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二十一章 再次入村

第二十一章 再次入村

  车子来了一个在月夜之下,来了一个急刹车,扬起了大量的灰尘,何叔好像已经习惯了一般,在这种时候跳开了一步,及时的掩住了口鼻。

  车子挺稳以后,一个人从车子上跳了下来,借着月光,我认出来了,那就是沁淮,只不过也不像他。

  乱蓬蓬的头发,胡子拉碴的脸,两颊都已经陷了下去,看起来瘦的厉害,而衣服也是乱七八糟的穿着,根本就和印象中那个还是比较注重形象的沁淮差得太多。

  可是,他是我的兄弟,我又怎么能认不出他来?我睁大了眼睛,望着天上的月亮,才努力的把眼中的泪意忍了下去。

  “何叔,真的明天不要来钓鱼了,我很抱歉我没有心情来接你,我真的很烦躁,做任何事情都很烦躁。”沁淮没看见躲在树后的我,或者他根本是对什么都心不在焉,他朝着何叔走去,开口说话的声音异常的嘶哑。

  何叔没有说话,或者是还来不及说话,沁淮已经开始大吼大叫起来:“何叔,我真的不明白,你也算看着我和承一长大的人,你怎么就能这么绝情,天天来钓鱼,钓鱼!钓鱼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或者这能平复心情,沁淮啊,你那么大了,遇见事情不能冷静一些吗?”何叔的声音有些无奈。

  “冷静个屁,我X他妈的冷静,那是我兄弟,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我们一起经历过几次生死,我都恨不能替他去死,你说我怎么冷静?”沁淮此刻就如同一头被激怒的狮子,几乎是在咆哮。

  何叔叹息了一声,而我这时再也忍不住了,从树后走了出来,强忍着喉头的哽咽,说到:“我都还没死啊,你一口一个替我去死,是个什么意思?如果我真要死了,你也不用替我去死的,帮我照顾好该照顾的人。”

  说完,我微笑着看着沁淮,我不想太难过,因为我身边在乎的人已经为我难过了太久,我的存在不是让他们难过的,我希望我的存在能给他们帮助,能给他们保护,能让他们开心。

  沁淮看着微笑的我,一下子愣住了,下一刻他仿佛不相信自己眼睛一般的朝着我跑来,但是因为太激动,跑得有些跌跌撞撞,终于在离我两米不到的地方摔倒了。

  然后他就这样半跪在地上,忽然朝着天空吼了一句:“天呐,我真TM,真TM...”然后他竟然说不出话来,声音变成了断断续续的哽咽。

  我走过去想要扶起沁淮,其实是想哭的很,只是不想哭出来,转移注意力。

  沁淮却伸手一把拉住我,一下子狠狠的给我来了一个熊抱,手使劲的在我后背拍着,打着,他喊着:“我X,热的,是活的陈承一,是活的。”

  说着,沁淮就不说话了,我能感觉到他哭了,只是三十几岁的男人,已经不想再哭出声了。

  我抹了一把眼睛,说到:“嗯,活的。”

  “活的真好。”沁淮使劲的拍了我两下,终于放开了我,然后拉着我一起站了起来,这时,他已经抹干了眼泪,望着我大笑起来:“看你这副样儿,走的是丐帮范儿?”

  是的,这一个月我刻意不刮胡子,为的是以后能改变形象,而我偏偏是络腮胡,此刻胡子满脸都是,估计一下子老了十岁,而且不用照镜子,也知道那颓废的样儿。

  另外,我怕悬崖,衣服也磨的破破烂烂,配合着这满脸胡子,头发也没怎么理过的样子,沁淮说我是丐帮范儿,确实是没错的。

  “上车再说吧,如果这次耽误久了,那监村的人说不定会怀疑。”何叔终于忍不住走过来,对我们说到。

  “监村的人?你是指每天出村入村都要盘问那些人?”沁淮显然不知情,看见我活着,他高兴的什么事儿都忘了,什么疑问都没有了。

  “是的,之前对你有隐瞒,那是迫不得已。”何叔解释了一句。

  沁淮却出乎意料的显得并没有多计较,而是打开车门快速的上了车,说到:“那帮家伙,我说看他们不顺眼呢,还说是帮忙找承一的,天天站那儿杵着,也没见干啥鸟事儿,还啰嗦什么,快上车啊。”

  沁淮催促着,何叔却摇了摇头,说到:“不能让承一那么上车,你忘了每次来回他们都得检查吗?后备箱有时也得看看。”

  “是啊,我咋忘记这一茬了?都为这个吵过好几次了!他们却搪塞我,说伤害承一的人太厉害,可能通过任何方式潜入村子,那时承一就真没可能活了什么的,我X!咋办,何叔?”沁淮一拍脑袋,有些懊恼的说到,见到我之后,这家伙激动过头,连思维都变得有些缓慢的感觉。

  “开这车来,自然是有机关的。”说话间,何叔竟然翻起了后排座椅的垫子,在那垫子之下竟然有一个小小的空间,可以容纳我侧身躺在里面,而且几个巧妙的小孔,让我呼吸不至于困难,掀起垫子以后,何叔看了我一眼,说到:“承一,那就委屈你了。”

  “有什么可委屈的?”经历了生死,爬过了悬崖,我真的不觉得呆在这个小空间里我会有多难受,动作非常麻利的躺在了里面,而何叔欣慰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关上了垫子。

  其实躺在这里面,实在是颠簸的异常难受,在沁淮停车的时候,我差点没有吐出来,但是为了不露馅,强行忍住了。

  接着,我听见了开车门的声音,然后一个陌生的声音问到:“何叔,今天钓到鱼没有?”

  “和昨天一样,一条而已,这湖里的鱼不好钓,常常没收获呢。”说完的时候,我透过小孔看见何叔拿过了鱼篓子,估计是在给那些人展示‘成果’。

  这些人疑心病可真够重的!

  接着,我就听见沁淮骂骂咧咧的了:“钓鱼,钓鱼,何叔你别一天到晚只知道钓鱼,好不好?还有你们,人事儿不干,天天查老子,有空去找找我兄弟啊?杵在这儿不干人事儿,是吧?”

  这小子,演技见长,我在心里赞许了一下,却听见查车的人冷笑了一声,阴阳怪气的说到:“杨沁淮,别把你那公子哥儿的脾气在我们面前发作,我们这些小虾米,光脚的难道还能怕穿鞋的不成?再说,我们干什么可是上头的命令,容不得你在那里叽歪,难道你真以为我们怕你?”

  这些人自然是不怕沁淮的,他们压根儿就是另外一个势力的人,却说的有板有眼的样子!

  沁淮一下子就怒火冲天,然后冲下了车去,看样子是要打架,却被何叔给拉住了,如果照正常的情况,有人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这样刺激他,他不生气才是不正常。

  车子查完了,这帮人终于放沁淮离开了,这一次就像是故意刁难沁淮一般,这些人连后备箱都给仔细查了一次,当然,他们不会查出什么来。

  车子开入了村子,在车里,何叔惊奇的对沁淮说到:“你小子没看出来啊,还挺有心眼儿的。”

  “我又不是真傻子,该怎么做,我知道。”沁淮的语气已经变得开朗平静起来,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不再是那个焦躁又暴躁的样子了。

  何叔欣慰的笑了一声,没再说话了,而几分钟之后,车子终于停了下来,然后就见沁淮一把拉开了上面的坐垫,对我说到:“快下来,现在周围没人。”

  没去郑大爷的院子吗?我来不及想太多,赶紧的爬起来,然后从车上跳了下来,那边的何叔则一把扯过我,把我扯进了院子。

  真的不是在郑大爷的大院中,而是在村子里比较偏僻的一个院子,我对湖村比较熟悉,自然知道这是哪儿?

  “是故意住在这里的,就是为了真的找到你比较方便。”何叔解释了一句,然后带着我进了屋。

  屋子里没有别人,只有何叔和沁淮,看来这里原来住着的人,应该为了腾位置给他们,去郑大爷那里住了。

  我一下子坐在了椅子上,这两天的遭遇,和终于安全了的环境,让我的疲惫一下子得到了释放,整个人感觉都瘫软了,只是接下来要怎么做?

  拖沁淮下水?那是我绝对不愿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