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万鬼之湖的句号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万鬼之湖的句号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还有谁会理会那新城的城主了,它的命运已经在摆渡人的一句话之下决定了。

  之前,师祖之所以任由它说那么多,是尊重摆渡人的意见,留?还是不留它?

  可是第一次师祖望向摆渡人的时候,他避开了师祖的目光,显然是没有做决定,师祖也就任由它说了下去,可能也是在考虑是否留它译名。

  这样想起来,师祖其实真的是一个很奇特的人,不会以大义的名声就去决定任何事物是否应该存在,他更看重和尊重的反而是人世间一些感情的羁绊,难道这不是我们修道之人应该放下的东西吗?

  但我也隐隐有一丝明悟,如果摆渡人放不下,让他强放也没有意思,师祖的这种尊重恰好是给他留下了一个自己放下的契机,这比师祖去强要他放下好的多。

  看来,即便是生命到了最后一刻,这红尘炼心也从来没有终止过啊。

  在我沉思之际,弘忍大师的魂魄已经消失在了觉远的身体里,觉远放开了身体来接纳弘忍大师,实际上和鬼上身没有什么区别,但这也只有这样的状态,才能更方便传承吧。

  毕竟弘忍大师身为高僧,要在觉远的灵魂里留下什么,是相对容易的。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在那边肖承乾已经完成了术法,大阵那边起了轻微的波动,一道金色的光芒化为了利剑一般的模样冲向了被镇压的新城城主。

  此刻,新城城主的神色已经变成了一片死灰色,麻木的双眼显示出它已经绝望了,在这一刻,它几乎是下意识的看向摆渡人,但摆渡人望着远方,分明不想再看它一眼。

  利剑落下,新城城主发出了一声惨嚎,但这样的力量还不足以消灭它,肖承乾还在继续操控着术法,而在那边觉远已经完成了传承,弘忍大师的身形再次显现。

  速度快的不可思议,但是灵魂本就是人类最大的谜题,谁又能够完全解读其中的奥秘?在现实中,人的交流通过语言,也许一个小时也传授不了一个术法,但是灵魂通过更高级的方式,也许短短的一秒,就已经能完成大量的信息传递。

  出来以后的弘忍大师显然已经显得异常的衰老,而身上的那股神圣气息也已经消失了,他轻声的对着身上金光大盛的觉远说到:“我一声累积已经传与你,你就放手去做吧?”

  觉远行了一个佛礼,眼中满是感激与感动的神色,他并未动手,而是对弘忍大师说到:“大师,您给予我最珍贵的,并不是什么念力,灵魂力的累积,而是你一声对佛法的明悟,还有对术法的心德。我当执弟子之礼,守着您走完这最后一步。”

  弘忍大师有些虚弱的笑笑,并不答话,而是盘膝坐下了,那样子就和高僧圆寂之时的坐姿没有任何的区别,我心中有感,莫名的悲伤,弘忍大师怕是...

  第二道金色的利剑斩下,被镇压的新城城主再次发出痛苦的惨嚎,但相对于它的不平静,弘忍大师的脸色却是一片祥和的平静。

  在静静的盘坐中,弘忍大师的身形越来越淡,被新城城主折磨了这么多年,他的灵魂早已是千疮百孔,伤痕累累,若不是一股意念的强撑,他早已经魂飞魄散。

  我看着弘忍大师周围飞舞着纯净的蓝色光点,有些伤感对着师祖说到:“师祖,为什么弘忍大师这样的高僧,竟然会魂飞魄散呢?”

  是的,这样形式就和魂飞魄散的形势是一模一样的,我见过了好几次!不同的只是,弘忍大师的灵魂是如此的纯净,所以才有这样的蓝色,就和师祖封印在沉香串珠里的灵魂力是一模一样的。

  面对我的问题,师祖说到:“天道是公平的,弘忍他并不是魂飞魄散。”

  不是?我看着弘忍大师的身形已经不能再保持完成,周围飞舞的蓝色光点越来越多,几个女孩子加上觉远已经是泪流满面,师祖竟然说不是?

  第三道,第四道利剑斩下,新城城主的惨嚎声不断,但此刻已经没有人有心思去理会它了,我们都在与弘忍大师做一个告别,虽然我们和他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有的人,哪怕你只是与他相处一分钟,你也会从心底尊敬他,而这种尊敬会让你从心底对他产生一份好的感情,你会不舍他的离去。

  就这样,我的泪眼也渐渐模糊,看着弘忍大师最终化为了无数的光点,在这个世界上,在他圆寂的地方再也找不到他这个人,剩下的只是那些不停飞舞的蓝色光点。

  “真好。”摆渡人一直保持着惊人的冷静,在弘忍大师化为光点以后,他竟然莫名的说了一句真好。

  到底是好什么?我的心中涌起浓浓的疑惑,但这时候,在弘忍大师做为的那片天地,忽然响起了梵唱之声,五色佛光突兀的出现,笼罩了那一片光点...

  “正果!”师祖的语气依旧是淡淡的,但多少也听出了一丝动容。

  正果吗?弘忍大师终得正果了吗?我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亮起五色佛光之地,这时,随着第五道金色利剑的落下,那新城城主的身形也开始变得虚无...但它不甘的目光也落在了那五色佛光之上。

  在五色佛光之中,那些蓝色的光点不停的上升,而在上升的过程中又不断的聚集,终于,当那个高度已经是我们仰头都不太看得清楚的时候,在这五色佛光中,我终于看见了一个身影。

  是弘忍大师吗?距离已经远的我看不清楚身影的面目了,可我坚信那就是弘忍大师!而我也分明能看见他朝着下方,我师祖的方向,深深的施了一个佛礼,我师祖还以道家之礼。

  接着,他的目光落在了摆渡人的身上停留了一秒,接着他抬头,身影就渐渐模糊,消失在了天际深处,佛光的尽头....

  梵唱依旧没有停止,伴随着新城城主最后一声惨嚎,新城城主终于也被斩杀在了金色的大剑之下。

  这种强烈的对比,复杂的心情,让我久久不能平静,我为弘忍大师最后能正道正果而开心,也唏嘘新城城主野心勃勃,终落得这般下场,消失之际,连灵魂碎片的飞舞都没有。

  那是比魂飞魄散更惨烈的消失。

  摆渡人一直表现出惊人的冷静,到了此时他盯着佛光,才终于咽唔了一声,轻轻的喊了一声:“哥!”

  然后又恢复了平静,师祖望着开始消散的佛光说到:“弘忍恐怕最终也没有想到能得成正果,可在我道家人看来,大道三千,他也算把佛门这条道走到了极致,一颗心小地狱中被磨练到了极致,该得正果。”

  师祖的话掷地有声,换来了摆渡人的一声谢谢。

  而在这时,眼中还含有泪光的觉远手持佛珠,朝前踏出几步,就盘坐在弘忍大师圆寂之地的旁边,忽然开始念诵起了超度的经文。

  眼前的景色依旧壮观,但随着觉远的超度,更加壮观的景象出现了。

  先是觉远身后佛光大声,他超度的念力竟然以可见的金色能量呈现,然后我们就看见金色能量飘向了那个大岛,然后散开...

  以它为引,整个万鬼之湖大阵中的各处,都漂起了金色的能量,朝着那个大岛快速的涌去。

  而最大的金色能量则是来自于那个古老的界碑,它忽然就金光大盛,接着一团一团的金色能量飘出,也快速的朝着那个大岛涌去。

  最后,那原本要消散的五色佛光竟然也重新凝聚了起来,一道佛光竟然朝着大岛恍然而去。

  师祖的神色微微一变,忽然开口说到:“看来世事怎可尽算?没想到,天地大阵中竟然能留下佛光!看来,此地竟然得此造化,再也不用任何人去担忧了。”

  “师祖,什么意思?”我沉浸在这恢宏的一幕,但也听见了师祖的话,忍不住开口问到。

  师祖沉吟了许久,终究没有回答我,只是说到:“等下再说。”

  而这时,随着金光的涌入,这片天地之间响起的不再是觉远一个人孤独的诵经声了,仿佛是有万千个声音但伴随着觉远一起念诵经文。

  有一个鬼物飘然而起,朝着那条架设在界碑与大岛之间的金色之路走去,接着是越来越多的鬼物.....

  万鬼之湖的一切,到了此刻,终于已经快划上了句话,我望向师祖,心中却开始莫名的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