然看似复杂,实际上都是在很快的时间内发生,摆渡人说过撑十拳,我就算在这种状态之下,依然有着强烈的急迫感。

  第七拳,只是下意识的在心中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

  “啊..”是摆渡人嘶喊到了最后发出的一声狂吼,接着他朝后仰的身体忽然朝前猛倾,那托甩在身后的手臂,带着拳头如同一颗炮弹被发射一般的朝着鬼王带着令人颤抖的力量,朝着鬼王狠狠打击而去。

  “吼...”鬼王也发出了震天的咆哮声,然后迎着摆渡人的拳头,一只大脚狠狠的朝着摆渡人踩去。

  “天璇。”我在心中默念到,第二颗星球出现在了我的思感世界里,依旧是旋转着,随着我脚步的落下,不停的朝着我压迫而来。

  在这时,摆渡人和鬼王的拳脚相交了,鬼王那只大脚被摆渡人用一只拳头阻止了,这一瞬间他们安静的交错,鬼王的整只大腿不停的颤抖,力量在肌肉之下急剧的涌动。

  而摆渡人手臂上的那只血龙纹身忽然昂扬起了脑袋!

  “定!”在下意识的急迫中,我狠狠的落下了那一脚,由于急切,这颗星球以数倍于上颗星球的速度朝我碾压而来,我身上的天地之力也在急速的流动,天地之间依然引起了共鸣,不同的只是原本缓慢流动的天地之力,在这个时候变得急速了起来....

  ‘轰’,那颗星球终于停住,然后远去了,由于引发了周围天地之力的剧烈流动,我的灵魂也传来了一阵阵难以忍受的痛苦,但终于北斗七星的第二颗星亮起了。

  一股新的星之力从天上倾斜而来,落在了这片空间。

  我的视觉再次的恢复,这时,我看见的是鬼王的身体开始变得飘忽,接着从那只被击中的脚开始身体出现了大片大片的裂纹,跟着就是身体如同摔烂的瓷器一般,开始一片一片的破碎。

  “哎...”新城之主叹息了一声,从鬼王的肩膀上跳落下来,站在鬼王旁边,双手拢在袖中,语气惋惜的说到:“蠢货,终是不堪大用!当年让你旧城存在,掩饰新城的行动,风头...你却哭着喊着要合作,说起合作,你却是如此的差劲儿,在我的支持之下,撑不过这个家伙七拳。”

  那旧城的鬼王缓缓转头,望向新城的城主,眼中流露出一丝愤怒,又望向我的师祖,眼中流露出一丝后悔,它‘嗷呜’了几声,终究是什么也没有说出,变成了一堆灵魂的碎片,飘散于了空中...

  摆渡人望着新城的城主,眼中充满了让人不解的愤怒,悲伤,回忆与悲凉,唯独没有了恨意...

  而新城城主望向摆渡人,竟然微微一笑,原本普通的脸变得生动起来,因为他笑起来眼睛是眯着的,看起来分外的和蔼!

  这...原本全神贯注踏动步罡的我,心头剧震,差点被步罡之力反噬,熟悉,真的很熟悉,太熟悉了,为什么我偏偏想不起来是谁?

  是真的想不起来,可是我也不敢再想,喷出了一口鲜血,我才勉强再次进入了踏动步罡的节奏。

  好险,一滴冷汗从我的额头落下,如果此刻我动用的不是强悍的天地之力,而是自身的灵魂力,我已经被反噬了。

  再次进入这个境界,对于外界的一切我再次陷入了心境古井不波的境界,但几句对话却完完整整的传入了我的耳中。

  “华奕,啧啧..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不肯放弃?其实,也是知道的你不肯放弃的了,这么多年来,你在新城之外,难道你当我不知吗?”开口的是新城的城主,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和蔼模样,语气也是温和而无半分敌意的。

  “没有华奕,不知道谁是华奕。”相对来说,摆渡人的语气生硬,直接否定了新城城主所有的话。

  “哎,你可真是的,俗家名字你说没有,法号你不肯让人再叫,这是遗忘一切情谊的意思吗?可是我可没忘呢,否则你能安然在这城外呆着,你哥哥能在那城中超度。”新城城主的语气很是遗憾的样子,仿佛它很委屈,委屈眼前的摆渡人忘了情谊。

  “不要攀附关系,你我的关系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彻底的斩断!你容忍我和弘忍大师,无非是你忙着你那春秋大梦罢了,到如今,梦境已破,大阵已成,你还不醒悟?”摆渡人的声音依旧生冷,直接开口呵斥到。

  “呵呵呵...”那新城城主笑了起来,接着他忽然收起了他那和蔼的笑容,对着摆渡人说到:“谁说需要醒悟的是我?大阵成了吗?至于梦境,于我来说,只要睡去,随时都会有。一切的反转只不过是...”他的手忽然狠狠的朝着我们的方向指来,然后沉声说到:“杀了他们!”

  “你没有机会了,宁智风。”摆渡人的眼睛悠悠的看向了四道巨大的光柱,在其中一道光柱,一条显得有些虚弱的蛟龙忽然冲天而上,钻入了承愿那只好斗蛟所在的光柱。

  是那快成龙的被新城城主当做王座的蛟魂,它与承愿的好斗蛟纠缠在了一起,那道原本相比于其它光柱有些‘虚弱’的光柱瞬间亮了起来,和其它三道光柱发出了一样的光芒。

  新城城主的脸色一变,但接着又恢复了笑容:“无妨,大阵还需要大量的灵魂之力来驱动,那些灵魂之力到现在还来不及驱动大阵呢,我有时间!至于那条小虫,等下再抓回来就是了,我会给它教训的。”

  它带着笑容说完这一切,忽然脸色就一变,挥拳就朝着摆渡人冲去,我看见它身上紫芒大盛,接着我踏出了关键的第三步——天玑!

  视线再次陷入了混沌的黑暗当中,可是心中的急切已经深入了整个灵魂,我决定强踏,强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