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七章 巅峰之战(下)

第四十七章 巅峰之战(下)

  多年冒险的生涯中,雷决可以说是我最熟悉的术法,就算这会场是一个巨大的洞穴,我一样可以引来雷电之力,但这些都不是我选择使用雷决的关键,关键是在于师祖残魂留给我一项术法。

  这个术法说不上是秘术,甚至让别人看了或许还会认为这是鸡肋的术法,加上对灵觉的要求又高到了一个‘变态’的地步,就算扔出来,说是老李一脉的不传之秘,恐怕愿意学习的人也不多。

  这个术法就是分流之术,简单的说就是把一个威力巨大的一次术法,分成十次发出,就好比我请来了一道威力巨大的天雷,而我用灵觉来分割,控制,把它变成了十道威力一般的小雷,分十次发出来!

  听起来这个分流之术就是搞笑用的,可是在这个术法的解释中有一句关键的话,就让我注意到了它,并决定在这次的巅峰对决中用出,那就是经过分流以后的术法,会变成瞬发的术法,不需要任何的手诀,任何的口诀,只要控制它的灵觉一松动,它就可以瞬间发出!

  因为我真正要用的术法,所需要的时间极长,我必须要用这分流之术来保证我施术时的安全。

  随着雷决手诀的掐动,我很快感应到了雷电之力,因为在手诀完成的一刹那,我快速的掐动了分流之术的手诀,所以感应到的雷电之力已经聚集在一起,却是引而不发,这就是分流之术的第二个‘逆天’之处,只要你的灵魂可以承受,你的灵觉可以顺利的分割,你可以‘无限’的聚集术法的威力。

  我在不停的感应聚集着雷电之力,也没有过分托大,当感应到差不多的时候,我开始小心翼翼的使用起分流之法,说简单点儿就是用灵魂力来控制雷电之力,含而不发,灵觉在这其中起到的作用就是一个准确分割,看什么程度的力量可以让灵魂力完全的控制住。

  这是我第一次使用这样的术法,我很是小心翼翼,但事实上可能是我没有过分托大的原因,做起来比我想象的容易了一些,在很短的时间内,我竟然把这道一次性的雷决分割成了七次。

  左手扣住了一个手诀,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擂台上一片风平浪静,看台上传来了‘嘘’声,想必是因为我的雷决竟然连一点儿天地异动都没有引来,雷电更是不见踪影,让大家起哄了。

  对于这样的情况,我并不在意,这一战是为了我们能得到庇护而战,又不是为了出风头,我不看重的人,就随意他们是怎么样的看法。

  在我使用完分流之术以后,张寒那边依旧是在施展着术法,我只是看了一眼,就感觉到张寒的身边聚集着一种莫名的气场,因为没有试探,所以也不知道具体的那是什么,但想张寒也不是傻瓜,可能早在我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所谓的‘防御’,如果这时我贸然进攻,估计效果也不大。

  这些都不是我在意的地方,我唯一在意的只是,随着张寒术法的施展,我感觉到他身上那个怪异的纹身越来越...说不上来,就像是越来越有生机的感觉,看起来更加的诡异。

  想到这里,在看台上的一片嘘声之中,我闭上了眼睛,左手扣住手诀,而第一步步罡终于踏下!

  既然是最基础的比拼,自然就少不了各种手诀与步罡的拼斗,在我的心里并没有其它的术法能够完全的压制住张寒,除了它——天地禹步!

  这个步罡我曾经踏过两次,但无论哪一次都是在中茅之术,师祖的帮助下完成,而这一次是我自己要独立完成,即便是天地禹步中最简单的——四象之步!

  万鬼之湖一行,灵魂入梦,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并非没有得到好处,那就是灵魂经过这个奇异的环境,得到了完全的锤炼。

  至于我,则得到了更大的好处,师祖以残魂修补我灵魂的创伤,让我的灵魂力更进了一大步,毕竟是师祖啊,就算是一缕残魂也强大的超乎想象,除了修补好我的伤势以外,多余的好处自然是给予了我,这个情况我在山村养伤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

  这就是我选择要踏动天地禹步最大的依仗!

  在我踏动天地禹步的时候,看台上的议论声依然不绝于耳,大致的内容无非就是陈承一雷决失败了,所以赶快使用别的术法来补救,但这个雷决都会失败的年轻一辈第一人,其它术法能成功吗?

  依旧如同过耳的风声,我波澜不惊的踏动着步罡,在快到第一个关键步,感应星辰之力,上应朱雀之位时,我听见了一声明显的‘咦’的声音,是白袍人竟然发出了惊呼。

  我木无表情的看了看了白袍人,只是下意识的反应,却听见颜辰宁用不相信的语气吼出来了一句话:“天地禹步!”

  接着是肖承乾的回应:“大惊小怪的做什么?承一已经表演了好几次给我看了,没见识的家伙,才会在这里大惊小怪的嚷嚷。”

  “哦?表演了好几次?肖大少吹牛也该有个限度吧?那我倒要好好看看,他怎么托大能踏出这个天地禹步?”颜辰宁的语气中莫名的有一种阴沉的感觉,并不是完全的针对肖承乾。

  肖承乾听闻之后,只是冷哼了一声,说到:“那你就看着吧。”

  他们隔着擂台对话,而在这对话之时,我已经踏到了第一个关键步,毫不犹豫的落脚了。

  随着这一步的落下,一个星球出现在了存思的世界之中,旋转着落到了朱雀之位,这熟悉的感觉充斥着我的灵魂,对比起上一次灵魂力的尴尬,让师祖发挥的都有限,这一次我感觉相对轻松了许多。

  随着星辰之力在朱雀位的落定,一股带着惊人压力的星辰之力出现在了擂台之上,还在朝着四周散发。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擂台之下安静,颜辰宁的神色阴郁,而郑明依则取下了墨镜,双目死死的盯着我,我看不到我的身后,我的伙伴们是什么反应,只觉得在一片安静之中响起了肖承乾嚣张的笑声,接着我听见了白袍人说了一句:“这小子,该不会真是年纪有6,70了吧?没道理啊,测过骨龄的。”

  这时的看台之上,嘘声已经渐渐小了下去,忽然有一个中气十足的惊呼声从西北面靠前的位置传来:“妈呀,这小子在踏顶级步罡,天地禹步!”

  这声音原本在十万人的会场中很小很小,只不过是由于靠近看台,传到了我的耳中,可是随着我步罡的不停踏动,越来越多的惊呼声响起,毕竟擂台之上已经接引了第一道星辰之力,加上天地禹步偌大的名头,到这个时候,有见识的人怕是已经认出它了。

  当我要踏到第二步关键之步时,看台上已经变成了一片惊呼声的海洋。

  “这陈承一普通的雷决都没用使成功?脑子抽了,踏天地禹步?”

  “如果是那些老家伙踏动天地禹步,我一点儿都不吃惊,他行?他怎么接引第一道星力的?那雷决为什么没有成功?”

  惊呼中,自然伴随有疑问,可惜答案却不是他们现在能够猜测出来的,在我木然的目光内,张寒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身上怪异纹身的双目竟然像是要燃烧起来了一般。

  在这个时候,就算我不存在思考能力,也在潜意识里明白,张寒的术法就要完成,我能够安心的踏完天地禹步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他完成术法,我不得不分出一小部分精神和灵魂力脱离存思的世界,来应付他了。

  偏偏之后踏动的禹步会难度越来越大,也无疑对我来说是一种雪上加霜的情况!

  不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也没有退路,一开始就决定如此的不是吗?所以,潜意识里所呈现的焦虑,就直接的反应在了我的行动上,我踏动步罡的速度更快了。

  ‘轰’第二道星辰之力接引而下,玄武位归位!

  我步罡的速度越来越快,而张寒那边,此刻不仅是纹身像活了过来,他的整个人也发生了异变,他的皮肤开始变得通红,甚至有丝丝细小的蒸汽冒出,像是他整个人充满了极高的温度,他的表情痛苦,而纹身偏偏在这个时候犹如有一层能量在流动一般,要是看久了,会觉得这个纹身在做出各种表情。

  “啊!”是张寒长啸的声音,接着他皮肤上的通红之色开始快速的褪去,那个纹身的异状也开始消失,在我快要进行到第三步的时候,张寒的眼睛猛地睁开了。

  “陈承一,到底是我快了一步!你输了。”张寒此刻屹立在擂台之上,挺拔的身材配合着诡异的纹身,就真的像一个王者归来。

  而我,就真的是输了吗?我木然的看了张寒一眼,一小部分灵魂力和精神力已经脱离了存思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