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零五章 失去蓬莱号

第一百零五章 失去蓬莱号

  显然,长久的困在这条充满了凶戾之气的河面,这些鬼物都不再是普通的鬼物,而是有了一定能力的鬼物,虽然达不到厉鬼的境界,但是随便哪一只让普通人遇见并且冲撞到了,都是轻则大病一场,霉运缠身,重则丧命那种。

  它大多数还保留着生前的形象,一看就是典型的印度人,从穿着上来看,应该是水手之类的人,不过这些穿着还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时间跨度不小,至少有二十年以上的时光。

  随着歌声的回荡,它们的脸上有陶醉的神色,可是目光中却有着不可言说的痛苦,畏惧以及浮于表面的凶狠。

  它们在河面上游荡,在雾气中的身体看起来是如此的虚幻,没有了充满血气的阳身,它们的脸色就如同其它鬼物一般,苍白到恐怖。

  其实对于见多了鬼物的我来说,这些鬼物虽然凶狠,但模样并不算吓人,但是对于辛格和沃尔马来说,这简直就是对毕生胆量的挑战。

  比起沃尔马来,辛格这个人的普通人表现倒还好一些,他还勉强能站在强尼的身边,只是忍不住捂着额头,不停的说到:“我的天呐,但愿一切只是我的幻觉。”

  可是沃尔马却已经哭爹喊娘的摊在慧根儿的背上:“不,冒险一点儿都不好玩,我讨厌那该死的长满了牙的大鱼,也讨厌这些影子,是影子吗?嗯,它们就是影子。”

  “冷静一点儿,至少我们现在是安全的。”我微微皱眉,低沉的说到,我已经可以预见我们这次的行动可能有了一点儿变数,确切的说,在我们的目标之外,还有别的存在——那个女鬼!看来传说是真的,我只是难以想象这是怎么样的一种巧合,一个地方竟然有两个可怕的存在。

  关键是它们要怎么相处?

  在我的沉思中,已经有一个鬼物靠近了我们的蓬莱号,看见这种情景,辛格已经站不住了,而沃尔马这个没用的家伙已经开始惊声尖叫,我很淡定的站在甲板边上,而慧根儿不得不安抚沃尔马,说到:“你根本不用害怕,在这里无论是谁出手,这样的鬼物都可以轻易的收拾,额觉得,其实你的叫声可怕多了。”

  慧根儿说的的确是事实,以我们现在的能力来说,根本不用怕这些鬼物,所以才能那么淡定,没有什么好紧张的,而那个靠近蓬莱号的鬼物也奇怪,就如同没有看见蓬莱号的存在一般,在我们停泊的水弯处附近游荡了一圈,又游荡到了别的地方。

  师祖留下的法器果然神奇,找出了一处生机之地,就真的是凶险之中的真正福地,连普通人在这里都能得到庇佑。

  “哦,它们不敢来这里,我想我是好多了,我敢打赌这一次冒险过后,我的胆子将会比天还大。”沃尔马终于能站直了,停止了他那可怕的‘嚎叫’。

  而辛格脸上的血色还没有恢复,一直在喃喃的说到:“原来传说是真的。”

  “其实没有什么好在意的,等歌声停止了,我们就去休息吧。或者,现在也可以去休息,不过辛格你来和我一起睡,沃尔马和肖承乾一起吧。”我安排了一下,毕竟有我和肖承乾两个山字脉的人守着,也不怕他们被歌声影响的太深。

  而且,看样子,歌声也不是冲着我们来的,因为我直觉那个发出歌声的存在,能力远远不止于此。

  “去睡吧。”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脸疲惫的强尼大爷忽然出现在我的身旁,在甲板上坐下,开口算是做了一个决定。

  在我们之中,强尼大爷有着绝对的威严,所以他做了决定,我们自然不会反对,各自都去睡了,只有我脚步迟疑,看着强尼大爷,说到:“强尼大爷,这里面有着什么故事吗?”

  强尼大爷又出现了下午时的那种暴躁,对我说到:“没有什么该死的故事,有的只是一堆毫无趣味的烂往事,谁也不愿意去想起,谁也不愿意去提起。你还是去休息吧!”

  我不想试图去挑衅强尼大爷的脾气,尽管心中一肚子疑问,但到底还是回去休息了。

  事实上,这一夜我睡得并不是很好,因为在船舱中我听见了强尼大爷唱歌还有哭泣到大半夜,那歌声非常的熟悉,因为它的曲调应和着河面那个神秘的女子歌声,根本就是同一首歌,我觉得强尼大爷心中一定压抑着非常痛苦的往事。

  ——————————————————分割线————————————————

  第二天,我赖床了,一直到早晨8点多才起床,我以为我是最晚一个起床的,走到甲板上才发现,大家都是才起来的样子,甚至还有两三个人没有起床。

  最活泼的依旧是沃尔马那个家伙,他在绘声绘色的诉说,昨天又多了一个男鬼,唱着和女鬼一样的歌声,他用他的灵觉保证这一切都是真的,还有就是那个男鬼的声音非常的像强尼大爷。

  沃尔马这番话让大家的神情都有一些古怪,显然,除了沃尔马这个笨蛋,每个人都心知肚明,昨天又唱又哭的就是强尼大爷本人。

  至少甲板边上歪倒的几个酒瓶子就可以证明这一切,无奈沃尔马根本无视这些,仍旧在绘声绘色的说着,只是在他一旁的强尼大爷都表情淡定,我们这样的旁人就不好说什么了。

  任何人都能看出,强尼大爷并不想提起这一茬,就算除了沃尔马的每个人都心知肚明,他还是不愿意捅破这一层纸。

  在吃过辛格准备的早饭,简单的准备了一下之后,大清早就开始喝酒的强你大爷充满了朝气的喊了一声出发,就像昨天折腾到半夜的人真的不是他一般。

  蓬莱号从安全的港湾驶出,朝着这条危险的河道继续出发了,由于接受了昨天的教训,蓬莱号一直保持着高速,在这样的速度下,除了非常偶尔的狭路相逢的水生物会来攻击一下,蓬莱号也算一路平安。

  在路上,我时不时的会手扶‘招魂幡’去感觉一下,从上面传来的信息,我发现最多不过一个小时,我们的蓬莱号就会达到最终的目的地。

  上午,10点。

  夏日的阳光真正发挥威力的开始,蓬莱号终于驶到了这段平静河面的尽头,一个转弯过后,我们看见了那个传说中的河水聚集的深潭。

  在这里,毒辣的阳光仿佛也畏惧而显得萎顿了,在蓬莱号进入这个深潭的边缘,我仿佛已经感觉不到阳光的温度,有的只是一种刺骨的冰冷。

  “我看不见东西,我无法驾驶蓬莱号过去。”辛格有些惊慌的声音从驾驶室传来。

  这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很奇怪,明明就看得很清楚,怎么是看不见东西呢?我闻言,第一个跑进了驾驶室,这些日子的航行岁月,我也经常在驾驶室和辛格聊天,对于船只简单的驾驶还是会的,如果说辛格真的是受到了什么影响,我还能驾驶蓬莱号。

  进入了驾驶室,我特意看了一眼前方,驾驶室的玻璃很干净,前方的一切都显得非常的清楚,怎么会看不见?

  此时的辛格扶着舵,忽然的失明让他异常的痛苦,我先把他扶到了一旁,一边安慰他这也许是这个特殊地方的影响,一边很自然的把手扶了舵上!

  但此刻奇异的事情发生了,之前还在我眼前一片清晰的外景,忽然就变得模糊起来,夹杂着一层蒙蒙的紫,让人看不清楚,就像一个近视眼摘掉了眼镜一般,我的内心也有些慌乱,眨眨眼睛,想努力看清楚的时候,发现什么外景都看不见了,只剩下一片蒙蒙的紫色。

  “我能看见了。”辛格的声音在这时传入了我的耳中。

  我叹息了一声,说到:“可惜的是,我看不见了。”在此刻,我心中已经心知肚明,是一股影响到灵魂的力量在阻止蓬莱号的进入,关闭了灵魂的感应,有眼睛也一样看不见外界,就好像被伤及了灵魂的人,往往有极少数会不明原因的失明,就算现代如此昌明的医学也找不到原因。

  虽然是这样判断,可我们一群人还是不甘心,反复了试验了很多次,证明蓬莱号真的没有办法驶入这片深潭之中。

  “辛格留在船上,在这里应该不会有凶鱼攻击蓬莱号了,我们徒步前往吧,既然帕泰尔想赶尽杀绝的话。”强尼大爷显得更加的苍老了,忽然就做了一个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