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爆发的边缘

第一百一十七章 爆发的边缘

  “这是爱情吗?利用自己的恋人,为自己的野心争取到一个喘息的空间。帕泰尔爱婞娅吗?”最容易被爱情打动的往往是女人,因为她们注定比男人感性,我承认我自己对夏尔马的处境感到唏嘘,可是我还没有去想过婞娅和帕泰尔之间爱恨的问题,可是如月却想到了。

  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承愿和承真和如月靠在一起,从她们两个脸上的表情来看,显然她们也是关注这个问题的。

  我认为这个问题是愚蠢的,有什么样的男人会利用自己的爱情,来为自己营造一个‘安全’的环境?除非他根本就是不爱,我以为强尼大爷会给出一个否定的答案,却不想强尼大爷的答案却是如此的肯定:“帕泰尔是爱婞娅的。”

  仿佛是看出了我内心的疑问,强尼大爷的目光显得有些沧桑,一只手按在了我的肩膀上:“承一,这世间爱情的形态千奇百怪,你是李的弟子,也就注定了你的心在真正锤炼完成之前,充满了弱点,因为你会很像一个孩子,喜怒哀乐,还有对感情的执着与表达都少了成人的掩藏,少了看似睿智的处世态度,不要奇怪,李本人也是这样,真到非常天真的地步,可是又深到世人看不穿。如今的你,只有真,却没有那份深,你也理解不了帕泰尔的爱情,因为在你看来,爱就是爱,纯粹而没有杂质,可你哪能明白这世间有的人即便是爱到了骨子里,一样有那种他认为的理智,让一些事情凌驾于爱情之上,既然在爱情之上了,利用它也是未尝不可,即便这种利用会伤到自己,可他认为值得,因为他用他的‘理智’判断过,他所得到的,大于他所失去的爱情。帕泰尔就是这样的人。”

  我无言以对了,是的,强尼大爷对我的定位很准确,就如同师父从小给我批注的那样,情关难过,会造成我心性上的弱点,我不能理解也是情理之中,因为我会认为帕泰尔所追求的东西价值不会大过一份纯真的爱情,世间事如浮云,权力,金钱,地位都是如此,唯有那个时候感情的真挚不可以改变,再回头,已经难求。

  这样的看法,或许又会被师父评价为痴儿,痴于感情,不能放下,和帕泰尔痴迷于自己的野心没有区别。

  可是都看透了,也都是神仙了,还哪来这红尘万种?不停的焚心火焰锤炼着这世间的千奇百态呢?师父一样是置身于其中,才会执着的投身于昆仑路。

  不管我的心中有什么样的想法,夏尔马和帕泰尔的故事还在继续。

  他们处在了一个微妙的平衡中,和以往没有撕破脸温情的相处并没有任何的不同,因为维持着这种微妙平衡的都是婞娅。

  至于再以前,那种他们两人之间的真挚相处,已经久远的让人快想不起来了,夏尔马心中明白,在那个月光被风吹起,婞娅说着永远不分开的夜晚,他和帕泰尔之间的真挚就已经永远的失去了。

  他们恢复了彼此之间的平静,是一种不得不平静的相处方式,因为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不同的只是他们都卖命的,发疯般的在修行着,帕泰尔是为了什么,夏尔马还不是太看得清楚,可是自己是为了什么,夏尔马却太清楚,是为了心中那一份危机的感觉,他不能让失控的帕泰尔超过自己太多,尽管他明白帕泰尔的天赋,注定了他不可能跑在帕泰尔的前面,但总不能落后太多吧?

  这是夏尔马给自己的目标!因为灵魂上的压制这个优势,已经被帕泰尔化解,如果他还超越自己太多....夏尔马不敢想象这结果,他总觉得这背后有一份说不上来的危险随时会爆炸。

  时光如同流水,一转眼又是5年过去了,他和帕泰尔都早已告别了青涩的时代,步入了30岁,这个象征着男人应该成熟的年纪。

  婞娅还是没有出现过,一丝一毫的消息也没有,就像这个天使从来没有存在于这个世间一般。

  可是夏尔马清楚,婞娅还在某个角落里活着,因为帕泰尔是那般的从容淡定,就足以说明一切!难过的是,夏尔马并不能从帕泰尔的口中得到任何的消息,因为帕泰尔说过对于他的任何要求,他都会拒绝。

  所以夏尔马过的比帕泰尔难受,他不得不在父母面前编织美丽的谎言,让他们难过煎熬的心得到些许的安慰。

  “父亲,婞娅在英国过得很好,你不知道,那些英国佬有多喜欢她。当然,我们的婞娅得到这样的喜爱是理所当然的。”

  “父亲,婞娅准备游历一下世界,她写信告诉我,这样会让她的生命更加的充实。”

  这样的谎言夏尔马不停的在编织着,显得更加苍老的父亲和母亲会带着微笑倾听,但夏尔马也敏感的察觉到,这比代表聪明的父亲会被完全的蒙骗,他会问,那婞娅什么时候回来?婞娅的信呢?我能不能看看?

  每当这种时候,夏尔马都应付的分外艰难,他有时不得不怀疑,父亲根本就没有相信他的话,只是强逼自己去相信,这样沉溺于谎言的话,内心会舒服一些。

  父母有多爱婞娅,夏尔马太清楚,有什么心情会比一个失去了女儿的父亲的心情更加的难过和焦躁呢?每当这种时候,夏尔马甚至会有一些恨婞娅,为什么如此残忍?看见父亲头上的白发,和母亲眼角的皱纹了吗?可曾认真体会过他们流出来的眼泪?在印度,女性的地位一向不高,能把女儿宠爱成这般的父母,是有多爱自己的女儿,难道还需要想象吗?

  而这并不是夏尔马唯一的折磨,更大的折磨来自于帕泰尔,他还是会回到那个庄园,就和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甚至在父母思念婞娅不能压抑时,他一样把他们一家人的悲伤看在眼里,每当这种时候,夏尔马就感觉他想立刻杀了这一条冷眼看戏的‘毒蛇’!难道多年的养育之恩他根本就不曾放在过心上吗?

  夏尔马就是这样度过了5年,勤奋的修行,痛苦的折磨,但5年以后的他却更加的绝望。

  “寺庙有自己评判能力的一套标准,5年的勤奋修行,让我在修行上的成就惊叹了寺庙里所有的长老。可和帕泰尔比起来,这一切又黯淡无光了,因为种姓的问题,长老们不愿意表达他们的赞赏,可他们必须得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帕泰尔所取得的成就耀眼的可以和历史上任何的天才比肩,甚至能力超越了寺庙的长老。除了那一位圣雄称呼都匹配不上的天才他望尘莫及,帕泰尔的光芒可以掩盖任何人。”强尼大爷的声音中充满了苦涩。

  而他口中的那位天才,从他们信奉的宗教来看,我只能想到一个人乔答摩.悉达多,那是谁?那是佛教至高无上的人啊——释迦牟尼!

  强尼大爷对帕泰尔的评价到了如此高的程度?我简直难以置信,帕泰尔是一个多么光芒耀眼的人。

  这段故事是如此的压抑,让人完全看不到希望的阳光,我并非是用偏激的眼光去看待帕泰尔的成功,只是我从帕泰尔和夏尔马的对话中,就知道帕泰尔的心性和他的能力并不成正比,他的心性偏激到了一定的地步,如果是这样的人无限的前进,从而到了一个至高无上的地位,会引发一场灾难的。

  “是闻到了灾难的味道吗?”强尼大爷也不知道是第几次洞悉我的心事了,或者并不是洞悉我的心事,只是故事发展到这个程度,人们都会考虑到的一个问题。

  强尼大爷这样问,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点了点头,强尼大爷苦笑着说到:“是的,的确是一场灾难,阻止它继续发展,蔓延的,就是你们的师祖——李。不过,在这些纷乱的事情发生以前,我和帕泰尔有过一场对话,一场无比重要的对话。”

  在那一次寺庙的实力评判过后,夏尔马陷入了一种绝望的情绪当中,因为帕泰尔已经越走越远,脚步快得他快跟不上了,他为他的家族担忧,为自己担忧,也为帕泰尔的危险性担忧....但婞娅又是他的软肋,限制着夏尔马不能做任何事。

  在这种绝望之下,夏尔马觉得他必须和帕泰尔谈一谈了,尽管这种方式是最软弱无力的方式,却也是他现在唯一能利用的方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