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一十章 岩石上的守护

第一百一十章 岩石上的守护

  不得不承认,这股意志有一种异样的蛊惑,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让人真的有一种不顾一切跳入水中的冲动,尽管此时的水面上依稀可见各种凶恶的水下生物,甚至偶尔游过的巨大阴影。

  好在我并没有真的这样做,按照我的能力抵抗这种蛊惑还是能够做到的。

  我不认为这是水下存在帕泰尔真的出手了,只是一种试探罢了。

  可是,这种看似‘平和’的试探并没有持续多久,在我们合力完成第一个阵纹的时候,‘狂风暴雨’就来了。

  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当时的感觉,只是记得当我用朱砂画下那个第一个阵纹的最后一笔时,我们所在的岩石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我没有体会过地震,但那一刻岩石的剧烈晃动,就让我感觉是真的地震了一般,有一种人在天威之下异常无力的感觉。

  尽管这块岩石很大,但这种晃动还是让我不由自主的站立不稳,身体不能控制的朝着岩石的边缘滚动,我努力的稳住自己的身体,但发现其他人全部都是如此,这种晃动会把我们全部都震入水中的!

  而我莫名的受到的影响最大,我所在的位置震动最为剧烈,就算我趴下,也不能抵抗这股力量,我在朝着岩石的边缘不断得靠近,滑腻的青苔在这个时候也成为了‘致命杀手’,我没办反让这一切停下来,只能绝望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不停被这种震动所移动。

  就算靠近我的人也无力阻止这莫名的剧烈震动,他们也无能为力,在这种仿佛天威的‘地震’面前,他们连控制自己的身体都不能做到。

  就在我距离岩石的边缘还有半米不到,就要滚落下去的时候,一双手终于拉住了我的身体,是强尼大爷,在我们所有人都被这剧烈的震动所影响时,只有他巍然不动,好像感觉不到这剧烈的震动一般。

  他的神色平静,语气却十分轻松的对我说到:“你滚过去的速度真快,我从那边跑过来,刚好赶上。”

  “强尼大爷,我很佩服你在地震中也能跑得那么快...是帕泰尔出手了吗?它很厉害。”我眼角的余光瞟见在岩石之下,已经有十几条水下的凶物游了过来,等待着我的滚落,一边心中暗自侥幸,一边却逞强的想要显得轻松。

  “如果帕泰尔这般厉害,能够引发地震,来对付它的就不是我们了,而是那些每一个超级大国,早已不问世事的镇国之人了。关键是你们没有看穿这个把戏,岩石根本就没有振动,是它在你们毫无防备的时候,影响了你们的灵魂!就好比一个眩晕的人,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所见的景物也是晃动的,甚至会感觉到大地倾斜...这是来自灵魂的感觉,需要你们用意志去抵抗。”说话间,强尼大爷把我拉了回去,然后放开了他的手。

  “试试用你们的意志去抵抗,你们完成了第一个阵纹,让它不由自主的感受到了李的气息,它自然不会让你们轻松的得手,要知道,李可是不可一世的帕泰尔此生最害怕的人。”强尼大爷如此的说到。

  在强尼大爷放开我手的一刹那,我还是本能的感觉到剧烈的晃动,但也就如强尼大爷所说,看穿了这个把戏就没有什么,用意志去抵抗这来自灵魂的影响,很快这种震动就平复了下去。

  “安心的完成阵法,我会守护着你们。只要是在这块岩石上,帕泰尔就不敢乱来,因为这里有婞娅,那是它唯一的顾忌,它不敢打扰婞娅的安眠。”强尼大爷的语气平静,但眼神中去流露出一丝伤感,我发现他其实是在强行的让自己冷静。

  在消除了帕泰尔带来的灵魂影响之后,我再也忍不住了,问到:“强尼大爷,尽管这是你的隐私,但我真的很想问,婞娅是谁?这一切的前因后果又是什么?我知道你可能不愿意说,但这也许对我们很重要,是我们收复帕泰尔的关键。”

  “你们是真的想知道?”强尼大爷这一次罕有的没有发脾气,而是很平静的问到。

  “那是当然,一切的机缘都只有在所有的前因后果里面寻找。”这句话不是我说的,而是师父对我说的,机缘看似巧合,但事实上也是一种果,它的根源当然要在前因后果里面寻找,任何的事情都不是天上掉馅饼,而是你种下的因,你承受的果,注定了你的一切。

  “很有道理,事到如今,我也不准备隐瞒了,你们先去完成阵法,你们会知道一切的。”说到这里,强尼大爷顿了一下,然后转头看了一眼那一朵显得有些虚幻的红花,轻声的说到:“如果不是婞娅在这里,你们刚才要承受的攻击比这个猛烈十倍,帕泰尔让你们来到岩石之上,根本就是有恃无恐,因为它有很多种办法让你们去到水下,乖乖的葬身鱼腹!就算躲过了这些恶性的鱼,你们最终也要面对水下的帕泰尔....尽管承一你的气息会让它不安,但在它眼里,你们终究只是小虾米。”

  我沉默,小虾米吗?或许真的是!

  说完这话,强尼大爷转身了,可是他的声音却依旧传到了我的耳中:“我们所说的一切,它,帕泰尔都能听见。可是,我不怕给它宣告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在和它赌博,这群小虾米也有埋葬它的本事。我,夏尔马,也是有恃无恐的,我所依靠的就是婞娅,帕泰尔,如果你愿意,尽管可以不顾一切的,甚至伤害到婞娅。”

  强尼大爷的话刚落音,在岩石之上忽然吹起了一阵阴冷的狂风,吹乱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头发,而强尼大爷却猛的转身,怒喝到:“你还会愤怒吗?你看看,你把我可爱的婞娅影响到了什么地步?你没看见这河上的冤魂吗?你完全可以继续,这岩石之上的是一群修者,再怎么也比婞娅孤独的灵魂抵抗力强...你试试看!你这胆小鬼,一嗅到了关于李的任何事,就让你感觉到害怕了吗?你不是天下无敌,不可一世吗?你不是偷了圣物,最终得到圣物的承认吗?你这个该死的卑鄙的老鼠!”

  强尼大爷大声的咒骂着,如果是别人来看,他就像一个疯子一般,对着呼啸而过的狂风咒骂,可是这一切真的不好笑,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心知肚明,他其实是在一个神秘的,强大的存在——帕泰尔对话。

  就如强尼大爷所说,婞娅让他有恃无恐,这般的咒骂,却让这张狂呼啸的阴风停下了,朦胧的眼光洒在这块岩石之上,洒在那朵微微颤动的红花之上,一切又平静了下来,而画面却定格在强尼大爷愤怒却也伤感的脸上。

  “去完成阵法吧,很抱歉让你们这些小辈看到了我如此失态。”强尼大爷的声音有些疲惫。

  而慧根儿正是充满了好奇心的年纪,是再也忍不住大声的问到:“强尼大爷,婞娅到底是谁?”

  强尼大爷没有回头,而是再次走到了那朵红色花朵面前坐下,用一种疲惫却充满了柔情的声音回答到:“婞娅?婞娅是我的妹妹,唯一的妹妹,同父同母的亲妹妹,我爱她,就像人们热爱这天上的太阳,热爱这流淌在印度土地上,静静的恒河。她是我们每一个人心中最美丽的占博伽(印度佛教圣物金色花,为木兰所结花朵,是一种金色的碎花)。”

  妹妹?终于我们从强尼大爷的口中得到了一个答案,原本我们以为婞娅是强尼大爷的恋人来着,但不想却得到了这样一个答案。

  但谁都能看出强尼大爷的疲惫,所以没有人再继续追问,而强尼大爷也答应了我们,完成阵法,会为我们揭开当年的那一幕,让我们在前因后果之中去寻找一份机缘。

  于是,岩石上再次恢复了一种安静的状态。

  强尼大爷低沉而伤感的印度小调,微风吹拂的声音,水下的水波声,以及偶尔凶物搅动水流的声音,还有就是我们认真而投入阵法当中,所发出的的呼吸声....

  这就像静谧的午后,一幅幅静谧的画面,可这也是我们剩下的最后的宁静。

  或者是提起了婞娅,帕泰尔没有再来捣乱,我们的阵法在两个多小时以后,顺利的完成了!

  这让我们不得不感慨师祖的神奇,有阵法图,我们完成阵法,就像是小学生照图绘画一般,但事实上,我们真的没有估算到,就算我们五个一起出手,还是用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完成了这个阵法的全部。

  在阵法完成的那一刻,天空阴霾了下来,或许只是雾气遮挡了原本晴朗的天空。

  其实,进入这个深水谭,我们莫名的就已经看不见外界的天空,只能看见头顶上这一片天空,就好像井底之蛙,我敏锐的觉得这里的天气就像是帕泰尔的一种心情表达。

  “完成了吗?”强尼大爷询问了一句。

  我们在阵法上花了多少的时间,他就在红花面前守护了多久的时间,在他询问我们的那一刻,我真的有些怀疑,那朵红花就是婞娅,尽管这想法多少有些荒谬。

  “嗯。”承真轻声的答应了一声,仿佛是不忍心对强尼大爷大声的说话。

  一直以来,我们没有他是一个老人的觉悟,因为他总是火爆的,充满了活力的,甚至是强装的,只有这一刻,强尼大爷给了我们一种老态龙钟的感觉,所以承真才有这种不忍,怕大声了都会惊扰他。

  “唔。”强尼大爷答应了一声,然后那带着疲惫和伤感的声音再次在岩石上响起:“来吧,答应过你们的前因后果,是应该再次提起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