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十五章 突如其来的..

第十五章 突如其来的..

  有了目标,心也就安了,而安下心来,在这个小村中过日子还是惬意的,郑大爷给了照顾我的小伙一笔钱,所以每天新鲜的肉食,蔬菜我是从来不缺,而这种村中村民自家养的,自家种的东西,不知道比城里的好吃多少倍。

  我天天努力的吃喝,总是记得师父那一套理论,不吃营养从哪里来,特别是修者,更需要大量的食物!而长身体的时候,养伤的时候,就更特别需要食物的补充,记得那个时候半大小子的我,在学校可是吃四盒盒饭,简直能吃到了一定的境界。

  这样的吃法,加上每天的药汤,我恢复的非常之快,十来天的时候,我就已经可以正常的行动,跟普通人毫无区别了。

  而二十天左右的时候,我就可以在院子里练练好久没练的什么五禽戏之类的,快速的恢复体能。

  我的伤口也好的挺快,只是不可避免的留下了结痂的疤痕,那个是去不掉了。

  另外,从我可以支撑起,我就开始尽量的做好每天的功课,这些年奔波的日子不少,在那样的日子里,注定了不能做功课,如今每天规律的做功课,倒是让我找回了一点儿从前的感觉。

  其实是我不敢放松,在知道了自己的处境以后,我就明白了我是处在怎样的危险之中。

  这样规律而清闲的养伤日子一转眼过了二十六天,离一个月的期限还有四天。

  这一天的中午,阴沉了一上午的天空终于飘起了绵绵细雨,原本在院中打算打完一套太极拳再吃饭的我,不得不中断了这个计划。

  现在的我是在养伤期间,可是感冒不起的,在这次的事件以后,我尤其的开始注意起自己的身体,因为伤了元气,在养伤期间是不能沾染任何的小疾,那会更加的伤元气。

  “承一大哥,是先洗澡,还是先吃饭?”那个照顾我的小伙子见我进屋了,问了我一句,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他把我照顾的很好,外加做饭的手艺也不错,我从心底感激他。

  “先洗澡吧?”我随口说了一句,小伙之应了一声,就去为我准备热水了。

  跑在木桶中,我的整个身体都得到了放松,在氤氲的热气中,我有些发愣,如今也是在乡野间,还能找到这种泡澡的大木桶了吧?每次泡在里面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怀念从前的岁月。

  如今没有香汤,师父也不知所踪,可泡澡的大木桶却还是能找到,算不算是安慰?

  “承一大哥,快点儿,饭菜要好了哦。”小伙子的声音从厨房传来,我随口应了一声,就准备起身,但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忽然就冒起了一股淡淡的危机感。

  这样的感觉一下子让我皱紧了眉头,在这乡间呆了26天,除了一开始,一直以来我的心绪都是宁静平和的,所以就显得这突如其来的危机感是如此的明显,根本就不会是我的错觉。

  长久以来的经历,让我分外的相信我的灵觉对危机的判断,至少在这一点儿上它从来没有出错过,我一边擦着身子,一边在思考,这危机究竟会来自于何处?

  一个月之内在这里是安全的,这是那个女医生告知我的话,如今才过去了26天,难道.....

  在思考间,我穿好了衣服,坐到了饭桌之上。

  “小项,今天午饭过后,你就回湖村了吧?”我一边大口的吃着菜,一边对那个照顾我的,叫小项小伙子说到,这是我深思熟虑的结果。

  如今我心中的危机感并不强烈,可能是因为距离远的关系,也可能是因为时间未到的关系,但无论如何这已经足以让我决定离开,在这之前,首先是要让小项离开,因为我不能牵连无辜。

  “啊?承一大哥,是我照顾你的不好吗?这还没到一个月呢?如果我就这样回去,郑大爷会打断我的腿的。”小项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无辜担心的表情,说完这话以后,他又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承一大哥,再说你也没完全恢复,我多少能帮你做点儿事啊。”

  这孩子是郑大爷收养的孤儿,最喜欢郑大爷,也最怕郑大爷,性格也是踏实忠厚,异常可靠的,如果不是如此,郑大爷也不会找他来照顾我。

  而他照顾了我将近一个月,忽然要分开了,我心里也是颇为舍不得他的,这小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成为一个厉害的道士,我平日里也会指点他一些道术什么的,如今...

  想到这里,我对小项说到:“不是你照顾的不好,反而你把我照顾的都像一个大爷了。只是我现在身体恢复了,有许多事情要去办,所以要离开了,但我离开是要比较隐蔽的,不方便带着你,这样才让你先走,等下我就去写一封信,你带给郑大爷,他会理解的。”

  “嗯。”小项原本就少言,听我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也就不再争论。

  一顿饭很快吃完了,小项收拾碗筷,而我快速的写了一封信,然后整理出来了一些补身子的药材,和两件法器装在了一个小包裹里。

  离别的时候,我把信和那个小包裹一起交给了小项,对他说到:“这个小包裹是给你的,里面有些药材,补补身子,对修行有益,另外还有两件法器,虽然不能把祖传的法器给你,但这两件儿曾经也是我师父温养过的,希望你以后能好好的用它们。”

  “承一大哥...”小项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不去伸手拿我准备的东西。

  “拿着吧,道家讲究一因一果,你照顾我是因,我给你这些是果,了个因果,也结个善缘,你还不要吗?”我认真的说到。

  小项听闻这话,这才结果了包裹,揣好了信,同我有些依依不舍的告别了...

  此时,已经是下午,绵绵的小雨下得越发的有些凄凉的味道,望着小项离去的背影,我心中那种孤独的感觉也越发的强烈,结个善缘...而这善缘在以后会有怎么样的结果呢?我胡思乱想着,而小项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村口。

  小项离开了,空荡荡的屋子显得更加的空洞,我没有时间去感伤什么,而是低头开始快速的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来,因为随着小项的离开,我心中那股子危机的感觉不但没有淡去,反而更加的浓烈,提醒着我危险在接近。

  可就算如此,我也不能现在离开!因为村子中的人几乎不知道我的存在,如果在这光天白日的离开,无疑就宣告了我的存在。

  在村子生活了一个月,村子里的人却几乎不知道我的存在,如果有人听说了,一定会以为我是在吹牛,但事实上却的确如此,很大的关系就是因为部门为我租下的这栋小院是在村子最偏远的地方,靠近另外一个人们不常初入的村口。

  而这栋院子的围墙大概有1个半人那么高,就算有人路过,也看不见院子里的人。

  更重要的是,这村子里出出入入的事儿都是小项在办,我根本就没出过门,至于郑大爷来过几次,都是很小心的,确定没什么看见,才从村口转进来。

  唯一的漏洞,是这里曾经来过几个医护人员,不过按照部门的办事方式应该给他们安排了一个身份什么的吧,为了配合这个身份,部门一定还做了什么。

  这只是我的判断,在这种环境下,我习惯性去想一件事到底有没有漏洞了,如今的陈承一是一个不存在于世间的人,我要保证村民们的口中套不出什么话来,才能让自己更加的安全。

  晚上再离开,这就是我的决定,在思考中我很快收拾好了行李,带好了早已让小项帮我准备好的干粮,最后把郑大爷带给我的,让人画的这附近的路线图揣进了胸口的兜里,一切就算准备好了。

  做好的这一切的我,忽然就觉得无事可做了,感受着心里那股危机感,再想着晚上要赶路,我很光棍的决定,既然如此,那就再睡一觉好了,毕竟睡觉保持体力最好的办法。

  这样想着,我就和衣躺在了床上,辗转反侧了很久,才终于进入了睡眠,只是睡得有些浅。

  而在我醒来的时候,则是被心中那股强烈的危机感给惊醒的,看了一眼外面,天已经黑了,毕竟经过快一个月,已经是深秋时分,天黑的比较早,村子里也远远的响起了狗叫的声音。

  是什么让我感觉那么危险?我一骨碌翻身起床,下意识的就把床上躺过人的痕迹给抹平了,我没有盖被子,自然不担心被子有温度。

  是现在就离开吗?原本应该很快决定的事情,我忽然犹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