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狂暴

第一百二十二章 狂暴

  意念是一种玄妙的交流方式,不受语言的限制,就能让人明白它所要表达的,就如同当年的吴老贵,它如果愿意,也可以挣脱东北口音的桎梏,纯粹的用意念来交流。

  在婞娅‘开口’的时候,我就知道她是在帕泰尔诉说,尽管她并没有表达这些话,她是对帕泰尔说的。

  意念很玄妙,并不能用具体的语言去形容,我只有在心中不停的整理,才还原了婞娅的本意,而在这种意念的传达中,我仿佛听见了婞娅那充满了哀伤的,幽幽的声音,穿越了百年的时光,在今昔再一次的重新。

  “这是一片充满了信仰的土地,而我曾经的信仰是‘爱情’,它是我全部的生命,因为在这背后的原因,不单单只是希望爱情的圆满,还有着对公平和自由的向往。这一点,家人不曾了解,哥哥也不曾了解,我以为你了解的,帕泰尔。”

  “如果我们在一起了,就是一次美好的胜利,穿越了种姓和门第之见,充满了自由光辉的爱情,我可以宣告,这片土地在我身上终于绽放了公平。这种希望就是力量,最终变成了我的信仰。我用生命去成全这份信仰,可是我却输了!感谢你,帕泰尔,用谎言给了我那么美好的几年,不停的稳住我,编织着美好的希望,并且你口口声声说,和我有着同样的意志。却用叛徒一般的方式,成全了你的野心,宣泄着你扭曲的残酷,让我回家才看见了我们家族的惨剧....那是我沉沦在你谎言中的几年,后来才你根本不是我心中的斗士,你只是一个充满了野心,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始终逃不过种姓而你带来自卑的可怜人!把自己变为深恨的高贵的种姓,帕泰尔,我要如何心疼的怜悯你?怜悯你根本就不曾放下,掩藏的很好的自卑?”

  婞娅的话娓娓道来,一字一句敲打在我的心头,在故事里,我以为的婞娅是一个纯真天真被蒙骗的女子,可听她说话,我才知道根本不是,她是如此的有思想,如此的有内涵,她让人沉迷的根本不只是她的外表。

  原来在整个故事中,至始至终的斗士根本不是帕泰尔,而是这个看起来柔软的婞娅,帕泰尔只是想把自己变为上层,而婞娅却渴望用自己的爱情来抗争一次整个社会的不公,哪怕只是微小的胜利,或许她也能看见一点绽放在祖国的希望。

  这个胜利的意义就算微小,也很不平凡,可能会在社会中也会产生影响,因为她是最高贵的婆罗门,有着婆罗门最古老的姓氏,在婆罗门中都是贵族!而帕泰尔,是最低贱的达利特....这种反差才会是最震撼的‘对抗’。

  可惜的是,婞娅是女人,她还是有着女人的弱点,哪一个女人也逃不过甜言蜜语的包围,就算是谎言,也不一定被识破,只因为她们愿意去相信。

  “哥哥,还记得一个没有名字的女孩子吗?她是我们家的奴隶。”婞娅的意念继续在我们的脑海中回荡,她的思维仿佛很跳跃,忽然就说起了一件完全无关的事情,而被点名问到的强尼大爷却完全茫然的摇了摇头。

  “唔...”婞娅叹息了一声,然后坐在岩石的边缘上自顾自的说到:“你肯定不会记得了,那个女孩子只是附属在我们家很多奴隶家庭中的一个普通孩子,你又怎么会记得?可就是她点燃了我心中的一把火焰。哥哥,在你们离开之后,她是我唯一的玩伴,我不介意去接近她,不在乎她是低等种姓者,因为我们家连达利特都收养,还会在意去和一个低等种姓接触吗?我以为我的父母是不同的,我以为你,还有帕泰尔都是不同的,那是我还懵懂的童年。”

  说到这里,婞娅再一次微笑了,带着苦涩,可依旧不影响她的笑容还是像一朵盛放的鲜花。

  “她是一个美好的女孩子,不必我差。她的皮肤虽然黑,却如同天鹅丝绒一般细腻,她有我一样的大眼睛,甜美的笑容。她上进,害羞,善良...我们在一起也很快乐,她弥补了你和帕泰尔离开在我心里扯开的一个空洞。可是...你想知道她的结局吗?哥哥...在我悄悄带她参与了一次上流宴会以后,以贴身佣人的身份,她的生命就凋零了。因为她的美丽,她被几个披着人皮的饿狼给...在事后,她在家里上吊了。那几条饿狼是高贵的呢,他们都是刹帝利!知道吗?原本是没有任何惩罚的,一个鲜活美好的生命在被肆意的糟蹋凋零以后,摧残她的人竟然没有任何惩罚!”说到这里,婞娅回头看着强尼大爷,然后一字一句的说到:“是我在家里强硬的对抗父亲,利用父亲的权势,才换来了一点儿可怜的惩罚,一些金钱上的补助,你觉得可以告慰逝去的她吗?”

  强尼大爷无言以对,眉眼间是深深的忧虑...还有,那种忽然理解了妹妹的心疼。

  “不怎么美好的往事...我没和任何人说起过,除了你,帕泰尔。”婞娅的意念是如此的平和,可是深潭微微的起着波浪,却像是有些激动的在回应着什么。

  可是婞娅没有去在意那些波浪,望向远方的目光变得悠远起来:“我以为你听懂了这个故事背后的意义,你要成为我台前的英雄,为了逝去的人,也为了我们的爱情,进行一场力量不对等的英勇对抗。帕泰尔...我还有什么好和你告别的呢?我心中的英雄早已经死去了!而我用生命去弥补我的错误,并不是说对爱情的失望,我的信仰从来没有失去过,爱情背后的自由与公平,我弥补的只是做为一个受尽了宠爱的女儿,却让父母伤心到如此的地步,伤心到我在膝下尽孝都不能接受了,还要承受你变为魔鬼以后的折磨!我以为我的死,可以让你停下的,可以唤醒你一些良知的,这才是我死的意义,这是我唯一能为父母做的事。”

  “你的死最终也没有让帕泰尔醒悟,原谅他,到了那么地步,他已经收不了手了。”强尼大爷的声音充满了哀伤和遗憾,回荡在岩石之上。

  他们家人之间有太多的误解,可惜的是,那个时候的婞娅把信任全部给了同为低等种姓的帕泰尔,她以为他是英雄。如果误解能够解开的话....但生命中就是没有如果!

  “我知道,因为自杀,我的灵魂得不到解脱,我当然知道他没有收手,其实他的灵魂已经融合了‘魔鬼’,又怎么可能收手?”说到这里,婞娅站了起来,轻声的说到:“我不为我的决定所后悔,毕竟我还有燃烧生命,为我的错误弥补的勇气,尽管那也错了。哥哥,还记得那封长信吗?信中我是一个逃避者,只是为了不让父母太过伤心,在我去了以后,或许对我失望会让他们的痛苦少一些。但我...”说到这里,婞娅的表情变得非常的哀伤,就像是要哭泣,可惜灵魂是没有眼泪的。

  “但我..如果再有一次从前,我想多陪伴他们几年。”

  婞娅说到这里,强尼大爷的眼泪再次的滑落,还是那一句生命根本就没有如果。

  婞娅收起了哀伤的表情,叹息了一声:“该如何与你道别呢?帕泰尔!如果还有下一世,我希望我爱的人是一个真正的英雄,他会顶着所有的压力,牵着我的手,在这片土地上不停的战斗,哪怕是付出了生命,我也会追随他而去。帕泰尔,我很谢谢你为我带来了一颗花的种子,红色的,不知名的野花,你还记得那是你送我的第一朵花,采摘在路边,羞涩的递给我....可是帕泰尔,你生前用谎言让我做了一颗棋子,做下了很多莫名的,原本不是我意思的事情。死后,你竟然这样的找到我,用你身上魔鬼的气息影响我,让我的灵魂也带上了‘魔鬼’的力量,害死了那么多无辜的人。”

  深潭的水再一次的翻腾起来,开始时的细雨已经变成了瓢泼大雨,倾盆而下...这是帕泰尔面对婞娅的心情吗?

  “生前,我做了一个逃避的人,沉迷在谎言,到最后不得不用生命去阻止,希望悲剧停止...死后,你还要我去还债..这些无辜的被我禁锢的冤魂。”婞娅一字一句的说到,然后忽然转头对强尼大爷说到:“哥哥,你别阻止我。”

  我已经预测要发生了什么了,这些冤魂因为婞娅而死,所以不管婞娅愿意与否,他们的灵魂都被婞娅被动的‘禁锢’了,就好像在阳世杀人者的身边最会跟着无辜的灵魂,成型的胎儿被打掉,也会跟着自己的父母,除非超度...而婞娅这一种情况,她要解开这种禁锢,就不止是超度那么简单..她必须要燃烧自己的灵魂,来解开这种禁锢。

  “婞娅...”强尼大爷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是那么的痛苦。

  而在这个时候,整个深潭终于沸腾了,一个沙哑而陌生的声音忽然在整个深潭响起:“不,婞娅,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没有可能!”

  狂暴的风忽然吹起,那红雨诡异的开始聚合,朝着深潭的某一点儿狂暴的倾洒而去,那是帕泰尔的停留之地!

  “承一,动阵!”强尼大爷嘶喊了一句。

  哪里还用得着强尼大爷的提醒,我此时已经端坐在阵中,开始和大家一起念动口诀。

(推荐一本小说《我当方士那些年》作者:君不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