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六章 巧遇

第五十六章 巧遇

  追杀比我们想象的来得要快,在路山的带领下,我们在无人区没有迷路,而且全部是挑的比较生僻,带探险者都几乎不会到来的路线在走,没想到还是遇见了追杀的人。

  幸运的是,遇见的这一拨儿人,不过是一个五人的小团队,而且实力只是一般,在短兵相接的时候,被暴怒的肖大少给揍了个半死。

  因为从始至终出手的也只有肖大少和慧根儿,慧根儿下手不轻,这孩子从小鬼事件受到刺激以后,就有了性格里冰冷的一面,但到底这种制服了之后揍人的事情,还是肖大少比较顺手。

  “承一,该问的都问出来了,杀了吧。”在揍完人以后,肖大少是如此提议我的。

  我倚在车旁,皱了皱眉头,没有接话。

  见我这个表情,肖大少从裤兜里摸出了一张手绢,仔细的擦了擦手,然后摸出一支雪茄,接着又从随身的皮套里摸出一支雪茄剪仔细的剪起来雪茄来。

  在任何时候,不能忘了生活精致的细节,这就是肖大少的习惯,在剪雪茄的时候,他淡淡的对我说到:“这群人不是知道了咱们的行踪,而是这四大势力在这无人区撒网了,懂吗?撒网般的搜索!我建议杀了是以绝后患,无人区死几个人,消失几个人太正常!再说,这些家伙一靠近就一身的血臭味儿,平日里估计也没少做坏事,至少弄点儿婴儿惨死的怨气之血来饲养鬼头的事是做过的,死不足惜!你别一天到晚像个娘们似的仁慈,爷们就该果断点儿,当是替天行道吧。”

  说到最后,肖承乾微微皱眉,其他人则没有说话,都望向了我。

  “把他们绑了扔这里,顺其自然吧。如果真是做了恶行,天也会趁此机会收了他们,如果能逃脱,说明就还有一线生机,咱们没必要弄得一身血腥味,以后的追杀不会少,难道见人就杀吗?若非必要,不开杀戒,这是我的底线。”我望着肖承乾认真的说到,即使知道这样的仁慈有时会让人厌烦,可人到底应该有些底线这句话我是时刻不敢忘,即使它会让我麻烦,会让我受些挫折,但能坚持的,本就不易的。

  看我这样认真,肖承乾到底没有反驳,寻了一些绳子,把他们牢牢的绑在了他们的车上,然后转身离去。

  那些追杀之人鬼哭狼嚎般的求饶,说这和杀了他们没有什么区别,我微微皱眉,到上车脚步到底还是没有犹豫,我不会忘记一些事,一些人,我有底线,但也明白,对恶的纵容,就是对善的残酷。

  车子继续在无人区前行,因为躲避,我们注定要耽误一些时间。

  去印度的路线大抵已经规划出来,按照路山给我们的说法,我们不能选择人们最常去的路线,就比如说从尼泊尔绕道去西藏,这不但是人们从西藏到印度最常用的路线,也是最方便快捷的路线。

  路山给我们规划了一条比较难走的路,那就是从锡金到印度。

  “我去过印度,西藏很多大和尚都去过印度去潜修,但也有别的原因,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锡金虽然是一个国家,但事实上它是印度的附属国,到了锡金也就等于到了印度,而且很少有人这样选择去印度的,这样走比较安全。”这是规划路线时,路山对我们所说的话。

  我对这些并不在意,实际上我虽然曾经走南闯北,但也只是在华夏的土地上,对这些根本不了解,所以路山怎么说,那就怎么做,不在意也就是一种信任。

  况且,那四大势力暂时还料不到我们会走出华夏吧,所以,怎么走,只要时间上抓紧,都应该是相对安全的。

  一个星期以后,我们终于驶出了无人区,由于有车子上事先准备好的物资,改装过的牧马人也能应付大部分的路况,所以在无人区内我们并没有吃什么苦头,反倒像是旅行了一次。

  除了,在遇见第一拨儿人之后,我们又遇见了两拨儿人,但轻松解决,算不得什么大事。

  要去锡金,车子自然朝着西藏的边境亚东县前行,而出了无人区,我内心难免有些忐忑,害怕追杀的力度会加大,却不想幸运之神非常的眷顾我们,一路上竟然半个追杀的人都没有看见。

  “快到亚东县了。”在第二天的下午,路山这样对我们说到,他开的第一辆车,在前面带路,我自然是在这辆车上,他这样说,我的内心放松了很多。

  “没遇见追杀的人,真好。”如月坐在后座,显然对这一路安全到达比较开心。

  “他们?估计都还没有料到我们回去印度,以为我们还在无人区呢,估计还在无人区喝西北风吧。”肖大少嘴角带着讥诮的笑意,不无讽刺的说了一句,引得开车的路山哈哈大笑。

  我也不知道路山具体是怎么兜的圈子,总之他说在这天下午会达到亚东,而在下午两点多我们就达到了亚东县。

  藏区的美景总是看不完的,就算是这个边境的小县城也美丽的不似在人家一般,小县城算不上多热闹,但蓝的天,纯净的空气,别具一格,带着强烈地域气息的建筑物,还是让人流连忘返。

  这段时间的连续奔波,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些累了,而沿途的安全也让我们绷紧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一些,所以大家都渴望在这个县城能够得到一些休整。

  “从这个县城一路往西,就能够达到锡金,是要继续前行,还是在这里停留一晚,承一你决定吧。”路山如是对我说到。

  此时的车子已经停下,而我们正围成一圈正在商量这件事情,看着大家渴望的眼神,我最终决定在这个县城休整一晚。

  大家欢呼了几声,而我心里明白,我是想在华夏多呆一些时候,离开了它,就像离开了自己的母亲,心里总是忐忑的。

  既然是休整,又是在安全的环境下,所以我们‘放肆’的找了一个较好的招待所,美美的洗了一个热水澡,路山比较兴奋,在我们洗完澡以后,又说要当一回向导,带我们去吃一下亚东县比较特色的食物。

  在路山的带领下,我们并没有停留在县城,而是在县城的边缘找到了一个比较像民居的地方。

  “谁都知道,亚东这里有两道美食最特别,一道就是这里野生的蘑菇清炖鲑鱼,还有一道就是四味牛肉,可是要说地道,这里才是当地人都会告诉你的最地道的地方。”路山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以前,我就知道这个地方,有一些‘卑鄙’的家伙常常就背着我来这里吃‘野食’,他们并不虔诚,混进寺院,只是为了一个好的前程!而我却是一次都没有吃过,到后来的后来,我却是在这里狠狠的大吃了一顿,从此以后就离开了这片高原。”

  说到最后的时候,路山有一些伤感,他的话简单,却饱含了很多的信息,我算是听出来了,难道路山以前真的是一名喇嘛?也就是西藏的大和尚?

  我再望向路山的时候,他却不愿意说下去了。

  走进了这家民宿一般的餐厅,一个美丽的藏区姑娘迎接了我们,但看见路山的时候,她明显的愣了一下,看着路山的脸欲言又止。

  路山微笑的看着她,似乎是犹豫了一下,但很快他好像下定决心一般的说了一窜儿藏语。

  那个姑娘一下子露出了惊喜的微笑,走上前来,看样子是想抓住路山,却有腼腆的收回了双手,接着又慌忙的要为我们安排座位,但还没跑出去两步,她又有些惊慌的跑了回来,急切的对着路山又是说了一窜儿藏语。

  听闻着这个姑娘的诉说,路山的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然后他先是对那姑娘说了一窜藏语,然后就转身把我拉到一旁,对我小声说到:“承一,对不起。”

  我有些错愕,我能看出来那个姑娘应该是路山很久以前的熟人,他们再见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为什么要对我说对不起?

  好在路山很快就给我解释了:“这个姑娘是我以前认识的一个熟人,确切的说是她过世的爸爸和我有些交情,在那些年,我曾经救过她爸爸一次。在那时,她还是一个小姑娘!我知道我们在逃亡,不能多生事端,但不知不觉就到了这里啊,看见这个姑娘,想起不少往事,也就不知不觉和她打了一句招呼,我...”

  “这又有什么关系?”我不禁打断到。

  “可能是命运的巧合吧,因为今天还有另外的人在这儿吃饭,就是我说过的那群并不虔诚的人!如果他们看见我,认出了我,会有麻烦的。”路山这样对我说到。

  “那离开吧?”我其实也不愿意多生事端。

  “所以和你说对不起,不能让你吃到地道的...”路山的这番话还没有说完,那个藏区的姑娘忽然惊呼了一声。

  而我们同时转头,一个身着红衣的喇嘛正从餐厅里走出来,看样子是要去厕所。

  是麻烦来了吗?我轻轻的叹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