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九十二章 水下的存在

第九十二章 水下的存在

  因为这一顿午饭吃了太久,所以我们在下午时分才回到船上,当然,我们没有忘记跟当地人打听那个青年人出事的村子是哪一个村子,既然已经到了这里,我们定然会是去看看的。

  回到船上,强尼就吩咐辛格起航,按照当地人指引的路线,顺水去到那个村子,毕竟恒河的支流很多,顺着主河道,就算在附近的村子也不一定能够找到。

  站在甲板上,强尼的目光有些深沉,我站在强尼的旁边,欲言又止。

  “其实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说的。”可能是察觉到了我的情绪,强尼开口说到。

  “强尼大爷,你觉得我们有必要去那个村子吗?按照刚才的谈话,我们其实可以得出一个很重要的结论。”强尼喜欢直爽,所以我的话也说的很直接。

  “什么样的结论?看看你和我的想法是不是一致的?”强尼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反而是鼓励我继续说下去。

  “当地人那不敢肯定的,道听途说的传闻,就是一条最大的线索!你说过,你和我师祖封印的那个东西是移动的,对吧?其实我认为在这个地方再也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情了,是因为那个东西移动了,注意,是顺水移动,正好移动到下游了...我的意思是,那个被封印的家伙已经不在这里了,其实我们反倒可以根据传闻的线索,把它最终定位,不需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事实证明,它离开这里了。”我把我心中的想法告诉了强尼。

  我不愿意耽误多余的时间,是因为我想回华夏,毕竟强尼给我们揭开了很多秘密,注定我们要回华夏,不管那里再危险,都必须回去,那何不快一点儿?我想念我的故乡....也期待着在蓬莱之路和师父的重逢。

  面对我的说法,强尼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忧伤,沉吟了很久,这才转身对我说到:“承一,其实我和你的判断是一样。但我必须去看看,李曾经对我说过,因为他不能亲自出手,那个存在就只能封印,可是封印却不能完全的封住它,它的气息会污染到水下的生物!当然这需要一定的时间才可能产生这种异变....你知道吗?我害怕。”

  我皱着眉头,其实我一开始就不能理解强尼大爷为什么要把说过的重复给我强调一次,但细想来却忽然另有一番滋味,加上他最后的那句他害怕,我忽然有些理解强尼大爷了。

  我也沉默了一会儿,说到:“那就去看看吧,但愿不是太可怕的存在!如果我的故乡河里造就了这样的存在,我也不会心安的。”

  强尼拍拍我的肩膀,眼神中是感动,他说到:“抱歉,是我的自私让你们和我一起去冒一场其实无意义的险,可我不得不去确认一下。这一直都是我的噩梦,因为李说一切的情况不确定,就是说他也不能肯定什么,所以我才一直不安。知道为什么我那么相信李,相信到了放弃我自己的信仰,跟随李的信仰吗?”

  强尼大爷忽然话题一转,说起了这个,之前他和我们的谈话也一直没有提起这个。

  “因为李出现的那一年,恒河发生了很大一场神秘的灾难,当然在那个时候信息不发达,不知道你们是否听闻过那场灾难....总之,这该是修者圈子出手解决的事情,我们却一筹莫展!直到李的出现。”说到这里,强尼沉默了,从上衣兜里摸出了一个烟斗,然后开始装填着烟丝。

  “是我师祖解决了这一场灾难吗?”我没有打听这是一场什么灾难,但从强尼的表情来看,这件事情一定很惨烈。

  “是的,就是李!而那场灾难只是一件往事的开始,最终的结局,是很多年以后,我和李一起封印了它。李的能力折服了我,而真正征服我,让我成为道家人的,是李的心境!一种说不出来的大义,一种道家人独有的潇洒,一种勘破世间红尘的沧桑,却又有一种谈笑间又可以为这勘破的世间牺牲的真诚。这是一种很复杂的人格魅力,是一种什么样的信仰,没有多大的束缚,实际上却把一个人的灵魂规正到了如此高的境界呢?所以,我成为了道家人。”强尼缓缓的诉说着,点燃了他的烟斗,深深的吸了一口。

  当烟雾吐尽,强尼回头对我说了一句:“当然,我不后悔!”

  这句不后悔,让我的心也忽然就暖了一下,望着远方,一切也就尽在不言中。

  毕竟是附近的村子,船在缓慢的行驶了一个多小时以后,终于靠近了那个地方,不过那个村子所在的河面是主河道分出的一个短支流,相当于是绕过了一个河滩再回归主流那样,我们的船并不能直接去往那个河道,因为那里的水流地形,蓬莱号开不进去。

  所以,我们只能停泊在这附近,决定在这里休息一夜,明天一大早,再步行入村。

  早春的夜晚多少还是有些寒冷,因为第二天决定要去冒险,所以我们竟然全无睡意,都披着毛毯围坐在甲板上,伴随着静静的恒河水流声,通过谈话尽量让内心平静。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忧虑,经历了冒险的人,不是故事里那样胆子越发的大,反而会越发的小心谨慎。

  只有沃尔马换了一身加菲猫睡衣,是明显的兴奋,二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非常的快乐。

  强尼大爷一直在给我们重复着,我们师祖不能判断发生什么,是他最大的不安,看来对师祖的信任,反而是他内心最不能摆脱的一道执念,让他这个直爽的人都变得啰嗦了起来。

  我们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让他一遍一遍的诉说,发泄心中的情绪,但越是这样,沃尔马这个家伙就越加的兴奋....

  终于,到半夜的时候,我们还是各自睡去了,和以往一样,一个安静的夜晚,伴随着水流带来的微微摇晃,我竟然罕见的一夜无梦。

  ——————————————————分割线——————————————————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起来了,按照计划,除了辛格留在船上,我们全部都步行入村了。

  这里离村子不远,大概半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就进入了这个小村!

  这是一个真正的小村,房屋不多,但每个家庭的人口却众多,对于我们的到来,他们和镇子上的人不同,只是用一种麻木的眼光看了我们几眼,就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了。

  或许生活的困苦,让他们已经没有多大的好奇心了,更别说关心一行外来人的目的,有什么好关心的?贫困到了这种地步,就会感觉自己没有什么好失去的。

  就是因为这种情绪,所以连沃尔马问他们打听河岸怎么走,他们也漠不关心那个曾经出过事的敏感地带,为什么有外人来问,敷衍的指了一下路,连问询的兴趣都没有。

  这样也好,我们做事会免于被打扰,其实我内心是真的担心水下出现什么惊世骇俗的怪物,毕竟连我师祖都不能肯定的事。

  按照沃尔马所打听的路线,我们终于顺利的来到了这一段河面,在出村的路口一里以外就是。

  而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就在这段河面的岸边,是一个岩石裸露的石滩,偶有杂草点缀其中,而河面的水流自上而下,比起主河道的水流,这里的水流显得急促许多,一直到汇入再下游的那个河湾处的深潭,才慢慢的变得平缓起来。

  而深潭之后的那一段河面就已经彻底的平静了。

  强尼大爷沿着岸边向上走去,一路在观察着,而我们也赶紧的跟上身后,走了大概有两里远,站在河岸上游的位置,强尼大爷说到:“这上面应该不会有什么探查的价值,水流太急,而且岩石裸露,应该不会是那个存在能停留太久的地方。”

  我们也仔细的观察了一番,的确是如此,这里的河道狭窄,时不时就有一块巨大的岩石裸露在河道当中,却也被水流打磨的平滑,我很难想象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曾经通过这段河道,进入这个村子。

  可惜强尼大爷并没有揭秘的兴趣,而是又从上游走了下去,一直到了那个深潭边上。

  “事实上它已经离开了,但被它的气息‘污染’过的存在,如果还在这里,应该就是在这深潭之下!毕竟出事时,当地人探查过,水下并没有异物,他们没有专业的设备,自然不能探查到这深潭之底,可我们能,去看看吧,是什么样的家伙,吃人上瘾了。”强尼说话的时候,显然有一些愤怒,按照他对这片土地的热爱,这种愤怒理所当然。

  强尼这样说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就放下了随身的行李,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就是专业的潜水服而已,由于强尼有钱,这比我在长白山天池所用的设备还要高级和专业。

  按照约定,应该是我,强尼大爷,肖承乾,承真,还有沃尔马下水!

  承真是要下去观察一下这里的风水走势的具体,看看那个存在的飘逸和这个有没有关系,但沃尔马则是硬抢了承心哥的名额,要去见识一番。

  承心哥无所谓,见过稀奇古怪的事物太多了,不差这一次。

  很快,我们就换好了潜水的设备,然后和强尼一起走入了这个深潭!

  水温很凉,越是下潜,就越是如此,不过比起天池,我觉得这里称之为温泉也不过分,而且因为没有火山灰的漂浮,这里的潭水也显得要清澈一些,能见度也比天池好了许多。

  不过,越是下潜,我就越是震惊,因为这里比起天池还要‘寂寞’,毕竟天池里偶尔还能看见一两条来自邻国投放的冷水鱼,这个深潭,我们很快下潜了十几米,竟然什么生物也没有见到。

  漆黑的水里,我们的强力水下电光是如此的显眼,不可能有生物我们会没发现。

  显然,强尼也发现了这种不对劲儿,在这种几乎没有人为捕捞的河岸怎么会没有水生物的存在?他对我打了一个手势,那意思是表示来对了地方,继续下潜。

  自然,这个不用强尼说,我们也会做的,这种奇怪的情况已经充分的引起了我们的好奇心,所以我们几乎是在加快了速度下潜。

  只是我们没有想到这个深水谭是如此之深,一直下潜了二十米都没有看见潭底在哪儿,就算强尼给我们的是专业设备,我们的身体素质又分外强悍一些,也最多能下潜到50米,如果那样还没到头的话,只能用更加专业的设备来探查了,而我有理由相信强尼会这样做。

  在这种担心下,我们再继续下潜了10来米,就已经快到极限了,而幸运的是,通过强力水下手电的光芒,我们已经能够勉强的看到潭底了。

  这里已经变得狭窄,强尼和沃尔马堵在前面,我就不太能看清潭底的事物,我很好奇潭底到底会不会有些什么?

  就在我在这里漂浮等待着的时候,我看见沃尔马在前方的沃尔马跟一只受惊的公鸡一般,忽然就手舞足蹈,连动作都乱了的,拼命朝着上方划来,强尼伸手逮住了他的脚,拼命用手势示意我让沃尔马平静下来。

  我察觉到了强尼的着急和小心,所以我一下子游过去,抱住了沃尔马,几乎是使出了全部的力气抱住了他,过了好几秒,他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而这时,强尼示意我过去,我带着好奇心,赶紧的下潜了过去,然后我就通过手电光看见了惊人的一幕——鲶鱼,非常普通的鲶鱼,在深潭底下起码有十几条,但可怕的是最小的一条,都有2米左右的长度。

  看到这一幕,我也和沃尔马一样,有一种想立刻浮上去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