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十八章 我们的船

第八十八章 我们的船

  沃尔马的确是一个道家人,因为他修有一个最厉害的术法——抱大腿!上车之前,肖承乾是这样抱怨的。

  的确,这一次的冒险我们是不想带上沃尔马的,虽然很感谢他之前的庇护,让我们没有再次遭遇到来自杀手的威胁,可是没有和我们一起经历过冒险的人,根本不知道我们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危险,我们不想把这个可爱的,爱说他妈的沃尔马给拖入这场危险中,所以在出发前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委婉的劝他离开,他有着自己优渥而幸福的生活,不是吗?就算沉迷于道家,信仰道家,也有个强大的师门,不是吗?

  可现实却是我们这样的行为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般,沃尔马听闻以后,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一口一个他妈的跟我求情,在我招架不住以后,他估计四周肖大少的大腿长得比较粗壮一些,就一路抱着肖大少的大腿,死乞白赖的跟上了车。

  所以,肖承乾就有了以上的抱怨,而沃尔马在混上车以后,就一把抹去了脸上的鼻涕和眼泪,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并且得瑟的说到:“师父说过,在寻道的路上,不管是耻辱,还是艰难,都是磨练自己的大石头,我终于踏上了寻道的路。”

  “你TM寻道就是抱我大腿?”肖大少忍不住怒骂了一声。

  沃尔马才不理肖承乾的怒骂,坐在这辆商务车上只是开心的大笑,慧根儿看不下去了,说了一句:“糟了,他傻了!”就拉低了帽檐,一副不忍再看的样子。

  车子带着准备的行李,和我们很快就出发了。

  沿途风景还是那么的美好,只是前路会是什么样的,谁也没有把握。

  强尼告诉我们,要去的是恒河,只是具体是恒河的哪里,强尼并没有说明。

  之前,我们在加尔各答,我也见过这条印度母亲河的支流——胡格利河,那也算是恒河的一部分吧?所以说,恒河那么长,那么大,强尼到底要带着我们去哪儿?可惜,强尼并没有给我们一个答案,我们也只能静静的跟随着强尼上路。

  这一路,仿佛行驶了很久,从郊外到城市,再从城市到郊外,途经了许多的乡村和镇子,大概是行径了两天左右,车子才停在了一个看起来很偏僻的地方。

  这里具体是属于印度的哪个邦,我不是很清楚,毕竟这里不是华夏,我对于这里的地理弄得不是很清楚,不过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穿行过一个看起来很贫困的农村以后,我们来到了恒河的岸边。

  强尼穿着一些野外服装,首先就走下了车,他对我们说到:“这里就是我和李当年来过的地方,很久了,和现在比起来,那个时候,这里更加的荒无人烟,连那个村子都没有呢,感谢有了这样一个村子,让我们上船之前,还可以采购一点儿新鲜的东西。”

  “很远吗?如果很远的话,我们为什么要选择在这里下车?再说,我们要怎么出发?”我站在恒河的岸边,这里因为人迹罕至,长着长长杂草,并没有因为冬季而枯萎,只是有些泛黄。

  风吹过,杂草簌簌的作响,伴随着眼前的恒河水静静的流淌,有一种恒古寂静的味道,我怎么看也不知道我们该如何在这恒河上冒险。

  强尼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说到:“你是笨蛋吗?去到水上,当然要船,不过我们来早了一点儿,船应该一个小时左右就到了。至于远不远,我没办法给你答案!当年我和李是在这里镇压某些东西的,但事实上这个阵是镌刻于目标上的活阵,就是说目标在哪儿,阵在哪儿,我无法给出你答案。”

  “什么意思?”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还是承心哥先反应过来,立刻说到:“你的意思是,我们的目标是一个活动的目标?”

  “就是这个意思。”强尼从身上摸出了一个铁皮酒壶,畅快的喝了一口,神色很轻松,仿佛只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可我们的心情就不同的,活动的,一般在我们的脑海里就等同于活的,再联想一下活着的,被镇压的,还存在着的活物,那不是强大的逆天吗?想想就是很很怕的事情,可强尼还能如此的轻松。

  看着我们一脸震惊的表情,强尼拧上了酒壶的盖子,把酒壶塞进了裤子的后包里,说到:“看你们的表情,就知道你们一定是想到某种生物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这个被镇压的东西...额,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之你们到时候见到了就知道了!它会移动,但速度不会很快,由于某种原因,它也只会在这恒河的范围内,它是我们第一个要克服的困难,去到蓬莱之前,一共要克服五个这样的困难。没有关系,李教过我怎么找到它的...我有办法。”

  强尼语焉不详的说了一大堆我们不太能理解的话,然后在我们目瞪口呆,像看火星人一样不能理解的看着他的目光下,打了一个‘哈哈’,然后说到:“趁着现在去采购吧!如果想在船上还能偶然吃到新鲜的肉食,我指的不是鱼!事实上,恒河里有许多地方的鱼很恶心,如果你们要吃的话,我也不介意。”

  说话间,强尼朝着车子走去,看样子,他是要开回之前那个看起来很贫困的村子,买点儿什么。

  我们只能无奈的跟了上去,慧根儿枕着脑袋说到:“真麻烦,额又不吃肉的,记得多买点儿鸡蛋。”

  而承心哥则扶了扶眼镜说到:“河里钓起来的新鲜鱼,多好吃啊?为什么不能吃鱼,恶心?我最爱吃鱼了。”

  强尼看了一眼承心哥说到:“这里的丧葬风俗你不知道吗?和你们华夏西藏某一些丧葬风俗是一样的,水葬啊!而且是不经过任何处理,一整个人就这么抛下去的水葬!懂吗?西藏人少,印度人多,西藏的水葬会经过一些特殊的处理,这里不会!所以,恒河的很多河段里,鱼是吃死人肉的,你确定你要吃这样的鱼?”

  “额...”承心哥的脸一下子扭曲了,然后蹲到了杂草丛里,求饶似的对强尼说到:“强尼大爷,我求你,别说了...”

  ——————————————————分割线———————————————————

  由于强尼的事先提醒,我们真的在村子里大肆采购了一番,就怕遇见了突然的情况,不得不去吃那种什么鱼!

  主粮什么的倒是不用,新鲜的鸡鸭却很是买了一些,强尼说他会想办法把它们养在船上的,毕竟如果途经了城市,我们还能够得到一些补充。

  “实际上,就算是在贫民窟的日子,我对吃的东西一样也很讲究!尽管在那里,为了追求最真实的生活,我常常窘迫的手上只剩下土豆和白饭,但我一样能做出好几十种不同味道的咖喱,让我的食物与众不同。”强尼对于这一次采购很满意,事实上他怕我们觉得他太讲究,忍不住解释了一句。

  我感觉这个老爷子在尽力的撇清他的贵族身份一般,不想自己身上带着享乐这个标签。

  这些小细节没人会去在意,如果有钱,享乐也是应该,道家人很自然的认同这一点,只是肖大少不知道哪根神经又抽抽了,说了一句:“三十六种咖喱的做法,说到底不还是咖喱吗?”

  然后,不可避免的,肖大少脑袋上又挨了一下,强尼大爷一样是不会手下留情的,肖大少只能痛呼着前行。

  再次来到这个仿佛恒古寂寞的岸边,让我们惊喜的是,船已经到了!

  不同于那种动则就很大的货轮,也不同于那种有很多座位房间的客轮,这是一艘真正的民船,就像是常常出现在什么亚马逊流域冒险电影里的那种船,有一个简单的前后甲板,有几间房间,还有驾驶室...只不过相比于电影上的版本,这艘船要大上三分之一,新的多,看起来也舒服的多。

  看见我们来了,船上下来了三个强壮的小伙子,二话不说的,就开始默默的帮我们搬运起行李。

  待到行李都弄上船,分配到每一个人的房间以后,三个小伙子只留下了其中的一个,其余两人则是开着我们来时的两辆商务车回去了。

  剩下的那一个小伙子,皮肤黝黑,眼睛很大,同时嘴唇也很厚,但是鼻子高挺,是典型的印度人长相,强尼拍着他的肩膀说到:“他叫辛格,是真正的辛格,不是我这个烂人辛格,这一路上就是他为我们驾驶着这艘船!还有应付水上的一切。实际上他是我刻意培养的,也是属于三代人都服务于我的忠心耿耿的好小伙儿,他还会英语,你们和他交谈不成问题的。”

  说完这话,强尼让辛格用英语和我们打了一个招呼。

  辛格有些害羞,但还是带着憨厚的笑容与我们招呼了两句。

  我们对这个小伙子的印象很好,连带着,对即将开始的水上生活竟然也充满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