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十七章 对话中的秘密

第十七章 对话中的秘密

  关上窗户,剩下的一件事就是这个,因为在来的路上,那个灵觉强大的小子曾经用手电筒扫过这间屋子,只要他们之中有一个稍微细心之人,都会知道二楼以上的屋子窗户全部都是关上的。

  实际上,为了制造出这里曾经是一支所谓的考察队来住过,此时已经人去楼空的假象,我是关上了所有房间的窗户,甚至连厨房也稍微收拾了一下,造出人已经离开一两天的假象。

  那个水泥挡板和窗台之间的距离不过1米多一些,我站在中间佝偻着身子很是难受,但我还是伸手勾过了一扇窗户,把它关上,然后又伸手勾过了第二扇。

  在这种时候,关窗户发出了细微的声响,但我没有办法控制,这是我所处的位置和姿势决定的。

  在这时,我能听见那些人匆忙上楼的脚步声,我稍微有些心慌,剩下的那扇窗户只关了一半,在心慌之下,我不可避免的犯了一个错误,用力稍微大了一些,那扇本来活页有一些生锈的窗户,竟然猛地的朝这边关来,发出了‘澎’的一声轻响。

  这个错误让我背上瞬间就冒出了一层细毛子汗,一下就让贴身的T恤变得潮乎乎的,该死,这活页只是开窗的时候比较生涩,关窗的时候...

  那一刻我的心跳快的心脏都差点跃出嘴巴,但人活在世上,多多少少需要一些运气,这就是所谓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意思...

  就在窗户发出声响不到一秒的时间,一声沉闷的‘澎’声响彻了整个房间,原来是房间门被踹开了。

  这一个几乎不算是巧合的巧合,非常‘同步’的遮盖了关窗户发出的声音,这算是我的幸运吗?

  我几乎是用蹲马步的姿势站在那层水泥挡板上,紧贴着墙壁,捂着嘴巴喘息,快跳出口腔的心脏总算回归了正确的位置。

  我紧贴墙壁的身子感觉到了那脚步声带来的震动,同时还有一个带点儿火气的男声,就是那个组长的声音在房间回荡:“谁让你踹门的?”

  另外一个声音解释到:“如果二楼有人几乎是无路可逃了啊,我观察过,院子是水泥地,如果要跳下去,就算毫发无伤,也非发出响声儿不可...这后面几乎就是一片悬崖,还是岩石的山坡,就算武家人也不一定上得去,所以...”

  那组长没出声,我听见了比较大的响动声,应该是在翻动这间屋子,然后才听见组长闷闷的声音,说到:“总之万事小心一些。”毕竟那个踹门的人分析是有道理的,我也在头疼,我要怎么逃跑?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房间里又进来两个人,然后那个灵觉强大的男人开口说话了:“其它房间就是两间空屋子,已经确定没人,那灰尘堆积的,已经很久没有人进去过了。”

  “这间屋子也搜过了,没人。”是那个踹门男子的声音。

  “没道理啊,难道我感觉出错了?”那灵觉强大的男子声音中充满了疑惑。

  “少...不,辰宁,我之前就说过,这件事情真的不能凭灵觉来判断,毕竟这个人虽然不重要,可是关乎到好几个势力的博弈,我们还是走吧?就算他活着,也不可能那么轻易的让我们找到。”那个组长似乎是在给那个灵觉强大的男子解释。

  从一开始我就有这种感觉,好像那个灵觉强大的男子身份并不一般,那个组长虽然也会呵斥他,但语气之中并不严厉,甚至会解释一番,难道..?

  我有些无语,为什么自己会在这种状况下,还在意他们的人物关系,可偏偏又觉得这很关键!

  ‘哗啦’我的头上传来了一阵动静,然后是两扇窗子因为被用力过猛的推开,来回敲击着墙壁的‘咚咚’的声音。

  难道我被发现了,我大气也不敢出,身子更加紧贴着墙壁,用手勾着行李袋的背带,把行李袋也更加的收回来一些。

  接着我的头顶上传来一个不忿的声音,说到:“我的灵觉不准?呵...不可能吧!我好不容易给祖爷爷申请到这次先行的机会,我就这样空手而回?其他人会怎么看我颜辰宁?”

  “辰宁,这个消息组织上其实都不是太相信的,你也不用太过在意。如果那个人真的死了,岂会因为一条不怎么确定的消息,又活过来让我们抓住。”是那个组长的声音。

  “你是在讽刺我吗?讽刺我急进功利,幻想死人复活来立功?”那颜辰宁的声音中充满了怒火,几句简单的对话,就让我听出来,这个颜辰宁是个真正的受尽宠爱的,养尊处优的大少爷。

  他和肖承乾有些相似,但又不同!肖承乾这个家伙,是会坐下来和你讲道理,即使说不通,他也不会太过为难于你,就如我和他第一次正式在酒吧的谈话。

  而这颜辰宁却不是,他的世界里,别人就算讲的有道理,但一旦违背他的想法,他就会发脾气,这才是真正的大少脾气。

  “不是,辰宁,我从来没有过这个想法。只是说你的时间宝贵,也用不着为这么一条组织上都比较怀疑的消息费上太多的时间。现在两口村口都已经封锁,来这里的人几乎人人都认得那个人的样子,而且再等不久,还有大部队会来此,他如果真的活着,真的在这个村子里,是插翅难飞的。如果抓住了他,功劳最大的还是辰宁你,毕竟你的灵觉坚持感觉他还活着,组织才会组织这一定规模的行动。”那个组长解释着。

  而我却一身的冷汗,意思是我还被包围了?而且拖那叫颜辰宁小子的福,阵仗还不小?

  妈的,这小子为了立功,怎么那么讨厌?

  我在窗台之下,恨得牙痒痒,可惜此时我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憋屈的弓在这里!

  组长的话让那个颜辰宁的怒火稍微熄灭了一些,他的声音有些闷闷的说到:“就算立了大功又怎么样?能大过我亲手抓住他?而且那个人虽然死了,但是风头不小,都盛传他灵觉如何出色,是什么年轻一辈第一人!我一直忙于练功,低调而努力,如果他死了,我要怎么证明我比他强?我的低调和努力又算什么?”

  这番话听得我在窗台下直翻白眼,是生生的给恶心的,还真有人那么厚脸皮,称赞自己低调而努力?还是说这少爷一直生活在周围都是拍马屁的环境,已经分不清楚自我了?最可恶的是,老子身上就被他生生的刻上了三个大字——踏脚石!

  这家伙有多虚荣,我算是见识到了。

  “走吧,辰宁,是金子哪里都会发光的,有他,你只是会更快的证明自己,没有他,你迟早也会出现,超过他的风头。”组长低声的规劝着,而我在心里直骂娘,这个水泥挡板本就狭窄,我那么大个个子在这里弓的很难受,要不是从小身手底子好,我得掉下去了,而他们还在那里悠闲的谈话,说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也是,你们几个记得要低调,不能泄露我的身份,祖爷爷可是让我从最低层做起的。”那颜辰宁吩咐到。

  “是的。”那三个男人整齐划一的回答到,而颜辰宁满意的哼了一声。

  这TM是低调?一个行动,你要带着小组抢先来立大功,动不动就少爷脾气发作,还要属下时时刻刻的拍着马屁,叫低调?我觉得肖大少如果在此的话,可能已经忍不住出言讽刺了。

  但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在我现在看来,如果我没被抓住,我和他的交集也只有这一点点。

  “走吧。”那颜辰宁低沉的说了一句,然后终于离开了那个窗台,而我手心的冷汗已经让我的手滑腻腻的,差点抓不住行李袋的背带了。

  脚步声响起,那几个人离开了房间,按说此刻我应该抓紧时间翻回房间的,不然他们下楼,一个回头,就能看见我一个大活人弓在这里。

  可是,我刚准备攀回房间,心中却警兆大起,一股烦躁而肯定的意志不停的在告诉我,此刻必须按兵不动。

  这是我的灵觉在极限的时候,就会体现出来的征兆,会化为简单的行动指示,在我做出错误的行为时,强烈的提醒我。

  我一下子不动了,可是心里的紧张却攀升到了极点,因为他们下楼需要多少时间?分分钟的事情而已,我只要一犹豫,是绝对会被发现的。

  只是,我和那颜辰宁一样,坚决的选择了相信自己的灵觉,但灵觉毕竟是一种感觉,虚无缥缈,就跟猜数字似的,并不能让人有完全的安全感,这就是生物本能。

  那十几秒我过的像十几年那么漫长,就在我自己都要按捺不住的情况下,忽然又传来了‘嘣’的一声,门再次被踢开了。

  接着,手电的光在房间里乱晃。

  “我就感觉他在这间屋子的,没想到...”是颜辰宁的声音,这小子原来还有这份狡猾。

  我的脸上布满了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汗珠的液体,在那一刻身体差点儿瘫软,感谢自己相信了这份灵觉。

  没人回答颜辰宁,估计那三人是觉得他在胡闹,而颜辰宁自言自语间,又走进了房间。

  我差点儿疯了,这小子有完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