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九十七章 诡异之地

第九十七章 诡异之地

  我和强尼大爷的谈话到此就结束了,因为没有继续再谈下去的必要,做为旁人,不仅是我,就连慧根儿这个神经粗大的小子都能体会到强尼的烦躁,何况是我?

  船再次放慢了速度,几乎已经是放弃了自己的动力,顺水在漂流,我抬头看见辛格在驾驶室内,脸色严肃,能感觉他很小心的样子。

  我心里一动,‘蹬蹬噔’的跑了上去,进入了驾驶室,我问辛格:“关于禁忌的河段,你一定是知道什么的吧?”

  辛格没有强尼那火爆的脾气,相反是一个温和的人,他看了我一眼,带着那种惯有的憨厚表情对我说到:“禁忌的河段,是指有神灵不得侵扰的河段,船只什么的经过,会侵扰神灵,发生不好的事情。我个人不是教徒,我曾经在两段禁忌的河段航行过,在我看来,那里一般就是水流急促,暗礁林立,比较容易出事的河段。”

  “那前方有什么?你一定听说过的吧?”我站在辛格的身边,从驾驶室往外望去,前面的河段依旧是平和而安静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一层淡淡的雾气笼罩,明明是阳光那么强烈的上午。

  我对雾气没有什么好感,总是会想到荒村的一切....但明显这种若有似无的雾气,和荒村那种雾气又是不同的。

  “其实前方的河段没有问题,但是在那片河滩之后...”辛格拿起身旁的酒喝了一口,然后指着很远处的隐约能够看见的一片河滩,然后说到:“在哪里有一个支流,在那里因为地形的落差,行成了一个很大的深潭...那里才是真正的禁忌之地。船就算不经过那深潭,经过那附近的河面,都常常会出事。”

  地形落差,深潭?这岂不是和我们第一次下水探查吃人鲶鱼的地方有几分相似吗?这是巧合吗?我一边想着,一边问辛格:”之前那些禁忌河段,你都认为是自然的原因,那这个深潭呢?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具体的原因我不知道,但按照那些老水手的说法,经过那里丝毫不能停留,是一个容易被迷惑,被蛊惑的地方...这里涉及到一个传说,说那深潭埋葬了一个殉情的女子,可是殉情的原因却是禁忌,没人敢说起,总之,她日日夜夜在深潭徘徊,哭泣,人们一不小心就会被她迷惑,最后船毁人亡...”辛格毫不保留的给我讲了原因,我们的声音不算小,就连楼下甲板上的大家都多多少少听见了一些。

  我看见强尼大爷抬头瞪了辛格一眼,想说点儿什么,但终究还是转头钓鱼去了。

  可我心里却叹息了一声,这事儿真复杂,得,还涉及到女鬼了!但为什么强尼大爷的反应会那么大?

  我还在思考,辛格已经小声的对我说到:“其实我从小被老爷送出去接受高等的教育,我的心里是崇尚事实以及证据说话的方式..我一点儿也不迷信,虽然认为信仰也是一件没错的事,但我也是矛盾的,其实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发生在我身边,就比如我们那神奇的老爷,在他面前,我心中的坚持就会变得粉碎,我会认为一切都有可能发生。”

  辛格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收起了他那憨厚的表情,变得异常的严肃。

  而我却没有反应过来,辛格这话是什么个意思,辛格忽然就笑了,然后语气放轻松的对我说到:“我原本的看法是那个深潭可能产生了什么物质,就比如说带毒气的雾啊,或者特别的植物啊,可以使人致幻,我打从心底是不会相信女鬼殉情一说的。但是这次是跟随老爷,我心中却没把握了,我说了那么多废话,只是希望我们最终停留的地点,不要是那个深潭,没有深入过它的船都会出事,如果我们在那里停留,我怕有人会出事,大家都是那么好,我一个也不想你们出事。”

  辛格说到这里,我多多少少是感动的,我也拿起辛格的酒瓶灌了一口酒,然后说到:“辛格,其实这几个月来,我们多少还是学会了驾驶这艘蓬莱号,不然你在这附近下船吧,或者我们调头把你送回小城去。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解释,你和我们相处了那么久,你其实应该知道..我们,我们不是普通人。在我看来,这一次航行的终点十有八九是指向那个深潭,我觉得你没有必要再去冒险...懂吗?你在小城等我们!我会和强尼解释,他应该不会怪你的。”

  面对我的说法,辛格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异常坚定的笑着,摇头拒绝了我,他对我说到:“你不了解这里的家仆制度,特别是婆罗门所属的家仆,为主人献出性命也是正常的事情,就像西方的骑士守护着自己的主人与城堡那般,而且这不是我的使命,还有我个人心甘情愿的意思...你看,主人也没有叫我离开,我相信他是有信心的。”

  对于辛格这样的说法,我不好多说什么了,但是对于强尼的做法我却充满了疑惑,为什么到最后都让辛格跟随,难道他不知道危险,一个普通人跟随根本没有办法应付吗?

  于是,我下去,试图就辛格的问题和强尼谈一谈,但依旧得到的是他粗暴的回答:“这件事情我一点儿也不想谈,辛格是我的家仆,我自己有权力决定他的一切,我知道什么是正确的。”

  我无言以对,在我心中,强尼大爷虽然脾气暴躁,但并非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为何快到了航行的终点,会变成这般模样呢?

  ————————————————分割线—————————————————

  无疑,这一个上午非常的不愉快,而我也试图尽量不把它放在心上,只能归咎为强尼大爷一切都有安排。

  转眼到了下午时分,不管船的速度是如何的慢,我们终于还是航行到了那片河滩,只要转过那片河滩,就是强尼口中的那个禁忌之地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只要朝着远方看去,就一直有淡淡的薄雾围绕,可是抬头看,却依旧是青天白日,阳光刺眼炙热的吓人...一直在钓鱼的强尼大爷似乎收获颇丰,我只是瞟了一眼,就看见他那个大型的鱼兜里,起码有几十条热血沸腾的‘疯子鱼’,只不过没有大家伙而已。

  “辛格,就在这里停船,另外,把这些鱼都烧了!!彻底的烧掉...我要下船一趟。”在午饭过后,强尼忽然提出了这样一个说法。

  “下船,老爷,你要去哪儿?”辛格在收拾着碗碟,听闻强尼的说法十分的诧异,这里充满了危险,呆在船上,和大家一起不是更好吗?

  可是强尼已经在动手解着蓬莱号上绑着的逃生小船中的一条,他还是那么烦躁,有些不耐烦的说到:“辛格,打听我的事情,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但我不介意告诉你,我要去最终确定是不是那个该死的地方....谁也不用跟我去,承一,你如果愿意的话,可以与我同行。”

  我站在甲板上,转头望了望,河滩的尽头依稀可以看见一条如水口,如果我猜得没错,那个深潭应该就在那条入水口之下。

  我自然不会拒绝强尼的提议,我认为不管是我和他都应该有自保之力,就算按照辛格所说,那里有一个迷惑人心,日夜哭泣的女鬼。

  所以,我毫不犹豫的跳上了那条小船,跟着强尼一起出发了。

  就算是逃生船,也配有一个发动机,强尼在这些细节上从来不会省钱,在我上船以后,强尼就启动了那个发动机,只有两个人的小船乘风破浪倒是开得非常快!

  强尼坐在船尾的位置,操作着发动机以及船的方向,他没有说话,但我能清楚的看见,他的神色忧郁,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的悲伤,不停的在给自己灌酒。

  我不认为在这种时候还不停的喝酒是一件好事,可是我却没有办法阻止到了这里以后,变得有些怪异的强尼,在沉闷的气氛中,我试图和强尼找话题:“为什么要选择和我一起去探查?”

  “你身上有澎湃的力量,最重要的是,你是山字脉的传人,不是吗?你在,可以帮到我少许,而且根本不用我操心。承一,原谅我,我很心烦意乱,现在不想说话,你让我沉默吧。”强尼叹息了一声,那个神态和模样显得格外的苍老。

  我没有开口了,因为强尼身上所体现的那种苍老和疲态,是让人不忍心再继续打扰的。

  于是,就在这只有发动机轰鸣,却无言的压抑气氛下,我们这条动力十足的小船,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到了那个支流的入水口。

  找了一个地方,我们停了船,强尼提着钓鱼的工具首先下了船,朝着那个入水口走去,而我紧跟其后。

  由于停船的位置很近,我们不到几分钟就走到了那个入水口之处...我朝着里面看了一眼,这里如水的位置狭窄,水流比较急促,但也不是那种很危险的急促水流,只是前面短短一百米不到的河面,就有三处弯道,而在一百米之后,是一个极大的转弯处,再往里就已经看不见了。

  和恒河的其它地方充满了平原和滩涂不同,这里的河道两面都是山脉,确切的说是小悬崖,黑色的悬崖看起来怪石嶙峋,几乎是没有多少植被,只有一簇簇的荒草时不时的在随风摇曳。

  总的来说,抛开我内心的很自我的感觉,这条河道也显得荒凉,带着那么一丝危险的味道...

  而我个人的感觉,则是很华夏,很道家的感觉,这个地方阴气十足,加上两岸怪山封闭气息流动,有水流经过,成深潭,聚阴气...这根本是一个十足的阴地,换一个简单的说法,那就是养鬼地,鬼物在这里会十分的..十分的‘舒适’,以及借阴气变得强大!

  那河面上不时飘荡起的雾气,就和之前我看见的那种朦胧似是而非的雾气不同了,这里是清晰可见的,成团的雾气,那是阴气太盛,化形而成,和老村长所在的荒村情况有几分类似。

  只是一分钟,我就看出了这里的不同,不由得撇撇嘴,感叹了一句:“这里不是一个好地方。”

  这个时候的强尼已经撑好了鱼竿,坐在了凳子上,开始专心的钓鱼,忽然听见我这句感慨,他转头望了我一眼,然后低沉的说到:“你也看出来了,这里的确不是一个好地方!我不希望是在这里,如果真的是停留在这里,一切就太过讽刺了,不是吗?我还那么费心寻找干什么?我难道不能猜测一下,就应该是这里吗?或者,是我不愿意去猜测...”

  我不懂强尼话里的意思,只能双手插袋,沉默的站在强尼的身后。

  可是强尼忽然从他随身的鱼箱里掏出了一叠东西,塞在了我的手里,说到:“身为山字脉的传人,应该会简单的超度吧?洒掉这些纸钱,随便念诵一点儿超度的祭文吧...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之后,应该就不会了。”

  我看着手上,强尼塞给我的竟然是一叠纸钱,可是他要我超度谁?而且用华夏道家的方式,超度有信仰的印度人,恐怕也是不合适的吧?、

  我还没来得及说出我的疑问,强尼就说到:“不管是什么国家,道家的超度总是有念力的,你不用忌讳太多,表达心意不用在意方式,任何地方的神都会原谅这份真诚,以及你不用问我给谁超度,就当是超度可怜的孤魂野鬼好了。”

  强尼的说法非常的奇怪,但我不能拒绝,于是一扬手,一把纸钱就乘着风,朝着天空洋洋洒洒的飞去,我踏着特殊的步伐,开始诵念超度的祭文,在这充满了荒凉的阴气之地,显得是那样的悲凉...

  而不到两分钟,就在我手上的纸钱快要洒完之际,我看见强尼忽然朝着水面冲去,就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

  “强尼大爷..”我忍不住喊了一句,就要过去。

  “别管我,洒完你手中的纸钱,把它超度完毕,我还能撑住!”强尼冲我狂吼,我看见水面浪花翻腾!

(今天冬至,爸妈来家里做羊肉了,陪爸妈吃饭耽误了一些时间,等一下要陪爸爸聊天,今天就这一章,4000字大章!希望大家的冬至也过得温暖。嗯,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