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十九章 我们所要做的

第八十九章 我们所要做的

  船的大小有限,以至于我们每个人不可能奢侈的单独有一个房间,大多是两三人共处一个房间,至于辛格和强尼只能睡吊床。

  辛格常年在水上生活,对于这样的安排倒是无所谓,慧根儿这孩子善良,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对强尼说到:“强尼大爷,不然你来睡额的床?额去睡吊床?”

  面对慧根儿的好意,强尼的眼中多少流露出了一丝感动,说到:“你不了解我,我是一个喜欢把事情做到极致的人,既然是在水上生活,那就要完全的体验水手一般的生活,我是故意这样安排的。”

  此时,辛格已经驾驶着船离开了岸边,朝着恒河的中央缓缓的靠近,这样说来我们已经正式起航了。

  我的心情多少有一点儿激动,其实如果不是发生了被江一枪杀的插曲,此刻我们也应该在华夏的江河湖海中航行了,我们这些年赚的钱,让我们也买下了一艘自己的船,可惜的是我还没有见过它什么样子.....人生的际遇真是奇特,我们没想到第一次的水上生活竟然是在印度。

  看我感慨,站在我旁边的强尼为我递过来了一小瓶威士忌,说到:“航行的生活怎么可以没有酒呢?”

  我道了一声谢,接过了强尼递给我的酒,拧开盖子喝了一口,却发现这威士忌的味道异常的纯正,入口微酸,然后辛辣在口中爆开,带着一股橡木的味道,火热的流入胃中,回味却能发现有小麦甘甜的味道....

  这是我一次对洋酒产生了一点儿好感,不由得拿起瓶子看了一眼,麦卡伦12年。

  “苏格兰的牌子,我一直认为这里产的威士忌口味最是正宗,不是贵的,但对于我们的水上生活却是对的,你觉得呢?”强尼冲着我眨了一下眼镜。

  我微微一笑,抬眼望去,水面宽阔,水流平缓,阳光映照在波光上,如同一条条的金色小鱼在游动,两旁是显得有些荒凉的平原,风吹草动,却又充满了原始自然的气息,伴随着口中威士忌的味道,忽然非常认同强尼的某些做法,既然已经是冒险,我们何不苦中作乐,把一切变为享受和旅行。

  此时的强尼已经转身去拿了一个小凳子固定在了甲板的边上,二话不说的撑开吊杆,看样子是要钓鱼。

  船上没有空调,有些热的肖承乾脱掉了上衣,露出还算壮实的上半身,走到强尼身边抱怨:“强尼大爷,你的钱大大的有,干嘛不弄一艘游轮,哪怕是小型的游轮来呢?这船简直是....”

  强尼这时正在专心的弄着饵料,面对肖承乾的问题,忽然就分外和善的笑了,冲着肖承乾招手到:“你想知道原因?这可涉及到一个秘密,你过来,我告诉你。”

  肖承乾一听有秘密,赶紧的过去,把耳朵凑到了强尼的嘴边,强尼望着肖承乾诡异的一笑,忽然就伸手一推,把肖承乾推倒了水中,然后冲着水中破口大骂:“不许侮辱我的蓬莱号,你可知道它才是对的,你以为恒河的每一个河段都是如此平静宽阔吗?很多危险的地方只有经过了改装的蓬莱号才最适合!你这个只懂享受的白痴,在水中泡一会儿吧。”

  “为什么又是我?”肖承乾这时才从水中浮起来,一脸的无辜加无奈,肖大少再有脾气,也不敢冲着强尼大爷发作,只能忍着一肚子的郁闷。

  承真在我身后,一下子就笑出了声,沃尔马躲在承真的身后,笑得也是一脸灿烂。

  我眯着眼睛,带着微笑,再次喝了一口手中的威士忌,心说,酒不错,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它会在我的记忆中闪光,冒险中的快乐,峥嵘岁月中的宁静....

  ————————————————分割线——————————————————

  不知不觉,我们的水上生活就进行了一个星期,蓬莱号,我已经习惯这么称呼我们的船早已经行驶出了一开始那一段比较荒凉的河段,途经了好些地方,有热闹的小城,有淳朴的乡村,当然也还是有同样荒凉的地方。

  其实我们的航行速度不算快,这是辛格在我们闲聊的时候说的,就像我们的船是经过了特别改装的,最高速度可以达到28节(56公里/小时),简直是秒杀了所有的这种类型的杂货船。

  可是强尼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一直让辛格把船的速度放到很慢,让我们的航行速度一直压平均6,7节的速度上,让辛格这个小伙子私下常常产生某种幻觉,那就是其实他不是在驾驶机械船,而是在划船,对的,用船桨划船那种。

  辛格说起这个的时候,弄得我们大笑了一阵子,但实际上我也有思考,转眼这水上生活就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虽然这样的生活让我充满了新奇与快乐,可实际上我也弄不到强尼到底是要做什么?用如此慢的速度航行,天天只是钓鱼,看见城镇,甚至村子都会靠岸去转悠一圈,这会让人感觉,我们只是来恒河进行了一个水上的旅行。

  所以,这一天的午饭过后,在翻来覆去睡不着午觉的情况下,我终于按捺不住了,决定起身去找强尼。

  强尼就和平常一样,坐在甲板的小凳子上钓鱼,进入早春以后,在这个地区,午后的阳光是如此的炙热而刺眼,可是强尼乐此不疲。

  我走过去,递给了强尼一个杯子,杯子里有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冰块,强尼冲我微微一笑,接了过去,我顺便就在杯子里为强尼倒上了一杯琥珀色的威士忌。

  强尼拿着杯子抿了一口,满足的叹息了一声:“威士忌很不错,可是我还是喜欢五粮液,其实说起来我更喜欢老窖酒,但是我没有办法弄到真正的有年份的窖池酒,就比如华夏那出名的老窖酒,有传说中400年的真正老窖酒。”

  “实际上,可以弄到的,就在前年,99年的时候,有开窖池,弄了一些出来拍卖,只是你不知道。”我心不在焉的接了一句话,但心中却是在盘算着我要怎么样问强尼的问题。

  “是吗?那真是遗憾。”强尼一口喝了半杯威士忌,然后忽发奇想的说到:“我身上还有五粮液,可是这炎热的天气并不适合去喝它,我觉得这样会让我的五脏六腑燃烧起来的,但是白酒加冰会不会很奇怪?在你们华夏有这样的喝法吗?”

  “如果你愿意,当然可以这样喝,但我认为会破坏白酒本身那火辣爆裂的气势,懂吗?酒的气势!但是该死...强尼大爷,我现在其实不是来找你说酒的。”我终于是忍不住了。

  “那你是想来说什么?”强尼扬眉,一副不解的样子。

  “实际上,我很想了解,我们到底是要做什么?一个星期了,我感觉我无所事事。”我认真的说到。

  听闻我这样说,强尼先是一愣,然后就看着我,这样沉默了,大概有5秒钟的样子,强尼眯起了眼睛,接着再开口说到:“是很想给自己找点儿事吗?如果我是你,我会珍惜现在这样的宁静!但传说一出现,当我手上的吊杆弄上来了不同寻常的家伙,就意味着我们的好日子到头了。”

  “什么意思?其实,强尼大爷,我的理解能力有限,我希望你能说的详细一些。”我的表情一点儿也不像是在开玩笑,顺便在挽起脚下的裤子在强尼身边坐下了,溅起的水花打在我的脚上,一丝丝的冰凉让我的心情也稍微淡定了一些。

  “意思很简单,不寻常的东西总会留下痕迹,实际上是对周围有影响的。当年李和我封印那个存在的时候,李告诉我,不能完全封印住它的气息,它的气息充满了暴虐,会影响到水中的事物,你懂吗?你其实应该知道,水中最多的是什么。”强尼没有隐瞒,而是喝干了手中的威士忌,一口气对我说出了他想要做什么,当然他也没忘了,伸出手来,让我再给他倒上一杯。

  “水中最多的自然是鱼,难道你是想通过钓上来的鱼然后?”我觉得这个办法真是...

  但也顺便给强尼满上了,原来强尼一早就开始进行了,原来他钓鱼是这么一个原因?可是这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