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十一章 危急

第十一章 危急

  江一把我踢入湖中的力量用得很奇妙,感觉不到什么痛疼,整个人却已经坠落于湖中。

  身上冒出来的血已经把周围的湖水染红,而我却在急速的下坠....我很清楚自己现在还没有死,但情况也不会更糟糕一些了,离死也没两步了。

  江一踢我的力量散尽,而水的浮力也终于发挥了作用,在我完全没有力气挣扎,做任何动作的情况下,慢慢将我托起,浮沉在湖面,随着湖水的波动慢慢的飘远.....

  我极度的缺氧,身体也剧烈的疼痛,可这一切,随着大脑的自我保护开启,都变得模模糊糊起来。

  我感觉到了傻虎的咆哮,我最后的一个念头是傻虎,别动,会死...然后意识就一片模糊,陷入了沉沉的黑暗,那个时候我已经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昏迷了,还是已经是临死状态了。

  在那个时候,我恍惚记得自己做了很长的梦,在梦中一片迷雾,我不停的行走,我一直在想,鬼物都见了那么多,哪里还会怕死?只是如果有轮回,忘记了今生的一切,我会很难过。

  迷雾中看不到尽头,而这个想法一直伴随着我,让我的难过到了极限,忍不住就想哭,我不要忘记如雪,我不要忘记我的亲人朋友,我更不要忘记我的师父...

  而想着想着,我就真的哭了出来,然后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在模糊中,我看见了天上依旧是一轮明月,接着,我看见了郑大爷的脸,身体上的剧痛再次传来,刺激着我的思维,我只有一个念头,难道我还没死?

  接着我感觉到了口中舌尖下传来了苦涩的滋味,我知道那是上好的野山参的味道,小时候,师父还有能力拿出珍贵的药草时,野山参我也是吃过的,所以它的滋味我是知道的....

  而像这种用法,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用来吊命的!

  “别动,千万别动,可也别睡,千万别睡。”模糊中,我的耳中传来了郑大爷的声音,在急急的喊着我。

  我的脑中念头一片杂乱,想给郑大爷说点儿什么,又半分力气也没有,我只能听从郑大爷的话,努力的睁大眼睛,如果有活命的可能,谁又愿意死呢?

  可是我身体的温度在急剧的消失,却又有另外一种奇妙的温暖将我包围,还有一个念头不停的蛊惑我,睡过去就不再疼痛了?

  “承一,你不能睡啊,你想想这个世界上最让你留恋的人活或事,想想你的遗憾,你千万不能睡,睡过去就完了。”郑大爷的声音中多少有些焦急。

  我感觉到他已经把我湿的衣裤脱去,此刻正在擦拭着我的伤口,然后洒了一些什么药粉上去,在给我包扎...我努力的想着师父,努力的想着这世间我留恋的所有,努力的保持着意识的清醒,任由郑大爷处理一切。

  我感觉到我此时所处的位置正是我战斗过的那条长形礁石之上,而江一那边怎么样了,我却不知道,也没能力转头去看....想起他,我原本该恨的,可奇怪的是,我却恨不起来。

  只因为我的思维因为灵魂强大的关系,此刻还算清楚,我奇怪江一如果真的要杀我,直接打爆我的头就好了,或者从背后直接给我一枪,那么近的距离,根本不愁打不中我要害,还和我啰嗦什么?

  几枪都没打死我吗?郑大爷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一切,都让我对江一恨不起来,反而想起他,开始分析,模模糊糊的意志逐渐的变得清晰起来,疼痛也更加的清晰。

  “还好啊,灵魂强大,就意味着灵魂意志强大,不会因为身体的虚弱,就阳不关阴的离体了,那样神仙也救不回来。”郑大爷一边忙碌,一边说到,看我的眼神逐渐变得清晰,他不由得开心,从而感慨了一句。

  “身体底子也好,你小时候姜立淳是有多疼你?下了多大的本钱,这么重的伤,还能撑?不过,下手真狠,这一下怕是伤了身体的元气,以后你师父给你打下的底子,怕是没有了,只能自己慢慢的补,慢慢的练了,但如今这世道,补身谈何容易?”郑大爷显得有些啰嗦,可是我知道他这是为我好,见我逐渐清醒了,就努力的和我多说话,让我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

  我虚弱的想对郑大爷挤出一个笑容当做回应,却发现这件平常来说很简单的事情,如今我是如此的难以办到,也只有作罢。

  但郑大爷刚才那番话却让我心绪难平,我身体底子好吗?其实只能说一般吧,小时候的遭遇让我差点儿养不活,后来是师父救了我才让我健康的长大。

  到了竹林小筑以后,师父说过,别看我的个头大,实际上小时候的遭遇耗了我身体的元气,得补....再之后...

  我的思绪飘飞,又想起了那时候的竹林小筑中....每一夜都在‘咕咚咕咚’作响的煲药汤的锅子,每一夜舒服的泡在香汤中,旁边的师父在抽着旱烟...

  岁月难回,心里却很温暖,是这么一夜又一夜,才让我有了良好的身体底子来应付如今的情况吧?师父可能也不会想到,那些年,为了我修行顺利,日积月累所做的事情,如今成了我活命的最大理由。

  在回忆中是没有时间概念的,郑大爷不停的在说些什么我也没有听清楚,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儿船桨破水的声音传来,我才从思绪中清醒过来,一回神,发现了一艘船正快速的朝着我们靠近。

  “别担心,自己人。”郑大爷安抚着我。

  其实,他不说,我也能认出来,那船是湖村特有的两艘船中的一艘,郑大爷在这里,那么出现在这里的这艘船自然就应该是自己人。

  船很快靠岸了,停留在当日摆渡人停船的位置,船上跳下来两个人,快速的拴了船,然后朝着这边跑来,两个人我都熟悉,一个是季风,另外一个也是当日与我们同行进湖之人。

  “天呐,承一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季风先到,看到我的样子惊呼了一声,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真正的担心和难过,这个人真的不错。

  而另外一个人也同样如此,面对他们的态度,郑大爷喝了一声,然后说到:“什么都别问,抬着他上船,快点儿,虽然我简单的帮他止了血,但他撑不了多久。”

  季风他们哪儿还敢怠慢,赶紧抬起我,小心的把我抬上了船。

  在这一过程中,他们虽然异常的小心,但我还是差点儿没疼晕过去,到了船上,怕我冷,他们的衣服几乎都盖在了我的身上,季风还拉下了半截船篷。

  “承一,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问题,但你再撑一下,撑到船靠岸就好了。”郑大爷对我说到,而那边季风正在卖力的划船。

  我用眼神表示同意,按照我现在这个情况,就算告诉我了一切,我也没办法很具体的去思考,尽管我的思维很清晰,可是我的精神却渐渐的又开始撑不住。

  郑大爷想尽办法的和我说话,好笑的事,神奇的事,恐怖的事,总之一切能刺激情绪的事情他都在不停的说,而季风和另外一个汉子为了保持最快的速度,不时的交替划着船。

  我很感谢湖村这些好心人,只是此刻我说不出这种感谢。

  随着时间的流逝,情况越来越糟糕,我对郑大爷的话渐渐的没有什么反应了,对外界的感应也越来越迟钝,我除了知道我自己现在还醒着,竟然思维开始一片模糊,甚至好几次感觉自己快飘了起来。

  我听见郑大爷难过的跟季风说:“实在不行,就用秘法强行锁魂了,能拖得一时是一时吧。”

  季风几乎是嘶吼着说到:“如果身体不行了,锁魂也拖不了多久啊!”

  “如果还能救回来,能抢到一些时间是一些。”郑大爷的声音越来越低沉。

  “叫承一撑住,一定撑住,就快到了,都看到岸边了。”季风几乎是在咆哮了。

  撑住吗?尽管我已经没有办法思考他们的话了,可我听懂了撑住...撑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