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倾尽全力

第一百四十六章 倾尽全力

  这已经是属于不要命的镇压了,就连合魂我也不能让自己的魂魄全部离体,就连普通人也知道这个常识,魂魄离体的时间如果太久的话,人就会死!

  在万鬼之湖那是特殊的情况,何况在那时,我们的身体有摆渡人照应。

  魂魄离体具体多少时间人会死亡,这个是因人而异的,在上古,修出元神的道家之人魂魄离体时间再长也没有关系,可是有的人,却是魂魄离体瞬间就会身亡,这种事情没有定论,但我也没得选择。

  ‘轰’的一声,在我魂魄离体镇压的一瞬间,我整个灵魂就感觉像撞上了一块大石一般,传来了沉痛的感觉,那是我和帕泰尔的灵魂对撞上了,但瞬间汹涌而出的灵魂力还是让我牢牢的用自己的力量锁住了帕泰尔的灵魂!它伸向我的爪子诡异的停在了距离我还有三十厘米左右的距离,身体前倾,脸离我更近....

  我的视觉奇异的不受影响,那其实已经不能称之为视觉,只是灵魂奇异的感知!

  我‘看见’绑在我和帕泰尔之间的红绳在剧烈的抖动,那就是我和帕泰尔的力量在交锋的地方。

  镇压住了吧?我是这样想的...可是还不容我缓一口气,我看见帕泰尔的爪子竟然掐出了一个奇异的手诀,连我都不能认知那个手诀到底是什么,就感觉来自帕泰尔的灵魂波动忽然就变得强烈了起来。

  ‘澎’我感觉到灵魂一阵震动,接着一股巨大的力量一下子冲撞而来,撞碎了一部分我的力量,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帕泰尔的那奇异的手诀又是一变,又是一股巨大的力量,撞碎了我又一部分力量....

  那是纯粹的灵魂力被撞碎,而我竟然只能憋屈的被动承受,我根本不知道我坚持了多长时间,只是随着帕泰尔手诀的不停变化,我镇压在帕泰尔身上的灵魂力竟然全部破碎掉了。

  失去了所有的灵魂力,我的灵魂在那一刻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虚弱,难道用整个灵魂直接镇压吗?这个念头一出现,那种巨大的生死危机感一下子就布满了我的整个灵魂,这一次的直觉分外的清晰,如果我敢于这样镇压,我的灵魂会被帕泰尔毫不犹豫的吞噬!

  而已经快要挣脱我镇压的帕泰尔,在我的感知里,那阴沉诡异的笑容又出现在了它的脸上,我看见它的喉头耸动...糟糕,尸煞之气...我怎么忘了这个,尸煞之气,是它一直没有喷出来的啊!如果中了高级僵尸的尸煞之气,死亡反而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但更大的可能就是我也被莫名的感染,变成僵尸,而且永远是跟随帕泰尔的僵尸。

  根本没有时间容许我选择什么?在那一瞬间,我的灵魂立刻就回到了我的本体,然后我几乎不加考虑的就捏住了帕泰尔的喉头...灵魂的虚弱一阵阵的传来,让我整个人都想马上疲乏的睡去,可是肉体的力量还没有消失,这个时候,纯粹是一股意志在支撑我的所有活动!

  我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也从来没有这样简直是拼了命的挤压自己的力气,帕泰尔的脸就距我不到三十厘米,张开的口中,可以看见黑色的糯米还堵在嗓子眼儿里,丝丝的尸煞之气从中透出,它刚才是故意没有吐出口中的糯米吗?只是为了麻痹我?它想把我也变成僵尸吗?

  各种的念头在我脑中千回百转,我想我脸部的表情也扭曲了,脸上全是热而滑的汗水,我忍不住的嚎叫,在逼迫着自己阻止这一切。

  由于捏住了帕泰尔的喉头,一时间它的咽喉中的东西不能顺利的喷出出来,但已经彻底失去了镇压的它别的地方还可以动,它就像在戏弄我一般,整个身体顶着我手臂的力量缓缓的朝着我靠近,只要再近一些,它的一双爪子就可以绝对的抓住我!

  我手臂上的肌肉剧烈的抖动起来,我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的力气大到了如此的程度,这短短的瞬间就已经让我难以承受,可是这还没有完,距离那么近之下,看着帕泰尔的脸也是一种折磨,恐怖的僵尸脸,特别是眼球上,鼻孔里不满了细碎的颗粒状的黑色点状伤痕,让我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那是血色糯米给它造成的伤害。

  如果仅仅是这样,倒也就罢了,问题是它的表情是那么的丰富,带着冷酷残忍的笑容,充满了各种情绪的疯狂眼神,更像一块大石一样压在我的心头,多看一眼都是折磨。

  手臂颤抖的越来越厉害,我已经要到极限了,帕泰尔那长长的指甲已经快触及我颈部的皮肤,虽然还没有碰到,我都已经有了一种火辣辣的快被划伤的错觉,以及不可避免的再冒出了一层鸡皮疙瘩。

  没人来得及帮我,因为这一切的对峙搏斗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就如强尼大爷所说,真的只是一瞬。

  而也没人敢过来帮我,因为更多的生人气,只能让帕泰尔更加的厉害!

  我简直像是在面对世界上最无奈的事情,因为帕泰尔的尸体根本没有任何取巧的办法可以消灭,火烧,会烧毁封印它的木牌...就算当年也不行,因为是师祖的木牌才彻底的镇压了疯狂的帕泰尔,到时候没有烧毁它强悍的尸体之前,那木牌就已经被烧毁...用暴力毁灭尸体也不行,因为里面还藏着昆仑之魂..如果毁灭了帕泰尔的尸体,那帕泰尔融合了昆仑之魂的灵魂就真的逃跑了,它之所以让我们找到,也是舍不得这具经过了很多鲜血祭炼的身体罢了...如果没有了,它也就没有任何的留恋与顾忌了,它逃跑我们去哪儿找去?只有那罪恶的灵魂还在,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师祖当年选择封印它的尸体也是这个原因吧?不能亲自出手毁灭昆仑之魂,只能封印着尸体,来困住昆仑之魂....

  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硬抗啊!想到这里,我莫名的火起,又疯狂的吼叫了一声,下一刻,我舌尖抵住上颚,飞快的行了一个取身体阳气的收阳之符,然后一狠心,一口咬破舌尖的特殊位置,属于我本身的阳气还有鲜红的,也只充满着阳气的舌尖精血一下子喷在了帕泰尔的脸上。

  血落之处,再次发出了难听的‘嗤嗤’声,但多少属于我的阳气,还有珍贵的舌尖血对它有一定的阻止作用,我捏紧着它的喉头,它不能大叫,可是从眼神看得出来,受到了一定的伤害,很痛苦!

  原本是用力靠近我的身体也稍微的停顿了一下。

  之前,我就取过一滴精血,引动阵法,如今又咬到特殊的位置,喷出了一口舌尖的精血,在这样阻止了帕泰尔以后,我整个人的精神一下子就萎靡了下去,力量也到了极限,任谁都可以看出我的胳膊抖动的像癫痫症患者一样。

  快没有办法了啊?强尼大爷...我在心中呐喊着,这样最后的办法也不过让帕泰尔的动作停滞了两秒不到,我无疑中看了一眼我手腕上戴着的手表,总共阻止了帕泰尔半分钟左右,就已经耗尽了我所有的心力!

  强尼大爷所说的一瞬,真的是异常漫长的一瞬。

  没有办法了,帕泰尔再次恢复了行动...这一次它貌似不想再玩弄我了,那一只爪子搭在了我的手臂之下,那冰冷的触感,让我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手臂的寒毛都立了起来,这是要直接扯断我的手臂吗?

  我自己也来不及收回了,也没力气了,一丝苦笑浮现在了我的脸上。

  但在这时,我的身后爆发出一股巨大的力量,炙热的就像燃烧的火球,然后一声几乎是要撼动天地的巨大吼声从我的身后传来:“帕泰尔!”