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十一章 珍妮姐的安排

第六十一章 珍妮姐的安排

  路山说梁子已经结大了,我完全能够理解,所谓的附灵术并没完全没有代价,就如如今这种情况,承心哥强行抹去了附在苍鹰身上的精神力,那个附灵的主人自然会受到一定程度的伤害。

  如果说,承心哥的精神力再足够强大一些,通过这番拼斗,甚至能直接把对方弄成傻瓜。

  可惜,就算是我们师父辈的长辈来此,也不见得有这番能力,能附灵之人无一不是强大的。

  时间紧迫,容不得我们发呆,在路山的提醒下,我们又是一番‘夺命狂奔’,毕竟这样的事情出现了第一次,就会出现第二次。

  或者是我们的反应速度很快,亦或者是我们足够幸运,总之剩下的路程,还算一路平安,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藏区的县城原本人口就不多,在这样的下午,街道上更是没有多少的行人,我们这样狼狈的一群跑进县城还是颇为显眼,引得路旁的店铺好几个人探头观望。

  “回..回旅馆去拿东西..另外拿..拿三个人跟我去取车,我们马上走。”尽管跑得气喘吁吁,一入县城,路山还是怕我们松懈,一边喘息一边忙不迭的提醒我们。

  我稍微放慢了一点儿速度,对路山说到:“县城里还不安全吗?”说实在的这些日子我身心疲惫,非常渴望能在床上睡上一觉。

  “安全,他们不敢在县城乱来,可是这方圆百里,繁华一些的就是这里,就算不用附灵之术也很快能找到我们,更不用说附灵之术的主人已经知道了我们的样子。”路山停下了脚步,对着大家开始解释,说到这里的时候,他顿了一下,接着说到:“他们第一个查找的目标就应该是这里,说不定现在就在赶来的路山,不要怀疑他们的实力,就算到了锡金,我们也不一定安全,但总比在这里好,先跑出去再说吧。”

  路山解释的有些语焉不详,但三言两语总是道出了事情的严重性,出于对同伴的信任,我们不再啰嗦,兵分两路,匆忙的赶回旅馆去拿了行李,然后上车,有些急切的逃离了这座县城,一路西区。

  到了车上,路山一路紧绷的神经才稍微放松了一些,可也没放松到哪里去,一路开始他一路跟我说:“承一,三辆车的目标太大,这方圆百里的生物都可能成为他们的眼线,如果真的遭遇了,就难免是恶战,甚至我们全部都会被杀死。”

  我在车上正在整理着珍妮姐为我们弄得各种‘假’证件,听闻路山说起这个,我不由得一扬眉,说到:“告诉我这个干嘛?如果要战,难道还能避免吗?”

  “我只是想提前做个提醒。”路山有些讪讪的说到,接着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吞吞吐吐的开口:“承一,你不怪我?”

  “我为什么要怪你?”

  “不觉得这事儿,是我惹出来的吗?”路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

  此时我已经整理好了手中的证件,轻描淡写的说到:“如果要说这个,我比你还能惹事儿,请问你怎么看?”

  “呵呵!”路山一下子就笑了,连带着车上的陶柏也跟着羞涩的笑了起来。

  至于承心哥则一直在看他的指甲,很认真,在我们笑的时候,承心哥忽然很认真的问我:“承一,我是什么时候剪过手指甲来着?还是这种怪异的形状?”

  说话间,他伸出他的左手,我冷汗的看着承心哥的指甲,很整齐的锯齿状,这嫩狐狸的审美有些怪异啊,可我该怎么对承心哥说,难道说你又像上次一样发作了吗?

  就在我脑子乱成一团的时候,我放在车座旁边的卫星电话再次响起,惊出了我一身冷汗,但好在也暂时可以转移这个尴尬的话题。

  “喂,葛老吗?”这个电话,白老曾经对我说过,只会是葛全和我单独联系,所以我接起电话来的时候,下意识的就给葛全打了一声招呼。

  “葛老个头,是我!清秀贤淑,内心温润的我!”我估计我的脸上起了三道黑线,清秀贤淑,内心温润,珍妮姐怎么什么时候都那么的幽默啊?

  但话说怎么会是珍妮姐打来电话?印象中她真的很忙的样子。

  可是心里虽然疑惑,实际上我哪敢有半点的怠慢,赶紧咳嗽了一声,问到:“原来珍妮姐,什么事儿?”

  “我只是想说,你真是长本事了,还没出国门呢,又惹上了一帮比邪修还心狠手辣的人,你可不可以给我说说你到底怎么想的?”珍妮姐的声音丝毫不带停顿的,虽然隔着电话,我仍能感受她那种激动,仿佛那一瞬间唾沫星子都喷到了我的脸上。

  可是一帮心狠手辣的人,是指..?我心里稍微过了一下,看了一眼路山,就得出了答案,莫非珍妮姐说的是那一群喇嘛?

  这样想着,我自然的严肃了起来,对珍妮姐说到:“珍妮姐,我不是很确定你说的那帮心狠手辣的人是什么势力,但如果说起惹事,在一个多小时以前,我们倒的确是惹上了几个喇叭,然后莫名其妙来了一个会附灵之术的家伙监控我们,不过,..话说,珍妮姐,你这是天眼通,还是天心通啊?这么快就知道了?”

  我的确很好奇珍妮姐那边怎么会如此快的就收到消息!

  “放屁,老娘是道家人,什么时候会那佛门的手段了?我怎么知道的,你不用过问,你当老娘信息通,电话信号强好了!总之,我猜你现在也是在跑路,就提醒你一声,那就跑快点儿,进入了印度之后,你们去一个叫赖布尔的城市,找到一个叫强尼的印度人,然后你们就可以暂时安全了。”珍妮姐的语气颇为幸灾乐祸。

  “强尼?印度人取个洋名儿?”我不由得打趣到,其实内心很是忧郁,珍妮姐给那么一点儿线索,我要去哪里找人啊?再说偌大的印度,我就知道一个孟买,赖布尔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城市,我内心一团乱,还不要说,我们还要穿越锡金。

  “如果说出他的本名,按照印度人那乱七八糟的我也弄不清楚的人名儿,我可能说上一个小时也说不清楚,而按照你的智商,估计也很难记清楚!记得,找强尼就对了!具体的,我会让葛全和你联系。”珍妮姐飞快的说到,然后我在电话这头开始深度怀疑起我的智商,连个人名儿也记不住。

  “珍妮姐,你现在也知道我们被一帮你口中心狠手辣,穷凶极恶的家伙追,你多少也帮帮忙啊?”其实面对别人眼中如此强大的珍妮姐,我不知道怎么的,就是很放松。

  “帮你个头,那是一个大毒瘤,我现在也动不得,更何况动他们会牵扯到藏区的许多势力。不过,他们很不对劲儿,你如果肩负着你师祖的传承,总有一天会和他们势不两立吧,但现在不是时候,你跑吧!说起来,你这次惹事,也不是全然无作用,至少让我知道了一点儿关于那些喇嘛的秘密,我不妨告诉你,现在和四大势力合作最紧密的就是他们。估计你不惹上他们,你也是他们的眼中钉。”珍妮的语气罕有的有些严肃,加上有些犹疑。

  咦?这就是命运吗?我只是帮路山出头来着啊!

  我握着电话,忽然发现,我其实哪里是什么事儿精?事儿精明明就是我师祖,他把他未来得及惹的事儿全部传承给我了才是。

  我原本还想说点什么,珍妮姐却在那边飞快的说到:“好了,承一就这样,跑快点儿,尽量不要遇到他们的大部队,否则你就自求多福吧,我很忙,帮不了你。”

  说话,珍妮姐就挂了电话,我拿着电话发了一会儿愣,然后望着开车的路山说到:“路山,你怕是要好好给我说一下,那些喇嘛是什么人了!如果可以,你也可以顺道说说你的故事。”

  “嗯?”路山明显有些心不在焉,我这么一问,他忽然一惊的样子,车子差点儿冲出了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