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七十九章 我不放

第七十九章 我不放

  这个发现让我心里有些唏嘘,莫非强尼也是中国人?否则怎么会喜欢中国的白酒?但珍妮姐并没有这样说过,他应该还是印度人。

  感谢有沃尔马一路同行,在印度因为宗教信仰的原因,并不是一个喝酒卖酒很自由的国家,平常的酒弄到也需要一定的渠道,更何况华夏的名酒?

  沃尔马拿着酒瓶子还在迷茫,过了几秒钟才问我:“承一,那屋里的先生说的是什么话,我怎么听得糊里糊涂?”

  沃尔马这样说,才让我想起一个问题,屋里的人说的应该是英语,但是不是那印度英语,英语在这个世界上普及,但由于各国口音的差异,同是英语,说不定英国人是听不懂印度人那充满了独特口音的英语的。

  沃尔马一直和我们说中文,但说英文的时候也带着浓重的印度味儿,可屋子里这个人显然说的不是印式英语,反而像是华夏人在说英语那种腔调,难怪沃尔马听得糊里糊涂。

  “额,他说的英语,但是调调和你们不一样,大概是让我们买到同样的酒,才能来见他,我说沃尔马,你有办法弄到吗?”我简单的给沃尔马解释了一句,显然更关心沃尔马是否能在印度弄到一瓶五粮液。

  “华夏的名酒?”沃尔马这时才想起拿起手里的瓶子来观察一下,开口就认出了手中的酒瓶,果然是土豪,见识不俗。

  “他妈的,贫民窟里怎么会出现这种昂贵的华夏名酒?一般人有钱也弄不到,可这却难不倒我沃尔马,最多明天就能弄来,如果需要的话,甚至可以弄许多。”沃尔马的眼中闪烁着骄傲的神采。

  这充满了自豪的话显然被肖承乾听见了,他一扬眉,异常骄傲的走到了沃尔马面前:“既然能搞到酒,不如帮我们弄几瓶红酒,我也不挑,就普通的拉菲吧,不要大家都追捧的1982年的,忒俗,给弄几瓶1959年的就好。”

  沃尔马眨巴着眼睛,一时不懂肖承乾是什么意思,而肖承乾还在手舞足蹈的说着:“红酒呢,最好就是配奶酪,沃尔马,你还得弄点儿可以入口的奶楼,59年的拉菲要配...”

  承心哥走上前去,一把捂住了肖承乾的嘴,抱歉的对沃尔马笑了笑,说到:“不要理他,他发病了。”

  “他有病?”沃尔马异常的惊奇。

  “大少爷病。”承心哥笑得异常优雅。

  “你们快点滚,不要在我门口吵闹,不知道可怜的人,唯一的乐趣就是睡一个下午觉吗?”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铁皮屋内又传来了一阵儿英文的叫骂声,弄得我们不敢说话了。

  我心中一动,不由得上前一步大声问到:“嗨,能问一个问题,你是不是强尼?”

  “去你妈的问题,一切都等酒带来再说。”屋内人的脾气似乎十分的暴躁,面对我的问题,不仅不回答我,而是直接的骂了我一句。

  弄得我有些尴尬,但又不愿意放弃这难得的线索,只能沉默了一下,招呼着大家离开。

  ————————————————————分割线——————————————————

  不得不承认,沃尔马是十分有本事的,原本说第二天才能弄到的五粮液,在当天晚上就有人上门,非常恭敬的送来了一件五粮液。

  “我想这应该够了吧?”沃尔马弄到酒以后,十分得意的来朝我邀功,我还没来得及赞美两句,就发现如月来到了我的房间。

  “三哥哥,聊一会儿?”如月这样对我的说到。

  然后沃尔马就抱着酒意兴阑珊的走了,但我分明看见他走了几步,又变得开心起来,因为他朝着肖承乾的房间走去了,估计是找肖承乾要赞美去了。

  如月也同样看见了这一幕,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然后对我说到:“沃尔马这个人挺有趣的。”

  “是啊,我们的日子虽然不怎么平静,有趣的人倒是遇见不少。你的身体还好吗?”我随口问到。

  “恢复的还不错,回寨子里以后,得找大巫想想办法,去掉疤痕才行,我害怕会留疤。”如月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有些担心的样子。

  “其实你也不用这么担心,寨子里的大巫应该会有办法,实在不行,让承心哥想办法把这疤痕帮你转移了。女孩子就是麻烦啊,我觉得沁淮不会在意的。”我半是开玩笑,半是安慰的对如月说到。

  这话说的如月脸一红,忍不住啐了我一口,说到:“谁在乎他在不在意了?是我自己在意的。”

  看着如月此时的模样,就如小女孩一般的娇憨,还带点儿任性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又想起了她小时候,情绪波动间,忍不住习惯性的去摸了摸她的黑发,认真的说到:“丫头,你以后会很幸福的,沁淮是个不错的人。”

  “你就兴为着你兄弟说话了。”如月白了我一眼,然后认真的说到:“可是,三哥哥,你也要幸福才是啊。”

  我不置可否,幸福?我要的幸福似乎离我很远,远到我已经不想去奢望了,更何况曾经被我寄予了幸福的那个女人,才用她的冰冷给我泼了一盆冷水,我现在拿什么来说幸福?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摸出了一支烟,点上了,然后问到如月:“丫头,你是要找我谈什么?”

  “就是谈你的幸福。”如月的神色变得认真的了起来,望着窗外幽幽的说到:“三哥哥,我们的日子现在过得虽然漂泊,虽然是普通人不可想象的,但无论是怎么样精彩的日子,到最终也会回归到平静的岁月,那也许才是真实的岁月,就好像每个人普通人一样,有一个家,有一个伴儿,能陪着父母,养育儿女什么的,是不是?”

  “是吧,可这样的日子离我现在似乎遥远了一点儿。”我吐了一口烟,然后又淡淡的问到:“丫头,你今天晚上不对劲儿啊,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我是想要说,三哥哥,你放下我姐姐吧,忘了她。”如月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一口气说出了这样的话。

  我眉头皱了起来,下意识的就抗拒这样的话。

  “三哥哥,你有父母,你终究要在父母跟前尽孝,也要...总之,你该找一个温暖的女孩子陪着你走下去,陪着你过平凡的日子,而不是一直对我姐姐念念不忘。”如月见我沉默,干脆又加重了语气。

  “好了,我今天晚上有些累了,不想谈这个。”我是心冷如雪对我的态度,可这并不意味着我不爱她,愿意放下她,她就如我心中最不可触碰的地方,一碰就疼,而疼痛会让我暴躁,我不想发作。

  “三哥哥,你能不能不要逃避?明明已经没有希望了,你这样是在折磨两个人。”如月根本不理会我的抗拒,反倒是进一步的说到,戳的我心口生疼。

  “折磨两个人?哪两个人?”我忽然声音就冷了下来。

  “我姐姐,不是吗?”如月不理会我的态度。

  “你认为她会受折磨?你难道不知道她出现以后,连见我的意思也没有?”

  “既然没有希望,见了也是枉然,你难道不明白?这并不代表我姐姐不心疼!况且...三哥哥,是你吧,你根本就没有放下想和我姐姐在一起的希望,才会有这样的怨,若你不怨,能像旁观者那样冷静的知道我姐姐不见的原因,那我也不用今晚特地来对你说这番话了。或许你也知道,可是知道了也不能抵消她不肯见你的怨吧?感情这种事情从来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可能会觉得我站着说话不腰疼,那你就当我心疼我姐姐吧,心疼她在那与世隔绝的地方,还要牵挂着一个不肯放下她的男人,内疚着他的不肯放下,怕耽误了他的幸福,你就忍心让她背负这个?”如月说话的时候眼中已经有了泪光。

  “出去!”我第一次对如月发了那么大的脾气,直接把如月推出了房门,我知道这样做很不理智,可是爱情这种事,若能理智,只怕是不够情深!

  我必须承认我爱这个女人到,连别人劝说我忘记放下都抗拒到灵魂里,谁也不能湮灭我的希望,不管我是心冷也好,怨也罢,狠也行,但就是不能,不能放下她。

  “三哥哥,你忘记了姜爷爷对你说过的吗?红尘练心,放下就是一种锤炼,你这个也不要了吗?”如月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我背靠着门,叼着烟,看着窗外的月光,眯着眼睛,不肯开口。

  “三哥哥,我曾经也不能放下你,我都不知道我嫁给沁淮以后,是否能安心的和他在一起!可是,我一直都在强迫着自己去做,直到前些日子,我为你挡了刀子,那个时候我就告诉自己,好吧,喜欢着三哥哥的如月从那天开始就死掉了,如果是前世欠你的情,今生在那一刻就还清了,醒来后,我看见沁淮,我就真的能够接受他了。三哥哥,你不要抗拒好吗?你试着去做吧。”如月的声音带着哭腔,显得分外的可怜。

  而我听见这些话,已经觉得不对劲,忽然就拉开了门,看着如月,说到:“是谁让你来和我说这些话的?你在从前根本不曾这样劝过我!”

  如月先是看着我,听见我这样问,忽然就低下了头,然后说到:“是我自己,三哥哥,你仔细想想吧。”

  说完,如月就下楼了,而我看着如月的背影,嘴角苦涩,如雪,你这又是何苦,让如月这样劝我?

  窗外,月冷风清,难道你要我像很多年前,对师父那样,也对你说一句:“我不放。”吗?

(今天三更,第一更送上,其实这一更的内容呢,后半段吧,表面是谈情,其实已经预示着一些什么了,看看大家怎么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