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仇恨燃烧的开端

第一百一十八章 仇恨燃烧的开端

  那一场谈话是在夏尔马的房间进行的,夏尔马采用的是一种帕泰尔不能拒绝的方式,邀请了这一场谈话,他在一次寺庙的聚会上,所有的长老面前邀请了帕泰尔。

  除了他们两人,没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产生的微妙变化,所以帕泰尔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而且他也不想把事情彻底的摆上台面,宣告他和夏尔马的关系到了什么地步,这对他没有好处,婞娅可以掣肘夏尔马以及夏尔马的家族,可不见得能掣肘宗教的势力,他们一样是一群对种姓制度严格信奉的家伙。

  在夏尔马的房间中,帕泰尔和夏尔马终于有了5年后的又一次谈话。

  比起5年前,帕泰尔锋芒毕露且嚣张的态度,这一次的帕泰尔内敛了许多,坐在夏尔马的房间里,他只是平静的说到:“为什么想到再一次和我谈谈?你认为有意义吗?”

  “我就是觉得没有意义,所以在过去的5年当中,都没有想要找你谈话的意思。可是事情在这样的拉锯中,总是要有一个结果,我也不想无休止的等待,不如你直接告诉你想要什么吧,帕泰尔?”夏尔马有一种疲惫的感觉,这种疲惫让他面对着帕泰尔不想绕任何的弯子,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出了他的想法。

  “我想要什么?很简单,我想要有一天能够超越你的地位,想要你风光的把婞娅娶进门,当然这必须是你父母心甘情愿的!另外,让我的父亲成为一个真正的贵族,你的家族则成为我的附属家族。我暂时想到的只有这些。”帕泰尔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很理所当然。

  可是夏尔马却笑了,他连愤怒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就这样望着帕泰尔笑着说到:“你认为这可能吗?”

  “我认为没什么不可能的。”帕泰尔说这话的时候,就像是在说每天天都会亮这么一件事情一样,会平常,也很笃定。

  夏尔马沉默了,他有很多理由可以反驳帕泰尔,可是他找帕泰尔谈话并不是为了陷入和他无休止的争论,所以面对这样的帕泰尔他只有沉默。

  “你让我来谈话,只是为了问我这个?”帕泰尔扬起眉毛,显然他有些不耐烦了。

  夏尔马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着帕泰尔说到:“显然不是,你的野心和我无关,我只是想说,你想要爬到什么位置上去,我都不会成为你的掣肘,你懂我的意思!我只想请你放过婞娅,还有我的家族,就算不念其它的情谊,请看在我父母把你抚养长大,为你提供了那么多优越的条件让你成长的份上,求你答应我的要求吧。”

  求,夏尔马说出这个字的时候,内心也感觉到一种苦涩,他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这样和帕泰尔说话,如果让别人知道了,肯定会愤怒,高贵的婆罗门为什么要这样对一个达利特说话?这简直侮辱了所有人!

  可是夏尔马却不在乎,他看得很明白,婞娅,家人比他的尊严来得可贵!

  “哈哈哈...”面对夏尔马的请求,帕泰尔笑了,笑得非常的肆意,笑得非常的张扬,夏尔马看着这样帕泰尔,在他的记忆力,帕泰尔除了童年时代,根本就没有这样的笑过,是如此的舒心,如此的畅怀。

  “啧啧..我没有想到,有一天高贵的夏尔马少爷也会如此的恳求于我。不,是求我!这让我很开心,这比较能让我感觉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很可惜的是,你如果不提你们家族给予我的,那可笑的情谊,说不定我会考虑你的话,毕竟你很讨厌,如果我前行的路上少了你,我会舒心很多。但是你一提那可笑的情谊,那我只能对你说抱歉,你的请求我拒绝,因为我想要的一切,我自己也能拿到,有没有你这个人的存在,都是一样的,虽然你的存在会让我麻烦那么一点儿。”帕泰尔冰冷的拒绝了夏尔马。

  “为什么你会这样说?”尽管夏尔马预料到了帕泰尔一定对自己的家族有所不满,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从夏尔马的话中听到的却是刻骨铭心的仇恨。

  “为什么?你难道不比我清楚吗?亲爱的夏尔马?!我所得到的待遇是我父亲用性命换来的,而你那高贵的父亲在施舍他善良的同时,也不忘了利用我,就在发现我是一个可以利用的人才以后,不是吗?你们的家族对我从来没有平等相待过,培养我只是为了成为你的左肩右膀,成为你的神卫,这是在葬送我的一生!你认为会有任何天才甘心追随一个不如自己的庸才吗?不仅是你的家族,就连这可笑的宗教势力也是如此!我以为你会不一样,毕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所以我给了你机会...还记得你那次为了我成为你的神卫那件事情回来吗?那就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可是你太让我失望了,在你父亲提出的时候,你没为我争辩一句!没有提出反对!在接下来的几天当中,你甚至把事情当做了理所当然,半点不曾提起...就算这样,夏尔马,我还没有对你完全的失望。”说到这里,帕泰尔停下了他的诉说,深深的看着夏尔马。

  而夏尔马在帕泰尔这样的目光下,竟然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他知道帕泰尔所说的都是事实,可中间却有一点儿不对劲的地方,到底是什么不对劲,他一时间还说不上来。

  但帕泰尔有些烦躁的一挥手,根本不给夏尔马反驳的机会,继续说到:“你以为如果我想隐藏,那些可笑的小丑会发现我和婞娅的事情吗?我是故意透露的,就是为了有一天能让你先发现这个事情,所以有了你见到我和婞娅在一起的一幕。可是我亲爱的夏尔马,你再次让我失望了,你首先做的就是看不起我,强烈的反对我和婞娅在一起,你让我对你还能保有什么幻想?你和你的父亲是一路货色...什么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什么你偶尔流露出来的真情,现在在我看来恶心的可笑!你的家族都该受到惩罚,让你们成为我今后的附属,就已经是仁慈,是给婞娅的安慰,否则你们可以去死一万次了。”

  说完,帕泰尔再次深深的看着夏尔马,那种眼神中跳跃的竟然是刻骨的仇恨,面对着这种眼神,夏尔马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揉着额头,喃喃的说到:“不,帕泰尔,从始到终都不是这样的,不是!”

  “说什么不是呢?可惜的不过是,从小我就比你有才能,虽然你情谊就得到了器重,得到了神之子的地位,可才能这种天生的东西,你却不能依靠你的家族,你那可笑的姓名得到!还有婞娅的爱情,她偏偏就是要给我,你又能如何?求上天阻止吗?现在才可怜兮兮的来求我,不嫌晚了一点儿吗?当然,我还在危险之中,你可以随时利用你拣来的力量杀了我,但你也要赌上你妹妹的性命,这会让你痛苦一辈子,能让痛苦一辈子,我也值得了,因为这几十年来,你阴影一直笼罩着我,灰暗了我的人生,我很开心能这样报复你。”帕泰尔此时是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眼光看着夏尔马,又是那种笃定的理所当然。

  可是夏尔马终于抓住了什么地方不对劲,他站起来说到:“帕泰尔,是,我必须承认你所受的委屈,可是这一件事情,你不能怪罪我父亲所起的善良念头,毕竟他决定抚养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婴儿,并没有任何的能力值得他利用,难道善良就应该受惩罚吗?你要知道,在这个社会里,不管社会地位如何,一个人为另外一个献出了生命,所得的人该付出怎么样的回报,并没有任何的约束,除了道德。你不能报复我父亲的道德!就算他想让你成为我的帮助,可是也从来没有想过虐待你,不是吗?反而是给了你一个不一样人生的机会,这难道不是吗?更何况,我的妈妈对你,是真心的感情!还有婞娅,你说要娶她,却又利用她,难道婞娅对你付出的纯真感情又是错吗?她该被你这样利用来对付我吗?至于我,你口中的阴影,我承认我没有勇气和整个制度抗争,可是帕泰尔我有害过你吗?一切都是被动的接受而已,你说我反对你和婞娅,难道你生在这个社会,你不懂你和婞娅的结合,带来的是什么后果吗?我做哥哥的希望婞娅幸福,有什么不对吗?帕泰尔,你可以说这不公平,但你不能这么偏激,报复从给予你恩惠的人开始做起,你可以抗争,不见得我就不会支持你,可你怎么能伤害我们?怎么能?”

  说到最后,夏尔马激动的抓住了帕泰尔的衣领,已经是在质问帕泰尔了。

  可是帕泰尔的神色始终冷漠,他扯下了夏尔马抓住自己的手,然后整了整自己的衣领,冷漠的说到:“我不会改变我的任何决定,不要说什么恩惠,就算我痛恨这个社会,但第一个要开刀的也是你们,因为伤害是从你们开始的。说我冷血也好,偏激也好,我所能记得的,就只有仇恨。为了它,我愿意献祭我自己,而这仇恨的开端,并不是我人生的开始,而是从我的父辈,祖辈就一直燃烧的仇恨,只是他们不愿意觉悟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