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十七章 别了,华夏

第六十七章 别了,华夏

  锡金作为一个印度的附属国,又是一个和华夏接壤的边境国家,无论是在政治地位上,还是在地理地位上都是十分敏感的。

  所以,进入锡金国境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这是一个不怎么开放的国家,一般要去印度,都是选择尼泊尔绕道,或者是直接去,锡金这条路线是异常冷门的。

  这也就意味着我们手里的通行文件异常的难得,可以说是特别批示的证件,检查也就格外的严格,无论是锡金方面的驻守,还是华夏方面的驻守。

  我站在车下,靠着车子等待着,冷风细雨让我的原本因为紧张有些冰凉的手指,更加冷的麻木。

  可就是如此,我的目光却并没有落在检查的一切细节上,而是落在了不远处的一个山头,在那里,曼人巴和他的狼就立在山头,冷风吹动的他得僧袍烈烈飞舞,连他身旁的母狼毛发被吹动的波动我也看得一清二楚。

  两辆牧马人就停在边境线上,我们的证件只能让我们的人通行,车子自然是被扣押在这里,按照流程,等待我们回答华夏时,才可以取回。

  我不在乎这个,在乎的只是车里的人,看着空无一人的车厢,和寂静狭窄的乃堆拉山口边境通道,心里暗想慧根儿他们也还算聪明,没有在这里等待,而是选择了第一时间离开。

  “承一,曼人巴不会遵守规矩的,作为这里的喇嘛,因为宗教之间的联系,其实他在这边境有一定的自由。”路山靠在我的身旁,拉低了他的鸭舌帽沿,声音低低的对我说到。

  “这意味着什么?”我也小声的问到,这时我们已经通过了华夏这边的边境检查,正在等待着锡金方面的检查,一个边境守卫官过来用英语和承心哥谈着什么,并没有注意到我和路山,而陶柏依旧是有些害羞的躲在车里。

  “意味着按照他的身份,他可以在能力范围内,杀了我们,抓住你,就算我们进入了锡金边境,也是一样。”路山说的很简单,事实上他在车上就已经提醒过一次,只是没有说的那么详细。

  而有的问题,更不用白痴般的多问,按照曼人巴的身份,用‘那种’常人无法理解的手段杀死我们,边境的守卫是不会管的,普通人不会参与修者圈子的恩怨,这是最基本的原则,再说他们管也管不了的,到时候自然会有相关人士将事情压下来。

  所以,路山的意思我大概能够理解了,曼人巴在这边境一定的范围内,行动是自由的,所以我们在打出了最后的底牌后,关键就是怎么离开这一定的范围。

  这是一个很难的问题,我的眉头微微皱着,而路山的脸色依旧苍白,神情依旧哀伤,只是对我说了一句:“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他只能在华夏的范围内出手,我们被制服住了,他才能出入边境1公里内的距离带走尸体或者活人。”

  我微微点了点头,不再说话,而那边承心哥不知道和那边境的守卫官在谈些什么,看样子交流的还不错,承心哥甚至转身上车,拿了一条香烟悄悄的塞给了边境的守卫官。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边的检查工作总算完成了,那边的士兵将一切的证件还给我们,而那个守卫官则和承心哥拥抱了一下,用英文说到:“你们可以过境了。”

  我的心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一公里的距离,能不能抗得过去?如果曼人巴派他的狼出手....

  但在这时承心哥却开口用流利的英文对那个守卫官说到:“可不可以用你们的车送我们一程?我们的要求不高,只需要进入最近的镇子就可以了。”说话间,承心哥摘下了手上的那个样式简单的金戒指塞入了守卫官的手中。

  我的脸上流露出懊恼的神情,其实这一切的困难如果按照世俗的方法,解决起来时异常简单的,可我怎么没有想到?

  在承心哥的‘热情’请求下,守卫官愉快的答应了我们的要求,派出了一辆军用吉普让我们上车,我和路山同时都松了一口气。

  在上车之前,我回头看了一眼依旧矗立在山头的曼人巴,隔着一定的距离,我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却敏感的感觉到他所站的那一个位置,周围在凝聚着一种异常冰冷残忍的气场,那是杀意。

  路山一把把我推上了车,而自己站在车外,看了一眼曼人巴,然后开始掐动一个复杂的手诀,随着路山手诀的掐动,我坐在车上,看着曼人巴周围的气场渐渐变得平和起来,至少杀意没有那么重了。

  而路山的手诀掐动了有五分钟,惹得车上的那个开车士兵和守卫官都好奇无比,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没有问。

  我静静的等待着,同时也看见路山脸上的神情变得愈加的哀伤,脸色也呈现出一种病态的红润,随着最后一个手诀的完成,路山‘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都萎靡了下来。

  他转头,用嘶哑的声音对我说到:“承一,拉我上车,让车子快些启动。”

  我一把把路山拉上车,而承心哥则催促着车子快一点开起来,军用车的性能自然是民用车不能相比的,车子启动的很快,瞬间就开出了十几米的距离。

  “你把与器灵的联系解除了?”我关心的问到路山,路山则摇摇头,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把手心放在唇上一吻,接着放在胸口,低低的说了一句:“白玛,对不起,不得不和你短暂的分别了,等我下次再回来时,我将亲自把你送去美丽的佛国。”

  说话间,车子又开出了一百米,我看见曼人巴身边的母狼已经快速的冲下山头,那速度比起车子丝毫不慢,反而更加的灵敏。

  于此同时,路山终于掐动了最后一个手诀,‘哇’的一声又喷出出一口鲜血,这一次伴随着喷出的鲜血,还有路山脸颊的泪水。

  随着这一次路山手诀的完成,我敏感的感觉到路山整个人出现了微妙的变化,我能察觉用一种温暖而圣洁的力量在那一瞬间抽离了路山的身体。

  车外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呼哨声,回荡在这冰冷寂静的边境线上,那是曼人巴的呼哨声,我回头看见曼人巴的狼徘徊在边境线,阴冷的看着我们车子离去的身影,但终究没有追上来。

  此时的车子已经开出了五百米的距离,再一个转弯之后,就将离开乃堆拉这狭窄的山口入口处,曼人巴派狼追上来的意义也不大了。

  “为什么要选择这样做?”我看着脸色已经呈一种灰白色的路山,忍不住开口问到,同时眼睛却在不停的回望,转过这个山口,我就将看不见华夏的土地了,离开它,才发现心中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安和隐痛,目光流连在那片土地,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不舍,再回来,需要多久的时间?我心里并没有底。

  “这边的边境部队送我们,就意味着曼人巴不敢动手,他再胆大,也不敢动普通人,更别说是邻国的边境部队的人!可是,你以为他会甘心拿到一个半废的圣器吗?我不敢赌他不会铤而走险。所以在上车之前,就开始施术中断和器灵的联系!让他安心,不会认为我们跑了。但同时,我也留了一手,离那‘魔鬼’距离太近,总是不安全的,那种距离下,我也不敢赌他有没有办法不伤到普通人,只是针对我们!所以我强行中断了手诀,让最后一步引而不发,牵制着曼人巴,到一定的安全距离后,他无论是放狼还是施法都有难度的时候,才把这最后一步做完。”路山的声音有些虚弱,说话的时候,泪水几乎没有中断过。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路山,同时也为他捏了一把汗,他这样做,看似平常,其实凶险无比,这种关系到灵魂的手诀,谁敢轻易的中断?

  可我还没有开口,路山却又带着奇异的微笑说到:“白玛是庇佑着我的,强行中断手诀,灵魂却没有受到什么损伤,她是庇佑着我的。”

  “嗯,白玛,我们会找回她的。”我安慰着路山,其实我想问,既然已经到了安全的距离,这个约定其实是可以不用遵守的,不中断和器灵的联系,多少也能制约曼人巴,不会彻底地控制器灵。

  况且,这样忽然中断,也会冒险的触怒曼人巴啊?

  但路山如此悲伤,这个问题我到底没有问。

  可路山却如同看出了我们的想法一般,喃喃的说到:“我没有选择,这种手诀一旦开始施展,不做到最后,我会因为反噬而死去,这个道理我清楚,曼人巴也清楚,所以他才强忍着没有动手。白玛啊,我就算死掉也不想中断和你的联系,可是我的命还要留着,留着来带回你,然后..”路山的眼神开始变得迷离,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到:“然后带你到你一直向往的佛国。”

  这个时候,我才发觉,路山并不是对我们解释,而是如同精神不正常了一般,在对白玛解释。

  车子在这个时候,已经驶过了山口,彻底的进入了锡金的国境,华夏的土地已经看不见了。

  我的心莫名的变得惆怅起来,暂别了,华夏!

  而在异国,我们又将面对的是什么?望着飘着细雨的天空,我忽然感觉到一阵无力的迷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