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七十八章 贫民区的神秘寺庙

第七十八章 贫民区的神秘寺庙

  如月才醒来,毕竟是虚弱的,总需要休养一些日子。

  我们原本的意见是让如月跟随沁淮回到华夏,毕竟四大势力的主要目标是我,跟随着我才是最危险的,跟随着沁淮,反而会因为沁淮的身份,如月变得安全。

  但如月拒绝了这样的安排,她告诉沁淮,这一次的冒险有了结果以后,无论是否找到想找的人,回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和沁淮结婚。

  而她告诉我们,不要留下她,让她的生命留有遗憾。

  面对如月这样的说法,无论是沁淮还是我们都没有办法拒绝,原本是想立刻启程去赖布尔的,到底还是决定留下来一些日子,让如月好好休养一番,才出发去赖布尔。

  沃尔马是个热情的人,见我们暂时要停留在这里,就不禁带着我们到处走动,毕竟来了一次异国,总是要体验一番它的风情才是。

  加尔各答很美,虽然它也有着印度国家特有的环境问题,但是印度古老的历史在这里留下了深刻的痕迹,无论是建筑还是人文,你总是能感受到一番时光的味道,那是完全的区别于华夏的感觉。

  我有想过,如今的华夏走在街上,千篇一律的城市,我们还能体会到多少华夏的历史?感觉到多少华夏古老时光的痕迹?

  一个星期以后,如月在最顶级的医疗条件下恢复的不错了,按照计划,我们再有三天就会出发去赖布尔。

  而沁淮却不得不离开了,他不可能跟随我们冒险,而他在国内毕竟也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送别了沁淮,我们又在加尔各答停留了三天,如月已经能够自由的下地走动之后,我们才和沃尔马一路前往赖布尔。

  “我不能离开你们,你们也知道那个杀手集团是多么的厉害,如果我不在,你们很难平安到达赖布尔的。”这就是沃尔马坚持要同行的理由,尽管以他的身份和地位他也对赖布尔的强尼一无所知,可他的理由我们无法拒绝。

  有了沃尔马的帮助,我们总算不用去挤印度那要命的火车,而是可以坐在舒服的轿车里前往赖布尔。

  由于一开始对印度的地理并不熟悉,这时上路才知道加尔各答和赖布尔其实有着很远的距离,按照印度的路况,就算开车前往,也需要大概两天的时间。

  一路上的行程乏善可陈,只是不停的赶路,或许是因为有了沃尔马的陪伴才没有别的插曲发生。

  只是在距离赖布尔还有几十公里的时候,我那一直安静的卫星电话才再次响起。

  接起来,我以为是葛全,可没想到的是,这个电话依旧是珍妮姐打来的,可是这一次的珍妮姐却显得很匆忙,我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就只听她说了一句,要在赖布尔找强尼,就去赖布尔的寺庙多看看,最好每一个寺庙都去,自然就会找到强尼。

  说完,珍妮姐就挂断了电话。

  这让我的心里有一些迷惘,印度的寺庙大多是人来人往的,我怎么能知道谁是强尼?可没有人给我答案,在我把珍妮姐的话转告给大家以后,大家的看法也只能是找找看!

  相比于加尔各答,赖布尔就是一个小的多的城市,不过比起加尔各答,这个城市显得异常的干净。

  而到了赖布尔以后,我们直接就被带去了一个私人的别墅休息住下,沃尔马骄傲的对我们宣称,这也是他的产业。

  果然沃尔马是印度真正的土豪,我们表示惊叹,只有肖大少爷对于这个表示淡定,甚至有些淡淡的不屑,开口给我说起他欧洲拥有的古堡,于是我好奇的问到:“那古堡呢?你离开了你的组织,跟我们一起混着,谁帮你管理?”

  结果肖大少爷尴尬了,耸耸肩膀对我说到:“那群该死的家伙,我外公离开以后,他们连我的财产也开始干涉,不过你相信我,这只是暂时的,我会找回我的外公以及长辈,到时候带你去我的古堡玩。”

  我明白肖承乾的无奈,只是笑笑用一句话结束了这稍微有些尴尬的谈话:“其实我觉得什么古堡都差不多吧,竹林小筑才是最好的地方。”

  ——————————————————分割线——————————————————

  在赖布尔沃尔马家的别墅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我们就踏上了需要强尼的行程。

  印度是一个寺庙很多的国家,无论是哪一个城市都一样,赖布尔也不例外,别看这个城市有名气的寺庙只有那么几间,但是真要去找遍这个城市大大小小的寺庙,可是一件不小的工程。

  因为有的寺庙深藏在民间,或许就只有一间屋子那样大小,但一样会有人去参拜。

  我们先是从名气大的寺庙开始找起,接着慢慢的渗透,但是直到三天以后,我们找遍了比较大的十几间寺庙也没有任何的发现。

  由于珍妮姐提供的线索有限,我们有时也不得不跟傻子一样,见到有‘可疑’的人物,都会上前去询问一声:“你是不是强尼?”可得到的答案都是失望,甚至有好几个人以为我们是借机搭话的骗子,对我们一点儿也不友好,如果不是沃尔马的存在,我想这寻找强尼之旅就够我们喝一壶的。

  当失望变成一种习惯时,人就会麻木,只是机械的继续着要做的事情,我以为三天是一个很久的时限,结果那三天只是一个‘霉运’的开头,一直蔓延着,整整半个多月我们还在寻找着强尼。

  询问的人也越来越多,可是没有一个人是强尼,连名字巧合的都没有!

  “赖布尔这个范围也就太大了,和你们华夏一样,一个城市也有属于它的县和农村什么的,如果这剩下的贫民区,依旧找不到赖布尔,就只能深入那些地方了。”面对这种失望的寻找之旅,沃尔马是最感觉失望的一个。

  我不知道他的师门给他说了什么,他总是以为跟着我们会充满传奇,但事实上却是这种无聊的寻找,让他感觉到梦破碎了一样。

  而印度的贫民区也让我见识到了什么叫触目惊心的‘脏乱差’,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就如同生活在垃圾场上一般,衣衫褴褛,甚至社会的秩序在这里也变得模糊,像是一个犯罪的天堂,我很难想象这里也会有寺庙的存在!也不知道印度的法律是否允许寺庙存在于这样的地方。

  可是偏偏就在这里,我们真的就找到了一间所谓的寺庙,贫民区的人在收了沃尔马的钱以后,神秘兮兮的告诉沃尔马,这间奇怪的寺庙没有什么人气,事实上它属于一个异教徒的寺庙,要不是因为寺庙的主人太过神秘和强大,周围的人不敢举报,它早就应该消失了。

  而当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就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我们要找的强尼或者就在这间寺庙!

  于是,为了这个消息,沃尔马付出了更多的钱,让这个贫民窟的原住民带着我们寻找这间寺庙,在走过了七弯八绕,比道家普通阵法还复杂的路以后,我深刻的认为强尼这个决定是对的,如果让我们来寻找这一间低矮的铁皮屋子,这所谓的寺庙,我们是铁定找不到的。

  “就是这里了,但我可不敢进去,传说那个可怕的异教徒是西方来的黑巫师,供奉着真正的魔鬼,就只能送你们来这里了。”尽管是在冬季,这里白天的温度依旧算得上是炙热,站在这几间练成一片的铁皮屋外的巷道里,顶着阳光下臭气熏天的气味儿,那个原住民如此对我们说到。

  仿佛对于这间铁皮屋有着深刻的畏惧。

  但偏偏是这种畏惧,激发了沃尔马高昂的兴致,他甚至连骂着这里脏乱差,骂着印度制度的兴趣也没有了,高兴的掏出一大把钱塞给了那个原住民,兴奋的说到:“那你离开吧,记得我们是来做调查工作的,不希望有多的流言传出去,你明白吗?”

  “明白!”这个原住民收了钱以后,立刻就离去了,他如果智商还算正常,应该不会泄露什么的。

  而我没想到,有些二的沃尔马也有如此机灵的一面。

  敲门的声音很快在这里铁皮屋外响起,敲门的自然是自告奋勇的沃尔马,可是持续了一分钟,屋内并没有任何的回应。

  沃尔马又持续的敲了半分钟,这个时候铁皮屋的门才打开,确切的说是非常快速的开了一下,然后又关上了,从里面飞出来一个酒瓶,准确的砸在了沃尔马的怀里。

  “如果你想见我,那么拜托带这个牌子的酒来,记住,我只要这个牌子!否则,你就给我滚蛋吧!”屋内传来一个略显暴躁的男声,听声音并不苍老,却有些沧桑。

  而沃尔马拿起酒瓶,一时间有些迷茫,只有我清楚的看见,那赫然是一个五粮液的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