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二十五章 躲藏

第二十五章 躲藏

  这种危机的感觉是突然爆发而来的,我的灵觉从一开始没有示警,却是那么突然出现强烈的危机感,那么总结下来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那个给我带来危机的存在是突然出现的,目标也许并不是我,就如正好路过了这里然后来看看什么的。

  第二,就是那个存在异常强大,强大到可以压制我的灵觉,只有十分靠近,针对性十分明显之后,我才能察觉到危险的存在。

  而在我犹豫着要不要去看门的几秒钟,我基本上已经排除了第一种可能,有谁会那么闲来无事,恰好到这里来看看?而且又正好是可以带给我危险的仇人?

  那我到底要不要去开门?其实此时我已经走到了门前,可是越是靠近大门,我越是感觉到那种无形的压力和极度的危险感,我从内心感觉到畏惧。

  ‘嘭嘭嘭’,敲门声还在无情的继续,每一下都像敲在了我的心底,我的手轻轻的放在门把手上,迅速的发冷,在这一刻是紧张到了极限。

  我想通过门上那个简陋的猫眼看一看门外是谁,但是直觉告诉我,不要那么做,那么做了一定会悲剧。

  难道装作没有人吗?我没有把握门外那个人不会破门而入!或者,直接跑掉?但这里是三楼,跳下去的动静会很大,像上次那样躲着吗?可这里虽然偏僻,也没有什么人来来往往,但毕竟是城市,不是那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农村,搞不好就被什么人给看见了,那样.....

  我的脑子在飞速的运转,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决定,我走到门前的脚步声刻意的很轻,轻到几乎没有任何声音,但就是这样的小心也几乎不能给我带来任何的帮助。

  “你们找谁?这是我的屋子,你们谁哪个?”就在我进退维谷的时候,一个带着强烈当地人口音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了楼道里,带着强烈的疑惑和不解质问着来人。

  那一瞬间,我一下子松了一口气,无论是什么样的情况,事情总算有了一丝转机,不是吗?

  我的反应很快,听见这话以后,立刻轻手轻脚的离开了门前,这套旧房是个简单的一套二,我进入其中一间卧室,打开那老式的黑色衣柜,躲了进去。

  衣柜很大也很空,我躲进来并不显得拥挤,只是外界的声音一下子就隔绝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在这样的气氛下,过去了将近一分钟,我听见了开关门的声音,还有几个人的脚步声。

  “我说你们怎么进到我屋子里来了,你们到底是谁?我要报警了。”是那个当地人在说话,带着强烈的不满和指责的意思。

  我听到他说话并没有人回应,反倒是那几个脚步声在屋里转悠开来了,当其中一个显得有些轻的脚步声进入我藏身的屋子里来以后,我一下子全身都冒出了鸡皮疙瘩,那感觉就像一只小鹿在面对老虎。

  那是气势上的绝对压迫!这感觉就告诉我,来人非常的厉害....

  我一开始就收敛了自己的气息,毕竟老李一脉练气的基本功夫是异常特别的,模仿龟息,最后模仿胎息,这敛息只是最最基本的,却也可以做为一样秘术。

  可就算这样也没有给我带来多大的安全感,那人在屋子里转悠,我躲在黑暗的衣柜中,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谁?过了十几秒,他停留在这间房间不动了,而那个当地人不停的在大吼大叫:“你们到底要做什么?你们是强盗吗?”

  “仔细在这个房间搜搜。”终于,我听到了这个停留在房间的人说话了,好听的男中音,带来一丝慵懒随意的气息,但就是那么一句话,让我全身的汗水都冒了出来。

  如果真的是被发现了,那么就只有....我暗暗的掐起了一个起手诀,这样能最快的召唤傻虎出来,是的,就只有拼命了。

  我没有破门而出,因为灵觉里有一种感觉,我要坚持到最后一刻。

  随着那个声音的落下,我听见另外几个脚步声都进入了这间屋子!

  这间屋子的摆设非常的简单,就是一张大床,几个矮柜,外加这一个大衣柜。

  “你们做什么?还有没有王法了?我要叫人了。”那个当地人愤怒的吼叫着,接着他还真的喊了起来,有人抢劫了,快来人啊。

  “你最好安静点儿。”一个显得有些暴虐的男声响彻在了房间里,然后应该是一把推走了那个中年人,因为我藏声的衣柜门发出了一声闷响,是人撞在上面发出的声音。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那个当地人的声音有了一丝畏惧,停在衣柜的门边,有些胆怯的说到。

  “咦,莫非弄错了?”又是那个慵懒随意的声音,还带着一丝探究的好奇,没有什么敌意的样子,就像很遗憾一个好玩的物事原来是如此的感觉,但他也没表态,到底是继续,还是就此停下。

  “你让开。”那个有些暴虐的男声再次响起,那一刻我终于紧张到了极限,听脚步声应该是朝着衣柜这边走来了,而他喊让开,应该是让那个当地人让开吧?

  当地人沉默了,我也不知道是让开还是没有让开,而这一秒的气氛几乎是紧张到了极限,我快要按捺不住了。

  却在这时,一个匆忙的脚步声跑进了房间,带着粗粗的喘息声音,大声的说到:“快,快快...”

  “快什么快?你这幅急匆匆的样子是在奔丧吗?”是那个暴虐男发出了不耐烦的声音,言语之间颇为不客气。

  而另一边,那个慵懒随意的声音再次响起:“说重点。”

  接着,外面就是一片安静,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根据推测,应该是那个后面闯入的人在给谁耳语之类的。

  在这样安静了将近一分钟以后,那个语气慵懒随意的声音发生了变化,变得有些许严肃起来:“走,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哥,是什么事情?难道那个..咳,不在这里?情报有误?”那个暴虐男,在对着慵懒男说话时,语气就变得尊重起来,感觉还颇多依赖的样子。

  “唔...”慵懒男并没有回答什么。

  “不要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这是我家,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进来。”当地人忽然失控的大喊起来,看情况,应该是慵懒男在沉吟间目光停留在了他的身上。

  “看来情报是真的有误,我也没有感觉到什么,走吧。”说完,那个慵懒男就率先走出了房间,估计那个当地人的表现他都看在了眼底,心中已经相信了八九分情报有误,至于最后一句,我得感谢那敛息的功夫。

  “你最好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这里夜里也不见得太平,你知道的。”那个暴虐男人也离开了房间,但是我听见了他狠狠的威胁。

  “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那个当地人的声音已经显得异常的惶恐。

  可是,那个暴虐男忽然又朝这边冲了过来,我以为他不甘心终要打开衣柜来看一看,结果我却听见了拳打脚踢的声音:“你TM像个男人一点儿,行不?你竟然尿在这儿,你不知道我最讨厌看见肮脏的东西吗?可你不仅脏了我的眼睛,还脏了我的鼻子,真是该死。”

  “快点,不要耽误时间,除非你想输给那个讨厌的小子。”那个慵懒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那个暴虐男才住了手,狠狠的呸了一声,然后离开了,接着估计是两三个随从什么的,也跟着离开了。

  我的心终于完全的放松了下来,那一刻几乎有想哭的冲动。

  房间里安静,几乎是过了一分钟,我才听见那个当地人站起来,然后关门的声音。

  那一刻,我犹豫了,我是不是该出去呢?如果那个当地人发现了我的存在,按捺不住大吼大叫,我的行踪岂不是暴露了,就算此刻我已经易容了,联想起我藏在衣柜里的举动,那不就是最大的破绽吗?

  我丝毫不怀疑那个当地人就是房主,毕竟给我易容的中年人已经离去,而那个当地人对于陌生人闯入屋子的表现是那么的自然。

  “你还要在衣柜里躲多久?还不出来?等着真的被抓住吗?”这时,在衣柜外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