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章 最激励的搏斗以及最危险的选择

第一百章 最激励的搏斗以及最危险的选择

  可是,我怎么能放弃沃尔马?他在关键时候帮助了我们,也是一个非常有趣,讨人喜欢的家伙,重要的是他是我们的朋友,如果我放弃他,我一辈子都不能原谅我自己。

  可是沃尔马却一根一根松开了手指,眼泪鼻涕都糊在了脸上,甚至开始胡言乱语:“舍身成大义,是道家的精神,师父,我会升华的...”

  “闭嘴!”我狂吼了一句,然后握紧了沃尔马的手腕,但是失去了他本人的力量,我相当的吃力。

  那边,一条颜色诡异的巨蛇已经爬上了我们的甲板,确切的说是小半截身子窜上了甲板,正吐着信子,我丝毫不会怀疑它下一刻就会攻击!

  我这一声闭嘴,让巨蛇的注意力转向了我,冰冷的一双蛇眸也盯上了我。

  可是我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对慧根儿厚道:“抓住沃尔马!我想办法救他。”

  慧根儿忙不迭的答应了一声,然后冲过去,小心的趴好,用自己的皮带扣住了甲板的栏杆,然后一手抓住了沃尔马的背,一手抓住了沃尔马的手臂,但同时他也惊呼了一声:“好大的家伙!”

  见慧根儿抓住了沃尔马,我松开了沃尔马的手,然后站起来,拿了一把鱼枪,朝着甲板的边缘狂奔而去,在这混乱的甲板上,我始终能感觉一股冰冷锁定了我,让我的背上莫名的就起了一串儿鸡皮疙瘩,应该是那条蛇吧?

  此时,除了我和慧根儿,没人能再帮忙,因为巨蛇的忽然闯入,让大家都避之不及,加上它横陈在甲板,除了一开始就抓住沃尔马的我,还有快速冲过来的慧根儿,其他人都过不来!

  我们是修者,但我们毕竟不是猎人,这样的巨蛇,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对付!

  所以,我一定要救沃尔马,沃尔马生的希望就在我身上。

  想到这里,我狂吼了一声,冲到了甲板边缘,终于清楚的看见了咬住沃尔马一条腿的是一条巨型的大鱼,但不是鲶鱼,我甚至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鱼,我不是专家,而水下的生物又太过千奇百怪,我只知道这条鱼很大,大到浮出水面的就只有一个狰狞的脑袋,有些像鲶鱼,但又完全不是,关键的是此刻沃尔马的一条大腿在它的嘴里,它那锋利细碎的牙齿死死的咬住沃尔马,鲜血从伤口流出,流淌在整个鱼头,显得这条鱼更加的恐怖。

  “我X,放开!”我举起鱼枪狂吼了一声,无疑,沃尔马的伤口刺激了我,让我忍不住爆了一声粗口,同时也举枪开始瞄准这一条大鱼。

  可是由于沃尔马的位置挡在前面,这增加了难度,我怎么瞄,都觉得没有把握在不伤害沃尔马的情况下,杀死这一条大鱼。

  “承一,我的腿快断了。”沃尔马虚弱的声音从我的身下传来。

  “哥,那条鱼在发力!好大的力量!额都来不及动用术法,额放不开手。”慧根儿的声音也同时传入了我的耳中。

  情况乱七八糟,我举着鱼枪,一滴汗从我的额头落下,要怎么办?我不仅不能接受沃尔马失去生命,也不能接受沃尔马在这里失去一条腿。

  更可恶的是,巧合之下,我的眼睛和那只怪鱼的鱼眼对上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从它的眼中读出了嘲讽的情绪,以及它根本就不畏惧我这把鱼枪!

  那一刻,沃尔马充满绝望的脸,慧根儿涨红的脸,还有那条怪鱼冰冷而讽刺的眼神在我脑中剧烈的翻腾着,我几乎把自己的牙齿都咬碎,一股怒火简直是压抑不住。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巨大的‘承一,小心’的声音,忽然在我的耳膜炸开,我回头却只看见一个巨大的蛇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现在我的身边。

  张开的嘴,忽然窜过来,竖立而起的身体,冰冷的蛇眸....我只是看见喊我的是在那一边的承心哥,可是刚才太过认真的在想眼前的局势,我此时还要怎么小心?

  ‘澎’我重重的摔倒在了甲板上,鼻子被撞的生疼,鼻血瞬间就流了出来,在关键时刻,是强尼大爷忽然扑了过来,一把把我拉到,避开了那条大蛇忽然发动的攻击!

  可是蛇一旦开始发动攻击,就不会停下来的,一击未中,它立刻扭转着身体,又朝我席卷而来...而我甚至来不及站起来。

  “啊!”一声怒吼的声音传来,我看见一个身影飞扑而上,一下子抱住了大蛇的小半截身体,生生的阻止了大蛇!

  是陶柏,在这种时候,这个害羞的男孩出手了,短袖下,他的肌肉一块块的鼓胀起来,在这种时刻,他竟然选择要和这条大蛇肉搏!

  大蛇陡然被抱住了蛇头以下的部分,先是楞了一秒,接着就开始剧烈的翻滚起来,显然是想把陶柏从它的身体上甩开去,可是陶柏一边怒吼着,一边用手臂紧紧的挎住大蛇的身体,腿也用力的夹住了大蛇的身体,然后腾出一只手来,开始一拳接着一拳的使劲砸向那大蛇。

  陶柏的力气不会小,那条蛇估计也是被疼痛刺激了,开始在甲板上毫无规矩的胡乱翻滚,甚至偶尔还会扬起身子,没人跟得上这一人一蛇剧烈的速度,就算想要帮忙也是插不上手。

  甲板因为人蛇的搏斗,又开始变得震荡起来,这一切只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可是,我却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喊了一句:“陶柏,你撑住!”然后一下子站起来,甩开自己脚上的鞋子,拿起鱼枪,冲到了甲板边上!

  此时的沃尔马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是用一种分外可怜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当然,那条可恶的大鱼也在注视着我...

  仿佛是为了回应我的挑衅一般,在我冲到甲板边缘的时候,它忽然开始剧烈的活动起来,就像是一只正在吃着自己猎物的狮子,为了撕扯掉一块坚韧的肉,咬着猎物不停的甩动脑袋那样。

  那条鱼的动作更加的夸张,搅起了大量的水波,一小截身子甚至也快跃出水面!

  “我的腿...”沃尔马发出了一声虚弱的喊声,冷汗瞬间布满了他的脸。

  原本我还想做一点儿安全防护的措施,此时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原本累积了太多的怒火,已经彻底的爆发开了,我再次嘶吼了一声,拿着鱼枪,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跳下了水!

  “哥!”慧根儿狂喊了一声。

  而我入水的声音,还有慧根儿的喊声显然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在落水的瞬间,我听见肖承乾大喊了一句:“承一,这水面下是地狱,你疯了吗?”

  这段河面的水笔我想象的还要冰冷,在入水的瞬间,我就感觉到全身都被这种带着阴寒的冰冷刺激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冲入水的惯性,让我下沉了一段,在这个下沉的过程中,我勉强睁开眼,在激烈的水流中看见了一个巨大的阴影,以及在不远处很多的....巨型的...影子!

  我只能够看清楚那么多了,那个巨大的阴影就是咬住沃尔马的大鱼,比我们曾经在那个深潭里遇见的巨型鲶鱼还大上许多,甚至我觉得这个体型应该是鲨鱼,或者是鲸这种动物才应该拥有的。

  ‘哗’的一声,我浮出了水面,此时蓬莱号航行的速度极快,好在落水只是一瞬间,我没有偏离太多。

  我能看见在甲板上依旧和大蛇搏斗着的陶柏,我能看见大家的身子纷纷伸出栏杆,在对我喊着什么...但我什么都顾不上,甚至来不及抹一把脸上的水,就一手握着鱼枪,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爆发在了这一刻,朝着那条怪鱼和沃尔马奋力的游去,不远...不过两米左右的距离!

  我一定要救下沃尔马,而我自己的身体,那鸡皮疙瘩根本没有消去,我心里清楚不是因为冰凉的河水,而是因为这巨大的危机感笼罩了我。

  肖承乾说的对,这水面下是地狱!

(今天依旧两更,第一更为大家送上,平安夜,希望大家能够过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