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二章 从天而降

第五十二章 从天而降

  “这样也想强杀于我?我到底得罪了他们什么?”颜逸的动作极快,快到我只来得及思考这一个问题,却做不出任何的回应。

  他伸出的那只手带着一只黑色的手套,却莫名的带起了一股强大的气场,就如当年小鬼的气场一般强大,瞬间就碾压了其他人的气势,还有一股莫名的滞力,像把我的灵魂扔了胶水中,反应能力,凝聚能力都慢了不止半分。

  在外人看来,颜逸的忽然出手让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而身为当事人的我竟然也呆傻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完全就像是被吓傻了的节奏!

  那只带着黑色手套的手在我眼中越放越大,我却无能为力,于此同时,其他三个巨头,外加跟随他们而来的老头儿,也开始纷纷出手,看样子目的不是为了伤人,而是为了阻止我们的人在电光火石之间救下我,就比如离我最近的葛全一下子就被数十只鬼头缠住...更别提其他人。

  至于白袍人白老儿怒喝了一声‘放肆’,开始掐动手诀,引上古妖魂,可是没人在意于他,甚至没人阻止他,因为他就算引动上古妖魂,也已经回天乏力,救不下我了,而场中所有的焦点,集中所有的力量,也只是为了瞬间强杀于我!

  颜逸的手已经离我很近了,我能看见他脸上露出了阴冷的笑容,我甚至还瞥见在他身后的张寒也露出了同样的笑容,对我比了一个口型,能清晰的读出来是‘去死’两个字!

  那卑鄙的家伙,是不是我死了,他擂台之上败北的屈辱也就不见了?我死了你就恰好活在一辈子的屈辱之上,哪怕你以后再惊才绝艳,你也没有再次战胜我的机会。

  颜逸的手套之上忽然就出现了五根刀刃,在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了刀刃刺破衬衫,贴着我皮肤的冰冷,我的胸口起了一大片鸡皮疙瘩,我能猜到下一刻它就将刺破我的皮肤,撕裂我的肌肉,最终刺破我的心脏....

  死了吗?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啊!在那一瞬间,我都不知道我是不是出现了幻觉,看见一道红色的闪电从天而降,我还来不及判断那是否真的是幻觉,就感觉到那五道刀刃忽然失去了平衡一般,失去了朝前刺的力量,而是‘哗啦’一下朝下拉去,划破了我的衬衫,在我的皮肤下留下了五道伤口,不深,但鲜血瞬间染透了我的衬衫。

  ‘呼’,是一个人吐气的声音,确切的说是在吐着香烟,烟雾散尽以后,一张美丽却夸张的脸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目光中带着责怪,却也带着关心,还有更多的是终于赶上了的释然。

  我先是震惊,接着就情不自禁的咧嘴笑了,这个笑容越扯越大,最后变成了傻瓜似的呆笑:“珍妮大姐头,珍妮姐...”

  我喊出这一句的同时,承真和承愿已经欢呼了一声,扑向了珍妮姐,而珍妮姐在和她们拥抱了一下之后,忽然一脚重重的跺下去,她脚底下的颜逸发出了一声疼痛的闷哼,我注意到珍妮姐的高跟鞋可能有七寸!

  “凌新...”颜逸在地上怒吼了一声,却还没有说完,就被珍妮姐手持的微冲重重的敲在脑袋上,敲出了一头的鲜血,然后喝斥到:“死崽子,别乱叫人,请叫我珍妮弗!哦,也可以叫我梦露,最近我比较热衷于模仿她的风格!”

  我无语的看着珍妮姐,这也是我说她的脸美丽而夸张的原因,她确实画着一个梦露妆,而且还特别夸张的在脸上点了一颗痣,对,还有那梦露的发型!

  我是吃惊,而颜逸却在怒吼:“珍妮弗,你确定你这样踩着我合适?你不怕平衡被打破,修者圈最后‘地震’?”

  面对颜逸的愤怒,珍妮姐不屑的撇了撇嘴角,松开了她的脚,让颜逸站了起来,说到:“你也就仗着你背后的老头子会为你出气吧?可是这踩都踩了,你说要怎么办?”

  刚才的那一幕发生的太快,但已经回过神来的我大致可以判断出,珍妮姐刚才几乎是从天而降,一脚踩趴了颜逸,才让我避过了一劫,至于她是怎么来的,这是个谜,他们的世界我看不懂。

  颜逸的确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踩趴下了,而珍妮姐的说法更让他为之气结,他重重的哼了一声,就要退下,却被珍妮姐一把扯住,在他的口袋里翻了一阵儿,翻出了一个小瓷瓶,扯开盖子来闻了一下,然后扔给我。

  “把药抹在你的伤口上,不然等下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死小子,刚才怎么不躲一下?”说话的时候,珍妮姐手持着微冲,指向了四大势力那一群老头儿。

  我无奈的看了珍妮姐一眼,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每次都神出鬼没的出场,每次都要提一把枪!但珍妮姐的话我可不敢怠慢,赶紧打开瓶子,把药抹在了伤口上,此时我还没什么感觉,可我相信颜逸这么阴险的人,刀刃上怎么会不动手脚?

  此时的看台上因为珍妮姐的出现再次沸腾,而沸腾的原因却是在猜测珍妮姐的身份,显然拿一把枪的修者就已经够奇怪的了,更奇怪的是她怎么出现的,没有一个人知道,而且她敢用枪指着四大势力的人。

  说起来,枪对修者的威胁很小,子弹快,扣扳机快,一个小小的鬼头更快,更神不知鬼不觉,它一旦附身,就可以让用枪的人指着自己开枪,所以枪有什么用?

  但这个女人....

  “真是的,不是为了救你小子,我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场合?而且还这种形象,连冲锋衣都来不及脱?”珍妮姐确实是穿着一件红色的冲锋衣,说话间,她优雅的叼着烟,把枪扔给了我拿着,然后脱去了那件红色的冲锋衣。

  我拿着枪差点晕倒,用得着那么彻底吗?学梦露?连那条经典的裙子都穿上了。

  珍妮姐不理我,用我手上拿过枪,继续指着那群人,说到:“要杀陈承一吗?过了我这一关再说!”

  而白袍人白老儿这时才反应过来,长舒了一口气,带着讨好的笑容一颠儿一颠儿的走到珍妮姐面前,说到:“凌长...”珍妮姐怒瞪于他,说到:“闭嘴吧,还有你想让这么多人看笑话吗?把台上这个唧唧歪歪放大人声音的扩音设备给我关了。”

  “是,是..”白袍人依旧带着讨好的笑容,跑的那叫一个‘风骚’,去指挥人关闭扩音设备了。

  扩音设备很快被关闭了,珍妮姐依旧用枪指着众人,而我在她耳边小声的在说明我为什么不躲开的原因,却被珍妮姐大骂一顿:“他那左手有猫腻,是个猪都知道!你这几年光吃干饭了?连他左手的小伎俩都躲不过?”

  小伎俩?散发着小鬼般气势的左手是小伎俩?!我简直无言以对,只能挨着珍妮姐的骂无言以对。

  但在那边,一直不可一世的黄袍老者终于是放低了自己的姿态,咳嗽了两声有些尴尬的对珍妮姐说到:“珍妮弗,你这用枪...”

  看她的话还没说完,珍妮姐就呛声到:“用枪有错吗?你也要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用枪的是谁?”

  黄袍老者被说的一愣,立刻就涨红了脸,显得十分的愤怒,但又无可反驳,的确如果是珍妮姐拿着枪的话,那就对他们有威胁了,沉吟了很久,黄袍老者才说到:“珍妮弗,你那么嚣张,你觉得合适吗?”

  “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你们身后有人可以牵制我,也别忘了,我也不是孤家寡人!”珍妮姐吐了一个烟圈,潇洒的弹开了烟头,狠狠的瞪了黄袍老者一眼。

  而在那边颜逸接过了颜辰宁递过的手帕,捂着头上却珍妮姐敲破的伤口,大喝到:“珍妮弗,你既然也知道是互相牵制,你就可以用这种流氓打架的方式敲破我的头?你确定我不会和你算账?”

  “啧啧...别跟小孩子一样,伤了一点儿,还要撒娇!你划伤了我承一儿,我为什么不能敲伤你?”珍妮姐用夸张的表情看着颜逸,用跟白痴说话的语气和颜逸吼到。

  “你也要参一脚保他?你和我们上头老头子们的事儿扯清楚了,再来趟这浑水吧?你可知道..”说话间,颜逸对珍妮姐比了一个手势,然后沉着脸盯着珍妮姐。

  看着颜逸那个怪异的手势,珍妮姐的脸色第一次变得沉重,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珍妮姐流露出这样的神情,她开口问到:“这是他们全部的意思?”

  “全部!”颜逸几乎是咆哮着吼到:“否则他一个黄口小儿,能上必杀名单的第一?!神仙也保不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