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七章 大市的规矩

第三十七章 大市的规矩

  “其实说起来也很简单,这大市并不是一个你想象的市场,实际上它是有主人的。”老者一句话就说出了事情的关键。

  “什么?”我原本也准备在长几上拿一个水果吃,听闻这老者如此说,不由得抬起了头,震惊的喊了一句,连水果也忘了拿。

  “是的,大市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它只不过是由修者的高层一致决定的一个交易地点,这就是每五年这十天,它是大市,其它的时候,这个地方是属于一众最神秘的修者的。这群修者是如今这个世界上资源最为丰富的修者,而他们的高层,被传为这个世界上最可能得道登仙,成就形而上之人,就连这些马儿,也是这群修者的高层饲养出来的,你现在了解了吗?”老者不是一个喜欢废话的人,和湖村的郑大爷有些相似,一口气就说出了大市的来历。

  “这...”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心中的感觉了,一群一直生活在无人区的修者?这简直是我无法想象的,就是这一点已经足够让我震撼,而那些加诸在他们身上的形容词,我反而不是太过在意。

  “这位老丈说的是大实话,并没有半分夸张,在外界的言论中有更夸张的说法,就好比这些拉车的马儿其实已经快成妖,就好比那群修者其实个个是地仙,只等最后一个成仙的契机。”仿佛是嫌我不够震撼,那个大和尚补充说明了几句。

  这让我拿在手中的苹果都滚落在了地上,想起我感受到的那些马儿的情绪,我真的觉得大和尚说的那些传言也不是无稽之谈,当然,我自己也知道我灵觉出色,应该比寻常修者更容易感受到一些微妙的情绪。

  “所以啊,人们才对大市趋之若鹜,因为运气好的话,可以和那些大市原本的神秘修者进行交易。所幸,我们只是错过了两天的时间,而大市真正各种交易活动的高潮,至少要等到5天以后,我真是幸运,原本是在路上耽误了的,没想到今晚就能赶到大市。”那个老者嘿嘿一笑,说起了别的话题,完全不理会我此时呆傻的震撼。

  此时,马车已经开始动了起来,行走在这无人区的道路上,感觉都异常的平稳,但从窗外不断飞退的景物来看,速度也不慢,虽然没有汽车这么夸张。

  这样的道路,甚至要翻越山脉,我很难想象,一般的马匹要怎么去做到?只能说这大市的高人太过厉害,才能饲养出这拉车的神秘马儿。

  在经过了最初的震撼以后,我的心情渐渐恢复了平静,毕竟我和其他人不一样,这次去到大市我是去找人的,不是去交易的,大市再神秘,再让人向往,也与我没有多大的关系。

  在平静的心情下,我又开始和那个老者还有大和尚聊起天来了,由此也知道了很多关于大市的事情,就比如为了不让普通人误闯,所布置的阵法啊,就比如停在那个山谷的车子,一定会用油布遮盖起来,再在上面加一些雪和泥土,也是为了避开某些耳目,就好比高空中如果不小心拍摄到了大量的车子停在那里,该如何的解释....

  听他们的诉说,大市就好比是一个防备森严的铁通,只把它‘诱人’的面具展示给修者,而严格的把普通人排除在外,连传说都不会留给普通人。

  这样也好,毕竟一个人若是接触到了一个完全不属于自己生活范围内的世界,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儿,知道却不能融入,到底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在这样的闲聊中,马车飞快的前进着,一直到我们都困意浓浓的时刻,马车的速度也没有丝毫的慢下来。

  真是佩服啊,在夜里,也能在无人区跑得那么好的马儿,难道是老马识途吗?我抱着这样的想法沉沉的进入了睡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被身边的老者给推醒,对我说到:“到地方了,剩下的最后一段路,无论是谁,都要步行了。”

  我揉了揉还有些酸涩的眼睛,拉开马车的窗帘,发现外面亮的刺眼,起身一看,原来是晨光映照在雪山上才有了如此的光景。

  “下车吧。”车外传来了冷漠的敲门声,大和尚把门一打开,真是那个说要带我们去大市的冷漠之人。

  我们纷纷下车之后,才发现大家都已经下车了,冷漠之人让我们集合等待着,然后走到几架马车也不知道做了一些什么,那几架马车拉车的马竟然自己就跑了起来,朝着远方跑去.....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那个冷漠之人才朝着我们走来,也不说话,只是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我们跟上,然后就兀自的朝前走去。

  我和那位老者并行在队伍的最后,察觉到冷漠之人的态度,我心里有一些不舒服,倒不是觉得他这样的冷漠有什么问题,关键在于我觉得他有一种高高在上,看不人的感觉。

  “苏老,这个带着我们进大市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啊?感觉不好接近呐?”我小声的问着我旁边的老者,经过了一夜的相处,我已经知道了他的姓名,称呼他为苏老。

  “嘘..你小声一点儿,他这态度也是正常啊,因为他是大市的原住民,就是说他是那群神秘修者中的一员,他有资格看不起咱们的。”苏老给我解释了一句。

  走在前面的大和尚也听见了我们小声的议论,故意慢了两步,和我们并行而走,对我说到:“你还是学着习惯习惯吧,不然每五年就被人‘看不起’一次,那滋味还是挺不好受的,特别是别人又有看不起咱们的资本。”

  我点点头,不再说话了,苏老可能是怕我年轻人傲气,小声的跟我说到:“其实比起来,咱们已经够幸运了,有他带着咱们进大市,不然入门的阵法就够人受的。”

  “什么意思?”此刻我们已经前行到一座雪山之下,正绕着雪山前行,拐过了一个弯,发现在那雪山的背后,有一大块空地,那里聚集着三三两两不下几百人,看着我们的目光竟然充满了羡慕。

  “看见了吧?这就是原因!每五年,大市召开一次,这外面的阵法就会打开,只剩下最基础的一个迷惑阵法,但普通的参加者呢,就必须自己闯阵,闯的进去就能进入大市,闯不进去,就只能困在这连绵的雪山山脉之上,等着大市结束,被人解救。我们有请帖的人,会被带领着带领着从另外一条路进去,这不就是咱们的幸运吗?”老者给我解释着。

  说话间,我打量了一下那聚集在山脉之下的人群,但人群密密麻麻,我也只是粗略的打量了一眼,就略过了。

  “那他们不知道跟着我们走那所谓的秘密路线吗?”打量完人群,我忍不住问了一句,事实上修者大多都有一些阵法基础,闯一个纯粹为了掩盖目标的迷魂阵(类似于竹林小筑门口的阵法)是不成问题的,可是这阵法如此之大,难免出一些小错,一旦出错...如果是这样,跟随我们不是最好的办法吗?

  “这个谁不知道?可是秘密路线,就连我知道它的存在,也是不敢乱闯的啊!那里面才真正布置了杀人的阵法,如果没有接引人带领着,谁敢去走?而且大市的规矩就是如此,只有手持请帖之人,才能走那秘密路线。”苏老再次给我解释了一句。

  “我也是这一次幸运,得到了一张请帖,以前可都是走的雪山阵法,要说起这雪山阵法虽然简单,却也不是那么好闯过的,一步错,步步错。算是对参加大市的修者一次筛选了,意思是不是什么修者都可以来参加这个顶级的市场的。”大和尚也在我旁边解释了一句。

  说话间,我们已经被那个冷漠的接引人带到了人群相反的一个方向,进入了一条夹杂在雪山之间的小路,这应该就是那所谓的秘密路线了吧?

  我抬头望着这小路,此刻是夹杂在雪山之间,在远一些,又绕着一座雪山绵延而上,还有岔路的延伸,总之看起来也是复杂的很。

  “对了,那些人怎么聚集在那里,还不闯阵呢?”在踏上那条小路之后,我问了最后一个问题,虽然我知道自己这样算是很啰嗦,但还是忍不住好奇。

  “只有每天中午之后,才能进入雪山大阵,就算是召开大市,这个雪山大阵也是每天中午以后才会完全的打开,撤去几处阵眼,晚上又会关闭。现在还是早上,闯进去不是找死?”苏老给我解释了一句。

  但他的话刚落音,前面那个冷漠的接引人已经停下了,拿下背上一直背着的包袱,从包袱里拿出一根长绳子,还有数条黑色的布条,停下来对我们说到:“规矩相信你们都已经知道了,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规矩,还有什么规矩?我在疑惑间,已经有人上前去,拿下了一根黑色的布条,绑在了自己的眼睛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