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三十一章 震撼的终极

第一百三十一章 震撼的终极

  “知道吗?承一,不是我不愿意给你说阵法的最后一重变化!而是在我和李的预估中,这最后一层变化将会是配合着我的最后一击,彻底的消灭帕泰尔...可是,婞娅在这里是一重变数,而婞娅的死又刺激了帕泰尔,让事情发生了一些变化...李毕竟不是神仙,不能完全的算计到一切。对不起,承一,我只是没有想到阵法的两重变化,都还不足以让我们靠近帕泰尔的本身,但也不见得这是坏事。”就在我取自己精血的时候,强尼大爷解释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帕泰尔的本身是什么?”此刻,那件锋锐的法器已经刺进了我的胸口,我疼得闷哼了一声,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是僵尸。”强尼大爷的语气很沉重,可我的心情更加的沉重,竟然是这样的存在?又一个老村长?

  于此同时,缠绕着帕泰尔的最后一道天雷已经散去.......在深潭半空中的帕泰尔之灵魂,甚至来不及喘一口气,伴随着它疯狂的笑声,一道灵魂力就朝着我们冲击而来。

  这一次并不是简单的灵魂力冲击,在那一瞬间,我仿佛一座由尸体堆积而成的尸山,尸山之下是一片流动的血海,无数的亡灵在挣扎嚎叫,而我被拉扯进了这片空间。

  在这空间的最高处是帕泰尔矗立的身影,在这里它穿着一身华丽的长袍,就和我在强尼大爷的铁皮屋里,曾经看见过的,强尼大爷年轻时的照片中,那一身华丽的长袍一样,应该是神之子所穿的服饰。

  “到这里来,臣服于我,献祭你的灵魂,我将带你走向永生。”此时的帕泰尔就像一个真正的王者,站在那高高的尸山之上,居高临下的对我说到。

  我站在尸山之下,旁边就是翻滚的血海,浮沉着一张张痛苦的脸庞,在这地狱般的空间内,帕泰尔的意志是如此的强势,强势到根本不容人拒绝,即使我知道这只是灵魂必有的攻击方式!

  就算再强大的灵魂,攻击方式不外乎也就是几种,一种是给人幻觉,一种是灵魂力的冲击,不然就是直接挤入人的阳身....当然,修者的灵魂不同,还有属于自己的术法。

  但是像信仰强烈的宗教所走出来的修者,一旦被自己的信仰所抛弃,很多术法是不能施展的,就好比帕泰尔,他早就被他所信仰的宗教所抛弃,与宗教相关联的术法自然也是不能用了,这算是我们不幸中的万幸。

  在面对迷惑时,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自身的心志不动摇,说来简单,但这也要看对方的力量强大与否,就好比普通鬼物所带来的幻觉自然比不过厉鬼,像帕泰尔这种存在,完全是厉鬼中的厉鬼,在我淬不及防的情况下,明知道是幻觉,也无法破除这种影响,走不出这片空间。

  但到底我还不至于被迷惑到献祭自己的灵魂!

  “你要反抗我吗?”尸山之上的帕泰尔愤怒的高呼到,我紧紧的咬着牙关,死守着自己的心志,不为那股不容抗拒的意志所动摇。

  “你要反抗我吗?”帕泰尔再次高喊到,于此同时,它的身影忽然极快的从尸山上漂浮而下,一只手无限的在我眼中放大,仿佛下一刻就要捏住我的脖子。

  “敢于反抗我的人,都要死!”帕泰尔是如此叫嚣到!

  而我不能动弹,毫无办法,在动用了雷神落,灵魂力早已空虚的我,除了心志还能保持一丝清明,已经没有任何的术法可以助我突破这幻境...但在这时,我感觉到了炙热的温度,抬头一看,一点金红色的火星出现在这环境中天际的一角,然后沸腾成为一片金红色的火焰,开始快速的燃烧!只是一瞬间幻境的天空就被破除了大半!

  这是...来自陶柏的力量!

  “可恶!”帕泰尔嘶吼了一声,然后消失在我的眼前,而我感觉到自己快被炙热包围,一阵恍惚中,我终于从来自帕泰尔灵魂的环境中清醒过来,神智再次清明时,已经重新到来了现实中。

  一片冷汗布满了我的额头,也不知道是取精血给疼的,还是被刚才所经历的给惊的!看似经历了不短时间的幻境,在现实中不过是短短的一瞬间,让我震惊的不过是帕泰尔的灵魂力还没有冲击到我们,就已经把淬不及防的我们带入了幻境,这是何等强大的力量?

  而用我们这个词语,是因为在下一刻我就发现,脸色难看,明显是刚回过神来的人明显就不是我一个,而是包括了陶柏之外的所有人!可以说,是陶柏的忽然爆发救了力量已经空虚的我们。

  我周围的温度依旧炙热,抬头一看,原来是来自陶柏身上的温度,此时的他并没有什么惊世骇俗的表现,只是在他裸露的上半身浮现了大片大片的纹身,都是那种像火焰状的羽毛,那状态就像慧根儿的血纹身,不同的是只有在他胸口那片羽毛的纹身带着不同寻常的微微光芒!

  “哎,这股力量一定会引起远方某一处地方的共鸣的。”此时的陶柏紧握着拳头,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可以想象,在刚才我们都被拉入环境,不可避免要承受帕泰尔灵魂冲击的时候,是陶柏一拳粉碎了帕泰尔的灵魂力!

  陶柏的力量那么惊人?就算知道纯阳之力对某些事物的克制力几乎等同于天雷,我还是避免不了的震惊了一下。

  但在我震惊的同时,路山却说了一句那么莫名其妙的话,什么是远方的共鸣。

  “没有关系,有承一哥他们在。”陶柏的声音依旧带着羞涩,那语气中感觉依靠我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同时又有着麻烦我们不好意思的害羞。

  我不明白他和路山到底是在交谈什么,但还是点头‘嗯’一声,于此同时,用秘法催动而出的精血已经从胸前的伤口渗透了出来,红得耀眼!带着比平常鲜血更炙热的温度。

  精血一出,我感觉整个人都萎靡了几分,我看了一眼空中的帕泰尔,可惜一团模糊的它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神情的变化,只是看见又一道更加巨大的灵魂力冲击朝着我们呼啸而来!

  帕泰尔明白我们是不死不休的状态,根本无须和我们废话!

  “陶柏,顶住。”我用指尖接住了这颗滚烫的精血,忍不住对陶柏大喝了一声,如今的情况是一分一秒都不能耽误,我不想再被拖入那个可怕的幻境。

  而陶柏呼喝了一声,然后对我喊到:“承一哥,这股力量我只能动用三次,你要快!”话音刚落,我就看见陶柏再次朝着那股迎面而来的灵魂力举起了自己的拳头,在那一瞬间,我仿佛看见一股火热的力量从陶柏的胸口滚动到了陶柏的手臂,然后是拳头之上!

  随着陶柏挥拳的动作,然后对着帕泰尔的灵魂力倾泻而出。

  在这个时候,我看了一眼强尼大爷,强尼大爷立刻会意的说到:“把你的精血抹到你身下的那一道阵纹,最关键的中心阵纹。李说只要是他的传人,就会明白中心阵纹是哪儿?”

  我当然明白这个阵法的中心阵纹是哪里,我在阵眼的位置,中心阵纹就在我的身下,我此刻毫不犹豫的把精血抹在那道阵纹之上。

  在那一瞬间,原本已经接引过天地之力,几乎停止运转的阵法,猛然的再次运转起来,不同的是,这一次并不是整个阵法都在运转,而只是运转了围绕着我的那一部分接近阵眼的阵法。

  我没有感觉到任何力量,反倒是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那是....我猛然睁大了眼睛,然后在熟悉的感觉之下,还隐藏着一道强烈的吸力,而吸力的源头竟然是我的灵魂!

  这第三重变化到底是?

  与此同时,陶柏的力量已经和帕泰尔的力量对撞在了一起,那一刻的天空一下子爆开了一大股金红色的火焰,嗤嗤作响的一下子就包围了帕泰尔的灵魂力,像一团盛放的礼花。

  “我看你能挡几次!”帕泰尔不是傻子,显然已经察觉到了我这边的异常,忽然疯狂的叫喊了一声。

  接着,它竟然一连发出了三道灵魂力朝着我们冲击而来!

  而与此同时,一股意志已经降临在了我的身上,原本静静蛰伏在我灵魂深处的傻虎忽然威风凛凛的站了起来,咆哮不已。

  “合魂的最高状态,是可以借用所有的力量!这就是初步的终极合魂!”师祖的声音忽然就出现在我的灵魂之中。

  这...就是阵法的第三道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