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二十章 相遇

第二十章 相遇

  从山上绕道到大路上,很是顺利,最要感谢的就是手里这幅地图,虽然只是一个小范围的地图,但画得相当的详细,应该是出自一个专业的人士,郑大爷为我送来这幅地图,可见他是真的很用心在照顾我的一切。

  昨天经过了一场良好的休息,今天虽然四肢有些发酸,但精神始终很好,山上并没有什么具体的路,但和悬崖比起来已经是神仙地儿般的存在,我走的竟然很开心。

  所以说,人要经历了苦难,才会学会珍惜微小的幸福,陈承一要经历了悬崖,才知道山路的可贵。

  这样的想着,我竟然笑出了声儿,而大道也已经近在眼前。

  按照地图给的指示,从这段下山,到达的大道应该就是湖村到那个村子之间的路,而且比较靠近湖村,只要再走一个小时,就能进入湖村。

  我下意识就选择了这里,理由很简单,或许看见了熟悉的人,我这个‘死人’才能更有安全感。

  此时的天还没有完全的黑下来,之前在山坡上,我就知道这地图没错,因为模糊的看见了湖村背后那熟悉的山脉。

  而走上大道之后,大道上空无一人,毕竟只是连接两个偏僻村子的路,能有多少人去走呢?说白了,所谓的大道也就是宽一点儿的,勉强可以通车的土路。

  我收好了地图,此时已经不需要看地图了,毕竟大道是没有岔道的,沿着大道一直走就行了。

  我的心情非常的好,灵觉之中也没有任何的危机感,从与世隔绝的村子生活,再次回到稍微熟悉的环境,我感觉就像重生了一般。

  一个月前的那场‘噩梦’,我有生以来最接近死亡的‘噩梦’,已经快要渐渐淡去了。

  这样的心情,让我去到湖村的愿望尤其的迫切,我想湖村这种多势力的混合体那个势力应该不会去监控,否则部门也不会放心的将我交给郑大爷。

  再说,那个势力不是去监控那个荒村了吗?

  最后的理由则是,除了湖村,现在我竟然想不到我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家是回不成的,朋友那里也不行...是有些凄凉啊,可是还有希望不是吗?

  我大步大步的走着,想心事想的入神,渐渐地,湖村的轮廓就远远的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我的眼眶有些发热,莫名的软弱,一个月之前,我还是和师兄妹,伙伴们在一起的。

  我有些愣,却不想在这时,路边的大树后忽然窜出来一个人,一把就把我拉了过去,拉出了大道,拉到了大树之后。

  我的心一紧,但随后就放松下来,因为我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危险,一张脸镇定的很。

  然后,我才去仔细观察那个人,借着月光,我看见拉我的人是一个中年男人,长着一张很正直的脸,浓眉大眼,国字脸,是那么的眼熟...

  ‘啪’的一下,我脑袋就挨了一下,那个中年人开口说到:“你现在的情况很不妙,你竟然敢在路上走神儿?”

  听着那熟悉的北京腔儿,我终于想到了这个人是谁,我叫他何叔,他以前是沁淮爷爷的人,贴身那种,但不是勤务兵,身手非常不错,传闻中曾经是出色的特工。

  那个时候我和沁淮皮啊,颇有些顽主的意思,不过沁淮的身份决定他真的是,而我嘛,像个伙同沁淮瞎起哄的?

  总之,那个时候何叔就是我们最大的‘仇人’,经常满世界的逮我们,大多数时候是告状,偶尔亲自动手抽我们,也常常为我们擦屁股。

  那个时候,我们不懂事,恨死了这个比我们才大了十几岁的家伙,如今看见他,我却是那么的亲切,脸上浮现出了笑容,也有一些感动,年少轻狂的岁月谁又不追忆?

  “我没有危险的感觉,走神儿也没关系啊。沁淮怎么来这里?”我的心里很多感动,但表面上则是淡然的,我就算再笨,也知道何叔既然会出现在这里,沁淮这小子也一定在这里。

  我问到这个,何叔的眼眶竟然有些红,他一拳打在了我的肩膀上,然后说到:“别提了,沁淮那小子不知道有多伤心,我还不能和他说真相,这事儿说来话长,先掩护你进村子吧。”

  “掩护我进村子?”我疑惑的皱了一下眉头。

  “你以为呢?郑大爷现在一肚子火,也无奈的很,村子被监控了,出入村子,都不是太方便。一切回去再说。”说话间,何叔从地上拿起几件儿东西,我看出来了,是钓鱼的工具,说起来这段路是靠近湖边的,竟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需要这样打掩护?

  但何叔还是激动的,一边掏出手机,一边不停的拍打我的肩膀,说到:“我就知道你这小子皮实,当年比沁淮耐揍多了,哪能这么不明不白的就死掉了,真的...”

  看着何叔越说越泛红的眼眶,我的心里也有些感动,没想到他对这个老是伙同沁淮捣蛋的我还有这般感情,其实见到他我又何尝不是?

  电话很快通了,何叔尽量用镇定的语气说了一句:“来接我吧,我在老地方。”

  说完,我听见电话那头传来沁淮有些焦躁的声音:“何叔,承一生死不知的,你可不可以不要每天去钓鱼,然后让我接你?我真的没心情,我很难过。”

  说完这话,沁淮那头挂断了电话,何叔带着笑容收起了电话,对我说到:“电话的隔音效果有些不太好。”

  而我眼眶却一下子就红了,沁淮这小子难道真的以为我死掉了?那他应该多难过,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感情早已经深入骨髓一般,想着他这般难过,我的也忍不住,其实我不想这样的。

  我努力的收起了自己的情绪,让自己镇定下来,何叔拍着我的肩膀说到:“沁淮的性格你是知道的,有些事儿不敢让他知道,怕他藏不住,而且我知道的也不多,都是沁淮爷爷吩咐了我一些,但他也说了,情况局势不明,因为那个部门,我们是没有什么影响力的,而他们透露给沁淮爷爷的消息也实在有限,所以,我只知道我要怎么做。”

  “怎么做?”虽然何叔语焉不详,但是我大概也能猜测到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应该是部门在暗中接应我,找到了沁淮的爷爷,毕竟沁淮是我的生死兄弟,他能为我尽心尽力的办事儿,加上沁淮的身份,摆在台面上的身份,那个势力再怎么嚣张,也不敢去为难圈子外一个有这样身份的人,那是极大的破坏了规矩。

  这应该就是组织打的算盘,但也只是为我铺路,能不能活下来,多半是看我自己,就比如昨天突发的状况,我要冒险爬悬崖,才能突破这个困局。

  “怎么做?就是告诉我们,你不一定死了,让我们在一定的时间内,在这村口等待,接应你出村,要求事情必须做的非常隐秘才行!总之,如果我们收到消息,不用等了,那你就真的死了。”何叔给我解释到。

  “那沁淮为什么...?”我是想问,为什么沁淮来了,还不知道我没有死的事儿呢?

  但在这个时候,一辆勇士越野车已经出了村,朝着我和何叔的方向开来...应该是沁淮过来了。

  何叔看了一眼周围,然后说到:“是沁淮来了,一切还是等回去再说吧,说实话,我真的挺担心,担心这小子稳不住情绪。”

  “他不会的。”我笃定的说到,经历了那么多,沁淮早就和我一起成长了,只是在长辈们的眼中,我们还是那时不懂事儿又冲动的少年罢了,何叔自然会这么看,毕竟他是曾经和我们一起经历了我们最叛逆的时期。

  车子的速度很快,快到让人一眼就看出来开车的主人心情不好,否则就算是越野车,正常人也不会开着车在这样的路山横冲直撞的感觉。

  何叔叹息了一声,流露出了这小子果然不可靠的神情,然后提着钓鱼的工具站到了路边。

  而我却不敢站出去,因为我怕沁淮这小子看见我出车祸,这样轻松的想着,可是眼眶忍不住再一次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