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自己的命运

第一百一十五章 自己的命运

  从强尼大爷说他看见婞娅和帕泰尔的时候,我心里就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来了印度那么一些日子,就算我对这里不是太了解,但道听途说也算知道了关于这个国家的一些事情,严格的种姓制度自不必说,尽管消除种姓之间的歧视与不公,已经写进了宪法,也消除不了来自人们内心的隔阂,几乎是于事无补,而在这其中逆种姓通婚,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情。

  所谓的逆种姓通婚,就是指高等种姓与低等种姓之间的婚姻,在他们看来,是一件‘污染’血统的事情,根本不能容忍发生。

  那么帕泰尔和婞娅如果真的....

  想到这里,我的表情也跟着严肃了起来,强尼大爷仍然在痛苦的诉说,而我的心情也仿佛和强尼大爷一起痛苦起来。

  “那是一个平常的休息日,就算严格的修行中,也必须让人放松。那一天,我原本是有安排的,这个帕泰尔也知道,只不过他推说有事拒绝了我们集体的活动。或许是上天想让我知道点儿什么,那一天的安排因为临时的事情取消了。在无聊之中,我去找帕泰尔了,可是他的房间并没有他的存在,倒是一个一起和我们修行的人给了我一点儿线索。”

  “夏尔马,我不是想传播帕泰尔的小道消息,但你知道吗?我怀疑帕泰尔有了一个动人的情人,是这样的。”有一个修者如此对夏尔马说到。

  在严格的印度教中,有很多禁忌,乱七八糟的男女关系,是在任何宗教都禁止的,自然也包括印度教。但那永远是台面上的东西,事实上对这一群顶尖人物的约束不大。只要不是太出格,都只是流传在圈子里的‘八卦’而已。

  所以,对于这个消息夏尔马并没有多在意,帕泰尔到了这个年纪,又如此优秀,有一两个女人自然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甚至夏尔马认为简直是合情合理的,就像他,也经历过了一些女人。

  只是夏尔马没想到的是,帕泰尔竟然对他保密,这也算是关系隔阂的证明吗?或者,自己应该去见一见帕泰尔,顺便看看他可爱的情人,这样或许他们的关系还能得到进一步的缓解,男人之间如果互相知道了一点儿隐私,是极其容易再次亲密起来的。

  夏尔马是抱着这样的心思,所以朝那个修者多打听了一些。

  自然,他也得到了答案,原来那个修者在某个高级的地方,确切的说是宾馆,两次看见了帕泰尔和一个可爱的女人在一起,样子很是亲密,但是帕泰尔并没有注意到他。

  “夏尔马,我对你保证,帕泰尔的情人太美了,真是羡慕他。去看看吧,这个休息日,这个小子又不在,在那里或许又能再次看见他。”那个修者这样形容帕泰尔的情人,惹得夏尔马在想要缓和关系的基础上,又多了几分好奇。

  “具体的寻找帕泰尔的过程我记不得了,我只是记得那一个下午,下了很大的雨,原本就有些脏乱的城市更是泥泞一片,我很狼狈,衣服上沾满了泥点子,差点被那个高级宾馆的外国经理驱逐出去,我只能证明我的身份,就在我和他纠缠的时候,我看见了帕泰尔,他从宾馆的走廊出来,那一刻看见他的脸,我很开心,想要大声的叫他,但在下一刻,我就看见他的左边,还有一个女人挽着他,他们在亲密的说着什么,笑的很开心,帕泰尔的眉眼间全是幸福,以至于在这人来人往的豪华大堂,帕泰尔也忍不住亲吻他旁边那个女人,要知道,当时印度的风气还很保守....在那一瞬间,我就好笑的觉得帕泰尔已经真正的陷入了爱情,我该为他开心,可是当我看见那个女人以后,我差点儿疯了...”说到这里,强尼大爷的表情更加的痛苦,他用手抹了抹脸,然后抓着自己的头发说到:“我看见了那个女人,是婞娅,我可爱的妹妹婞娅。”

  在那一刻夏尔马第一感觉是一种背叛的感觉,帕泰尔已经彻底的背叛了他,背叛了他们家族,不然为什么会在明明知道他和婞娅身份的差距下,不顾一切的这样和婞娅私会?这明明就不可能有结果,他的父亲更不会同意婞娅嫁给他,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他是一个达利特,至少他的父亲是知道的。

  而婞娅如果不顾一切的下嫁帕泰尔,那后果更是严重之极,甚至会让他们的家族都蒙羞百年....不夸张的说,婞娅的一生也会彻底的毁掉,连帕泰尔那个家伙也会被毁灭,不可能容忍的!

  一切都像是慢镜头,帕泰尔宠溺的眼神,嘴角的微笑,婞娅幸福的样子,盛开的笑颜....他们慢慢的从离夏尔马不到5米远的地方走过,而还在和那个经理争执着什么的夏尔马生平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做天旋地转的感觉。

  “帕泰尔,我要杀了你。”盛怒之下,夏尔马喊出了这样一句话,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嘶吼出来的。

  而帕泰尔和婞娅的幸福也在这个时候定格了,破碎了,他们同时回头,看见了怒吼中的夏尔马。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当时他们的表情,帕泰尔好像是很惊吓到了,可是他的眼神却冷静的可怕,在那一刻甚至有一种预料到会如此的淡然。而婞娅是真的害怕了,她的眼神是那么的惊恐,一张脸苍白到了极限,她想哭又不敢哭,用一种甚至是祈求的表情望着我。”强尼大爷仿佛沉浸在了那一刻,我看见他的眼中竟然有了泪光。

  “我发誓我是爱婞娅的,就是因为这种疼爱,让我不忍,也让我手足无措,在那个时候我唯一的反应竟然只是要痛揍帕泰尔一顿...”强尼大爷吸了一下鼻子,平静了一下情绪,继续的诉说着。

  可是婞娅阻止了他:“求求你,哥哥,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说吧,不要打帕泰尔,一切都是我的错,哥哥....”

  夏尔马不能看着婞娅如此伤心的样子,长久以来,婞娅都是他的天使,他生命中的阳光,和他同一血脉的妹妹,所以他放开了帕泰尔,此时的帕泰尔已经挨了夏尔马几拳,眼角红肿了一片,甚至流了鼻血。

  但他没有还手,至始至终有一种惊人的冷静,这是很久以后强尼大爷回忆起来,才得出的结论,是的,他非常的冷静....而也在很久以后,帕泰尔证实了强尼大爷的这个想法,但这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无关当时的混乱。

  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夏尔马在极度的混乱,烦躁中,听完了婞娅和帕泰尔的诉说,如果抛开种姓制度,这是一个简单而美好的爱情故事,一个情窦初开的姑娘,在得知了一直崇拜的其中一个哥哥并不是自己的亲哥哥以后,感觉就开始微妙的不同。

  而在那个时候,那个姑娘又正是最寂寞的时候,成长的青春期,从小相伴的两个最亲密的人都离开了自己,去求学了。

  在这种孤寂下,那个哥哥回来了,而且是每年回来一次的相伴,让原本就已经有些微妙的情绪开始发酵,最终酝酿成熟,他们不顾一切的相爱了....

  “哥哥,你原谅我,帕泰尔一开始是不接受的,是我执意的。”婞娅的哭泣是如此的痛苦。

  婞娅的痛苦让夏尔马的心也碎了,他尽量冷静的说到:“这不是我是否原谅你的问题,而是你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懂吗?不可能!难道你不明白吗?”

  “哥哥,爱情是一件单纯的事情,为什么要和一个人的地位相连?甚至要和姓名这种事情联系在一起?难道不荒谬吗?哥哥,你也是我最重要的人,别人不理解都可以,我只希望能得到你的谅解。”婞娅异常的执着,而往往女人执着起来都是如此,比男人更加的坚定,更何况由于显赫的家庭,婞娅从小就接受的是先进的西方教育,思想更为的开放,自由!

  “可是你以后要怎么办?取得了我的谅解又如何?你认为你还能取得别人的谅解吗?这个社会根本就没有你和帕泰尔爱情的容身之地,这就是事实!趁事情还不是太糟糕,放弃吧。”夏尔马用最后的冷静劝说到,事实上心中的烦躁就快要将他淹没,是因为对妹妹的爱,让他还能保持这样的克制。

  “我没想过要在这片不公平的土地上取得任何的谅解,我和帕泰尔可以离开!去英国也好,去西班牙,葡萄牙也好,我们可以离开,在那里没有任何的不公平,帕泰尔的优秀也会得到最大的承认。”爱情的力量是如此的大,大到婞娅竟然有离开故土的打算。

  而在这场谈话中,帕泰尔始终一言不发,看起来像是不安,而且又没有立场发言,实际上,强尼大爷结合回忆还有帕泰尔后来说出的话,才知道他根本就是在看一场好戏。

  无疑,婞娅的这个决定点燃了年轻的夏尔马的怒火,他不可能容忍妹妹漂流异乡,只是为了她那‘伟大’的爱情。

  谈话不欢而散,而夏尔马则第一次动手打了自己的妹妹,他给了婞娅一个耳光,帕泰尔在这种时候阻止了夏尔马,变成了他们两个的混战。

  确切的说,是帕泰尔任由夏尔马揍了自己一顿。

  “到如今,我也分辨不出来当亲情和爱情冲突的时候,哪一方是正确的,做为一个哥哥,我不忍妹妹一生漂泊异乡,希望她能够得到被祝福的婚姻,一生幸福,有错吗?做为妹妹,执着的追求自己的爱情又有错吗?这世间的感情交杂在一起,往往就是因为谁也不觉的自己有错,就促成了当事人一生的悲剧。但妥协,又应该怎么妥协?谁能保证一方妥协后,事情就是圆满?到如今,我也看不透。”强尼大爷的声音中充满了苦涩。

  而我则想起师父的一段话,忍不住说到:“强尼大爷,我师父曾经说过感情是债,所以只能是付出的因由,不能是束缚的借口。而唯一能左右自己命运的只有自己,可这世间他人往往就因为心中的一份感情,试图去左右他人命运,这其实是不合适的。婞娅的幸还是不幸,只能是她一生锤炼自己的过程,自己有所得,有所放,有所失,有所悟,才算圆满。而人们常常看重的却不是这种圆满,看重的...不过是所谓的幸福,至于这种幸福到底是不是心灵上的幸福,越来越没有人在意。”

  “什么意思,你能具体一点儿吗?”强尼大爷忽然愣住了。

  “我..我也说不好。”其实因为修行的岁月有限,而我修心的事情上,师父已经批注了是我的弱点,所以我的感悟或者不是那么深,不敢妄自的对强尼大爷说出什么。

  “说不好也说说。”强尼大爷很是迫切。

  我只能硬着头皮说到:“我想他人的祝福也好,爱情的圆满,亲情的温暖也罢,这些都可以看成是幸福,但谁能保证这个幸福一直的持续?就比如祝福终究会淡去,爱人也许会离开,亲人也不一定能伴随着自己的整个人生。那还剩下什么?就是心灵上的满足和平静...一种放下之后的释然和无憾...如果就像你当年那样对婞娅,她还能剩下这种心灵上的幸福吗?我想不能!一个人的人生,我认为最大的幸福就是不管任何事,自己追寻过,面对过,才能最终形成心灵上的圆满...他人的不放手有时是一种残忍,打着为了你幸福,为了你好的残忍。”

  “哈哈哈...”听完我这段话,强尼大爷忽然放声大笑了起来,笑的时候眼中竟然带着泪光,笑完以后,他拍着我的肩膀说到:“当年的李,对于这样的事,只是这样说过,我不放,而让婞娅也没有了放的机会。我不理解...原来,原来是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