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五章 风雨(下)

第四十五章 风雨(下)

  “他的挑战我接着了。”走来的四拨儿人中,有两个年轻人明显的走在众人的前面,其中一个穿唐装的,我知道是那张寒,而应声的另外一个人,感觉很像肖承乾从前的样子,穿着考究的西服,竖立着的白色衬衣衣领之中塞着一根颜色鲜亮的丝巾,配合着他挺拔的身高,和颇为立体的五官,俨然和肖承乾是一种贵公子的模样,只是相比肖承乾那偏阴柔俊美的长相,他显得要阳刚许多。

  我不认识这个人,可是在他没有刻意收敛气息,反而是释放气息的情况下,我心中有了一丝感应,在那个山村雨夜,有一个灵觉异常出色的人好几次差一点儿就‘逮’住我,如果我感应的不错,应该就是他。

  “他的挑战应该是我接着了——颜辰宁。”张寒的面色不是太好看,而是针对那个贵公子一般的人说了一句。

  我的猜测果然没错,那个贵公子一般的人,就是那一晚的颜辰宁!

  “张寒,你凭什么?”张寒的一句争执,让我仿佛成为了最吃香的事物,不仅颜辰宁面带着冷笑看着张寒,连其他人一同出来的年轻人也盯着张寒面色不善。

  面对众怒,张寒似乎并不在意,一只手背负在身后,一只手轻点着鼻端,说到:“我无所谓啊,我甚至都不介意我们之间先来一场混战,决出胜者,然后再决定谁来应战那个家伙。”

  张寒的这段话,让很多人的头脑稍微冷静了下来,有的人甚至后退了一步。

  只有颜辰宁几乎是寸步不让的看着张寒,眼神中闪过一丝阴冷,沉声说到:“张寒,你不要太嚣张。”

  张寒不语,而那个穿皮衣的郑明依却取下了架在鼻梁上的墨镜,嘴角带着一丝邪笑对颜辰宁说到:“颜公子,你充其量也只能欺负欺负我,要是不服气,打败了我大师兄再说啊?不要以为你灵觉出色就是一切了,就很了不起了。”

  颜辰宁的脸色快速的变幻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冷笑着说到:“也罢,你要抢头功,你要抢名头,那就顺了你的心意,只不过到时候输了,别太难看就是了。”

  张寒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冷声对颜辰宁说到:“你以为我会输?”接着,忽然转头看着我,声音陡然变大,说到:“还是你以为?”

  这时的看台已经骚动了起来,显然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我上台,竟然让四大势力同时出手,已经让人捉摸不透了,更何况出来的应该全是年轻一辈最杰出的人士,好像还起了争执,这就让人不得不疑惑了。

  原本,对于这场没有什么惊喜,已经接近尾声的鱼跃龙门大赛,人们已经没有什么期待,但是事情忽然峰回路转,人们显然提起了精神。

  我根本不在意张寒问我的问题,懒洋洋的扯着那烦人的领带,解着衬衫的扣子,同时也敏感的察觉到了雪山一脉的人分成了几个小队走上了看台,也不知道是要做什么。

  我甩了领带,脱掉了西装,露出了隐藏在西装里的黄色布包,习惯性的拍了拍它,然后才对着张寒说到:“我对狗咬狗的戏份没有什么兴趣,你们决定好了就上台来罢。我不以为你会输,我只是想提前告知你一声,就算我赢了,也不会加入什么S组织,你们没那资格。”

  看台上是有特殊的扩音设备的,我的话通过那扩音设备传到了整个会场,让会场一下子沸腾了,人们纷纷开始猜测起我是谁来,竟然说出了如此嚣张的话语,说什么S组织没有资格让我加入之类的。

  听闻我的话语,颜辰宁的脸上冷笑的神色更重,看不出是在嘲笑我还是在嘲笑张寒,至于郑明依则是用一种凶狠的眼神看着我,就像一头饿狼。

  只有张寒不疾不徐,也不甚在意我话语的样子,一步一步走上了擂台,这让人不得不佩服他,这个男人有一股天生的领袖气质,果然不是装出来的,至少不喜形于色这份功夫,就是很多年轻人做不到的。

  片刻,张寒就已经在擂台上站定,和我隔了五米的距离,遥遥相对。

  “圈内老一辈的人物一直都流传着一个说法,你知道吗?”站在擂台上的张寒开口了,声音沉稳,也感觉不到太多的情绪。

  我正在挽着衬衣的袖子,面对张寒的说法,只是摇了摇头,我对圈中事一向不是很感兴趣。

  “那个说法就是说,你,是圈子里明面上的年轻一辈第一人,而我,应该是隐藏中年轻人一辈的第一人,但我俩谁强谁弱,没有比过,却着实的不知道了。”张寒的声音依然平静,但站在擂台上,他的话语就已经通过擂台上特殊的扩音设备传遍了全场。

  这一番话犹如一颗炸弹扔进了人潮之中,比我刚才的几句话更具有震撼的效果,看台上的人群一下子沸腾了起来。

  年轻一辈第一人,这个指向还不明显吗?

  我很无所谓的摘掉了脸上的眼镜,扔在了地上,然后从裤兜中掏出了那瓶洗颜的药水,捏在手上,盯着张寒说到:“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还是你们头顶上那些长辈高人看出来的?”

  张寒沉默不语,而眼光投向了擂台下那四大势力的年轻人之中,那些年轻人自动让开了一条路,在那群人的中间站在一个神色有些卑微,长得还算清秀的年轻人,此刻正带着异样的笑容看着我。

  是他,是在无人区草原的那一夜,那个预谋打劫我,却被我放走的年轻人。

  我冷冷的看着他,问到:“你猜出我的身份?”

  “呵呵,我的鬼头是被什么东西吞噬的,我到底是有些明白的,一只厉害的虎魂啊...而年轻一辈第一人陈承一最明显的一个标志,不就是一只虎魂吗?”那个年轻人的笑容愈发的阴险了,然后他低声说到:“这个消息比我抢劫到什么都有价值啊,然后我看见你参加了散人打擂的竞选...哦,顺便说一声我已经被收入了S组织。”

  人们能听到我的声音,却听不到那个年轻人的声音,猜测的更加热烈了,我注意到白袍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到了擂台的另外一边,笑眯眯的看着台上的一切,眼中竟然闪烁着异样的兴奋。

  面对那个年轻人的回答,我沉默了一会儿,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我会怎么做?答案还是肯定的,我不会杀他,因果这个事情最奇特的就是,果就如一个终点,无论怎么曲折,该是你的因果,你终究会走向那果,杀不杀那个年轻人,只要今晚我决定上擂台,我也会被人用其它的方式认出。

  想到这里,我内心释然了,不杀是我自己的善,与任何事情无关,我要坚持我,否则在人群中学各种‘聪明’,我还是我吗?

  “没想到你们组织什么垃圾也收啊?”我打开了那瓶洗颜药水的瓶塞。

  “哦,垃圾吗?本来追寻道的终点,就要道心坚定,不择手段,适者生存,顽强的家伙,我可不认为他是垃圾。”张寒平静的说到,他的话让那个出卖我的年轻人脊梁都挺直了几分。

  “那我们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了。”我淡淡的说到,把洗颜药水倒在了脸上,开始认真的搓洗起来。

  “不相为谋,也注定是要一战,如果我是你的话,应该会考虑的不是一战,而是之后怎么脱身?想了半天,也认为没有希望了,所以今晚是你的最后一战,耀眼一点儿,被人们传诵也是一件美事,用全力吧。”张寒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忽然大吼了一声:“陈承一!”

  ‘轰’,人群终于彻底沸腾了,我的身份在这时被张寒彻底的揭开,而在这段时日里流传最多的事情不就是我这个年轻一辈第一人被人杀死的消息吗?更不要说,各种的小道传说,还有各大组织暗地里的追踪,稍微敏感的人士,恐怕都知道我的‘死’引发了多大的不平静。

  此刻,我的脸已经洗干净了,面对人群的‘哗然’,我很平静,原本我以为面对十万左右的人,我会紧张的,更何况他们如此沸腾的情绪!

  从裤兜里摸出一张纸巾,我仔细擦着自己的脸,擦干以后,扔掉了纸巾,从今夜以后,恐怕大半的修者都认识我陈承一这张脸了。

  “一战便一战,不过在这之前,我还要等人,等到我该等的人。”按照时间来说,我的师兄妹们该出现了,大庭广众之下,我就是要大声的说出来,免得这四大势力用什么小手段,这是我要上擂台重要的一个原因之一。

  “他们快到了,很安全。”一直在台上等着看热闹,显得很兴奋的白袍人忽然插嘴了一句。

  什么意思?我望着他,莫非....可是白袍人却对我眨了眨眼睛,笑着说到:“擂台之上,无论有什么恩怨,就是要一战,放开战斗吧,我很期待。”

  我抬头望去,几队白袍人护送了几个人快速的朝着擂台这边走来,我的眼眶一下子热了,我终于见到了他们!

  “战胜,雪山一脉保你。”那个白袍人忽然在我面前扔下了一个重磅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