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托棺

第一百三十九章 托棺

  冰冷漆黑的水下,诡异的彩色棺材,而且还明知道棺材中有一具厉害的僵尸,这些东西叠加起来,无论如何都会让人心底发寒,更别提就在眼前棺材微微震动了一下。

  我自问见过的大场面就多了,已经快不懂得什么叫害怕,但这里的场景却成功的勾起了我心底的一丝畏惧。

  就是这么震动一下,让我和肖承乾都僵硬在了当场,一时间竟然不敢去做什么动作。

  大概过了两三秒种,肖承乾才看了我一眼,用眼神在询问我到底要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总不可能被一具棺材吓得就回去了吧?我从身后的背包掏出了墨线,意思也就很明显了,封棺,然后背负这具棺材上岸,什么也不要想。

  看我拿出墨线,肖承乾点了点头,游动到了棺材的另外一侧,准备和我一起绑墨线。

  这时,我也小心翼翼的靠近了棺材,从离它不到一米的距离,到彻底的靠近它,伸手就能触摸到,在这一过程中,棺材再也没有产生什么诡异的变化,让我的一颗心渐渐平静下来。

  抖开墨线,我准备开始封棺,肖承乾也拿住了墨线了一头,开始和我一同动手,但事情根本不入我们想象的平静,在墨线接触棺材的一刹那,棺材开始非常明显的抖动起来,感觉就像是这具棺材在挣扎一般,没有心理准备的我,被这忽然的变故惊了一下。

  如果是有经验的道士,一般都会认为这是要起尸的征兆,这一刻的僵尸是最恐怖的,一般都会避开,可是我和肖承乾在水下根本没得选择,在这一刻,肖承乾又看了我一眼,我一咬牙,示意肖承乾继续。

  整个封棺的过程并不愉快,那一具诡异的棺材时而会剧烈的震动,时而又安静,而且在漆黑的水中总是回荡着若有似无的冷笑声,仿佛就像是背后有一双眼睛在冷冷的看着我们做这一切,嘲讽着我们的不自量力。

  我心中不停的默念着静心口诀,尽量让自己封棺的手稳定,其实我并不是怕什么僵尸,它如果真的起尸了,和我搏斗起来了,我反而会冷静下来,让人畏惧的其实是这种明知道有僵尸,它不停的提醒着你它的存在,却一直不起尸,又出现起尸症状这种情况,这会让人的心一直悬着。

  等到考试成绩的心情,比知道成绩后的心情难熬许多。

  我也不知道封棺的时间用了多久,只是当墨线的最后一个线头绑定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全身几乎都快僵硬了,这里的水温是有那么冰冷吗?唯一的好消息是被绑了墨线以后,棺材终于不再诡异的震动了,那若有似无的冷笑声也消失了。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明显的感觉身后的氧气罐里氧气少了一小截,可见我其实是憋了多久,透过手电光,同样可以看见肖承乾的脸色苍白。

  我不想在这水下耽误了,手扶住棺材的两角,示意肖承乾和我一起起棺。

  棺材没有想象的沉重,加上水的浮力帮忙,我和肖承乾一起用力,终于搬动了这具棺材,可是当我们俩一起把它举起来的刹那,一股肉眼可见明显的黑气一下子就从棺材的底下冒起,在那一刻我仿佛听见了千百人凄厉呼嚎的声音,接着就是真正透骨的冰冷。

  这冰冷和水中的冰冷不同,在出现的一瞬间就几乎将我冻僵在那里,而在这时,我和肖承乾同时举起来,举过头顶,准备托着上浮的棺材,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变得异常沉重,陡然的重力,竟然一下子压得我半跪在了水底的淤泥里,肖承乾也是同样的情况,偏偏我们还身体僵硬,动弹不得!

  而在跪下的一瞬间,手里的差点没握住的手电,歪歪斜斜的光芒正好照在了刚才棺材所在的潭底,我竟然看见在那潭底的淤泥里,陷了不小二十个头骨....而头骨空洞的眼眶仿佛都在‘看’着我们,明明就没有眼睛的存在,我却感觉到那黑洞洞的眼眶里饱含了怨气和心酸!

  在那一刻,我也明白了,刚才冲天而起的那就是怨气,被这具棺材一直镇压吸收着,我和肖承乾抬起棺材的那一刹那,一不注意,被如此强烈的怨气冲撞,难怪身体会陡然的僵硬。

  至于棺材忽然变得沉重,应该是棺材中的僵尸在捣鬼,配合着怨气瞬间用它的尸煞气镇压了我们的气场,其实重量根本上没有改变,只是我们的气场被怨气冲撞以后变弱了,然后再被镇压...一个人的气势气场弱了,会很玄妙的觉得什么都很沉重。

  我和肖承乾几乎同时想明白了这一点儿,做为一个道士,这种情况要是不会紧急的应对,就不算一个道士了。

  我和肖承乾并没有放下棺材,而是对望了一眼,然后同时运转着功力,在水中无声的呐喊了一声,这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吼功,而是一种在瞬间提升自己的气场的办法,就如一个懦弱的人,在被逼急了以后,忽然大吼了一声,在那一瞬间,所有人都会明显的感觉到这个人的气场提升了,本能的就会觉得不要再招惹他了,本能的觉得要退缩了。

  尽管那个人并没有瞬间变得力大无穷之类的....这种提升气场的吼叫方式,就是根据这个原理来的,只不过比起普通的发泄般愤怒的吼叫,道家这种方式讲究的技巧就多了许多。

  气场的提升,让我和肖承乾摆脱了这种沉重的压力,僵硬的身体也渐渐恢复了。

  我们没有多余的交流,几乎是同时选择托着棺材向上游去,还没有开棺,这具棺材就闹出了诸多的诡异,再耽误下去,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

  只不过,我还是忍不住瞄了一眼那埋着人头骨的淤泥,不知道挖下去,会挖出多少人类的骨骼,那里面应该有被婞娅无意中迷惑的人,但应该也有凶鱼为帕泰尔拖来的人,这个潭底其实就是另外一个‘血池’,只不过流动的水带走了这里罪恶...

  在返回的路上没有再发生什么多余的事情,但整具棺材不停的传来的冰冷气息,还是把我和肖承乾折磨的够呛,如果是普通人估计早已在上浮的过程中就已经彻底的被冻僵,然后和棺材一起再次沉没到水底了。

  我和肖承乾是在凭着自己的底子硬抗!

  ‘哗’的一声,我和肖承乾终于浮出了水面,在看见阳光的那一刻,我第一次觉得阳光是那么的温暖,尽管在这深潭中只有丝丝缕缕的阳光,也仿佛在瞬间就化解了我从心底产生的冰冷。

  在水面之上,这具棺材终于‘正常’了,上午的阳光尽管并不强烈,却饱含着十足的阳气,至少可以暂时镇压一些‘异动’,毕竟棺材里的僵尸是被师祖的封印镇压着的,它还闹不出太大的幺蛾子!

  我和肖承乾托着棺材,渐渐接近了岩石,强尼大爷也在这时恰到好处的扔下了一卷绳子,毕竟棺材里的僵尸已经不可避免的接触到了我和肖承乾两个人的生人气,再接触更多,起尸的时候也就会更加的厉害,这种情况必须得避免,除了我和肖承乾,其他人是不能再触碰棺材了。

  我和肖承乾拉过强尼大爷扔下的绳子,绑好了棺材,然后趁着强尼大爷拉着棺材的时间,赶紧的爬出水面,爬上了岩石,然后连潜水服都来不及脱,就和强尼大爷一起逮着绳子,把这棺材一起拉上了岩石。

  在岩石之上,除了我们三人,所有人都避开了棺材之外两米左右的距离,并且在他们所站位置的外围,洒了一层混合着黑灰的糯米!糯米自然不用说,那黑灰则是至阳的植物,就如菖蒲之类燃烧出来的灰烬,其实在这里面还混合有鸡蛋液,毕竟鸡也是至阳之物,鸡蛋中也蕴含了十足的阳气,只不过世人知道的很少罢了,在大量需要鸡血,又不想伤生造诸多杀孽的情况下,一般都是用鸡蛋代提鸡血,虽然效果不是那么好。

  至于黑狗血,道家人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用的,那样的杀孽太重,即便黑狗血对破除邪术的效果是最佳。

  一切准备工作都就绪了,我看了看时间,离午时三刻还有半个小时左右的样子...于是和肖承乾就放心的脱掉了潜水服,我们不急,把这棺材拖到上午的阳光下暴晒一下,并没有什么坏处,还能一定程度的压制一下这个家伙,唯一遗憾的只是这里阳光明显不足。

  点上了一支烟,我抓紧时间恢复着体力,而强尼大爷也为我和肖承乾递上了一碗姜汤。

  “承一,就是起尸的一瞬间,记得那一瞬间一定要压制住帕泰尔,其它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看我和肖承乾喝着姜汤,强尼大爷犹自不放心的又重复了一句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的事情。

  但我们并没有嫌强尼大爷啰嗦,他的紧张我们能够体会到,这时,师祖之前用来定位的,那个像招魂幡的法器也被竖立在了岩石之上,就如同真的要招魂了一般。

(今天三更,这是第一更。另外,我没有数学不好啊,我昨天一更,但没有说只是今天一天三更啊,只是因为不乱承诺,才没有说三更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