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七十章 哀伤之花的盛放

第七十章 哀伤之花的盛放

  吐完以后,我整个人的感觉已经好了很多,如月在一旁体贴的为我递上了一张纸巾,我接过擦嘴。

  印度,这个古老神奇,外加有一些宗教浪漫色彩的国家,我还没来得及感受它的魅力,就已经被这个火车站的乱象给弄昏了头,一时之间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我竟然有一种不知道该往哪儿走,昏头的感觉。

  “承一,不出站吗?至少我们也得先出去找个歇脚的地方啊?”看着我有些发愣,肖承乾用手绢轻轻的捂着鼻子,有些不耐烦的催促到。

  此时,刚才那一大群人离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了,我内心莫名的开始不安,一边答应着肖承乾,一边下意识的朝着那一群人看了一眼。

  那是应该是一群忙着乘坐火车的本地人吧?大多数都带着行李,还有一些衣衫褴褛的小孩儿掺杂其中,动手抢着那群人手中的行李,有的被扔了两个钱打发,有的则被不耐烦的推开了,跌倒在地,又嬉皮笑脸的站起来,继续追上去争抢着行李。

  我虽然不了解印度,大致也知道了这些小孩应该是在火车站讨生活那种,就像华夏那个时候随处可见的小小卖花童一般,是很让同情的一类存在。

  可不论如何,这群人怎么看,都是正常的一群人,那么我的不安来自于哪里?要知道,经历了那么多,我对我的灵觉已经深信不疑。

  这种带着哀伤的不安到底是来自于哪儿?

  难道是我不够仔细?这样想着,我又闭眼微微感觉了一下,来人明明就是一群普通人,其中根本没有任何一群人有那种修者特有的气息,莫非...危险不是来自这群人?

  我微微皱眉,下意识开始打量四周,而走在前面的承心哥已经开始催促我:“承一,你难道想在这个火车站过夜吗?”

  没有什么发现,我只好‘哦’了一声,快步的追上承心哥他们,恰好和那群人擦肩而过,内心再次不安的猛烈跳动了几下!我猛地一回头,这群人已经朝着进站口快速的走去,哪里有什么特别?

  在这个时候,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在这种疑神疑鬼的状态,难免被吓了一大跳,几乎是下意识的狂吼了一声‘谁?’,回头一看,却看见被我吼的满脸无辜的如月。

  “三哥哥,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如月看着我,问话间,如月忍不住做出了一副被惊吓的样子,吐了一下舌头,让我有些恍惚,就像回到了很多年前,看见了那个小小的古灵精怪的如月。

  这些回忆让我内心温暖,忍不住微笑了一下,轻轻拍了拍如月的背说到:“没什么,就是感觉有些不安,所以紧张了一些,我们走吧。”

  面对我的回答,倒是如月一本正经起来,带着郑重的语气问我:“真的吗?三哥哥,你这感觉确定吗?”

  如月算是对我知根知底的人,自然知道我灵觉的特殊之处,我说有不安的感觉,她肯定会非常的重视。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月,毕竟在这异乡,又是逃命,就够让人没安全感了,加上如月是女孩子,这种情况...此刻,我内心那种不安已经消失,换上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巨大哀伤,哀伤让我想流泪。

  如月还在等着我的答案,我们的脚步没有停下,面对着我忽然的沉默,如月忍不住催促了我两句:“三哥哥,你倒是说话啊?”

  我一下子回过神来,强行稳下自己心中这种哀伤的感觉,决定还是不隐瞒如月:“我也不确定这种不安的感觉是不是灵觉在报警,因为它现在已经消失了。”

  “那是怎么开始的呢?”如月下意识的逮住我的衣角,有些紧张的不肯轻易忽略这件事情,这也不怪她,毕竟身在异乡,任何人都会敏感一些。

  “就是,看见刚才那一大群人。莫名的开始不安。”感觉到了如月的情绪,我尽量装作随意的说到,并顺便指了一下身后,望向了那大一群刚才正走向进展口的人。

  在这个时候,那一大群人已经散开,因为那些乘火车的人已经进入了进站口,那些小孩儿也一哄而散,变成了十几个一小群的这样子,而其中几个小群正朝着我们这边快速的跑来....

  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情况,毕竟我们所走的方向是出站口,那些孩子应该也会在出站口招呼一些‘生意’什么的吧。

  所以,我只是看了一眼,就转回了头,但还是注意了一下,的确只是一群普通的穷苦孩子,在这个时候,我心里还在盘算,我要不要他们过来的时候,把不重要的行李交给他们拿着,让他们赚取一些微薄的收入。

  反倒是如月,在我说了这话以后,频频的回头,看着那一群散开的孩子的动向。

  “三哥哥,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再次回头以后,如月语气稍微轻松的对我说到。

  “何以见得?”其实我早就感觉到了,但想起刚才吐舌头的如月,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忍不住逗了她一句。

  “因为啊。”如月俏皮的皱了皱鼻子,然后才笑着说到:“我藏着的那一只最敏感的虫子,都没有发现任何人身上有不正常的修者气场,它很安静呢。”

  “呵呵。”我忍不住笑了一声,而如月仿佛为了证明什么一样,又回头了。

  此时,一拨儿孩子正与我们擦肩而过,如月的声音从我稍微身后的位置传来:“再次证明,没有..”

  可是如月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我就感觉到她整个转到了我的背后,然后用手肘狠狠地撞了我一下!

  这是发生了什么?在那一瞬间,我刚想转身,却不料,‘轰’的一声,在那一刻,我心中巨大的哀伤忽然的爆炸开来,让我整个人莫名的僵硬了半秒,我带着颤抖的语气,快速的喊了一声如月,并且就要转身...

  却感觉一个身子撞在了我的背上,带着一种莫名的颤抖和抽粗的感觉。

  我猛地的一转身,就看见是如月撞到了我的背上,她为什么要颤动和抽搐,下一秒我的目光下移,瞬间就看见,一个身高不足1米3,衣衫褴褛的小孩子正在用刀快速的在如月的身上插着!

  我看见了大片的鲜血染红了如月身上淡蓝色的衬衫,如同一朵朵带着残忍笑脸的地狱之花!

  “不!”我狂吼了一声,一下子抱住如月,伸手就要去抓住那个小孩子拿刀的手,却不想那个小孩子的动作异常的迅速,手一扭,刀花一舞,在那个时候晃花了我的眼睛,我没有拉住他的手,反而被他手中那凌厉的刀子划破了手掌。

  我感觉不到手上的疼痛,只能感觉心中那巨大的疼痛就快让我喘息不过来,所以我顺着刀刃想要抓住那个孩子的手腕,不要再刺如月了,不要....她会死的!

  我的呼吸粗重,我从来没有那么全神贯注的想要抓住一个人,还真的被我握住了那个手腕。

  可是从手上却传来了一种异常滑腻的感觉,那个手腕用一种奇异的角度弯曲,从我的掌中逃脱,那一刻,我看见那个小孩子抬头,印入眼帘的并不是一张童真的脸,相反我看见了一双带着冰冷毫无波动的残忍双眼,像狼!

  挣脱了我,他转身就跑了,很快就消失在人群!

  我的手上混杂着鲜血,留下了一种莫名的黑色,从如月被刺到现在,这一切不过发生在10秒钟以内,在这个时候,我大声的吼出了一声不,竟然没有人反应过来,注意我们一眼。

  “三哥哥..”在我的怀中,如月开口了,带着一种我说不出的微笑,叫了我一声。

  “不,别说话,稳神。”我的声音颤抖,下意识的就去捂住如月的伤口,可是伤口好几个,我捂住这个,那个怎么还在流血?

  “三哥哥..原来流血的感觉,就是..就是连同温度一起流出..流出身体啊。”如月的笑容越发的虚弱。

  那一刻,我感觉自己要疯了,一只手紧紧的抱住如月,一只手捂着如月的伤口,终于忍不住跪在了这个人来人往的火车站,发疯般的大吼到:“救命啊,他妈的,救命啊!!谁能告诉我,医院在哪儿?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