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疯狂聚集的力量

第一百二十八章 疯狂聚集的力量

  看着那一朵显得有些孤独的小红花,我很难否定帕泰尔对婞娅的爱情,即便这爱情中充满了自私的占有欲,但那也是爱情的一种情绪吧,只是有人把爱情中的正面能量放大,而有人用负面情绪主宰爱情。

  婞娅的身影已经彻底的消息在天际,但愿下一世她可以生存在一个相对自由公平的地方,让她这个有火一般热情,纯白的善良还有鲜明个性的女人,能够在那里活得张扬而放肆,美好的享受着生命。

  而帕泰尔的灵魂之手被击碎以后,竟然变得无声无息,四分五裂的灵魂力就这样诡异的停在空中,整个天地都像静止了一般。

  只有一个人是这绝对静谧中移动的点,那就是强尼大爷,他带着欣慰的表情,未干的泪水,伸手拣起了那岩石之上的小红花,郑重的放在了重新穿上的上衣的口袋里。

  随着强尼大爷这个动作的结束,安静的画面破碎了,是被帕泰尔的意念‘敲’碎的,他张狂而肆意的笑声充满了这深潭的每一个空间,任谁都能感觉到这笑声背后压抑涌动的怒火,以及疯狂的恨意。

  “夏尔马,你这个软弱的家伙一如既往的没有变化啊,连婞娅燃烧灵魂你都不去阻止,现在拣起这朵已经没有意义的红花能代表什么?对,它倒是可以让你这样软弱的人寄托一下无用的思念!你也只能如此了...否则,你怎么会那么多年连踏足这里的勇气都没有。”帕泰尔说话的时候,原本聚集在深潭里密密麻麻的凶鱼开始一条一条,接着是一小群,一小群的产生着某种变化,有的死去了,而有的开始变得呆滞,接着是疯狂的挣扎,想让离开这里。

  我敏感的察觉到这些凶鱼身上原本附着的灵魂力开始消失,所以才会产生这种变化,承受不住的死去,能承受住的已经变成了普通的鱼,尽管它们其中有一些外表被‘影响’的,外表并不能变回来!

  气氛有一些诡异,我大概知道帕泰尔在做什么了,这些原本散布在凶鱼身上的星星点点的灵魂力开始疯狂的朝着一个地方聚集!这才是帕泰尔真正的实力吗?我的心一点一点的往下沉去,这些力量聚集起来,有多可怕,我是可以预料的。

  但是我没有办法阻止,因为我也在聚集某种力量,其他人就算察觉到了这种异常,也没有办法阻止,且不说这些力量原本就是属于帕泰尔的,就说这些力量原本就是分散而零碎的,任谁也没有办法把它们一一湮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疯狂的汇集。

  强尼大爷也注意到了这种异常,风吹起他的花白的头发,他的容颜显得是那样沧桑,他的语气很平静,丝毫不为这种异常所震惊,用仿佛早已料到的语气对我说到:“承一,帕泰尔已经疯了,婞娅的离去刺激的它终于舍得动用一些力量了,一些它聚集的力量。但这还不是真正的帕泰尔,最终的危险还没有开始,我希望你能挺住。”

  我周围的力量已经聚集得有一些规模了,天地间的波动终于让身旁的人也察觉了,最先察觉的自然是药丸被我掉入水中的肖承乾,他吃惊看了我一眼,下意识的说了一句:“承一,你....”

  “阵法的作用,原本逸散出去的灵魂力,竟然通过阵法沟通了天地的力量。”我安静的说出了答案,这才是师祖阵法真正神奇的地方,借助我们的灵魂力勾动了天地的力量,就像我们施展五行术法,原本就是通过自身沟通天地那般,只是这阵法要厉害的多,沟通的天地之力是那样的澎湃,我已经暗中聚集了那么久,天地之力才开始在阵纹之间流动,远远没有到它承载的极限。

  也就是说我和帕泰尔又开始了一轮力量的聚集,只为了下一次更猛烈的碰撞!

  “怪不得你让我别吞药丸...”肖承乾呆呆的说了一句,显然师祖神奇的阵法再一次震撼了他。

  “我一个人承载,镇压不住那么多天地之力,在我动用这股力量之前,你们千万不要离开阵法,否则我会被这股力量掀飞,运气不好,灵魂都会被挤爆,知道吗?”天地之地的汹涌,让我感觉自己就像要被淹没了一般,彻底的感觉到了它的威压,可怕与无穷无尽,忍不住喊了一句。

  “好了,我们不是白痴,让我们一起来帮你聚集力量吧,赶在帕泰尔之前,或者更有优势。”肖承乾没有说话,倒是承心哥说了一句,反观务实的承清哥已经开始掐动手诀,帮我聚集天地之力了。

  这种聚集天地之力的手诀是每一脉的基础,任谁都会,毕竟哪一脉都要用到天地之力!只有如月和陶柏不会,有些茫然...但是无所谓了,他们自身做在阵法当中,就算不会聚集天地之力,但做为修者的灵魂也能容纳一定的天地之地为我减轻压力!

  我们这边在疯狂的聚集着力量,阵纹神奇的开始变得渐渐发亮,发出了迷蒙的七彩色的光芒。

  而帕泰尔那边也同样是这样,凶鱼朝着深潭不要命的涌来,很多被抽取了力量变为普通鱼类的鱼也来不及离去,这原本不小的深潭竟然在一时间拥挤的不像话,水里自然的开始缺氧,很多鱼都翻起了白肚皮....原本,死一两条鱼对于人类来说,算不得什么残酷的事情,可是当鱼一群群的死去,你才能体会死亡的阴影是那般的可怕。

  可是帕泰尔不在乎,他要的只是聚集他的每一点力量。

  “帕泰尔,你的灵魂特殊,可以和水里的生物沟通,曾经你微笑着告诉我,它们是你的眼睛,你的耳朵,你的触觉,甚至你的身体,因为它们可以带上你的一部分灵魂,它们就是你!你是那么珍惜它们每一个的生命,你甚至不吃鱼肉...不吃在水里的每一种存在!而我,也因为你的这份珍惜,在那么长的一段时间里和你一样不去碰它们,可到底是怎样的魔鬼在蛊惑你啊...如今你竟然可以忘记你的这些美好,残酷的看着它们一群一群的死去。”强尼大爷一开始根本无视帕泰尔的话,可是如今他站在岩石的边缘,看着一群一群死去的鱼,忽然表情伤感的感叹了一句。

  “任何的成功者都是踩着无数的尸体堆砌的高山,一步一步的踏上巅峰,何况是一些水中的鱼,它们连思想也没有,怎么配得上我的怜悯?更何况,怜悯这种无用的感情我已经抛开了,它只会让我想起你们对我的怜悯,变质为了利用和压制!不过,我应该给这些鱼一些适当的尊重,毕竟这么多年,是它们不停的为我收集着人类的鲜血,维持着我的力量....软弱的夏尔马,你还没有回应我一开始的话呢。”聚集力量的过程,帕泰尔显得比我们轻松,在回应强尼大爷的同时,水面开始翻腾起来,翻腾的水浪掀起的波涛,让一部分鱼的尸体跟随着波涛从深潭的出口处飘了出去。

  就像是帕泰尔随手拂去了一些没用的垃圾,让它们不要占据那么多的位置。

  “软弱?曾经的我是的,躲避着过往的一切伤痛!可是如今的你,没有资格和我谈软弱,我能面对着婞娅无憾的离开,而不是强留下她,这就比你坚强了一百倍。帕泰尔,你让这些无辜的鱼儿为你收集鲜血,我很好奇,你到底收割了多少人命?力量就那么让你沉迷吗?”强尼大爷说到最后,话语里带着压抑不住的愤怒。

  “哈哈哈....这种事情需要我记得吗?这片土地上那么多平庸的生命,拥挤不堪,谁还会在意每天死去多少人?一路漂流,我记不得了,一千人?两千人?我只知道还不够多!因为那些力量还不足以让我破解封印...但是没有关系,等我杀死了你们,你们的鲜血会让我获得更大的力量,如果不够,我还会继续下去。”帕泰尔的声音充满了疯狂,显然婞娅的离去,已经让它失去了最后的束缚。

  强尼大爷沉默了,或许他始终对帕泰尔还有一些割舍不下的感情,才和帕泰尔有了那么多的对话,可如今他已经彻底明白了,帕泰尔已经没救了,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

  入水口渐渐的安静了下来,已经没有更多的凶鱼涌入了,但是深潭之上却漂浮着无数的鱼尸,这是让人震撼的‘天才’,是何种强大的灵魂,才能分割那么多的灵魂力在水中生物的身上?怪不得强尼大爷会评论帕泰尔的天才仅次于那个圣人!

  可是,就连注重修身的道家人都承认,修身只是其次,一颗心跟不上永远也成就不了大道!一颗人心的区别,就已经注定了一个是光耀历史,不可磨灭的圣人,而一个只是沉沦的魔鬼,被淹没在时间的长流里。

  天地之力还在不断的涌来,阵纹的光芒开始刺眼,我们维持阵法的每一个人都已经到了极限,可是我感觉阵法的容纳还没有到极限,如果我施术,这样的压迫就会得到缓解,但是面对这可怕的帕泰尔,我还想支撑一下,让力量达到最高峰,所以我看了一眼在那边休息,稍许有些虚弱的慧根儿,大喊了一句:“慧根儿,进入阵法中来,分担一部分天地之力。”

  慧根儿应了一声,然后站起来,小跑着进入了阵法...又添加了一位生力军,我们的压力暂时得到了一些缓解。

  而帕泰尔那边光点聚集的速度也开始变慢,但整个深潭的水竟然微微泛起了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