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四十章 开棺

第一百四十章 开棺

  离午时三刻还有十分钟左右的时候,我体力终于恢复了一些,站了起来,靠近了那具诡异的棺材。

  此刻的肖承乾已经后退到了用糯米包围的圈子里,在起尸的那一刻,生人需要尽量避开,免得在混乱中误伤,另外,也是避免忽然蒸腾的尸煞伤到了更多的人。

  在棺材附近的只有我和强尼大爷两个人了,他此时看着棺材,少有的叼着一根香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插在他胸前口袋里的那朵红色小花是那么的引人注目。

  至于我,则是被棺材上那些彩色的画所吸引了,直到现在我才看清楚,棺材上面那些彩色的画严格说来并不是什么画,而是栩栩如生的图腾,但是具体是什么神的图腾我并不认识,毕竟印度教几乎是信奉满天神佛,供奉的神之多,不是资深的教徒恐怕根本记不住。

  而这些画在棺材上的图腾之所以吸引我的原因只是因为我在上面竟然感觉到淡淡的法力在流动。

  这是正统的修者的法力,而不是什么僵尸的力量...

  “感觉到了?”香烟升腾的烟雾让强尼大爷微微眯起了眼睛,他的目光深沉,忽然这么问了我一句。

  “嗯啊,这些彩色图腾...上还有淡淡的法力波动。一开始就觉得很神奇啊,这么多年了,棺材没有变形,没有泡烂倒也罢了,这上面的图案竟然都没有怎么退色....就是因为这个吗?”我好奇的问了一句。

  放在岩石中央的棺材不时的波动着一股冰冷的气息,因为太过靠近,我都加了一件外套,只有强尼大爷好像完全不受影响一般,我们这般无聊等待着,还不如聊一点儿什么,即便是要开棺,这些图案已经没有作用了。

  “这棺材的材料不是普通的木材,而是用特殊的木材制成的,非常珍贵,知道吗?阴沉木...”强尼大爷低声的说到。

  阴沉木?!那的确是非常珍贵,价值不下于极品的沉香,它是做棺材的极品材料,但一般帝王也不见得能用得起,可见其奢侈到了什么地步,但我就算身为道家人,也没听说阴沉木有什么克制僵尸的作用,为了封印帕泰尔竟然这么奢侈?

  “这阴沉木是李带来的,没有经过处理的阴沉木当然没有什么作用,但是经过处理供奉的阴沉木,那就完全不一样了!知道为什么吗?其实阴沉木基本上是炭化的木材,最容易吸收各种气息和气场!这是别的木材做不到的,这段阴沉木在真正的封印帕泰尔之前,不仅经过了李的处理,更是在我们最高等的寺庙供奉了半年,天天都会为它举行祭祀,接引神力!所以,这是一段饱含了神力和各种能量的木料,用以压制帕泰尔的力量...”强尼大爷淡淡的诉说着这段了不起的木料的来历,但基本上开棺之后它也废了,毕竟盛装了一个强大僵尸那么多年,这已经是用不得的木料了。

  我正为这棺材的木料而唏嘘时,强尼大爷又说到:“至于这些图腾的色彩经久不掉,固然是有附着于上面的法力没有散去的原因,另外你知道这些图腾都是经由那些人的手画出来的吗?是大祭司,宗教里最顶级的大祭司,用自己的鲜血加上珍贵的颜料调色而画出来的图腾,所以它们的颜色哪有那么容易被磨灭?就比如这淡粉色,中间用有镪水融掉黄金来绘画....之所那么奢侈,是因为这样画出来的图腾,可以接引一定的神力附着于图腾之上,进一步的压制帕泰尔。”

  我无语的看着这具棺材,它即使不是黄金铸造的,从价值上来说,都比黄金铸造的珍贵一百倍,其作用竟然只是为了压制帕泰尔,那个时候的帕泰尔到底是有多了不起?我想起了帕泰尔说的那句话,它继承的力量需要有身体才能发挥出来。

  所以,我忽然觉得我们能打败帕泰尔的灵体就像做梦一样,简直是不可思议。

  强尼大爷的表情却很平静,扔掉了手中只剩下烟屁股的烟蒂,吐出了最后一口烟雾,然后说到:“那一年的大战,根本不是我们这场战斗可以比拟的,那是...属于神仙等级的战斗了吧?我一直是这样想的!我们面对的只是被封印削弱了起码十倍的帕泰尔,而灵魂攻击也不是它最擅长的。我们应该说一声幸运,这个珍贵的棺木也是在每时每刻的用自己用蕴含的力量消磨帕泰尔的力量,否则凭我们怎么敢开棺,取走这棺木中隐藏的最强的力量,你师祖的封印?”

  “不是为了消灭它吗?”我不认为取封印比消灭帕泰尔更加的重要。

  “当然是为了消灭它,各种用于镇压它的力量快要消磨干净了,现在正是它本体最弱的时候,再过些日子,它就该走上恢复的路了,其实它一直在这么做,用那么多的人命血祭它!李说过封印迟早要打开,不打开封印根本没有机会彻底的消灭它,你取走封印只是必要的一步,最重要的...”强尼大爷忽然看着天空,眼神变得是那么的捉摸不透,然后才说到:“还是要消灭它啊!”

  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但大概也能猜测到一些师祖的安排,由师祖残魂坐镇的封印,自然是最强的封印,但当封印和帕泰尔的力量互相消磨然后失去作用的时候,师祖留下的那一缕残魂就危险了,随时会成为恢复过来的帕泰尔大补之物!就算师祖的残魂再逆天,也不可能强过恢复过后的帕泰尔,毕竟那个时候的帕泰尔可是差点儿让印度的修者界人才凋零的。

  而算到一定的时候破封印,既可以消灭帕泰尔,又可以让传承者(老李一脉)拿走残魂,踏上蓬莱,消灭最后的存在...这显然是最有利的办法,师祖果然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在那么多年以前,就做好了局,等待着它一一实现,就好比万鬼之湖的局面。

  想到这里,我沉默了,总觉得世间事万千变化,竟然有这样的人存在,可以看透纷纷扰扰的命运乱流,设下一个必中之局,简直是不可以想象的,毕竟随着岁月的增长,我越是经历的多,也就越是敬畏命运!师祖所做的一切,让我觉得即便这个人是我师祖,都感觉难以想象...

  见我沉默了,强尼大爷也沉默了,看了一下手中的表,又看了看天上显得有些朦胧的太阳,然后对糯米圈子内的承清哥说到:“承清,推算一下正午时三刻,毕竟用手表来衡量精准的午时三刻可不是那么可靠的。”

  我看了一下时间,大概也就剩下两分钟的样子,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了放在一胖的铁撬,又递给了强尼大爷一根,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面对强尼大爷的话语,承清哥点了点头,开始推算起属于这里的精准的午时三刻...一切都变得安静,我握着铁撬,已经插入了棺材缝隙,至于绑在上面的墨线,在我休息的时候,已经被肖承乾解开了。

  阳光依然朦胧,微风过处,水声潺潺....我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静默短暂的等待中,我竟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开棺!”忽然承清哥大喊了一声。

  我和强尼大爷一听,一刻也不敢耽误,毕竟午时三刻的正时,也不过短短的一分钟不到!

  我们同时大吼了一声,手臂的肌肉膨胀,一下子摁动了铁撬...帕泰尔被封印了那么多年的棺材,终于被我们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