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十章 微妙的转机

第八十章 微妙的转机

  第二天一早,天阴阴的飘起了小雨,尽管如此,气温还是稳定在一个数值,这里的冬天在白日里并不寒冷。

  我们一大早就出发了,当然是带着那一箱五粮液,而我和如月并没有因为昨夜的谈话而尴尬,依旧是有说有笑,仿佛忘记了昨夜那一场谈话。

  阴雨天的贫民窟比晴天里更加的难行,各种泥泞让脚下湿滑,而且由于脏乱的关系,脚下还有一种黏黏腻腻的感觉,只是相比于晴天,这里的臭味终于不再那么刺鼻。

  我的记忆力一向出色,由于昨天来过一次,所以这凌乱的贫民窟再是七弯八绕的,还是让我给找到了那间铁皮屋。

  ‘嘭嘭嘭’敲门的是我,不过在敲门的同时也免不了有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因为这个铁皮屋摇摇欲坠的样子,随着我的敲门整个房间都在颤动。

  “是谁?这还是上午,到底让不让人睡觉了?”很快屋内就传来了回应,依旧是那个暴躁而又沧桑的声音。

  我有些无语,下午要睡觉,上午也懒懒的不起床,难道这个人的生活就是睡觉吗?

  尽管是这样,我还是用英语大声的回答到:“是我们,昨天来的人!”

  “该死,难道你们没有听明白我的要求吗?没有带酒就赶紧滚。”声音透着极大的不耐烦。

  “先生,事实上我们已经弄到了你要的酒,而且是一箱,你愿意见我们吗?”我大声的回应着,故意的强调了一箱这个量词。

  屋内沉默了,难道是震惊了吗?

  就在我猜测的时候,那扇铁皮门忽然就打开了,因为速度太快,还带着一阵儿微风,也适当的释放了一些来自于屋内的臭味,我吞了一口唾沫,强忍了!

  这时,我才看清楚,站在我眼前的是一个纯正的印度人,比沃尔马还要黑的皮肤,平凡的长相,皮肤已经显出老态,乱糟糟的花白头发和胡子让我想起了师父,唯一值得一提的是他的一双大眼睛,明亮而充满了色彩,就如同初生婴儿那般的感觉。

  我很吃惊,一个成人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睛?难道这个人的灵魂其实和婴儿一样纯净?

  我在观察着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可这人已经急吼吼的冲我吼到:“酒呢?酒在哪里?你最好不要戏弄我,你要戏弄我的话,那后果可是很严重。”

  我不敢啰嗦,连忙从沃尔马那里抱过了那一件酒,打开了箱子,递出了一瓶给那个老者。

  那个老者一见到这酒,两眼放光,一把就抢过了过去,拧开盖子,嘴上还嘀咕着:“能在印度弄到这酒,算你们还有几分本事儿,可不要想用假的来糊弄我,我只需要闻一下,就能分辨出来,事实上我比最厉害的品酒师还要厉害。”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穷凶极恶’的样子,忘记了提醒他一句,事实上厉害的品酒师为了保持‘职业’的鼻子,是不喝酒的。

  “真货。”这个老者在拧开盖子,深深的闻了一下之后,忍不住露出了陶醉的表情,接着提起酒瓶,就要开始给自己来一口。

  但在这时,我瞅准了机会,一把抢过了他手中的酒瓶,并且一屁股坐在了剩下的那箱酒上,摇晃着酒瓶说到:“嗨,我们是来找人的,并不是上门来给你送酒的,你想要喝这一瓶酒,至少得回答我一个问题,知道吗?”

  “回答你什么问题?”眼见着到手的酒被抢了,这个显得有些沧桑的中年老者(我不知道该定义他为中年人,还是老人)露出了猫捞心窝子一般难受的表情,但他到底没有无赖般的来抢,更没有说任何威胁的话。

  只是一个细节,我就知道其实眼前这个人是极其有原则的人,不是他的,就算他有本事强取豪夺,他也不会,连之前不离口的威胁话也不会说半句。

  “你知道我们是来找人的,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强尼?”我认真的问到,其实在我心里已经有八九分的肯定,眼前这个人或许真的就是强尼。

  听闻我的这个问题,他的神色平静,然后斩钉截铁的告诉我:“不是!”

  不是?他竟然不是?我的心一下子失望了,但还是把手中那瓶酒递给了这个中年老者,然后有些失望的转身离去,而沃尔马在我身后,忙不迭抱起剩下的酒也要跟着离开。

  在这个细雨纷纷的上午。一次充满希望的线索难道就要这样断了吗?

  但在这时,我们的身后传来了争执的声音。

  “你难道一定要把那一箱酒都抱走吗?看你的穿着,就知道你是一个那么有钱的人,难道你忍心就这样抱走一箱带给可怜人生活希望的酒吗?”是那个中年老者的声音。

  “你最好松开我的裤子,我不太清楚你在说什么?我虽然他妈的有钱,可我也懂得不要浪费,你能松开你的手吗?这裤子可他妈的不便宜。”沃尔马的声音则显得十分的无奈。

  我的心情失望,但还是转头看了一下,正巧就看见,那个中年老者抱着沃尔马的大腿,不愿意沃尔马离开,那双盯着沃尔马手里的酒箱子的眼睛闪闪发亮,见我看着他,他又朝我看了一眼,然后收回了目光。

  这一眼一下子打动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人的眼睛纯净的让人无法抗拒,又含有一种真正慈悲,却又悲苦的沧桑,所以那一刻我忍不住对沃尔马说到:“算了,给他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来支付这一箱酒钱。”

  “啊?”沃尔马忍不住吃惊的望着我,说到:“他其实已经白喝了一瓶了,承一,你不了解印度的贫民窟,这里的人自甘堕落,带来了很多社会问题,你不该同情他们的...”

  沃尔马喋喋不休,可我的眼神非常的坚持。

  沃尔马叹息了一声,无奈的放下了酒,说到:“好吧,如你所愿!但我就不收你酒钱了,毕竟你是我师父师叔都推崇的小英雄。”

  我感激的朝着沃尔马点了点头,然后叹息了一声,看着那个中年老者像抱宝贝一般把酒抱在了怀里,终究沉默的转身就离开了。

  大家跟在我的身后,心情都不是太好,最有希望的一次,被无情的现实所击败,任谁都有一种挫败感吧?

  但没走出几步,我的身后忽然传来了那个中年老者的声音:“嗨,那个年轻人,我想问你找强尼到底是要做什么?”

  听见这句话,我还没有转身,但已经忍不住流露出惊喜的微笑,然后才转身大声的问到:“难道你认识强尼吗?”

  “没有比我还更加熟悉他的人了,如果我们说的强尼是同一个人的话。”那个中年老者忽然朝着我微笑了,那一口白牙异常的闪耀,果然皮肤黑,牙齿就白,我在心里无聊的想着。

  但人已经快速的跑了过去,真诚的对那个老者说到:“我们能进去聊吗?事实上我找强尼,是长辈指点的,如果你能帮忙...”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个中年老者已经打断了我,疑惑的说了一句:“长辈指点?”接着,他不容我说话,就抱起那一箱子酒,转身进屋了,声音从铁皮屋内传来:“既然如此,那就先进来再说吧。”

  事情有了转机,大家都很开心,那个中年老者发出了邀请,我们立刻一窝蜂的就钻进了这几间摇摇欲坠,低矮的铁皮屋,再也不敢嫌它里面气味太重了。

  而进入屋内,就如我们想象的一般脏乱,破旧的家具,乱七八糟的杂物,我甚至看见和袜子一起堆在地上的内裤。

  那个中年老者不理我们,一直朝着屋内走,其实就是朝着相连的另外几间铁皮屋走,我们也只好跟随着。

  一直走到他乱七八糟的卧室,我们才发现,在这个卧室的最里面,有一扇上了锁的铁门,是通往最里那间铁皮屋的。

  “这外面太乱,不是说话的地方,幸好这屋子还有地方是整洁的,我期望在这贫民窟内,有人能到这里来参拜,接受新的思想和信仰,可惜做得很不成功。我们就到这里来谈话吧。”说话间,这个中年老者打开了那扇上锁的门,第一个走了进去。

  而我们面面相觑了一眼,莫非真是什么黑巫师,供奉魔鬼?带着这种好奇,我第一个跟上了他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