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九十一章 当地传说的真实

第九十一章 当地传说的真实

  船在印度这个小镇靠岸了,在靠岸之前,强尼再三的和沃尔马确定:“你确定那个传说就发生在这个地方?”

  “当然不可能是这个小镇,确切的说应该是属于它的某个村落,我没有亲自来过,你知道的,其实我不是缺乏勇气,因为我实在太忙...”在要靠岸之前,沃尔马总算换下了他那套史努比,穿上了平常的便装,只是我很佩服他强尼每一次问他确认,他都能手舞足蹈的滔滔不绝。

  强尼大爷暂时的好脾气终于被沃尔马磨到了尽头,一把扯住沃尔马的衣领,咆哮到:“没什么人关心你为什么不去那里,我要求你说重点。”

  沃尔马立刻收起那副宴会王子的嘴脸,用一种非常严肃的口吻说到:“事实上问当地人打听一下,一定知道发生在哪个村落。我确定就是这个镇子附近。”

  强尼大爷白了沃尔马一眼,放开了沃尔马,率先走下了蓬莱号。

  沃尔马一边整理衣领,一边对着岸边看船靠岸,看热闹的几个孩子,用印度话嘀咕了着什么,却换来这群孩子嬉笑的声音,然后一哄而散。

  承真好奇心重,忍不住问正在忙着做一切停船琐事的辛格:“沃尔马说了一些什么?”

  辛格憨厚的一笑,用英文对承真说到:“他对那些孩子说,他是一个真正的强者,只是保持着谦恭的美德,不想与老人计较,所以任由老人这样对待他,让那些孩子不要看热闹了,要跟他学习。”

  “呵呵。”承真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对辛格说到:“沃尔马可真幽默。”

  “是的,我也这样认为。”辛格脸上的笑容依旧憨厚,然后小声的对承真说了一句:“我想如果主人愿意,他可以在狂暴的时候,一个人痛揍10个沃尔马。”

  “哈哈...这个想法非常靠谱。”承真忍不住大笑了几声,走在前方的沃尔马就像有感应似的,忽然回头,用一种天真的目光望着承真,说到:“承真,你不快些下船,在那里笑什么呢?”

  “哦,她笑刚才看见一条笨鱼,被这船撞了一下,结果那鱼得意的和其它的鱼说,我不想和那船计较,否则老子撞翻他。”肖大少大声的回应了沃尔马一句。

  沃尔马一脸不理解,最后耸了耸肩,一边嘀咕一边走了:“真是听强尼大爷说鱼的事情,让这群可怜的人入魔了,竟然妄想鱼会说话。”

  接着,肖承乾体会了和慧根儿一样的寂寞,原因是一样的,沃尔马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分割线————————————————

  这是一个不大的镇子,但却拥有一个极其拗口极长的名字,因为不是印度本地人,我们一行人实在说不好那个镇子的发音,干脆就叫这个镇子为河镇,因为沃尔马之前给我们说过,这个镇子的名字翻译过来,是一位河神的名字。

  小镇真的不算大,主要的街道也不过4,5条的样子,而我们一行人走在其中,却多少有些不自在,只因为一路上围观的人太多,甚至有些孩子就干脆的跟在我们屁股后头。

  原因的话,我个人认为是因为我们一行人衣冠整洁,穿着比较现代,引起了这些人的围观,事实上,这的确是一个贫穷的镇子。

  和印度的很多城市一样,这里的环境很脏乱,随处可见的垃圾堆,到处游荡的不知道谁家的牛,以及牛的排泄物牛粪,而且在阳光下,清晰可见的尘土飞扬。

  不同的是,城市总有它光鲜亮丽的一面,这里却处处都是这样。

  或者是被这些围观的孩子看烦了,强尼随手打发了他们一些钱币,对我们说到:“很抱歉让你们看见我的祖国不够好的一面,我喜欢华夏,也喜欢欧洲,但对比起来,我对这里是深爱。”

  “其实我不介意。”我认真的说到:“华夏也有很多不好的地方,可我对它也是深爱。”我无法忘记车子驶离边境线时,我那种无助迷惘慌乱的心情,华夏是我永远的母亲。

  “哈哈..你理解就好。那我们就去那边打探消息吧。”强尼手一指,指着的是一个吃饭的地方,看起来非常的简陋,不过却聚集了不少的人,看来这个镇子的人热爱这家饭店。

  在强尼的带领下,我们很快也进入了这家饭店,不可避免的还是被当地人上下打量了个遍,我极度的忍受着这种不自在的感觉,在强尼的金钱攻势下,店的主人终于答应为我们在这家本就不大的饭店里加了一张桌子,在坐下的时候,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坐在这里,总比站在店中央被人打量来的好。

  相比于我的不自在,沃尔马却是如鱼得水一般的很快就和当地人搭上了话,在他回来的时候,已经嚷嚷着了:“你们直到这家店为什么让当地人那么热爱吗?因为在这里有摊的最正宗的薄饼,配上果酱,会好吃的让你把舌头都吞到肚子里,对了,这家的烤鸡也不错,承一,你知道烘鸡吗?实际上是我们印度的一道名菜,叫谭多力,我没想到这样一个小镇能有这道菜,听说这家店的主人手艺非常好,实际上我怀疑他来自旁遮普邦(谭多力的发源地)。”

  这个沃尔马实在是太啰嗦了,这么大一窜儿话让强尼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一把把他拉到了自己身边坐下,并警告他最好安静一点儿,不过,在菜上来之后,他又坐不住了,端着装满果汁的杯子,又去和当地人热络了。

  这一次,强尼没有阻止,静静的在博饼上抹着果酱,说到:“我刚才也许是错误的,事实上有了他,我就不用烦恼怎么开口打探消息了。”说话间,强尼已经卷好了手中的薄饼,很是惬意的咬了一大口,声音清脆,他也咀嚼的十分香甜。

  “不错!”看着强尼吃的香甜,我也忍不住给自己弄了一张,忍不住感叹了一句,这是我在印度吃到的最好吃的薄饼。

  “当然好吃,一般能买到的都是火烤的,这种用平底锅摊的,只能是家的味道。”强尼冲我眨眨眼睛,然后热情的大家说到:“尝尝这个烘鸡吧,印度的名菜,这可是我也复制不出来的美味。”

  在强尼的热情招呼下,我们自然也不会客气,确切的说,这鸡真的不错,皮酥里嫩,有一种吃北京烤鸭的感觉,但因为香料的不同,它入口用些微微的辛辣,作为一个四川人,对比起来,我自然更喜欢这种辛辣,不知不觉,竟然吃了不少。

  在我们大快朵颐的时候,沃尔马已经成功的和当地人大成了一片,不一会儿,竟然带了两个人坐来了我们的桌子,他对我们说到:“他们会英文,也知道当年的那个传闻,我想我们可以和他们交流一下?”

  强尼对沃尔马比了一个大拇指,对沃尔马的做法表示赞赏,接着就热情的为两个当地人倒上了一杯美味的姜茶,热情的招呼他们在我们这里吃喝。

  饭桌上是一个容易拉近感情的地方,加上有沃尔马这种宴会王子的存在,不到半个小时,这两个当地人就已经和我们消除了隔阂,相谈甚欢了。

  我们的身份在强尼的刻意引导下,变成了什么电视节目的制作人,来发掘奇闻异事的,所以在这样的身份下,话题自然就扯到了那个传说。

  提起这个传说,当地人自然是知道的,其中一个人甚至表示他是那次事件的亲眼见证人。

  这一个巧合不得不说是上天对我们的帮助,我们立刻热情的邀请他详细的说一说,而那个当地人也不推迟,开始回忆起那一次的事件。

  他说的一切和沃尔马说的大致相同,不同的只是这样的事情其实不止一次,而且发生的时间各不相同。

  “最开始一次,是在很多年前了,我想想,应该是在十几年前,具体是15年,还是16年,我已经记不得了,那个时候我都还是一个少年。那一次,是在河边戏水的一个孩子失踪了。”那个当地人是如此对我们说的。

  旁边另外一个当地人急忙补充到:“是的,那一个孩子失踪并没有人具体看见是怎么失踪的,你们也知道,河边戏水,每年淹死几个人非常正常,尸体漂流到其它地方找不到也不奇怪,这个孩子的失踪并没有引起任何的注意。”

  “情况就是这样,人们总是麻木的,以至于后来每隔一两年都会失踪一两个孩子,他们都没有联想到是得罪了河神。只有一次,大概是9年前吧,有人亲眼目睹了一个孩子忽然消失在水面,这件事情才引起了人们的探寻,不过也就是疑惑了一下,毕竟和那个忽然消失的年轻人不同,那个孩子忽然消失在水面,只有一个人亲眼看见。”那个当地人说着这些年的事情,语气很是感慨。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接着说到:“所以这样的事情就一直发生着,直到7年前,那个年轻的小伙子被拖入水中,这件事情才终于闹大了...那么多人看见,甚至还有他的恋人,是一件想压也压不住的事情了,然后才由镇子上,好几个村子里的人凑钱,举办了一场大型的祭祀活动,结束了这个噩梦。”

  “所以河神是不能轻慢的,你们这样打听,是想找河神吗?如果是这样,我劝你们回去吧,神是不可能被摄像机捕捉的,而贸然的打扰,说不定又会让悲剧发生在你们身上。”在那个当地人说完以后,另外一个当地人有些神经兮兮的补充了一句,显然这一连串的,持续了十几年的噩梦,给当地人心里留下了深重的阴影。

  可是强尼却并不在意,确切的说,我们这一桌的人没有任何人在意,甚至沃尔马已经压抑不住兴奋。

  强尼对那两个当地人说到:“由全镇的人凑钱,还有邻近的好几个村子,意思是事件并不是发生在一个地方,一个村子?”显然,强尼抓住了更加重要的重点。

  “当然,是发生在附近,好些村子都遭遇到了同样的事情,包括镇子附近的河段也发生过一件。十几年来,河神吞噬了整整12个人!可是12个人,能引起什么样的重视呢?每一年戏水游泳淹死的人那么多,所以别的地方笑话我们编出来匪夷所思的故事,他们认为河神发怒,应该会以成千上百的人性命为代价的。只有我们当地人才确信那是真正的噩梦,没有看见,不会感觉到可怕,水下未知的存在,那么无声无息的,一下子就把一个人拖入了水中!没有呼救,连挣扎也没有的那种无声的可怕。”那个当地人说起这个的时候,脸色并不好看。

  也就在这时,另外一个当地人无意中说了一句:“所以,就让那些嘲笑的人也感受一下那种噩梦吧!我听说,河神的怒火蔓延到了其它的地方,在某一个地方,河神甚至拖下去了一头牛,一头牛,知道吗?”

  这一下,连我也忍不住动容了,虽然这只是一句无意的话!我连忙问到:“你确定这是真的?其它地方也有这样的传说?”

  “不,我不确定,只是偶然听说的,这样的事情谁也不希望一直发生,但愿受到灾难的地方感激的举行一场祭祀,解决这场灾难。”那个当地人是这样回答我的,他的表情告诉我他没有撒谎,他的确不确定,只是道听途说。

  我皱紧了眉头,在思考这意味着什么。

  而强尼却插口到:“这样的道听途说,是说的哪里?”

  “唔,好像是说的我们下游的某一个地方,实际上那里已经是恒河的另外一条支流,我不能确定的告诉你什么。”说这话的时候,当地人无所谓的喝了一口姜茶。

  他却不知道,他无意中的一句话,给我们带来了多大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