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七十四章 风口浪尖

第七十四章 风口浪尖

  我有些不明白沃尔马的意思,索性也就沉默的等待着沃尔马的答案,但眼神中流露的疑惑我还是表达的恰到好处,我怕沃尔马刚才的直接只是昙花一现,等一下又开始了客套的啰嗦,所以用眼神暗示他一下。

  沃尔马没有注意我的眼神,但也没有啰嗦,而是直接的说到:“你们的行踪暴露了,在你们的边境。所以,这个让你们处在危险的境地。”

  我想起了边境的遭遇,抬头问到:“在边境我们是遇见了一些麻烦,你的意思是那些喇嘛把我们的行踪彻底暴露了?”

  “是啊,根据这个圈子里各种密布的情报网,一个消息的传播速度是恐怖的。不然,你们不会在火车站就遇刺,也不会遇见我。”沃尔马的中文说得不错,但到底有些别扭的感觉,好在我听懂了他的意思。

  说起遇刺这件事儿,我的心里就火大,我问沃尔马:“刺杀我们的是什么人,你清楚吗?”

  听闻我的这个问题,沃尔马站起身来,来回走了两步,这才望着我说到:“陈承一先生,确切的说是刺杀你,其他人死或者不死,都不是那么重要的,那个叫如月的姑娘,应该是被你连累的。”

  沃尔马的话让我的心头又涌过一阵儿内疚,他要不然就不直接,直接起来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好在如月的事情有了解决的办法,这能让我稍许轻松,所以我深吸了一口气,说到:“我大概知道被刺杀的主要目标应该是我,但关键的那是什么人?”

  “我想按照你的见识,你心中也应该有了答案了吧?是国际顶级的杀手组织,如果我的情报不错,应该是代号,用你们中文来说,叫‘死神之镰’的组织,这个组织背后支持的势力,应该是修者,而且应该是修者的顶级势力,你可以用针对你的四大势力里考虑。”沃尔马给了我详细的资料,尽管大多是猜测,不确定,但这种属于机密情报的东西,谁又敢百分之百用肯定的语气说出来?

  “既然如此,那倒是真的很危险了。”我有些落寞的叹了一口气,杀手这种东西是防不胜防的,就算我的灵觉能够警示,可是芸芸众生中,我怎么去确定谁是杀手?会用什么样的手段刺杀我?火车站的事儿显然就是一个教训。

  “你不用担心太多,因为你不是孤立无援的。实际上这句话,也就是我师叔阮庆秋要我带给你的话。”沃尔马认真的说到。

  “嗯?”其实在雪山一脉的鱼跃龙门大会上,正道势力并没有做出什么明确的表态,如今在印度,让一个印度人跟我说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显然我还不能理解。

  “是这样的。”沃尔马说话间,整理了一下他白色的衣领,这才郑重的说到:“我沃尔马在道家的修者中,论起道术啊,实力啊不怎么样,但在我的祖国,在这个地盘上却能给你提供足够的庇护。虽然我讨厌该死的种姓制度,从心里向往打破阶级的枷锁,给人们更多的自由和平等,但我的姓氏是祖先的赐予,而附带传承的权力和地位真的能够给你们提供足够的庇护,我是刹帝利,真正的刹帝利!印度以外的人以为已经消失了的,纯正血统的刹帝利,就如我的姓氏一般纯正。”

  我无语的看着沃尔马,我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而且鬼晓得刹帝利是个什么?莫非要告诉我超市是个纯正的刹帝利什么的吗?我只能抱歉的摇头,对沃尔马说到:“我从来不怀疑你的实力,但我更想知道的是,你师叔这句话背后的意思,要知道正道并没有明确的表态支持我。”

  面对我的说法,沃尔马拍了一下脑袋,又开始了客套的抱歉,而我则开始了客套的表示了不在意。

  直到这种客套进行了又快是一个三分钟,我终于忍不住了,声音稍大的说了一句:“沃尔马,实际上我们能不能不要那么客气?”

  “啊?”沃尔马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实际上道家人讲究自然,特别是道家的男子,应该大块吃肉,大块喝酒,大声而豪爽的讲话,不需要特别的注重礼节。”我说的实际上是‘土匪’,不过为了沃尔马不要再用那么奇怪的说话方式与我交流,我不得不选择这种方式了。

  “啊?”沃尔马有些不安,过了好些时候才对我说到:“我的师父并没有特别的给我讲过这些,而我本身的姓氏注定了我是一个贵族,我...”

  “从现在开始也不迟。”我在心中缓缓的舒了一口气。

  沃尔马一副领悟了的样子,沉默了很久,忽然站起来,一把就扯开了他那白色的,半长的,有些类似于衬衫的袍子,露出了棕色,略微强壮的胸膛,然后重重的拍着我的肩膀说到:“是不是这个样子?他妈的,应该就是这个吧?如果你告诉我不是,那就真他妈的!”

  我无语的看着沃尔马,好吧,希望沃尔马的师父师叔什么的别怪我,土匪的表象,也不能掩藏善良的本质,我在内心迅速的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然后硬着头皮说到:“大概吧。”

  “他妈的,你要问我师叔这句话他妈的是什么意思,我就他妈的告诉你吧,现在邪道的势力他妈的大大的加强,和一个神秘的人物有关,他为邪道注入了他妈的新鲜理论和血液,采取了一种更新奇的道家和科学结合的方式!我他妈的弄不懂那是个什么,反正大概就他妈的是这样吧。所以,邪道拥有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玩意儿,压制着正道,正道他妈的现在日子也不好过,虽然说不上是自身难保,但他妈的已经没有从前的话语权,为了勉强保持他妈的微妙的平衡,所以正道现在算是异常的谨慎。但我师叔说,你所在的师门是他妈的英雄,你也是个英雄吧,我们正道不能他妈的放任你们不管,只能这样暗中的进行了,这就是我师叔让我转告你那话的意思。”沃尔马非常快速的,豪爽的说完了这段话。

  在这期间,他一脚踏在沙发上,另外一只手夸张的挥舞着,配合着口沫横飞,慷慨激昂的样子,把我看得目瞪口呆。

  我已经数不清他这一段话里说了多少个他妈的,只能快速的琢磨他这番话的意思。

  “我学习的还好吧?”沃尔马有些忐忑的望着我,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我,打断我的思路。

  我忍不住笑了,开始有些喜欢起这个有些单纯的印度家伙,于是站起来,帮他整理了一下露着胸膛的衣服说到:“还不错,只是太过夸张了,不需要扯衣服什么的,另外,你可以少说几个他妈的。”

  “可是,你们中国话实在太复杂了,你知道的,印度的男人有时豪爽的说话,难免带上一两个骂人的俚语,可中国话骂人的,我只会这句他妈的。”沃尔马显得特别的无辜。

  “如果你不想骂人,可以不骂的,自然为重,你懂的。”我不知道我脸上的肌肉是否已经开始抽搐,但实际上我觉得我把这个单纯的家伙‘忽悠’的太过分了,但愿阮庆秋不会因此收回他要帮助我们的决心。

  “嗯,我会慢慢的领悟,掌握其中适当的度的。”沃尔马面对我的话,异常认真的说到。

  我拍拍沃尔马的肩膀,说到:“不论如何,帮我跟你师叔说,谢谢他了。我们老李一脉该承担的道义,该做的事,不管是怎么样困难的情况,我们都不会退缩。”说话间,我的语气渐渐的严肃了起来。

  面对我的认真,沃尔马也认真了起来,对我持了一个标准的道家礼,说到:“你们是值得尊重的,你的话我一定会转告给师叔。”

  和沃尔马简单而愉快地谈话就进行到了这里,在短暂的告别以后,沃尔马就走出了我的房间。

  在关门的刹那,其实我就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仔细琢磨着沃尔马的话,我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来自正道的庇护,这件事情当然是好的,但是从这件给予我们庇护的小事儿上,实际上也代表了正邪两道正式开始博弈,按照情报网,以四大势力为代表的邪道不可能不知道正道的作用。

  牵一发而动全身,压力就来自于这里,我虽然不知道我们具体要做什么,但我明白,一旦我们失败,就意味着正道的失败,那个时候,我几乎可以预见,正道会面临着几千年以来,最严峻,最式微的局势。

  万鬼之湖一行就像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的盒子,我们一行人无意中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甚至称了博弈的焦点....

  “真是让人头疼的事情啊。”我重新做到了沙发上,并顺便从酒柜里拿了一瓶中国产的白酒,打开盖子,狠狠的给自己灌了一口!

  关键的是,我还真不知道是要做什么!唯一明确的只是要找到那个强尼。

  前路漫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前路一片迷茫,而我们一开始只是为了找到我们的师父罢了。

  想到这里我又给自己灌了一口酒,酒意上冲的时候,我的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异常的急促。

  难道是沃尔马又回来了?我带着疑惑,打开了房门,却发现门外站着的是脸色难看的承心哥。

(今天三更,先送上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