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七章 他是罪人

第五十七章 他是罪人

  来人是一个有些肥胖,尤其是肚子有些大的喇嘛,那肚子一看就挺‘值钱’的,因为不是常年的酒肉和安逸的生活,是养不出那么大的肚子的,尤其是来人还显得不是很年长的情况下。

  他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我们,而是提着他的僧袍,看样子是要急急的朝着厕所冲。

  我看出路山努力的克制,可是还是忍不住望向这个人,眼中有些仇恨的光芒,相对于路山,陶柏则显得有些迷茫,像是想想起什么,却什么也想不起,迷茫之中又带有一些痛苦。

  面对着这个人,路山努力的咬着下唇,最终从嘴里蹦出了一句话:“承一,我先走,你招呼大家都走吧。”

  说话间,路山拉着陶柏就往外走,那个藏区的姑娘用一种担心的目光看着路山,但只是捂着嘴,什么也没有说。

  那个和尚路过了藏区姑娘的身旁,看见她这样一副夸张的表情,叽里咕噜的不知道在呵斥什么,而那姑娘连忙的弯腰,惊慌的解释着什么,那和尚骂骂咧咧的望了我们一眼,然后继续朝着厕所走去。

  他没有看见路山,因为路山在我们身后,但我敏感的注意到了路山拉着陶柏的手都在颤抖,而陶柏依旧是一副痛苦的神色。

  不知道怎么的,看到这里,我心中一动,几步向前去拉住了路山。

  路山诧异的望着我,而我开口微笑着对路山说到:“这里很难忘吧?所以,明知道这里可能会遇见一些什么,还是会情不自禁的走来这里。”

  路山望向我的目光颇为复杂,但大多是一种被理解的感动,他的嘴唇有些颤抖,愣了好几秒才对我说到:“是很难忘,但承一,我不是故意找麻烦给大家,我可能只是想来回忆一番,也有一种侥幸的心理吧!我们..我们走吧。”

  “我陈承一别的不会,就挺能惹事儿的,你跟着我,虽然也有你的目的,可是到了如今,这样艰难的情况下,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跟着我,麻烦也应该大于你跟着我的目的了,何况你还和我一起经历过生死,没把我陈承一当朋友,你不用做到这一步。”我认真的对路山说到。

  “承一...”路山疑惑的看着我。

  “白老不是已经说了吗?江一彻底的退出了行动,你要走,要摆脱这困境,简直有千百种理由!你路山把我当朋友,那也就不用为我隐忍,跟我直说,你是不是恨那个家伙?”我拉着路山,指向了厕所的那边。

  此时,那个肥胖的僧人正好走进厕所,留下了一个肥胖的背影。

  路山盯着那个背影,双眼似要冒出火来,沉声对我说到:“恨,他是我恨的人之一。”

  “那好,虽然我们在逃命,也不能在这个善良的姑娘的店里杀了他,可是我们还是能够胖揍他一段,来为你解气的!我说了,我的朋友不用为我隐忍,那样会叫我对不起朋友。”我对路山真诚的说到。

  这时,看见动静不对的大家已经围了过来,面对我的说法,肖大少双手抱胸的说到:“就是,有仇隐忍,可以说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要是遇见了,不冲上去咬两口,那会心气儿不顺的,到时候别说是个修者,要修心,迟早会变成心理变态。”

  “额...”路山显然被肖大少弄得无语了。

  “为了自己挡着你的,就不叫朋友,走吧。”肖大少比我还积极,不容路山分辨,拉着路山就往店子里走。

  那个藏区的姑娘见状,急忙的走上前来,用藏语对路山说着什么,似乎是在阻止,而路山却对她说到:“这些人是朋友,很可靠的朋友,你可以用汉语说话。”

  “不要去,还有几个厉害的人在里面。”那个姑娘的汉语说得不是很流利,但也表达出了她想要表达的意思。

  “会给你惹麻烦吗?”我关心的问了那个姑娘一句。

  那个姑娘连连的摇头,说到:“不,不会的,我们这里是圣女庇佑着的,没有人感动这里。”

  说到圣女的时候,那个姑娘的眼中迸发出崇敬的光芒,是那么的虔诚,可是我却感觉站在我身边的路山整个人都在颤抖,转头一看,他眼中的哀伤就如雪山上千年不化的坚冰。

  这一次,不用肖承乾拉他,他自己就大步的朝着店内走去,他说到:“卓嘎,不用害怕,我的朋友很厉害很厉害,恶人都会得到惩罚,而我只是暂时收回一点儿利息,我要在这里吃饭!以后我还会回来的,那个时候,仇恨的火焰会照亮这里的大地,焚烧这里的恶,让圣洁的神光重新照耀着这里。”

  “嗯。”那个美丽的藏区姑娘不再阻止我们了,而是任由我们走进了餐厅。

  这个餐厅装饰的颇具民族的特色,四周的壁画流光溢彩,就像那些华丽的寺庙,但是餐厅里却没有多少的食客,只有那边的包间里不时传来喧闹的声音。

  路山的脸色此刻已经恢复了平静,在对着在餐厅大门跟上来的服务员熟练的点着菜,我懒洋洋的倚在墙边,心里很光棍的只想着一件事,吃饱了好打架。

  很快,路山就点了好菜,似乎是下定决心般的对我说到:“承一,这一伙人暂时还不能告诉你身份,但他们并不是什么好鸟,而且术法颇为诡异奇特,如果他们和四大势力有牵扯,说不定你们帮我出了气以后,我们的行踪会快就会暴露。”

  我无所谓的伸了一个懒腰,说到:“迟早也会暴露的,为了朋友不在乎了,再说他们的术法再诡异奇特,能够瞬息千里的传递消息,难道还比得过手机吗?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就是爱冒险,谁也别阻止我。”

  “手机,噗...”正在喝着酥油茶的承心哥一口就喷了出来,然后擦了擦嘴,感慨的说到:“科学这个术法也蛮厉害的,人人拿着手机这种法器,一下子就把道术中玄妙无比的千里传音给比下去了啊,真是的。”

  “所以我师父说要科学玄学相互印证啊,说不定玄学一些高深的东西,科学正是解开它的钥匙...”我也跟随着承心哥扯淡。

  这个时候菜还没有上,但那个去上厕所的胖喇嘛已经回来了。

  面对我们这一桌,他先是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我也望了他一眼,一个人是什么样的人,从细节都可以看出来,对着陌生人都可以用恶狠狠的眼神打量的家伙,可见平日里有多么的作威作福。

  我的目光那个家伙显然没有在意,但很快,他就看见了坐在我身边的路山,很明显的愣了一下!接着,他肆无忌惮的打量了路山几眼,目光变得疑惑起来,但到底什么也没说,走进了他的那间包间。

  “那家伙已经认我了。”在那胖喇嘛走进包间以后,路山这样对我说到。

  “你害怕吗?”我无所谓的喝了一口酥油茶,这玩意儿一开始是喝不惯的,但喝着喝着,却发现能喝出一点儿滋味来了。

  “不怕,只是有些紧张。”路山是一个很会掩藏情绪的人,但是到了这里,我发现他有时竟然无助的像一个孩子。

  我什么都没说,只是放下酥油茶碗,拍了拍他的肩膀!

  路山冲着我微微一笑,神情总算稍微的放松了下来。

  过了不到五分钟,我们点的菜总算上来了,清香四溢,鲜甜无比的野蘑清炖鲑鱼,鱼肉鲜嫩,汤汁清美,我一来就呼噜呼噜的喝了一大碗。

  “底汤就早就炖好了的,客人来了,这些新鲜的鱼肉一加进去,很快就会好了。”路山在为我介绍着。

  我吃的高兴,嗯嗯的算是答应着。

  而随后上来的四味牛肉,却是一道‘彪悍’的菜,原来是那神秘的藏药混合着新鲜的生牛肉捣碎混合在了一起。

  一口下去,可以感觉到非常原始的血冲味儿,但奇妙的是没有什么腥味儿,而且非常冲鼻,就像那日本人喜欢吃的芥末酱,却又不同,如果配上一壶酒,就连我这个地道的四川人也能被冲出眼泪来。

  可是吞下去以后,兴许是藏药发挥了作用,肚子里竟然犹如一团烈火炸开,让整个人都会暖一下,舒服的我都想眯着眼睛了。

  我是大吃大喝,而承心哥已经兴冲冲的开始研究这四味牛肉里到底放了一些什么藏药!

  一行人吃吃聊聊正高兴,那隔壁不远处的包间门打开了,由于动作太大,门竟然发出了刺耳的吱嘎声!

  几个喇嘛从那个包间中走了出来,为首的就是那个胖喇嘛。

  路山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去,而我的手在桌子底下拍了拍路山的腿,意思是让他冷静淡定。

  路山深吸了一口气,暂时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而那个胖喇嘛已经大步的朝着我们这边走来,然后在我们的桌前停下了。

  我们没有人理会他,肖大少带着嚣张的笑容,举起酒杯,夸张的对我吼到:“承一,干杯哦!”

  我笑着举杯回应肖承乾。

  而在这时,那个被忽略的胖喇嘛脸上浮现出了怒气,‘啪’的一声,用他那熊掌般的胖手,重重的拍在了我们的桌子上,另外一只手指着路山,用生硬的汉语说到:“你们中的这个人,是罪人,要跟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