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章 试探

第三十章 试探

  在谈笑间,我和葛全很快就上到了三楼,这一路走来,看得出来,葛全对他屋子里的摆设还是特别自豪的,我稍微懂行,也就这个奉承了葛全两句。

  这一下就显得我们更加亲密了,待到走上三楼的时候,不知情的看着葛全对我的态度,没准以为我是葛全失散已久的儿子。

  “我这间书房可是轻易不待客的,如今能请得兄弟你进来,反倒是我的荣幸了。”说话间,葛全推开了他书房的大门,而我也不得不承认,葛全说话的方式很是让人受用,他待你亲密,几句话就能让人感觉心里飘飘然的舒服。

  我一边应着一边笑着走进了葛全的书房,一进来,我才感受到这个书房为什么葛全如此的看重,里面全套的家具,全是用上好的黄花梨打造,包括那个巨大的书架,而书架上放得书,全是线装书,我没仔细看,但一眼就能看出那些书的古色古香。

  而里面的摆设装饰,则更是古玩精品中的精品。

  如果说这些只是钱财堆积出来的低调的奢华,那么墙上的那些照片则说明了一下主人隐藏的实力。

  那些照片全是葛全和一些人的合影,那些人我看许多很陌生,但总是认得两三个,全是圈中有名的大能,其中一个竟然是江一。

  我不动声色的看着,却发现挂照片那面墙,有一副画特别的显眼,放在最郑重的位置,那是一副人物的肖像,其中一个画得是葛全,比现在看起来稍微年轻一些,而另一个是我此生就算忘记所有人都不会忘记的人——我师父。

  在画中,葛全亲密的和我师父并排而立,显得特别的亲密,在看见的一瞬间,我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竟然伸手想要抚摸一下那副画,画中那微笑而站的师父。

  “咦?大兄弟,你喜欢这画?你认识画中的人?”显然我的失态,引起了葛全的注意,他神色诧异的问我。

  而我心中也是疑惑无比,葛全和我师父的关系,刘师傅留给我的笔记本上只是定义为良好,但葛全为什么会....

  我赶紧收回了手,学着承心哥的习惯动作,扶了扶眼镜,说到:“不是的,只是觉得在这么多的照片中,单单这一幅人物是以画的形势表现出来,有些惊奇!细看之下,觉得绘画之人,功力不凡,只是几笔就把人物的神韵展现的活灵活现,就比如葛师傅你,完全把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表现出来了,真是...莫非是大家之作?”

  听闻这句话,葛全稍微沉默了一下,望着墙上的画沉吟了一番,然后爱惜的掸了掸画上的轻微的落尘,而这些细节全部被我看在了眼里。

  “画上之人对我有恩,不过他向来低调,我想知道他庐山真面目的人也不多,看来是我想多了,小友又怎么会认得他呢?”说这话的时候,葛全似乎是在沉思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忽然又得意的说到:“哈哈...我这朋友不爱照相,生平几乎就没有一张照片,小友好眼力,倒是一眼就能看出是大家之作,这可花了我不少钱呢。”

  我又无语了,随后心中也在沉吟,师父生平不爱照相,却在最后找寻师祖的途中,留下了那么多影像资料,我能猜测并非他自愿,除了是给我留下一些信息暗示,我猜想他也一定承受了一些压力,做自己不愿的事情,这样想来,事情反而更加的复杂。

  我没由来的一阵烦躁,此刻莫说是找到师父了,就我自己的事情都还是一片迷雾,搞不定的状态。

  我还想再问什么,但葛全却好像不想提画作之事了,赶紧的叫着我到来了书房外的小天台。

  很快我们就坐定在这个小天台,葛全亲自动手泡了一壶上好的茶来,这茶喝在口里的滋味是如此的熟悉,不用想,我就知道是我和师父在竹林小筑常喝的那一种。

  这些年,走南闯北,我除了李师叔的母树大红袍和那个神秘的王风给我喝的茶,再也没有喝过比师父拿出来的茶更为好的茶了,没想到在葛全这里,我竟然能在重温这种茶的滋味。

  说起来,这茶师父走后,也留下了一些,只是我不敢再喝,当成是一个纪念品保存了下来。

  “小友,这茶你是喝出了什么滋味吗?”显然,我沉思的表情又引起了葛全的注意,他诧异的问我。

  我放下茶杯,说到:“这茶太好,一时间让我舍不得开口,只想让茶香多在口中逗留一会儿。”

  “看来小友是个懂茶之人,要知道,这茶我可是不会轻易拿出来待客的,因为是我一个故友送的,如今这个故友...哎,不提也罢,总之这茶是喝一点儿,少一点儿了。”葛全的神色有些黯淡,我悄悄的观察着,发现他是真的在伤感,弄得我也有些伤感。

  因为,我不难推断出来,这茶应该是师父送的,我从小就喝这茶,除了师父,我想不出来有什么人会送给葛全。

  “对不起,葛师傅,无意中提起了你的伤心事,难道是你的故友已经仙去?”我故意这样问到,毕竟我应承过葛全不在这里买消息,只有旁敲侧击的试探,看到最后,我是不是可以放开的说出一些事情,得到我想要的消息。

  “没,他怎么可能仙去?你千万不要这么说,只不过...”葛全沉吟了一下,忽然打个哈哈说到:“你也知道,修者常常就会避世而修,只不过他行踪不定罢了。”

  “原来如此!”我更加肯定了,葛全口中的故友又是我的师父,看葛全的样子,这关系怎么也不可能仅仅定义为良好,真不知道刘师傅怎么想的。

  而葛全好像不爱谈这个话题,忽然就转了话题,说起他这个繁花似锦的小天台来,他不说不知道,一说我才知道,他这满天台的菊花,竟然全部都是名种,平常人一生恐怕也见不到一次。

  “我这天台,一年四季花色各不同,能有资格在这上面开花的,不是珍惜的名种可是上不来的。”葛全的脸色颇为得意,我也只好跟着连连点头。

  虽然这关于花的知识听来也有趣,不过葛全一说就是将近一个小时,眼看就要接近中午了,茶也凉了,还没进入正题,我难免有些着急。

  所以,我不动声色的从背包里拿出一小部分药材,递给了葛全,笑着说到:“和葛师傅畅谈,真是一件大快人心之事,也长了不少见识啊!只不过,我到底是个修者,对圈中的奇闻异事更加感兴趣,不知道接下来,可否和葛师傅畅谈这个?”

  葛全看见了药材,脸上堆满了笑,一双眼睛快只剩下一条缝了,他不动声色的收了药材,但脸上还是有些界碑和沉吟之意。

  我赶紧说到:“说好的,我们只聊圈中可聊之事,绝不涉及到买卖消息什么的?葛老看可好?”

  葛全这才开怀大笑,然后话题一转,大声说到:“小兄弟严重了,这样,你先在书房里挑一两本书看着,我去亲自下厨,为小兄弟弄一点儿家常便饭,开怀畅饮一台,岂不是更妙?”

  其实我从早上到现在,除了喝了一肚子茶,就没有吃过任何东西,哪里会不饿?可是我再沉得住气,从遇见葛全到现在,先不说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就连个正题也没有进入,我心里哪会不急?哪里还有心等葛全精心的去做一顿饭菜,又耽误几个小时?

  于是我大声的说到:“葛师傅先不必操劳,虽说小弟来此买不到消息,但心中有话,却不得不先吐之才后快,葛师傅可否陪小弟畅谈一番?”

  葛全原本已经走出了这个小平台,准备下楼了,听闻我的话,猛地停下了脚步,沉默了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

  我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莫非是我太唐突了,如果惹恼了这葛全,之前的努力就算白费了,他如果赶我出去,我又该怎么办?

  却不想葛全突然回过头来,脸上带着笑容,对我说到:“那就要看你谈什么话题了?你知道,我人老了,容易伤神,越是费神的话题,越是需要补益啊。”

  一听这话,我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赶紧的举起怀中的行李袋说到:“葛师傅放心,补益的事情交给小弟就好了。”

  “那你是要谈什么呢?”葛全说话间,又重新走回了天台坐下,外面天阴风凉,但这玻璃屋小天台却是温暖而安逸。

  葛全笑眯眯的看着我,而我却再也不想拖延下去,很快却也是很平静的说到:“葛师傅消息灵通,不知道有没有听说过最近圈子最震撼的一件事儿?”

  “你是指...?”葛全依旧笑眯眯的,不动声色。

  “就是那个陈承一,老李一脉的后人,姜立淳的徒弟,传闻他已经死了?”我看着葛全,然后一口气的说到。

  葛全依旧是笑着的,但是我注意到,他的眉头不自觉的跳了一下,而在这时,我也紧张了起来,葛全接下来的态度,显然决定了我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