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七十六章 如雪的笔迹

第七十六章 如雪的笔迹

  进入病房,灯光依旧昏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睡颜还很平静地如月此时微微皱起了眉头,嘴唇也微微的张开,像是在说什么,却又苦恼的说不出来的样子。

  她是梦到了什么吗?我疑惑的看了如月一眼,却感觉到有些微微的凉意,回头一看,原来是虚掩的窗户被风吹开一部分。

  可能是如月觉得有些凉了吧?我这样想着,走过去,把窗户关上了,虽然是在印度,但毕竟已经是冬天,加上这里昼夜温差较大,小心些总是没错。

  如月现在虚弱着,对冷暖敏感了一些也是正常。

  房间安静,我就坐在如月病床前的沙发上静静的守候着如月,床头科技仪器正在监控着如月的生命迹象,而在这边,承心哥和我也布置了一些道家的手段来监控着如月的生命迹象,一切都为了如月不要发生任何的意外。

  异乡的月亮和华夏的月亮并没有什么分别,一样的清冷却又迷人,只是不知道在同一轮月光的照耀下,我牵挂的人们又在做着什么?

  师父,父母,如雪...我的思维发散到很远,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以往这些一想,就会让我困意全消的人或事儿,今日想起,忍不住一阵阵的困倦,难道是我这些日子太疲惫了,需要休息吗?

  不,我还要守着如月,守着她不能出什么意外?

  我强打着精神,守在如月的身边,可越是这样,越是抵抗不住那一阵一阵的倦意,终于在我自己也不甚清楚的情况下,我趴在如月的手边,沉沉的睡着了。

  没有梦,只是很困很困,在无色的睡眠中,我的心中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情绪,焦急,冲动,异样的疑惑,说不上来的莫名情绪,却怎么也醒不来。

  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只是觉得在最后,我竟然开始模模糊糊的做梦,梦中的场景依旧是在这昏黄灯光下的病房,有一个身影静静的坐在如月的身边,握着如月的手,带着一种温暖的目光凝视着如月。

  我看不清楚那个人的长相,只是按照感觉知道她的目光很温暖,而我只是看着这个身影,心中就莫名的心痛。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心痛?尽管是在梦中,我也忍不住开始思考!心痛毕竟分很多种,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引起我这种带着酸涩感心痛的女人从来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如雪!

  可是怎么可能是如雪?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个结果...但我应该是在梦中吧,如果是在梦中,那就没什么问题。

  忽然间,我又释然了,我很奇怪我自己这种状态,异常清楚自己是在梦中,想醒来却也醒不来....此时,就更是不愿意醒来,我把那个身影当成了如雪,我愿意她多在这里呆一会儿,陪着我和如雪,哪怕只是在梦中。

  因为有了如雪的存在,病房的气氛变得安谧又温暖,她只是静静的握着如月的手,没有说什么,我就感觉心中平静了不少。

  偶尔,她会轻轻的摸摸如月的脸,偶尔她会为如月整理一下发丝,这种安静的守护,让我甚至愿意这个梦永恒下去。

  但梦又怎么可能永恒?只是过了一会儿,那个身影就站了起来,再看了如月一小会儿,就轻轻的要走出房门,在那一刻,我在心中狂吼,如月,不要离开,甚至我能听见现实里的自己也呻吟出声了....却又生怕这个梦散了。

  奇异的是,那个身影好像听见了我的呼唤,忽然转身轻轻的朝着我走来,而这一次我看清楚了,那个身影就是如雪,熟悉的眉眼,熟悉的清淡表情,我在心中想了千百次的身影,我怎么可能看错?

  她走到我的身边停下了,我的心开始狂跳起来,我看见她举起了一只手,似乎是想摸摸我的脸,但又停在了空中,许久不曾放下。

  如雪,你是怎么了?因为必然要分开的原因,在梦中也要对我这么‘吝啬’吗?你知不知道,失去了你,我差一点就永恒的沉沦在了那个北方的边境小城?

  我觉得委屈,面对爱的女人,忽然就想哭!因为梦太真实,甚至我的泪水真的就滚落在了脸颊,我能感觉它温热的温度。

  终于,那只手还是轻轻的放在了我的脸上,稍微有些冰凉的手指,多么熟悉的感觉,为我拂去了那一颗泪珠,又轻轻的落在我的脸上,从我脸上的皮肤划过。

  “如雪,不要走!”我开始在心中不停的喊着,如雪,不要走,如雪,你留下,如雪....

  “如雪,不要走!”终于,我喊出了声音,但也一样从梦中惊醒了过来,一看,哪里有什么如雪的身影,一抹脸上,泪水划过的痕迹却还在...

  我是思念成狂了吗?我有些痛苦的笑了一下,算是自嘲,却发现如月的脸上也有泪痕...

  这!我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莫非如月也和我一样梦见了什么哀伤的事情吗?我不敢奢望那个梦是真的...这样想着,我从床头柜上拿起了一张纸巾,为如月擦去泪痕,为她拉拉被子,却忽然发现在如月被子的一侧有一封信。

  信?什么时候来的?我的心先是狂跳起来,接着就迎来了一种异样的紧张!

  狂跳是因为我还是忍不住首先想起的就是,梦是真的,紧张却是因为梦中并没有看见如雪放下什么信,联想起我们处在危险的环境里,突然出现这么一封信,那么放信的人要是有心做什么?那我们岂不是很危险?可我竟然还在这种时候睡着!

  我忍不住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接着就从床头拿过了那封信,迫不及待的拆开。

  信很简短,我只是花了两分钟不到的时间就看完了,但是看完以后,我就疯了,几乎是不管不顾的就按动了如月病床上的呼叫铃!

  因为是私人的医院,单独负责如月的护士就在隔壁,不到半分钟就出现在了病房,我急急的对护士说到:“帮我看着她,一有情况,就通知我的其他伙伴,我要出去一趟。”

  护士不懂中文,有些迷茫的看着我,我这时才反应过来,可是连一句话的时间也不想耽误了,只能用英文吼了一句,看着她,就冲出了病房。

  走廊空荡荡的,可是压抑不了我几乎瞬间疯狂的情绪,我在走廊狂喊到:“如雪,如雪....”没有任何的回应,只是死一般的安静,还有另外一个值班护士探出头来,带着些惶恐的看了我一眼,因为我是沃尔马重要的朋友,到底没有阻止我。

  而我又哪里顾得上这些,一路在医院狂奔着,一路疯狂的,声嘶力竭的呼唤着如雪,直到冲出了我们所在的医务别墅,冲到了外面漂亮的大花园里。

  我依旧没有停下脚步,开始又在花园里狂奔,依旧是疯狂的,声嘶力竭的呼唤着如雪,可还是没有回应!

  我愤怒了,愤怒了到想哭了,我一路冲刺着,最终跑出了医院,站在陌生的,安静的异国街道,还在大声的呼唤着如雪,但哪里又可能有什么回应?

  “如雪,我知道你来了,你出来!出来啊...为什么不见我,你真有那么绝情?你就算忘了我,就算对我没感情了,你亲自对我说一声啊!如雪,如雪.....”喊到最后一声的时候,我感觉到我的喉咙承受到了极限,忍不住咳嗽了一声,一股咸甜的气息充满了整个口腔,该不会是把喉咙都喊破了吧?

  我一下子跪倒在递上,手里紧紧的握着那封信,就算喉咙喊破了你也不愿意出来见我吗?那一刻,一种别样的愤怒简直充斥了我的整个灵魂!

  也就这时,一双手猛地把我拉了起来,我一看,是肖承乾,他的脸上还带着愤怒,在他的身后,几乎所有的伙伴们都出来了,除了承心哥,他应该去如月的病房了吧?

  “陈承一,你现在还嫌情况不够乱吗?你千万别告诉我,你承受不住压力疯了,我是不会相信你就这么疯了的。”肖承乾责骂着我,但眼中却忍不住流露出担心的情绪,而在他身后的伙伴也是。

  我的喉咙很痛,我一时之间说不出话,只是看着肖承乾,还是不能掩饰眼中的痛苦,喘息着。

  “陈承一,你不是吧?你不能疯的!”肖承乾着急了,一把扯着我的衣领,有点着急的吼到,吼完之后,他仿佛又怕惊吓到我,松开了我,假装开朗的一把揽过我,说到:“承一,我知道你没事儿,走,回去休息吧。男人总要缓解一下压力,我呢,就是喝红酒,你没事儿喊喊如雪也是可以的。”

  提起如雪,熟知我往事的大家都流露出了有些难过的表情看着我,除了路山和陶柏有些迷茫,但是也在担心我。

  大家想说些什么,却被肖承乾给阻止了,我听见他三八的小声对大家说,现在不要多说什么,免得刺激他。

  真以为我疯了吗?我的喉咙现在还是没有缓过来,但是我扬起了手中的信,递到了肖承乾面前,终于能嘶哑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到:“没疯,她的笔迹,救如月的办法,她来过!”

  “什么?”肖承乾拿过信,再次用看疯子的眼光打量着我。

  却被承真一把抢过去,说到:“我看过如雪姐的笔迹,我能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