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二十九章 两只狐狸的亲热

第二十九章 两只狐狸的亲热

  但是谁又是葛全呢?我心里也没有谱,不过答案在一分钟以后就揭晓了。

  人们在打完拳以后,纷纷朝着一个看起来鹤发童颜,精神相当不错的老者围过去,个个都在问:“葛师傅,我今天的拳打得怎么样?”

  “葛师傅,我的拳还有什么动作不到位?”

  “葛师傅,我....”

  那情形热闹的很,感觉葛全在这个富贵人聚集的别墅区是相当的受欢迎,有地位。

  见这情形,我倒不忙过去了,干脆走进了我身旁不远处的凉亭,点上一支烟静静的等待着。

  “好了,好了,老规矩,按照顺序来,一个问题10块钱,详细讲解50块钱,独家指导100块钱。我这可是明码标价,绝不忽悠!至于效果看我86岁了,就是最好的证明,还有跟我练太极的人,身体情况怎么样了,自己清楚啊。”葛全是拿着一个大喇叭在吼这番话的。

  那个时候,我正在点烟,听闻葛全这番话,一下子吸入肺部的烟雾呛得我半天没有回过神来,怎么看怎么觉得这葛全不像个道家人,倒像个摆地摊的小贩子。

  “好了,葛师傅,你这话每天拿着大喇叭嚷一次,也不嫌累,我们都知道了。”

  “葛师傅,不用作广告了,你在小区已经很出名了。”

  从人们的对话中我才知道原来葛全每天都这样做,三观又一次被震碎,但一丝笑容也挂在了脸上,这葛全有些意思,说句不好听的话,在现实中怕得从来不是真小人,而是伪君子。

  这葛全爱财,明码实价,不坑不骗,反倒是人品比较可靠的证明。

  “你们懂什么,这个小区的人还没有全部跟着我练习,我还要走出小区....”葛全有些啰嗦的解释着,但是很快就被人们的问题所淹没了。

  接下来就是葛全开始指导众人,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我反倒不急了,叼着烟,双手抱胸开始静静的等待。

  小区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没人注意我,也没人在乎葛全那里,估计这样的场景他们都已经习惯。

  一直到了9点多,人群才渐渐散去,剩下葛全在收拾他的东西,大喇叭什么的。这时,我才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在这里坐着,冻的有些僵硬的身体,然后朝着葛全走去。

  我走到葛全面前时,他正好收拾完东西,装在一个大包里准备离去,看我杵在了他的面前,他看了我几眼,神情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开口说到:“一直看你在那儿坐着,很久了,来找我的?”

  “嗯。”我简单的回答了一句,这时我才看清楚葛全的样貌,除了鹤发童颜,长的还颇为慈眉善目,就这模样,拉出去,头发一绾,道袍一穿,就完全是一个高人的模样,怪不得人们如此的信任他,就这第一印象就不错。

  “找我练太极的,还是...?”葛全说话间已经开始离开这里,我赶紧的跟上,说到:“不是,我也是道家人。”

  听到这句话,葛全停下了脚步,看着我,认真的说到:“明年再来吧,今年的名额已经用完了。”

  那这意思就是,今年的十个消息已经卖完了?这冬天都还没过呢!这是我没有料到的,一时间,反倒不知道说什么,如果就这样说出真相,无疑是极为冒险的,于是我恳求到:“葛师傅,我找你,真的是非常着急,能不能通融一下?”

  葛全没有回头,只是不停的朝前走着,说到:“每个人找我,都是极为要紧的事情,但我这里不好通融,就如圈子有圈子的规矩,我这里也有我的规矩,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太贪了,只怕小命也没有了。”

  这就是明显的,没有回旋的拒绝,我感觉的到,我再说下去也是无用。

  于是,就造成了这样奇异的局面,葛全大步的在前面走,我就大步的在后面跟着,他时不时回头,不耐烦的看我一眼,我也只有厚着脸皮跟着。

  一直这样,走到了这个别墅区几乎是在最边缘的一栋别墅,葛全停下了,望着我说到:“你这是要跟着我回家吗?你不懂法律吗?不能擅闯民居的。”

  说这话的时候,葛全的脸上全是不耐烦加戒备的神情,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虽然我葛某不才,势微而言轻,但各路朋友一般都会给个面子,遵守我的规矩,你再这样跟着我....”说到这里的时候,葛全停下了,有些话不用说的太明白,但是我已经感觉到了葛全对我的态度,已经是有些讨厌的样子,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一时间,我急得背上都是细汗珠子,但好在我反应快,联想起葛全的一些行为,立刻说到:“葛师傅,这消息不是一定要买的,但我久闻葛师傅的大名,上门拜会一下总不为过吧?我知道,什么事情都有个明码实价的规矩,上门喝杯茶,和葛先生畅谈一杯茶的时间,100块怎么样?”

  葛全像看神经病一眼的看着我,但脸上那种不耐烦的神情已经消失了。

  “200块?”我知道这个方向是走对了,于是把价钱翻了一番。

  葛全像没听见似的,只是掏出钥匙要开门的样子。

  我一咬牙,喊到:“500块,就和葛先生喝一杯茶,不该问的绝对不问。”

  “太便宜了。”葛全终于接了我一句话。

  我松了一口气,其实要拿出500块,我接下来的日子也不用过了,现在500块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个大数目,可是我还有杀手锏,从葛全的样子来看,他一定是一个异常注重养生的家伙,所以,我看着葛全认真的说到:“葛师父,一杯茶的时间,上好的药材。”

  说晚间,我把背上背着的行李袋一把拉到前面来,拉开拉链,那个装着药材的小包袱就被我扯了上来,我稍许打开了一些,露出了些许的药材,葛全要是识货,一眼就能认出来。

  果然,葛全看见我包袱里露出的药材,第一次动容了,原本神情冷漠的他,一下子脸上堆满了笑容,望着我说到:“其实这位兄弟,我对你是一见如故啊,要不是碍于规矩,我早就想和你开怀畅饮一番了,你看你看,莫说是喝一杯茶,就算我亲自下厨为兄弟你做一桌饭菜也是可以的啊。不是我吹牛,我老葛有三绝...”

  说话间,他附在我耳边说到:“你就是这收集消息,二嘛则是养生有道,一般的道家高人虽然一肚子养生的理论,实践起来还不如我老葛。这第三嘛,就是我老葛这做饭的手艺是一绝。”

  我脸部的肌肉抽动,说实话,葛全的三绝资料上有简单的记载,但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事情,我也不重视,我之所以脸部的肌肉抽动,是因为这家伙变脸的功夫实在够快,我第一次怀疑起师父看人的眼光来了,之前真小人什么的是开玩笑一般的想法,如今看来这葛全分明就像一个贪财的真小人啊。

  可是,我又怎么能说出这些话,只能勉强的不动声色,葛全在我耳边神叨叨的说完以后,然后带着那种有些讨好的笑容,对我说到:“就是这药材嘛...”

  我赶紧的打个‘哈哈’,说到:“葛师傅实在客气了,好说好说。”

  然后,我们一起就在他别墅的大门口,分外真诚的开怀大笑起来,就像一大一小两只狐狸,估计路人看了会莫名其妙的起一身鸡皮疙瘩。

  感谢江一给我留下了那么多的药材,虽然我元气大伤,急需这些药材的补益,不过为了以后,说不定我还要卖出这些药材,从葛全手里换一些钱财。

  笑完以后,我和葛全仿佛已经结为了忘年交,葛全打开门以后,竟然和我勾肩搭背的一起走进了别墅,葛全对我这般亲热,我又怎好不顺着台阶下,赶紧也是同样的态度对待葛全,一时间,看那样子简直比生死兄弟还要亲密。

  而进入了葛全的别墅,我就呆住了,这些年走南闯北,有一段时间专心的赚钱,其实富家人我接触了不少,所谓的豪华我也见识了不少,但没一个达到了葛全这种境界。

  咋一看,他的屋子装修是中式风格,简单且实用,没有走什么欧式豪华风,但仔细一看,屋子里每一个装饰品,包括小摆件儿都是真正的古董,而且是古董中的精品,这才是真正的奢华!

  这家伙,到底有多会敛财啊?要不是,我师父传下来的东西,也有一些这种玩意儿,外加一些真正古画,我是真感觉不出来他房间里的玄机。

  我在打量的时候,葛全已经殷勤的为我拿来了一双一次性拖鞋,说到:“现在这物件,我老葛都快穷死了,原本这一双拖鞋是50块钱的,但我们是啥关系,我怎么好意思收你的钱,赶紧的,快些换上了,我老葛对朋友可是极大方的。”

  我感觉我的脸又在抽搐了,这种宾馆里常见的一次性拖鞋,他说50块?这比抢钱还要黑吧?可惜我有求于他,只是装糊涂,打个哈哈,就换上了拖鞋,不收钱也好,不就盯着我的药材吗?

  但还容不得我想,葛全已经亲热的拖住了我的手,说到:“我和兄弟你一见如故,怎么能在这大厅招待你?走,跟我上去,在三楼是我的私人书房,外加有个小天台,被我着实用心整弄了一番,我们去那里畅谈,你一定要留下来,不仅要喝茶,还要吃个饭。”

  我也跟着亲热的笑着,妈的,这是要弄光我身上药材的节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