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二章 韦羽

第四十二章 韦羽

  人群徐徐的进入这个巨大的会场,很快安静的会场就变得嘈杂了起来,我无意与他人多交流,毕竟很多事情是多说多错,所以一直在观察着这个会场,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有种怪异的感觉,那就是这个会场不如眼见的那边简单,特别是那些雕刻,我越看竟让越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嘿,大哥,你一个人?”我虽然不打算与他人交流,但不代表他人就不会和我交流,这时,我左边的座位上终于坐下了一个人,他竟然热情的向我打起招呼来。

  随着他的话语,我的目光转向了他,打量之下,竟然又是一个20几岁的年轻人,长的有些獐头鼠目的感觉,眼珠子不停的在转悠,说好听点儿是机灵,说的不好听,就是感觉有些猥琐。

  我对这样子的人没什么偏见,甚至看见他有些猥琐的表情有些亲切,毕竟我师父没正形儿的时候也是这般模样。

  这是我遇见的第二个年轻人了,第一个给我的印象实在不太好,不过这也不代表我会一竿子打翻所有的人,我只是惊奇那么年轻就能来到这里的人,一般都不简单。

  “嗯,一个人。”综合上面的考虑,我稍微停顿了一秒,还是选择接了他的话。

  听我说我一个人,那个小伙子的眼珠儿又转了两圈,忽然就很亲密的靠在我耳边说到:“大哥,等下你是要去鱼跃那龙门吗?咱们散人一个怕是有些麻烦啊,我能弄到门派的名额,不过是要找一个人配合,大哥,你可愿意?”

  我沉吟着,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如果换成别的散人,一定是一口答应了,毕竟按照大会的规则,散人的挑战是要派在门派之后,而且报名的话,必须通过一个考验,证明实力可靠,才能上台挑战,而门派推荐的人则不用那么麻烦,挑战完了以后,就可以直接鱼跃那龙门了。

  他要人配合,应该是顾忌着大会的规则,有些小门小派人丁凋零,莫说是举荐人上去,就算弟子也没有多少,偶尔有一个天分好的,估计都自己留下了,不舍得用来攀附这十大势力的关系,所以就没动用推荐名额。

  而大会的规矩则是,举荐人上去,按照门派的大小,最少都要有2人才可举荐,这样做的原因是为了最大程度的挑选优秀人才,避免那些门派用稍次一些的人才糊弄。

  这个主意其实是不错的,可是我心中已有计划,不想多生事端,在沉吟了好一会儿以后,才开口说到:“我是要去鱼跃那龙门,可是门派名额就不用了。”

  我的回话让那小伙子大吃一惊,忍不住问到:“大哥,你这是为何?”毕竟这等好事儿,能拒绝的散人可是不多。

  我摇摇头,故作深沉的说到:“有那实力,当然要多多磨练,不管是练手上的功夫也好,炼心也好,都是好事儿,何必走那捷径。”

  我的话让那小伙子皱起了眉头,半晌之后,忽然一拍大腿,对我竖起大拇指说到:“大哥,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懂了,我明白了,那门派名额我也不要了,我就过那散人关,等下咱们俩一起去报名。”

  我一下子惊呆了,望着这有些獐头鼠目的家伙,我怎么好意思告诉他我其实是扯淡?也想不到他有这等雄心。

  可是那家伙却不以为意的自顾自开始说开了,说他叫韦羽,多少多少岁,哪里的人,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学道,说的详细之极。

  我勉强忍住自己不耐烦的心情,维持着表面的友好听他诉说,可是他说着说着,又附在我耳边,小声的对我说到:“大哥,我觉得我和你有缘分,你知道为啥吗?”

  我怎么可能知道为啥?只能苦笑着摇头。

  他见我摇头,继续小声的说到:“我也弄到了那请帖,进到了那洞中,出来的时候就一直在观察,想找一个合作人,可是你也知道,能有请帖的,哪个每一个门派,或者背景?所以,我挑来挑去就挑上了你,也是故意坐到你身边的,没想到你的一席话,却激起了我的斗志,让我的道心瞬间都更稳固了一层,我决定要和你说点儿秘密。”

  我再一次被这个家伙弄得目瞪口呆,是有多夸张,我装B说的话,竟然能稳固他的道心?他又是有多单纯,竟然对我这样的陌生人开始说秘密了?

  但我对他的秘密一点儿兴趣也没有,可这个家伙不管啊,又一次自顾自的在我耳边说到:“你别看我是一个散人,我们这一脉也是一对一的单传,可追溯上去,我们这一脉可是神仙的传人啊!”

  “啊?”我惊叹的声音引得周围的人都朝着我们这边看了几眼,急得韦羽一直打手势让我保持淡定!其实不是我不愿意淡定,实在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

  面对我这样的表情,那个韦羽神神秘秘的对我说到:“你别看我这个样子,我的灵觉可是很出色的哦。”

  灵觉,出色?我的脸有些抽搐了,事实上我不是对人的长相有偏见,可是当一个獐头鼠目的家伙,眨巴着小眼睛,张着的嘴上,鼠须一颤一颤的,一本正经的对你说到他是神仙传人,灵觉出色,任谁都会有我这种反应吧?

  “大哥,你别不信啊,是真的!我可是知道很多哦,雪山一脉我都了解,就比如这会场墙壁上的雕刻吧,那可是...”韦羽急急的解释着,可也就在这时,人群忽然开始嘈杂起来,喧哗的声音一下子盖过了韦羽的声音,以至于他说什么我都没有听清楚。

  连韦羽自己也不想说了,非常兴奋的拉着我说到:“大哥,快看,十大势力的家伙入场了,啧啧,多风光啊,啧啧啧...我也一定要成为十大势力的人,不,我是成为他们的首席弟子。”

  我沉默着,眼睛却死死的盯着某一个入口,那是秘密入口,只有十大势力和雪山一脉能从那个入口进入,此刻,十大势力的人就正从那个入口出来。

  我对这十大势力本身没有什么感觉,可这段日子,我也正被某大势力追杀,这大势力逼得江一都不得不妥协,所以我想看看,这所谓的十大势力里有没有那个势力?

  人群鱼贯而入,可是那些人我都很陌生,只是感觉稍微年长一些的都故意做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而明显是弟子辈的人,表面谦和,事实上却有一种隐藏很深的骄傲和自负。

  “大哥,等我当了首席弟子,我一定会关照你的,我...”韦羽还在我的耳边喋喋不休,但原本已经看得无聊的我,却忽然瞪大了眼睛。

  我的耳边响起了女修者刺耳的尖叫声,而我的眼中却映照着出两个形象,其中一个身穿白色唐装,表情淡然,长相平凡,却自有一股领袖的气质,而另外一个长相十分的英俊,却显得暴戾而不好接近,穿着皮衣,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在这时正走入场中。

  女修的尖叫此起彼伏,而我脑中却不由得回放着某一天,某一个擦肩而过的画面,是他们,就是他们,那日里追查我行踪的人!

  我的眉头皱了起来,不由得指着他们问身边的韦羽:“这两人是谁?他们是什么势力的?”

  韦羽的脸上原本是一副羡慕嫉妒恨的表情,听闻我那么一问,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更加的精彩,就像看外星人一般的看着我,对我说到:“你是怎么能来到这大市的?知道这大市的人,竟然会不知道他们?”

  不知道他们很夸张吗?我只能说到:“我一直都在苦修,能来大市也是偶然中的偶然,算是一个机缘,我还真的不知道他们是谁?这很夸张吗?”

  韦羽摆出了一副夸张的同命相连的感觉,然后一把把手搭在我肩膀上,叹息着说到:“真是的,真难为你还能搞到请帖啊!不过,大哥,我们真是有缘分,连心里的想法也一样。”

  “什么想法?”我有些搞不懂这个韦羽。

  “当然是不忿这两个人模狗样的家伙为什么会那么受女修欢迎,你如此关注他们,肯定也是这个想法啊!你说我们是不是有缘分?”韦羽那副你深得我心的样子,让我莫名的流了一滴冷汗,这是什么鬼想法?可是我只能默认了。

  然后韦羽才对我说到:“那个穿唐装的家伙,叫张寒,那个穿皮衣的家伙叫郑明依,都是来自‘s’组织的人。其中那个张寒就是组织的首席弟子,而郑明依则是核心弟子里非常出色的一个。”

  “为啥取个外国字母当带组织名儿?”我装作不经意的问到。

  “两个原因!”韦羽忽然认真了起来,而莫名的我也跟着认真了起来。


(我回来了,大家好吗?熊抱一个!到底不争气啊,假期的后几天,很光棍的去短期旅行了一次,没存稿,一身光棍的回来了!大家可不可以假装很亲热的和我说一声,回来了就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