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三章 考验

第四十三章 考验

  我认真的表情让韦羽很是满意,等吊足了我的胃口,他才说到:“第一个原因是他们组织的名字太逆天,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就用那个字的第一个发音来代替了。”

  “那是个什么字?”我追问了一句。

  “神!”韦羽说这个字的表情同我一样,有些怪异,这一下我们的想法可能才一样,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组织,可以如此狂傲的取个这名儿。

  深吸了一口气,我又问到:“那么第二个原因呢?”

  “第二个原因就是他们的组织总部根本不在华夏,所以无所谓用不用字母。”韦羽轻声的对我说到。

  “那是在哪儿?”我隐隐的觉得这个问题或者很关键。

  韦羽再次附在我的耳旁说到:“在某个小岛,私人小岛,你懂了吧?但是和某些国家的势力有合作关系,你也可以认为,他们的势力不受任何国家的约束,在不涉及到任何国家的利益下,很厉害吧?不过,这是一个秘密,知道的人不多,你别外传。”

  韦羽的表情很认真,而我几乎是下意识的问到:“既然是秘密,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说了啊,我是神仙的传人!”韦羽一副认真加理所当然的样子。

  我无语了,只得默默的不说话了,可是在心里却在一次次的盘算着这韦羽给的消息到底是真是假,我还是刚才那个感觉,隐约觉得这对我很重要。

  沉思的时间中,十大势力的人已经都入场了,坐进了那一间间类似于小房子的包间里了,很可惜我再没有看见别的什么人,就比如在山村那一晚,追杀我的另外一拨儿人,其中有个灵觉很出色的家伙...不过,就算他在我面前,我也不会认出来的,毕竟那晚我根本没看清楚他们的长相。

  在十大势力入场以后,最后入场的是雪山一脉,这些雪山一脉的人就和他们的作风一样低调,安安静静的入场,而且全部都穿着白色的麻制连帽披风,连样子都不能看清楚。

  他们低调的入场,低调的入座,只剩下了一个人,走上前台,看到是要主持发言一下什么的。

  我对于这个没有多大的兴趣,只是有些百无聊赖的等待着,按照规矩,等待该发言的所有人都发言完毕,散人就可以去报名参加鱼跃龙门大赛了。

  这个发言的过程比我想象的要短,不过十来分钟以后,该发言的人都基本上说完了,除了雪山一脉的发言人简单的说了一下规则,占用了一些时间,其余势力的人都是一两句简单的鼓励,就带过了,好多势力甚至没有派人出来发言,这其中就包括了S组织。

  发言完毕以后,终于是可以报名参加大会的擂台赛了,我以为参加的散人会很多,站起身后才发现在这会场的茫茫人海中,站起来的不过两三百人。

  “走吧,人数一般都不会太多,除了有年龄的限制,擂台斗法本就有一定的危险性,没那金刚钻,怎么敢揽瓷器活儿,散人背后没有依靠,死了也没处找人说理去,其实这一次能有两三百人,都让我很吃惊了。”韦羽看见我的表情稍微有些吃惊,不由得也站起来在我耳边说到。

  我们小心的穿过人群,走在了去报名处的通道上,我的脸有些火辣辣的,总觉得这么多人的目光此时都落在了我们的身上,有很大的压力。

  所以,我尽量的放空自己的脑袋,问到韦羽:“你好像很了解的样子,你参加了很多次?为什么这个人数算多?”

  “我一共参加了三次,前两次是和师父一起来的,我亲眼看见的,每一次不过有百来的散人参加,听师父说过,最少的一次,参加的散人不过寥寥十几人。这一次算多的,因为有一个传闻,这个传闻让很多人都想赌一下。”韦羽对我说到。

  这个时候,我都不得不怀疑一个问题,那韦羽说不定真的是什么神仙传人,他见识的太多,知道的也太多了。

  我一边走,一边看着韦羽,我等待着他的答案,到底是个什么传闻,让他如此上心。

  “知道雪山一脉吧?想必你也听说了,他们是占有资源最多的一个门派,这个鱼跃龙门大会一般的情况下,他们是不会收门人的,但也有例外,偶尔他们也会收那么一两个人。这一次,因为某些事件,雪山一脉好像急着要补充一些门人,所以这次鱼跃龙门大会,雪山一脉会收门人的可能性很大,这就是人数会多的原因。”韦羽给我解释着。

  说话间,我们已经绕过了会场,从一道侧门走入了一道向下的阶梯,借着两边的灯火,我看见这个阶梯异常的华丽,蔓延弯曲的很长,也不知道是通往哪里?

  我敏锐的感觉到了地下有不一样的气场,就感觉这个地下也藏着什么惊人的秘密,可惜的是,我们并没有深入太多,只是向下走了十来米,就到了第一个平台就停下了。

  在这里,靠着边缘,开凿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洞穴,而在洞穴的旁边,有一间小屋,在小屋之前,还有一个穿着白色麻布长袍的人在等着我们,看样子,报名处就在这里了。

  一共200多个人就全部停留在了这里,待站好以后,我发现那个等待着我们的长袍人竟然是他,那熟悉的和煦笑容,让人想忘记也难,不就是一开始在那个可以称之为‘神迹’的洞穴里接待我们的人吗?

  我看着他,他的目光也在我身上停留了一秒,接着他就说话了,语气是那么的让人舒服:“要参加擂台的大家,在那个小屋子里报名之后,就可以进入洞穴了。规则呢,很简单,只要在那洞穴里能成果十分钟的人,就可以得到参加大会的凭证了。希望大家不要有不舒服的心情,毕竟斗法无情,设置一个考验,筛选一些人,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毕竟连考验都过不了,在擂台上是很危险的。”

  他三言两语就把原本看似不公平的参加条件,说成了是暖心又能让大家接受的关怀,配合那笑容,我至少看见了我身旁好几个人都流露出了感动的目光,包括韦羽那个家伙,竟然在我耳边不停的喃喃说到:“原来雪山一脉是那么的好啊。”

  我面无表情,这个不是我关心的重点,我关心的重点在于我的伙伴们有没有混入参赛的散人当中,但我很失望的发现没有!

  由于太过专注,我都没有在意在那个人说话的时候,有人已经从小屋出来,在发着东西,知道走到我面前,我才反应过来,被人在手里塞进了一张符箓。

  “这张符箓是给大家的保命符,我希望大家不要太过深入洞穴,然后在支撑不住的时候,可以动用这张符箓,贴在身上就行,可以保证你们安全的走出洞穴。”韦羽的脸上依然带着笑容的解释到。

  我不由得低头看了一下手中的符箓,发现上面的符文我竟然完全的陌生,根本弄不清楚这是什么符箓,难道雪山一脉是外星人吗?我心中冒出一个很无稽的想法。

  “道兄,可不可以说一下这个洞穴里有什么?你这样说,我们心理压力很大啊,要考虑一下到底要不要进去?”在这种气氛下,终于有人忍不住发问了。

  那个人面对问题,脸上没有一丝不耐烦,连微笑都不曾有一丝变化,他说到:“这个洞穴里,全是厉鬼,是我雪山一脉的弟子外出历练时收服的,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们也不忍心伤害,只要罪孽不太深重的就放在这里,能度得一个是一个,平日里就用来磨练弟子的心志和能力了。”

  他的话刚落音,我就听到很多人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把厉鬼集中在一个洞穴里,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手笔?可是我却无动于衷,都去过万鬼之湖了,这样的洞穴对于我来说,真的没有什么好震惊的,稍微有些吃惊的只是他们竟然用这么危险的办法来磨练弟子。

  我犹豫着我要不要第一个去参加,就在这时,我身边的韦羽已经跳了出去,十分嚣张的走入了小屋,嘴上很欠揍的说到:“十分钟,很简单的小事啊,小爷我先去了。”

  随着他的动作和言语,又有十几个人站了出来,走入了那间小屋,当然也有几十个人站了出去,原地不动,表示退出了。

  看来这考验对于很多人来说,还是残酷的!我懒得管那么多,看见时机差不多成熟了,随手把那张符箓放进了裤兜里,也走了出去。

  这个时候,那个白袍人装作不经意的走到我身边,忽然小声的对我说了一句:“把保命的符箓这样随手一放,看来你是很有信心啊?哪一脉的弟子如此优秀?”

  我的眼角一条,脸上却毫无表情,也是小声的说到:“不就是散人一个吗?优秀更是谈不上。”

  他带着笑容沉吟不语了,而我此时已经进入了那间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