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封印(上)

第一百四十三章 封印(上)

  面对我算是承诺的话语,强尼大爷并没有多说话,而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就退到了一旁,坐下了,接着开始了一种我看不懂的术法,或者是仪式?我想这是印度修者特有的一种东西吧?在进行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强烈的灵魂波动,一波一波的堆积起来,就像在等待着最后的爆发...

  我看了一眼强尼大爷,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再次走向了那口棺材,事到如今我和强尼大爷已经不用多说什么了,他那最后一眼所流露出来的信任,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站在帕泰尔的棺材旁边,我尽量不去看它的眼睛,而是一件一件的掏出了要用了东西。

  帕泰尔的双臂依旧直直的向天举着,显得正具尸体更加的狰狞。

  第一件要用上的就是强尼大爷给我的血色糯米,我抓了一把,蹲了下来,不可避免的,我还是要和帕泰尔的脸正面接触,它的眼神依旧那么骇人,那对眼珠很难让人相信它是一具尸体,因为它们竟然会随着我手的动作转动,明显就是在盯着我的一举一动,只是无奈身体被封印住不能动罢了。

  我尽量让手不要颤抖,忍着从棺材中传来的强烈的腐朽和血腥味儿,把第一把糯米塞进了帕泰尔的双耳之中...帕泰尔那双残酷的眼眸在糯米进入它双耳的时候,闪现出了一丝痛苦的神色,接着整个身体开始剧烈颤抖,感觉就像是一个人要强行的挣扎坐起来一般。

  如果说我不畏惧,那是假的,但在这时,我感觉到从帕泰尔的胸口处传来一阵强力的力量,是以灵魂力为引,引动的天地镇压之力,陡然的加诸在了帕泰尔的身上,一时间我竟然听见帕泰尔从咽喉中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嘶’声,接着全身再次僵硬,在浸水的棺材中静止不动了。

  那股引导的灵魂力给我的感觉是如此的熟悉,只是瞬间我就知道那就是来自师祖的残魂...封印果然是在胸口。

  但与此同时,我也察觉到了封印的‘无力’了,我感觉那股力量想强行的压下帕泰尔生出的爪子,但最终没能成功。

  我的双手因为帕泰尔尸体本身的影响,变得冰冷,但师祖的力量出现,让我安心了许多,我又抓起了一把糯米,牙一咬,直接放在了帕泰尔那双令人恐怖的眼球之上。

  尽管隔着手套,那眼球独特的触感还是传递到了我的手心,然后直达大脑,原本触摸到眼球就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那种充满了奇异弹性的触感,让人全身都起鸡皮疙瘩,更何况我手底下的那对眼球是冰冷的.....

  ‘嗤’,糯米一放在眼球之上,竟然冒出了一股黑烟,伴随着从帕泰尔的咽喉中传出来的怪异嘶鸣,让我从心底感觉到一阵酸麻,这并不是恐惧,而是那种仿佛自己眼球破碎的酸麻感,帕泰尔融合了昆仑魂的魂魄真的很强大,竟然能让我产生如此的感觉。

  黑烟在空气中散去,幸好我事前就戴上了特殊的口罩...而帕泰尔本身带给我的影响,我无法消除,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在心中默念着静心口诀,强行的让自己心静,虽然总有那么一丝来自帕泰尔若有似无的影响,我无法消除。

  我只能任由自己麻木的做好一切的工作,帕泰尔的双耳被封住了,双眼被封住了,鼻腔被封住了,最后就是嘴...看着突兀的獠牙,我知道那是最危险的地方,可是那却是一个对付任何僵尸都必封的地方,我没得选择。

  血色的糯米貌似是强尼大爷计算好了数量一般,到这时也只剩下了最后一把,我看了看那边的强尼大爷,他整个人已经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全身的肌肤开始泛起怪异的红色,然后可以感觉到一股一股充满生机的力量流动到了他胸口那个怪异的图腾之上...强尼大爷的表情也很奇特,很痛苦,却充满了一种痛苦中的宁静,虔诚...让你不得不认为他是在进行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我收回了目光,盯着帕泰尔那锋利的獠牙看了很久,终于下定了决定,颤抖的伸出了一只手,捏住了帕泰尔的下巴。

  出人意料的是,我没有遇见什么反抗之力,只是轻轻一捏,帕泰尔的嘴就微微张开了,我可以看见在咽喉的伸出,那一缕纯黑色的,让人一看就胆战心惊的尸煞之气...我抓起最后一把血色的糯米,开始朝着帕泰尔的嘴缓缓的送过去。

  这把糯米不是说放入帕泰尔的口中就完事,而是我必须要把手伸进去,放进它的咽喉伸出,堵住那口尸煞之气,也堵住它起尸时,暴起吸食人的阳气的可能!因为咽喉被堵住,它就吸不进去...

  这样想着,我捏着帕泰尔下巴的手又加了几分力气,帕泰尔的嘴张得更大了,那股尸煞之气就在它的口中盘旋,在没有起尸的时候,我倒不担心它会从帕泰尔的口中跑出来,尸煞之气是起尸时,才会自然喷出来的气体...只不过,我的冷汗停留在额角,还是要把手完全的放进去啊。

  终于,我的手还是进入了帕泰尔的口中,在进入的一刹那,我的整条手臂不受控制的就出现了一窜鸡皮疙瘩,那感觉就像是把手放入了鳄鱼张开的嘴中,而那鳄鱼则随时会合上那一张大嘴,用它那惊人的咬合力咬碎我的手。

  无奈的是,我还必须在帕泰尔的口中摸索到咽喉的位置,把血色的糯米堵在那里!

  我无法形容帕泰尔口腔中的冰冷,而且是那种黏黏腻腻的冰冷,因为它的口腔中有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存在,另外还有那几乎化为实质的尸煞之气环绕着我手掌的感觉...我摸到了它的咽喉位置,那里好像堵着什么东西,我无法放置糯米进去...我只能握紧手中的糯米,忍着心中的恶心,伸出两根指头,夹住那一团东西,强行的把它从帕泰尔的嗓子眼儿里扯了出来!

  至始至终,帕泰尔都表现的很温顺,任由我在它嘴里折腾,但那团东西扯出来的瞬间,带着强烈的腐臭,我只是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吐了...那是一团腐烂的心脏,因为帕泰尔是僵尸,冰冷的身体相当于起了一定的保存作用,它才没有完全的化为尘土,在帕泰尔的喉咙里保留了下来。

  而从心脏的大小来看,这分明就是一颗人心的一半....至于另外一半!

  我不敢想象下去了,我忽然有些明悟,帕泰尔手上的道道血痕是怎么回事儿了,也知道它指甲里那团团的黑色物质是什么了,应该是人血和人肉吧?我握着糯米,几乎是发疯般的开始在棺材中摸索。

  棺材中灰黑色的浑浊液体被我的手拨弄的到处都是,终于我在帕泰尔的身下放下了一个洞...一个并不是很大,只有半个拳头大小的洞!它被帕泰尔的身体挡着,所以我没能发现,在水下那种昏暗的环境里,这么一个棺材底下的洞,我们也来不及发现...至于上岸以后,我们立刻就爬上去拖棺材了...

  而棺材里的水则因为被帕泰尔的身体堵住了这个洞口,所以暂时没有流出来...

  发现那个洞之后,我终于再也忍不住,就直接跪在棺材旁边,吐了一个昏天暗地...直到最后吐出来的全是清澈的酸水了,可还是压抑不住心里那股翻腾!

  帕泰尔比我师祖预料的还要可怕,它根本没有被完全封印住!!它一直还是一个‘活’着的僵尸!它之所以有力量,在被封印了那么多年以后,还和我们战斗成那个样子,是因为它一直在吃...吃人,吃人心,吸取那人心里最精华的几滴心头之血!

  我原本以为,它只是指挥着那些鱼,把鲜血泼洒在自己的棺材上,利用少量的鲜血滋润自己...这个棺材根本没有彻底的封住它,根本不知道它用什么办法在棺材上抠了一个洞出来。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原本准备的防止它起尸的办法根本就不可行,我必须赌上我自己...!

  平复了一下心情,我勉强压住自己依旧在翻江倒海的胃,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愤怒,我再次面向了那充满了腐臭的棺材,然后死死的捏住了帕泰尔的下巴,再次把握着糯米的手伸了进去!

  这一次愤怒让我没有了任何的畏惧,我非常直接在帕泰尔的口中捣腾...然后摸到了咽喉!

  正准备放下糯米的一刹那,我感觉到强烈的危机感,早有心理准备的我,在那一瞬间,一下子把全身的力量都用在了捏住帕泰尔下巴的那只手上...力气大得我的指头都泛出了一股用力过度而显得异样的青色!

  但令人牙酸的摩擦声还是传来了,那是下颌骨被捏住,还是要强行闭合的声音...在这一瞬间,我才发现帕泰尔的力量有多大,我几乎是摁着它的下巴了,但我还是没有忘记把手中的糯米一把塞进了它的咽喉!

(今天的两更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