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十五章 拉开序幕的终极秘闻(中)

第八十五章 拉开序幕的终极秘闻(中)

  我的这个问题问完以后,强尼整个人就陷入了沉思,只是手还在无意识的晃动着红酒杯。

  整个餐厅的气氛因为我的这个问题,陷入了一个异常沉默紧张的状态,包括陶柏还有路山,这么久以来的相处,他们自然之道了我们最终的目的是为了找到我们的上一辈人,生为生死与共的朋友,他们自然也紧张。

  这样的气氛持续了将近一分钟,在这一分钟里是我人生中神经最紧绷的一分钟,我感觉到最后我连呼吸都变成了喘息,精神上仿佛已经承受到极限时,强尼才‘啪’的一声放下杯子。

  然后目光闪动的望着我,说到:“小家伙,看来我是避世太久,错过了很多精彩的故事,你的问题我现在不能笼统的回答你,你必须要给我说一下发生了什么?”

  “你难道都不联系珍妮姐他们的吗?”强尼说出的话让我微微松了一口气,至少他没有完全的否定什么,而我担心的无非就是师父他们的安危,但是我很好奇强尼怎么可能封闭到如此的程度,信息的来源连沃尔马也不如。

  “印度的修者圈子原本就是一个相对封闭的修者圈子,也可以说是世界的修者圈子中流亡修者的天堂,你懂我的意思吗?”强尼说话间,又开始继续吃着他的那份牛排,我很惊叹于他那惊人的食量,每一份看起来有一公斤的牛排,他不知不觉已经吃到了第三份,夹杂还吃了很多其它的菜。

  “你的意思是,你因为是道家人的身份融不进印度的修者圈子,偏偏又不愿意离开印度,所以造成了信息闭塞吗?”我说话间,也大口的吃了一口牛排,忽然发现吃东西能很好的缓解压力。

  索性,我也开始一口红酒,一口牛排的大吃起来。

  强尼赞赏的看了我一眼,不知道是为我大吃的行为,还是因为我的回答,他一边嚼着牛排,一边说到:“是的,你分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当我重要的人,包括爱人,朋友和亲人都相继离开我以后,我就已经封闭起来,拒绝和任何过往的人再联系了,那只会让我沉痛!所以,我情愿当一个叫做辛格的烂人,随性所欲的活着,却总是不得要领,我赶不上你们师祖的境界,或许再活一个100多年,也会差很远,他曾经...”强尼的目光中流露出追忆的神色,全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因为老了,话太多而带偏了话题。

  而我却不好催促于他,只能暗自等待,骂自己干嘛没事儿多嘴问那么一句无关紧要的废话。

  “是了,他曾经说过一句这样的话,最理想的人生状态是人,百无禁忌,心,总存敬畏!很好理解,却很难做到,实际上很深沉的一句话,用哲学的口吻来说,就是要做到一个对立的统一,这就好比道家的八卦图,分离,调和,对立,统一,这种人生的态度太难太难!”强尼这么评价着,把我们都说愣了。

  因为师祖的这句话,也让我们思考起来,什么叫做人可以百无禁忌,心却总存敬畏?难得不是这句话,是这个度的把握,能够做到这其中微妙的细节,是不是已经是神仙?

  可强尼却在这个时候反应了过来,抱歉的看了我们一眼,说到:“我的话太多了一些,一提到这个一生中最重要的朋友,就总是这样。好吧,刚才说到我已经封闭了很久,不知道很多消息,不知道你这个小辈可不可以说给我听听?”

  这个时候,我也才从沉思中清醒过来,哪里还敢怠慢,啰嗦?立刻把师父离开以后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以及关于师父离开以后,我们的分析,以及各种线索,反正所有能说的,我都说了。

  这不是病急乱投医,而是因为强尼主动说起了蓬莱,他将是我们迷茫的未来里最大的指引。

  发生了很多,所以这番话我也说了很久,将近一个小时,都是我在大说特说,其他人做着补充,我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细节或者线索,我怕因为这些,就改变强尼要给予我们的答案。

  强尼一开始听得并不是很在意,还是一边听一边大吃大喝,可是听到后来,他就已经忘记了吃喝,中途打断,让佣人们撤下满桌的杯盘碗盏,然后把我们带到书房,泡上了几杯咖啡,这才让我们继续。

  而听到后来的时候,强尼的眉头也紧皱了起来,一直到我说到逃亡来印度的经历以后,强尼终于挥手打断了我,端着咖啡杯,站起来,在房间里反复的踱了几步之后,才又坐下来,喝了一口咖啡,脸色颇为郑重的说到:“你们的师父,我曾经见过两次,那个时候李还没有失踪,不,是所谓的失踪。他消失的背后,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知道部分的真相。我们先不说这个,先说你们的师父,李在消失以前,曾经秘密来见过我一次,他是这样对我说的,几个弟子情长,他让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牵挂,以及深深的无奈。”

  说到这里,强尼叹息了一声:“那个时候的李是真的无奈,做为他的老朋友我能感受到的!他也是第一次有了这种情绪!他没说太多,却说已经知道徒弟们命运的支流,却无力改变,因为缘分不是落在几个弟子身上....这是他尘世的债与孽,他说第一次发现,知道太多,也是一种痛苦,看不清未来,反而是一种痛快。我在当时不能理解他,你们现在说起这件事情,我联想起当时,我认为那个时候的李恐怕已经算出,在以后他的徒弟会为找他,踏上一条艰难的旅程。”

  “这意味着什么,师父他们去蓬莱有什么后果?”问题终于绕回了最初,我的心再次紧张的无以复加。

  “你先别急,听我说完!李,是我最亲密的朋友,尽管是亲密的,可这也不影响我对他的崇拜,以及他在我眼中的无所不能...立淳他们几个孩子踏上昆仑之路,连李也没有办法去阻止,改变他们的命运,我也很抱歉,无能为力啊。”强尼摇着头说到。

  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灰暗,因为我从强尼的口中听见了一种不好答案的预示。

  ‘澎’的一声,承真端着的咖啡杯一下子从手中掉了下来,咖啡洒了承真一声,被子‘咕噜,咕噜’滚到了一边,承真半天没有反应,过了几秒,她忽然就哽咽了。

  “不,承真,你要冷静!”承清哥一下子站起来,扯出几张纸巾,一边递给承真一边又要手忙脚乱的去捡咖啡杯,他也不冷静了。

  而纵观所有人,或多或少情绪已经产生了激动的变化,只有我扶着强尼所坐那张沙发的扶手,还能勉强稳住情绪,声音颤抖的说到:“强尼大爷,其实你可以说直接一点儿?”

  “好吧,实际上,在我真正隐姓埋名以前,有一段岁月异常的疯狂,那就是和你们师祖在做一件大事儿,我清楚的知道,没有我的指引,没有必要的条件,踏上蓬莱的可能性,百分之一都没有!通过走蛟上蓬莱,是一个可行的办法,但这只是条件之一,甚至可以说不是必要条件,只不过是寻找到蓬莱的办法而已。从你所说的线索,立淳他们已经找到了蓬莱,可是这之后,我无法给出你任何答案,唯一能肯定的就是他们踏不上蓬莱,更加去不到那对于我来说,都是飘渺的昆仑。”说到这里,强尼的眼中闪烁着的是抱歉的光芒。

  听到这里,我莫名的有一种心碎的感觉,不是以为师父们最终遭遇到了不测,而是为师父他们最终竟然是这样功亏一篑而伤心心碎,接着,我抬起头来,却发现屋子中大家的抽泣声一片,老李一脉的人包括承清哥,竟然全部都流泪了。

  ‘呼’我长叹了一口气,忽然站起来,大声说到:“哭什么?强尼大爷只是肯定我们师父踏不上蓬莱,而不是死了,你们哭什么?眼泪擦掉,振作起来。”

  在这种时候,我身为老李一脉的大师兄,我必须抗住,并且振作大家的情绪,尽管我的内心一样的煎熬。

  “是的,其实师父们不一定死了,我..我...”一直沉默的路山忽然站了起来,神色激动的想要说点儿什么,却我了半天,没有说出来。

  我疑惑的看向路山,问到:“路山,你是想要说什么?”

  路山的脸涨的通红,深吸了一口气才对我说到:“承一,对不起,曾经说过有空的时候,坐下来和你说我的事情,却一直没有这样的机会,奔波去锡金,印度,如月受伤,我会说出来,但还是等强尼大爷把一切都说完吧。”

  这时候,强尼放下了咖啡杯,用一种沉着冷静的语调说到:“承一说的不错,我能肯定的答案只是你们师父到不了蓬莱,可是世事无绝对,加上立淳这个家伙,我虽然只见过两次,但绝对是一个有着大智慧的人,你们不用太过难过。蓬莱之路,你们也要去走一回,相遇相聚说不定就在这路途之中。甚至,你们真的不用太过执着,就如我的一生,眼见着至亲之人都一个个的离开,但我还是活着,固然是因为我有着对朋友的承诺和使命,同样也是我在学着练心,学着拿起之后的放下。”

  强尼的话显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也给了我们莫大的安慰,加上路山莫名的跳出来说了那么一句,大家的心情总算平复了很多,开始冷静下来,继续听强尼接下来要说的话。

  很重要的,踏上蓬莱,真正的唤醒师祖?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这句话的惊悚,什么叫唤醒师祖?

  我们都安静了下来,但强尼的神情却莫名的变得沉重,他看着我说到:“承一,在你给我说的一席话中,有一个人没有经常出现,你却经常提起他,对吗?”

  “你是指..?”强尼的思维分明太过的跳跃,我们在等着他的下文,他却莫名其妙的问起了我问题。

  “一个叫杨晟的人,请你详细的告诉我,关于他的一切,这个非常的重要。”强尼认真的说到。

  我一愣,又扯上杨晟了?他是一个科学家,怎么连蓬莱,昆仑这种道家里都算神话的东西也能扯上他?一个多小时的诉说,看起来是相当的长,但我不可能去详尽的说每一个人物,关于杨晟也只是提到了几点,没想到强尼对他那么上心。

  我努力的回忆着关于这个人的一切,却不想沃尔马在这个时候却站了起来,大声的说到:“哦,杨晟,我终于记起来了这个绕口的名字,承一,我不是曾经给你说过一段关于正道态度的话吗?其中提起了四大势力的一个关键人物,给他们带来改变的关键人物,就是杨晟!杨晟啊!”

  ‘轰’的一声,我的脑子不知道为什么麻了一下,种种往事一下子在我脑中呼啸而过。

  没想到,最终逼我走上决斗台的是他,更没想到,走上去之后,直面我最终的敌人也竟然是他。

  我深吸了几口气,勉强让自己平静下来,用一种自以为平静的表情对强尼说到:“杨晟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我还是个少年,那个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