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十七章 既将出发的早晨

第八十七章 既将出发的早晨

  事实上,师祖大概已经不在了这个消息,不仅是我,而是对于整个老李一脉都是一次深刻的打击,感觉上像是遗失了心底最坚实的依靠,那种心底空落落的感觉,根本不是笔墨能够形容的。

  我们悲伤,可是强尼却是中毒,和我们的师父们一样的中毒,他执着的自己相信,并试图让我们相信,我们师祖是回到了昆仑,尽管他说不出什么证据,只是告诉我们他忘记不了我师祖最后一天离开时的脚步。

  这个是理由?这个是一句我连意思都不能懂的‘废话’!

  可是,事实结果再怎么让我们悲伤,该做的事情却一样的要继续,我们只是等待着强尼告诉我们该怎么做?毕竟师祖留下的种种,只有强尼最清楚,我们知道了要做什么,大方向是要去往蓬莱,但具体的却是不知道。

  在这个时候,我有理由相信师祖所留下的三根锁链根本不是什么去到蓬莱啊,昆仑的地图,而是关于昆仑之物的指引。

  想到这里,我拿出了那三根锁链,并弄出了上面的图,交给强尼观看。

  “这图,在我这里...”强尼指着自己的脑袋说到:“也永久的保存有,它其实就是记录了昆仑疑祸所在的地点。”

  我心里长叹了一口气,原来真的是如此,怪不得我们当时看不懂,只知道这些水面下都隐藏着故事和传说,以为是指向蓬莱....原来真正的秘密是在于这个,师祖记录的原来是这些。

  “不过...”强尼看我陷入沉思,忍不住追加了一句:“这上面记录的东西,很多都已经清理了,而又有一些新发现的不在其中,很早很早的东西了。其实你师父应该是知道它的,因为他也有出手做这该做的事情。”

  强尼并不是很在意这三条锁链,只是随口评价了一句,并说明我们没有看懂那条锁链,并不是大海什么的,而是陆地上的分布图。

  我一开始也没怎么在意,可是仔细一想,却觉得不对劲儿,不由得对强尼说到:“你是说我师父知道它?”

  “应该是的,老李说过,他生平若没做完,弟子总是该继续的,所以传承下来了这柄拂尘。因为记载的是让很多人眼红的昆仑之物,所以采取了那么秘密的方式。”强尼跟着再解释了一句。

  我一下子震惊了,半天都回不过神儿来,直到承清哥忍不住叫了我一句,我才喃喃的说到:“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儿,你们直到这拂尘我是从哪里找到的吗?是龙墓啊!说明师父留下拂尘的意思也是继续叫我做这件事情,看来师父也并不是以为它是指引着蓬莱啊,或者昆仑之路...你们想想师父们留给我们的影碟,他们战斗过,他们...”我说着说着有些找不到重点了。

  而大家也跟着疑惑起来。

  我叹息了一声,说到:“只是我大概的猜测,师父们这一次失踪,并不是完全冲着寻找师祖去的,那最后一张照片,师父执意要上蓬莱,也不一定是因为师祖,说不定师父们也背负起了一些东西。我觉得完全有可能如此!毕竟,他们也没给我们留下只言片语,一切都是我们的推测。”

  若然真的如此,只能说师父们太护着我们了,希望我们好好的传承老李一脉,他们老一辈...

  这个说法,让大家的心情都变得异常复杂起来,就算一切都只是我的推测,但想起这种长辈们承担一切的心情,怎么能不让我们心情复杂?

  “好了,既然一切都是推测,总是要见到他们本人才知道。我说过,或许在一路上,你们可以相聚相遇,事情不适合再耽误了,明天我们就出发了。”强尼的神情有些疲惫,看样子是今天说了太多,想起了太多的往事,耗费了他的精神。

  而我看着路山,他不是刚才也有话要说吗?

  路山看着我的眼神,终于是开口到:“那么在散之前,我也说两句吧?当然,没有时间去说我的故事了,那是一段太长的话,承一,等到有一天你陪我找回白玛的时候,我们再说,好吗?”

  我点头,这一切自然是路山的自由,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改变了主意。

  路山微微笑了一下,然后从衣兜里掏出了一样东西,那是一支笔,我认得的一支笔,因为那是我从天池下的洞穴找到,并带给路山的,我不知道他此刻把它拿出来是一个什么意思?

  路山摸着笔,不疾不徐的说到:“其实这支笔关系到白玛的身世,因为笔的主人是白玛的父亲!中间涉及的一些事情我暂时就不说了,重点是他当年就是跟随你们师父们随行的人...而他跟随着姜爷他们,表面上是记录,实际上是为了救白玛,不惜一切代价的救白玛!后来,他失踪了,所有的记录都停留在姜爷登上蓬莱那一刻为止,按照官方的说法,对于你们的说法都是一样,那就是没有靠近蓬莱,回去了!但事实上不是那么一回事儿,具体的原因是因为他并没有回来,是真正的失踪了,连部门也在寻找他...我之所以说姜爷他们没有遭遇不测,是因为我曾经收到过一封密信,是在他失踪两年后。”

  听到这里,我舔了一下嘴唇,看来关于师父他们的秘密还有很多啊,但多少我还是能按捺住自己的心情,听路山继续的诉说。

  “这封信不是白玛的父亲写的,却是一个自称知情人的人写给我的,信上主要的内容是说,他在海上看见了白玛的父亲,是在一片大雾中,模糊的看见!周围还有其他人...原本这样突兀的信,我是不相信的,可是这件事本身就是秘密,什么人会拿这个开玩笑?所以,我就信了一大半。所以,我刚才说出了那番话,那是根据信中推测的,如果白玛父亲突兀的出现在海上,身边还有人的话,那会是谁呢?只能是姜爷他们啊!”路山认真的说到。

  “所以,你要我找到笔什么的...?”我扬眉问到。

  “我只是想通过这些小东西来找线索,毕竟线索来自于细节!白玛的父亲想救白玛,我的心情也是一样的,可是他走之前,白玛还没有变成...”路山说不下去了,深吸了一口气才说到:“总之,白玛..白玛的父亲是我现在唯一的最大的希望。”

  我拍了拍路山的肩膀,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尽管没有明说什么,可我能感觉到他的绝望与心痛,有什么比重要的人变成了一柄法器更加让人痛疼伤心的事情了呢?路山能做到现在这般坚强,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信呢?”手放在路山的肩膀上,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没线索的信,因为无论是信里的字,还是信内的字都是打印的,没有邮票,没有邮戳,是突兀的出现在我家门缝底下的。”路山摇头苦笑到。

  但无论如何,这个谜一般的事件总是带给了我们更大的希望,而今天的谈话也无疑解开了一直笼罩着我们的疑云。

  人是有些疲惫了,但未来总算是有了方向.....而我感谢,无论是传承的使命还是我私人情感的执着追求,都重合在了一起,指向了蓬莱!无论这是不是命运,我都得感谢。

  而人,总是会有感谢命运的时候,不是吗?就比如,初遇时....无论是初遇的父母,朋友,爱人,那都是你应该对命运最大的感谢。

  感谢我和师父的遇见。

  这样想着,一弯明月已经高悬于天空!

  ——————————————————————分割线——————————————————————

  第二天,我是被强尼在屋外呼呼喝喝的声音给吵醒的,而感谢今天出发的日子,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

  翻身起床,洗漱收拾完毕,才发现强尼原来已经在风风火火的指挥着人搬运行李,我趴在窗前忍不住招呼了强尼一句:“强尼大爷,该不会又要回贫民窟吧?”

  “该死的贫民窟,你不用提这个!从今天开始,我们要在恒河上航行了,天知道,水上的生活是多么的不易,要准备多少的东西,你别趴在那里说风凉话,否则我不介意冲上来代替李教训你。”强尼果然是一点就燃的‘炮仗’,昨天谈话时的温和全然不见,又变成了那个火爆的老头儿。

  我赶紧缩回了身子,鉴于肖承乾的教训,我可不敢惹这个老头子,但脸上却不自觉的挂上了微笑。

  新的一天,新的目标,新的冒险,真好!

  但只是想了一下,我的脸色就不对劲儿了,难道我和沃尔马是一路货色?按照慧根儿的说法,那就是你以为冒险是啥咧?

  呵呵...不管怎么样,心情总之很很好的,套上了牛仔裤,我吹着口哨下了楼,遇见了强尼大爷忠实的佣人正在准备早饭,忍不住用英语打趣了一句:“美丽的夫人,就麻烦你准备多一些的早饭,我觉得我饿的可以吃下一头牛。”

  结果,却换来了一阵白眼,外加一句‘谩骂’:“你们这些和老爷一样的恶魔,以为吃牛肉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吗?”说着,她尖叫了一声,发疯般的说到:“可是我不能背叛老爷,烹制了这么多牛肉,真是洗刷不清的罪恶啊。”

  我无言的看着这个大妈表演,忽然觉得包括强尼大爷在内,他这一屋子的人都是那种火爆型的演技派。

  一个可爱的早晨,既然要出发的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