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四章 风雨将来之时

第四十四章 风雨将来之时

  小屋中不大,只有20几个平方的样子,烛光昏黄,只能看见一床,一桌,一椅,还有靠边的墙壁上一扇小小的铁门。

  在我之前进去那些人就没出去过,应该就是从这扇小铁门进入了那个所谓的洞中?我猜测着。

  “喂,看什么呢?写上自己的名字,就从那里进去吧,下一个人还等着进来呢。”我的耳边响起了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夹杂在一片鬼哭的声音中,真像恐怖片儿现场。

  鬼哭的声音自然是从铁门之后传来,而那个不耐烦的声音就是这座小屋的主人,一个头发乱蓬蓬的老头儿,他此刻在桌前一颗一颗的剥着花生米,神色破不耐烦。

  我很奇怪的是,他明明就在我眼前,我却有一种记不住他长相的感觉。

  虽然心中奇怪,可这并不是我现在要探究的事情,只是感慨,还真有人能在这种环境下住下去,在他的催促之下,我很干脆的提起笔,写下了自己的新名字——楚明,只是从内心感觉有一点儿不适应。

  在我签完名以后,那老头儿正往嘴里扔了一颗花生米,眯眼享受的嚼着,我也懒得去管他做什么,转身就走向那道铁门。

  “有些意思,来这里都不肯用真名儿,若真进了什么门派,假名用一辈子吗?”那个老头儿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

  我的脊背一僵,停下了脚步,他是怎么看出来的?可是我没有回头,更没有说话,此刻说什么都不对。

  “我说有人签自己的名字,笔画中怎么都透着一股子心虚劲儿,算了,滚进去吧,也不关老子的事儿。”那个老头儿忽然语气就变得有些无聊懒得探究的样子,让我进去了。

  我巴不得这样,赶紧走过去,拉开了那道冰冷的铁门,快步走了进去,却浑然没有发觉,那个老头儿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就让我莫名的出了一身冷汗,这种无形中的压力才是真正的厉害吧?只不过那个时候的我根本没有想那么多。

  进入铁门之后,是一条青石通道,感觉自然是阴冷的,可是经历了那么多,这种原本可以侵入灵魂的冰冷对我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我很是轻松的行走在通道内,不过一分钟不到,就进入了洞中。

  在进洞的一刹那,没有开天眼的我就已经看见了起码五只以上的可以显形的厉鬼,形象狰狞,如果是普通人在此,估计就这么一下,自身所带的阳火都会因为惊吓而熄灭,能撑住不昏倒的人已经算很厉害了。

  先进洞的人此刻分布在各个角落,但都是靠近洞口的位置,没有太深入,有人在苦苦支撑,而有人却是很轻松。

  在轻松的那么三两个人中,其中就有韦羽。

  洞中黑暗,我也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看见他东转西转的样子就知道他根本没用什么‘力气’就扛过了这洞中的厉鬼,甚至那些厉鬼还躲着他。

  我稍微的思考了一下关于这个大大咧咧的家伙的一切,忽然觉得他真的有些神秘,不过想着也不用深交,所以就没想下去。

  一晃神的功夫,洞中又涌进来一些人,我不想表现的太高调,也不想那个韦羽发现我,所以我选择了一个角落站定。

  因为傻虎的存在,我的灵魂异常的强大,那些厉鬼根本不敢靠近我,但为了低调,我看了一下时间,拼命的压制住傻虎,让它的灵魂气息藏的更深,终于有几只厉鬼飘了过来,其中两只还是显形的家伙。

  它们快速的缠上了我,一个离我最近的人同情的看了我一眼。

  我也乐得这样,赶紧做出一副如临大敌,吃力的模样,装模作样的掐起了一个免于迷惑的手诀,口中念念有词,尽管这些厉鬼根本就迷惑不了我,更别说上我的身。

  就这样,我假装和厉鬼进入了‘胶着’的状态,偶尔放开防御,让它们侵扰一下,偶尔又把它们逼出来,这样的十分钟异常的好打发,我掐算着,又拖了两分钟,这才出去。

  恰好的十分钟,和太长的时间都太过显眼,十二分钟这样一个成绩有些糟糕,也绝对不显眼。

  厉鬼毕竟是厉鬼,偶尔的侵扰也让我全身发冷,出去的时候,我的一张脸不可避免的苍白,嘴唇估计也变得铁青,在老头儿那里我抖抖索索的领到了属于自己的凭证,这样就算蒙混过关了。

  凭借是一个铁牌子,上面有着独特的花纹,跟雪山一脉发给我们的符箓上的符文有些相像,估计是不好仿制的,我装作珍惜又高兴的揣进了胸前的口袋,就要离去。

  偏偏在这时,那个老头儿‘咦’了一声,对着我说到:“你那么没本事儿?”

  我装作不忿的样子看了那老头儿一眼,那老头儿不耐烦的一挥手说到:“算我感觉错了,快滚,快滚。”

  不得不说,这老头儿和那白袍人比起来,显得十分的没礼貌,可是面对这样的人到底要轻松一些,毕竟他的情绪会很直接的表露,我有些担心白袍人,总觉得他知道一些什么,那样会不会对我的计划有所干扰?

  出去的时候,已经有好些人在平台等待了,从他们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大部分人被淘汰了,只有少部分人取得了资格。

  我站在那里等待着,身体的温度也开始慢慢的恢复,而白袍人再一次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来到了我的身边。

  “拿到凭证了?”他笑着问到。

  “侥幸,运气比较好。”我斟酌的回答着。

  “有时候啊,太过小心,反而能看出是掩饰。”他笑着对我说到,我有些不知所以的望着他,他却说到:“算了,记得规则,其余的我也不太关心。只不过是是人都有的好奇心罢了。”

  说完,他就离去了,望着他的背影,我在心中暗想,如果真的只是好奇心,那倒罢了。

  最终,我们在平台上等待了一个多小时,才得以上去,因为所有通过的散人要一起行动,之所以耽误那么多时间,是韦羽那个家伙,在洞里拖了那么久的时间。

  他出来以后,就得意的嚷着,我是最后一个出洞的哦,我是最后一个!

  我有些无语的望着他,这样的人到底是完全没有心机呢?还是心机太过深重?但无论如何,太出风头这种事情于我来说,若非必要,绝不会去做。

  我们被白袍人带了上去,因为通过了,所以没有回之前的座位,反而是被带到了场前的一排座位,在这里就是所有要挑战擂台的散人所在的位置了,和门派的那些人相邻而坐,明显感觉那些家伙有些看不起散人。

  韦羽坐在我的旁边嘀嘀咕咕,大概就是不服气,而我没想那么多,只是静静的等待着我上场的机会,这大概要很久吧。

  在无聊之中,我开始观看起那些门派弟子的挑战,因为经历的太多,所以这样的挑战对于我来说,大多乏善可陈,毕竟那些应战之人,一般按照潜规则,最多用六分的本事,这样的挑战会有什么看头?

  只有其中五场稍微的吸引了我一会儿,那挑战的五人把应战之人逼出了全力,也算相对精彩的多,无疑,那五人被十大势力挑中了。

  而我盼望着那张寒和郑明依出手,他们始终没有,连脸都没露一下,这倒让我有些失望。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很快就到了傍晚,门派子弟的挑战终于告了一个段落,一共有十七人被选上。

  大会在这个时候暂告了一个段落,宣布休息一个小时,让大家去吃饭什么的,而我们作为散人的挑战者,则会优待的得到了一顿免费丰盛的吃食。

  而我也好笑的发现,在宣布休息的那一刻,我身边坐着的韦羽竟然睡着了,一溜儿口水挂在了他的嘴角,是有那么无聊吗?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人们纷纷回到了会场,而负责带领我们的白袍人来通知了一次,让我们准备上场了。

  我轻轻的握了握拳,按照我的计划,我会第一个上场,原因只是因为不想再耽误时间,却不想这时,韦羽一跃而起,眼中放光的大喊到:“开始了吗?我要第一个上去!我要取得今天的‘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