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十二章 强尼的指引(上)

第八十二章 强尼的指引(上)

  我们是谁,以及和珍妮姐是怎么扯上关系的,这两个问题如果放在华夏是很好回答的,可是在印度,这个强尼知道老李一脉吗?至于怎么和珍妮姐扯上关系的,这个问题更加的难以回答,因为珍妮姐是凭空出现的,出现的时候,我就从江一口中得知她是我们的庇护人,如果实在要说有关系,只能模糊的知道珍妮姐好像和我师祖之间有点儿什么故事。

  但这样招实说出来,这个强尼会不会以为我在扯淡?

  这样想着,我还是开口了,直觉告诉我是不能骗强尼的,一切只能照实说,我只能往详细里说:“我们的身份很复杂,但你也看出来了,总的来说是修者,主要是道家和佛家两脉的修者,像我们五个人...”我指着承清哥他们说到:“在华夏,称之为老李一脉,为什么叫老李一脉,是因为我们师祖的关系,我们师祖叫李一光,人称老李,是他创立了我们这一脉,所以叫老李一脉。”

  我尽量详细的介绍着,同时也敏感的察觉到当我说出老李一脉四个字时,这个强尼的脸部肌肉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眼神也变化了一下,只是很快的一瞬间,但就是被我看见了。

  说完我们五个人,我又大致介绍了一下其他人,然后总结到:“总得来说,剩下的人是我们老李一脉生死与共的伙伴,我们不知道前路要做什么,但是珍妮姐指引我们来找你。”

  强尼不说话,只是神色有种捉摸不定的感觉,他拿起酒瓶又喝了一大口酒,然后问到:“那和珍妮弗的关系呢?”

  “我不知道珍妮姐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但是无论是从别人的口中,还是按照她自己的说法,她都是我们的庇护人。”说到这里,我的神色稍微有些难过,声音有些低沉的说到:“我们的师父都因为某些原因离开了我们,确切的说是失踪了,老李一脉唯独剩下我们年轻的五人,珍妮姐就是我们最大的一个庇护人,感觉就像我们的师婆一般。”

  强尼听闻了我这番话,神色已经恢复了平静,只是眼神变得深邃,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们之间出现了短暂的沉默,我们在等待强尼给我们说点儿什么,而强尼却是一口一口的喝着手中的酒,直到7,8分钟以后,手中的那瓶酒见底。

  饶是强尼酒量惊人,在没有任何下酒菜的情况下,喝光这么一瓶高度的白酒,棕黑色的脸上还是出现了两抹红晕,此刻的他竟然看起来莫名的有种放松感,我不明白他是在这一刻放下了什么吗?

  ‘啪’的一声,强尼把酒瓶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透过这铁皮屋的窗户看着窗外,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该来的总是会来的。”说完这句话,他忽然望着我说到:“你总是要给我证明一下,你们是否真的是老李一脉的人。”

  这个是应该的,我不动声色的取下了手上那一窜儿奇楠沉,递到了强尼的面前。

  强尼看到这窜儿沉香,脸上的神色一下子就变了,眼光有一种纯粹的沧桑,像是穿越了时光的隧道,再回顾从前一般。

  就算如此,他还是取过了桌上那窜沉香,仔细的看了起来:“奇楠沉,珍贵的东西!但并不是独一无二的,如果要造假,弄来那么一窜儿沉香也是可以的。不过我的老朋友在这其中可是动了一点儿手脚,要是假的,那可骗不过我。”

  老朋友?这窜沉香是我师祖的!他竟然说他和我的师祖是老朋友?莫非他们是同一个时代的人?这显然不可能,我的师祖从各个证据来看,都是明朝的人,但他已经失踪了很久,我从心理上是不能接受一个和我师祖同样年纪的人坐在我面前,这会让我觉得这个世界都快被颠覆了。

  强尼拿着那窜沉香,闭上双眼,不到几秒钟,整个人就已经进入了存思的状态,像是在感应着什么。

  也就在这时,我悄悄的问沃尔马:“你说过,他的年纪太大了,你能不能给我说一下,按照你所知道的,这个强尼到底多少岁啊?”

  沃尔马贼眉鼠眼的望了一眼强尼,然后献宝似的跟我说到:“按照我所知,他有150岁了。这不是不能接受的年纪,可他看起来就像一个沧桑了些的中年人。”

  我点点头,没有再和沃尔马说话了,150岁,对于修者来说,完全是一个可以接受的年纪,就算现在的修者圈子,达到这个年纪的也有好一些人,只是不为世人所知罢了!就是和强尼对比起来,他们显得苍老多了,要知道到了他们这个年纪,可是按照严格的养生之道来安排自己的生活。

  可是这个强尼,却住在贫民窟这种环境里,毫无‘灵气’可言,从他的生活习惯来看,养生也与他完全不搭界,甚至还‘滥酒’,半个小时喝光一瓶高度白酒而不醉的人可不多见。

  在我的胡思乱想中,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大概是5,6分钟吧,强尼终于睁开了眼睛,把手中的沉香窜珠交给了我,神色变得对我们亲切了许多,但也有些古怪。

  他问我到:“这窜珠子的秘密你发现了?或者说你用过了?”

  “嗯,是在不久之前发现,也用过了,如今它就是单纯的一窜沉香珠子了,其中只有很少的几颗还着师祖遗留的力量。”我对强尼解释的很详细。

  强尼听闻却呆滞了一会儿,然后摸着脸说到:“怪不得珍妮会叫你们来找我,有些秘密已经被揭开了,命运的转轮终于运转到了这一步啊。”

  “什么意思?”我几乎是脱口而出,也顾不得礼貌了。

  一直以来,我们都对找强尼这件事情有些迷茫,主要就是不知道找到他要做什么,可从强尼的这句话来看,他分明就知道珍妮姐的目的,我怎么可能不激动?

  面对我的唐突,强尼并没有怪我,而是用双手揉了一把脸,有些疲惫的站起来,又走到了那张巨大的黑布面前,再次拉开了一些。

  这一次,我们又看到了一张新的照片,依旧是黑白照片。

  在照片中,强尼本人比上一张和那美丽的西方女子合影时,更加的成熟了一些,穿着却变得普通了起来,一眼看去,那股优雅的贵族气质不见了,多了一股说不出来的厚重沧桑。

  但这个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强尼这张照片是合影,在他旁边有一个看起来显得很不自在的人,穿着是华夏民国时期风格的衣服,很普通的大众衣服,普通的脸,咋一看就像一个老农,可是看仔细了,却发现这个人的有一种奇异的魅力,他站在那里,就像是融于了天地。

  那种感觉就像是他无论站在这世间的哪里,都是合理的,相衬的,一点儿也不突兀的感觉!

  这个人...这个人是我的师祖——老李!

  强尼的手抚过这张照片,低声的说到:“他看起来很不自在吧?这真的是一张珍贵之极的合影,因为他很抗拒照相,这恐怕是他存留在世间唯一的影像了。是在我强烈的要求下,他推诿不过,拍下来的。”

  强尼在低声的诉说着,而我们老李一脉的年轻弟子却哪里还敢坐着?面对师祖留下的唯一影像,哪怕是一张合影,我们也不能坐着,而是一个个的跪下了....

  “他是谁,你们做为徒子徒孙的,想必应该知道。可是真的不用跪拜,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师祖生平最不讲究的就是这些繁文缛节吗?”说话间,强尼已经拉起了黑布,师祖和他的那张合影,又隐藏在了黑布之下。

  而我们有些讪讪的,承心哥却说到:“师祖不讲究,可我们却不敢造次,只因为关于师祖的传说听得越多,我们对他就越是崇拜和向往。”

  强尼又重新坐回了桌子面前,此刻我们对强尼也感觉亲切了许多,毕竟是师祖的朋友啊,还是能留下合影的朋友,那么关系一定不一般。

  这时,我也能够理解,为什么强尼在证明了我们是老李一脉之后,神色间会对我们变得亲切了。

  “他的确是一个能让人崇拜和向往的人。”强尼对承心哥的说法表示赞同,然后望着我说到:“至于你,刚才问我的那句什么意思,现在还不是详细说的时候,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这窜奇楠沉是我当年送给你师祖的礼物,你师祖说过,既然是朋友送来的珍贵礼物,那就把它做为一件可以传承的重要法器,传给后代吧。然后才有了你手上这窜沉香珠子!

  ”

  强尼对我解释了一句,而我听得分外认真,原来这沉香窜珠还有这么一段渊源?

  说话间,强尼咂了咂嘴,又要伸手去拿酒,但拿出一瓶五粮液,脸上又出现了舍不得的神情。

  沃尔马看见这一幕,则表现的非常人精,赶紧说到:“你尽管喝,以后要喝多少五粮液,我沃尔马都会给你提供的。”

  强尼哈哈一笑,拍了怕沃尔马的肩膀,然后说到:“那我就不客气了,不过喝了你的酒,咱们又同是印度的道家人,总是少不了一些好处给你的。”

  沃尔马立刻眉开眼笑,而强尼则又拧开了一瓶酒,喝了一口对我说到:“可你知道吗?关于这窜珠子是一件什么样的法器,怎么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和你师祖知道!所以,不管是不是巧合,你拿出了这窜珠子,即便是用过了它,也能留下老李的痕迹,我就能肯定你是老李一脉的人,另外....”

  说到这里,强尼沉吟了一下,说到:“而珍妮弗要你来找我,恐怕也是这窜珠子的原因。”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